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格爾邏輯學|近代哲學

《邏輯學》以《精神現象學》為其前提:意識,作為顯現著的精神,它自己在途程中解脫瞭它的直接性和外在具體性之後,就變成瞭純知,這種純知即以那些自在自為的純粹本質自身為對象。它們就是純思維,即思維其本質的精神。所以,《精神現象學》乃是“純科學概念的演繹”,而《邏輯學》便以這些“純科學概念”作為它的研究對象。

黑格爾的邏輯學不僅與本體論是同一的,而且與認識論、辯證法也是同一的。邏輯學討論的是思維規律和純粹的思想規定,因而就是認識論。然而在黑格爾看來,這不僅僅是主觀范圍內的事情,它們同時是事物的客觀規律和本質規定。另一方面,無論邏輯學還是認識論從根本上都是以辯證法為其基本形式的。

1

歷史與邏輯

古代哲學的形而上學主張思維在它的內在規定中,和事物的真正本性是同一個東西。亞裡士多德從范疇入手來解決存在問題,通過以實體為中心的十范疇確立瞭世界的邏輯結構。

經過中世紀的改造乃至到瞭近代哲學,實體成瞭本體論所研究的最高對象,而近代哲學中通常邏輯學亦即形式邏輯所研究的隻是單純主觀的思維形式。

康德對亞裡士多德的范疇體系進行瞭調整,提出瞭四組十二個范疇作為知性為自然立法的根據,以將范疇主觀化、內在化的方式,有條件地確立瞭世界的邏輯結構。

現在黑格爾要做的工作就是恢復亞裡士多德哲學的傳統,重新賦予范疇以客觀性的意義。

在《精神現象學》之後,黑格爾首先做的一項工作就是建立世界的邏輯結構,亦即對純粹本質性的因素進行深入的研究,以期為哲學奠定基礎。當人類精神達到瞭“絕對知識”之後,整個認識過程便純化為范疇,《邏輯學》即以此為對象。

在黑格爾看來,人類精神對絕對的認識是一個艱苦漫長的過程,這個過程亦是一個由淺入深、從簡單到復雜、從抽象到具體的過程,而哲學史恰恰就是這一過程的最高體現。在哲學史中,每個哲學體系都有它自己獨特的哲學原則,它們都代表著人類精神認識絕對的一個階段。因而看似相互對立、雜亂無章的哲學史實際上乃是“一個”哲學的發展過程。這就是說,隻有一種哲學而沒有許多種哲學,不同的哲學體系不過是這一種哲學在不同階段上的表現,它們獨特的哲學原則就凝結為范疇,構成瞭范疇體系上的諸多環節。

所以黑格爾主張歷史與邏輯是一致的,他所做的工作無非是將人類精神認識絕對的哲學史純化為一個有著內在聯系的、有機的范疇體系。

2

陰影的王國

黑格爾邏輯學研究的既不是形式邏輯中的空洞的思維規律,也不是康德的主體先天認識形式,而是事物的純粹的本質性因素:純思想規定。

然而黑格爾並不認為,脫離現實脫離具體內容的純粹思想是某種現實的存在。他說:邏輯的體系是陰影的王國,是單純本質性的世界,擺脫瞭一切感性的具體性。

邏輯學以純粹思想規定為其研究的對象,也就是以范疇作為它的研究對象。范疇其實就存在於我們的思想和語言之中。人用以造成語言和在語言中所表現的東西,總包含著一個范疇:范疇的東西對人是那麼自然,或者不如說它就是人的特有本性自身。所以哲學不需要特殊的術語,但困難就在於如何使“熟知”純化為“真知”,亦即將人們日常使用的語言純化為哲學的概念。

3

世界的邏輯結構

《邏輯學》分為客觀邏輯和主觀邏輯兩大部分。“客觀邏輯”包括“存在論”與“本質論”,部分地與康德的先驗邏輯相一致,更重要的是在康德“內在形而上學”的基礎之上,重新恢復瞭形而上學的客觀性原則。

“主觀邏輯”就是“概念論”,所討論的是經過瞭黑格爾改造的傳統的形式邏輯的內容。在黑格爾看來,這一部分甚至處於邏輯學的最高階段,因為“概念”乃是“存在”和“本質”的真理。

第一編“存在論”研究的是直接性的認識階段,在這一部分中范疇推演的特點是“過渡”,亦即從一個直接性的東西過渡到另一個直接性的東西。在這個階段,概念還處於“自在的”或潛在的階段。“存在論”包括“質”、“量”、“尺度”三個階段,以“存在”范疇作為開端,從一個范疇過渡到另一個范疇,最後揚棄瞭自身的直接性而進入到瞭間接性的領域,由此過渡到瞭“本質論”的領域。

第二編“本質論”研究的是間接性的認識階段,在這一部分中范疇推演的特點是“反映”,亦即成雙成對的概念既相互對立又相互映現自身,這是“自為的”或處於展開過程中的階段。本質論包括“作為反思自身的本質”、“現象”、“現實”三個階段,反思概念以在他物中映現自身的方式展開自身,最終揚棄瞭直接性與間接性之間的矛盾,成為一個統一的概念的諸多環節,從而進入概念論的領域。

第三編“概念論”研究的是直接性與間接性的統一、自在與自為的統一。在這一部分中范疇推演的特點是“發展”,是邏輯學的最後也是最高的階段。概念論包括“主觀性”、“客觀性”、“理念”三個階段,他在此討論瞭概念、判斷和推理,機械性、化學性和目的性,以及生命、認識的理念和絕對理念,最終揚棄瞭一切差別和對立,將所有的范疇融合為一個有機的整體,這個整體就是“絕對理念”。

科學為什麼以“存在”作為開端:在黑格爾看來,他的邏輯學就是形而上學或本體論,因而巴門尼德的“存在”理所當然地成為瞭邏輯學的開端。而且,他所確立的范疇體系並不是他的獨創,而是對哲學史這個關於絕對的認識史的概括和總結。所有哲學的基本原則亦即范疇作為“絕對”的諸多環節都被安排在恰當的位置之上,由此而形成的即是一個完整的“絕對”。不過這裡所說的“絕對”隻是絕對精神的骨架或結構,隻有到瞭精神哲學中絕對精神才真正成為現實。其次,由於人類精神對於絕對的認識就是絕對對其自身的認識,因而絕對的范疇體系實際上並不是我們推演的結果,而是它自己揚棄自己、自己推演自己的自我運動。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