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斯新故事!讀一遍精彩,讀兩遍讓人脊背發涼

2011年11月11日,那時候雙十一還沒有火爆得像現在這麼嚇人,庫管也隻是一個帶著厚眼鏡的單身小胖子。

但那年的“光棍節”我記憶猶新,因為一本號稱福爾摩斯最新探案故事的書籍——《絲之屋》出版瞭。

2011年11月11日出版時的封面庫管第一次讀福爾摩斯是在小學,一個帶著帽子叼著煙鬥的偵探剪影帶我走進《血字的研究》、《四簽名》、《巴斯克維爾的獵犬》等一個個匪夷所思的探案故事裡。

可想而知當新故事《絲之屋》出版時,作為“福迷”的我有多激動。庫管買到書的那個下午,回到宿舍啥也不幹就開始捧著啃,當天就看完瞭。11年、12年智能機剛興起沒幾年,互聯網信息也不像現在那麼無孔不入,所以初讀到這本書裡的故事時還是給當時的我不小的震撼。

但因為沒有電子版,庫管一直沒找到機會跟大傢分享這本書。

直到我前幾天在kindle商城上發現瞭它的最新版,當年那種情緒和看書的情境一下子浮現出來。

天時地利人和,於是有瞭今天這篇文章。

唯一一部官方認證的福爾摩斯新故事

時間回到後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在福爾摩斯去世一年後,垂垂老矣的華生寫下瞭一個福爾摩斯生前絕對不會允許他寫下的驚天大案。

由於故事太過聳人聽聞,華生擔心他所生活的年代還沒有準備好閱讀這個案子,於是令人將此手稿封存瞭100年。

100年期滿,該故事發表,這便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福爾摩斯新故事——《絲之屋》。

當然以上隻是小說《絲之屋》設計的故事背景,華生背後的操刀人柯南·道爾生前並沒有這樣一個手稿。

這個故事的寫作人是安東尼·赫洛維茲,他的這本《絲之屋》是唯一一部經由官方——柯南·道爾產權會認證的作品,產權會還表示此後將不再認證其他任何“福爾摩斯探案故事”。

柯南·道爾產權會是啥?

柯南·道爾於1930年去世後,全世界的“福迷”中有上萬人續寫福爾摩斯故事,其中包括柯南·道爾的兒子艾德裡安、著名作傢斯蒂芬·金,但柯南·道爾產權會都拒絕認證。百年來萬部續寫,唯有《絲之屋》成為真正的福爾摩斯,它打底講瞭什麼故事?

100年前的驚天大案

福爾摩斯的新探案故事依然從我們熟悉的貝克街221B號展開。一天,一個英國畫商敲開瞭貝克街的門,原因是最近他頻繁被一個帶著圓頂帽的黑衣人跟蹤,這讓他覺得自己有生命危險。

原來一年半以前,他賣瞭一些畫給一個美國富豪,結果在運輸途中畫被美國當地的一個黑幫團夥毀掉瞭。

因畫作的價值十分昂貴,畫商和美國富豪都遭受瞭不小的損失。

為瞭教訓下這些黑幫、也為瞭給這幾幅昂貴的畫作出氣,倆人聯合美國偵探一舉端瞭那個黑幫團夥,但其中一個頭目僥幸逃脫瞭。

由於抓捕之前,他們曾在報紙上公開刊登過一則懸賞黑幫線索的啟事,啟事中留瞭名字,所以逃脫的黑幫頭目讓英國畫商惶惶不可終日。

果然沒過多久,那位美國富豪就在自傢的院子裡被槍殺瞭。

好在英國畫商及時登上返回英國的客船,暫時逃過一劫。

但兩個星期前那個不停跟蹤他的陌生男人,再一次讓他的心提到瞭嗓子眼。

福爾摩斯的小屋接待過各種各樣遇到奇怪案件的人,英國畫商的故事本不算復雜。

但之後接連發生的命案和詭異事件卻讓福爾摩斯和華生寸步難行。

隨著案件的深入,一件件真相開始浮出水面。

“圓頂帽跟蹤者”的身份並不是那個黑幫頭目;存心要害英國畫商的人其實一直在他身邊;而看似是受害者的英國畫商,身上還藏著令人脊背發涼的秘密……

一件簡單的“圓頂帽跟蹤案”,卻揭開瞭一個震驚倫敦的天大醜聞。

而這一切,正將福爾摩斯推入此生都沒有經歷過的驚險境地。

用華生的話說:這(倫敦)真是一個藏污納垢、充滿敵意的地方。

八歲起便意識到自己會是一名作傢

關於《絲之屋》的作者,如果“安東尼·赫洛維茲”這個名字你實在想不起來,那庫管給你一個提示:《喜鵲謀殺案》。

沒錯,這部致敬阿婆、一經面世就在歐美文壇引起巨大轟動、橫掃日本五大推理榜單的驚世偵探傑作同樣出自他手。

安東尼·赫洛維茲是英國知名偵探小說作傢、編劇。

2014年,他因在文學領域的傑出貢獻獲頒大英帝國官佐勛章(OBE)。

金庸、J·K·羅琳、小雀斑埃迪都獲得過這個勛章。

1955年4月,赫洛維茲出生於倫敦一個富裕的猶太傢庭。

童年時期雖生活優渥,但並不快樂。

據他回憶,作為一個超重又內向的孩子,經常遭到校長體罰,在學校的經歷也被他描述成“殘酷的體驗”。

可能印證瞭“苦難是文學的源泉”這句話。八歲時,小小的赫洛維茲就意識到自己會成為一名作傢。

他說:“隻有在寫作時,我才會感到由衷的快樂。”

在赫洛維茲的文學路上,母親是他重要的啟蒙者,引導他閱讀瞭大量書籍。

16歲時,他第一次讀到瞭福爾摩斯,從那時起他便立志成為“福爾摩斯經典探案小說專傢”。1977年,赫洛維茲的傢境開始敗落。

其父因與時任英國首相哈羅德•威爾遜的政客圈子過從甚密,為瞭自保,他將財產秘密轉入瑞士的隱秘賬戶。

結果在赫洛維茲二十二歲時,父親因癌癥去世,大額財產下落不明使赫洛維茲與母親陷入困境。

但生活為你關上一道門,就勢必會打開一扇窗。

同一年,赫洛維茲畢業於約克大學英國文學與藝術史專業,開始正式朝作傢之路邁進。

他先以《少年間諜艾利克斯》系列享譽國際文壇,被稱為“少年007之父”;後又在《大偵探波洛》系列劇中擔任瞭多年的編劇;這期間還寫瞭多部優秀的偵探電影劇本。

而這一切都源於他16歲第一次讀福爾摩斯,是福爾摩斯構建瞭他一生的偵探事業。

也因此,同時代的偵探小說作傢中,沒有誰比他更適合擔綱福爾摩斯新故事的續寫人瞭。

“復活”福爾摩斯

盡管《絲之屋》被BBC蓋章稱為是讓“福爾摩斯重生”的作品,但很多鐵桿“福迷”們還是在書中找到瞭很多紕漏。

如本書中描述的華生跟福爾摩斯相遇時的細節跟原著不相符;福爾摩斯在本書中的很多行為並不符合原著中的形象;書中的建築描寫、老朋友見面的談話風格也跟原著有出入……

但我們必須也得承認,這畢竟是另一個人寫的福爾摩斯。

柯南道爾早已作古,無論後人塑造的福爾摩斯作品或好或壞,柯南道爾筆下的福爾摩斯都是獨一無二、不可重塑的。

由於編輯或翻譯的問題,本書確實可能有些小瑕疵。

但從一個偵探小說的角度看,《絲之屋》無疑是一部優秀的作品。

它情節嚴謹、解迷精彩,成功模仿瞭《福爾摩斯探案集》的講故事形式,栩栩如生地再現瞭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的貴族文化。

可以看出,作者是懷著對福爾摩斯的熱愛在創作,誠意滿分。如果一定要說這本書的價值,也許並不在“復活”福爾摩斯這件事上。

就像現代人用全息影像“復活”鄧麗君和張國榮,盡管他們在舞臺上一舉一動都那麼逼真,也畢竟不是真人。

《絲之屋》和全息技術的意義都隻在於:它給瞭我們一個和那時的人物重新遇見的機會;讓我們想起ta,想起那個曾經的自己。華生在《絲之屋》的故事結尾寫瞭一段話,細讀之後會發現,他不僅是說自己,說的也是萬千讀者的心聲:

謝謝安東尼,謝謝你讓福爾摩斯好像又回到瞭我身邊,回到瞭十幾年前那個拿著手電筒窩在被窩裡看《福爾摩斯探案集》的少年身邊。

(最後小聲嗶嗶一句:kindle電子版忒貴瞭,加我可愛的同事Nancy小姐姐可以免費領《絲之屋》電子版資源:badread001)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