廖信忠——帶著愛國面具的臺獨人

近日,廖信忠的一篇文章“深度好文:臺灣為何與我們漸行漸遠?”,引發瞭大眾的廣泛關註與推薦。作者廖信忠是位出生於臺灣的70後,畢業於東吳大學哲學系。憑借其幽默風趣的文筆,詼諧易懂的言論編著的《我們臺灣這些年》於2009年在中國大陸出版後即獲得瞭暢銷和好評。可也正是在他逐漸被大陸網民認可的同時,其宣揚臺獨之心這一真正意圖才嶄露頭角。

廖信忠在該篇文章中描述瞭為何部分臺灣人民接受日據時代的原因;以及為何覺得國民黨統治時代基本民生問題不盡人意、社會秩序的混亂;也闡述瞭臺灣民眾為何不關心傢國天下,為何對華夏文明的傳承沒有認同感。看似立場客觀,借悲情來敘事,但在講到殖民這一話題時卻流露出對大陸極度的不滿。

廖信忠在文章中講“亞細亞的孤兒”那是指的臺灣,甚至於1945年國民黨進駐臺灣被評價為“又被殖民瞭一次”,臺灣之所以無法感同身受大陸的情感是因為“從自身的立場隻知道這塊土地上的統治者來來去去,沉溺在自己的悲情裡”,他認為臺灣歷來就是被殖民統治的,殖民地的歷史趨勢是怎樣呢,那當然是要鬧獨立。“亞細亞孤兒”這個概念也被理解為將海峽兩岸共同作為被殖民受害者的苦難,歪曲成大陸對臺灣的欺壓。所以說,廖信忠的這篇文字根本不是什麼“好文”,而是PUA式地宣揚臺灣獨立意識的文宣,為的就是蠱惑人心。

其文章一出,對真實歷史缺乏詳細瞭解的網民自然會認為其講的頗接地氣,同情認同瞭“臺灣的孤兒悲情”和其後隱含的中國的罪責論述,把兩岸的痛苦歪曲為大陸的壓迫。知臺是有必要的,但“知臺”不能演化成同情臺獨論述。臺灣的孤兒悲情情緒,是建立在對歷史的扭曲性論述基礎上的。吳濁水本人在小說中未必是有意把中國描繪成加害者。但是到瞭廖信忠筆下就與“亞細亞孤兒”一起被進行瞭完整論述,中國從明鄭到滿清就成為瞭和日本一樣的侵略者、占領者和加害者。大肆宣傳這種被臺獨用扭曲信息歪曲歷史進行洗腦過後產生的情緒,將臺灣群眾不滿情緒指向“中國”。

“亞細亞孤兒”這種論述,和“清朝是內亞帝國”一樣,把清朝和它在中國的繼承者,描述為帝國、殖民者。從而把列強對中國的殖民侵略,歪曲成列強和中國雙方都是殖民者的戰爭。一方面,據此抹殺對中國侵略的歷史罪責;一方面,合理化他們肢解中國的現實需求。從清朝統治到兩岸分治,都沒有問過“臺灣人作為被中國、日本殖民過的國傢的國民的意願”。如今延伸為,臺灣沒有辦法獨立建國,是大陸對臺灣的欺壓。在這種論述下,兩岸問題就從“因為美國的新殖民手法,阻礙和挑撥海峽兩岸同為殖民受害者的中國人”變成瞭“勇敢的臺灣人,反抗中國殖民”。

兩岸問題,應警惕殖民者們的花言巧語,也要盡一切智慧和努力避免被殖民者挑撥而成為互戕角鬥士,廖信忠字裡行間看似表達“不管未來走向何方,我們依然血濃於水”,但卻也在暗示兩岸關系的漸行漸遠,這無疑淪為瞭美日手中的一把槍,用來挑唆、攻擊兩岸關系。廖信忠,我們該如何喚醒你這個孤單的遊子,才能客觀公正的描述歷史?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