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援:千裡奔襲射天狼——《百面戰旗紅》之“神威導彈營”

來源:《銀河悅讀》

羅援談《百面戰旗紅》“神威導彈營”之精神特質:

今日長纓在手,何時縛住蒼龍

千裡奔襲射天狼

——《百面戰旗紅》之“神威導彈營”

上世紀60年代中葉,代號“543”的神秘利箭連連射下美蔣U-2高空偵察機,世界震驚嘩然,國人揚眉吐氣!之後,中國空軍地空導彈部隊曝光天下,並快速發展成為一個獨立兵種。然而,一段時間裡,這個新興兵種似乎又偃旗息鼓、銷聲匿跡瞭。過瞭很久,直至1987年10月5日,隨著我國南部邊境領空一聲驚天巨響,她才重回人們視野,隻是笨重的薩姆-2地空導彈系統,已換裝先進的國產紅旗-2地空導彈系統。兩天後,空軍司令部、政治部發佈命令,授予北京軍區空軍地空導彈5師3團97營“神威導彈營”榮譽稱號。

要瞭解“神威導彈營”,還要從發生在1979年3月我國南部邊境地區的那場自衛還擊戰說起。當時,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我國斷然出兵教訓瞭已經膨脹成東南亞地區的“小霸王”,取得瞭壓倒性勝利,不到30天就打到距其首都隻剩一川之隔,之後又主動撤回。然而,轉變一國立場,並不能一蹴而就,於是又展開瞭長達10年的邊境防禦作戰和部隊“輪戰”,戰場儼然成為瞭我軍鍛煉隊伍、培養人才的“磨刀石”。北京軍區空軍地空導彈3團97營,就是在這個背景下,像英雄的前輩“543”部隊那樣,踏上瞭千裡奔襲、建功立業的戰鬥征程。

受領任務,做好輪戰準備

說到“輪戰”,很多人都還記憶猶新,此生難忘。但腦海中留下的大都是老山、者陰山、法卡山等要點地面攻防作戰,對空軍部隊也曾輪流進駐雲桂邊境地區,多不得而知。

事實上,空軍也與陸軍一樣,經歷瞭10年“輪戰”,僅地空導彈部隊就先後出動瞭25個營,隻因行動保密和規模有限,而不曾宣揚。若不是最終打下瞭敵偵察機,恐怕這段歷史也會被塵封。

當年,中國主動從境外撤軍後,還撤守瞭邊境騎線點,以顯示談判解決爭端的誠意。然而,“小霸王”國傢並沒有幡然悔悟,而是仗著有超級大國撐腰,變本加厲在邊境地區上不斷制造摩擦,在騎線點上大修工事,出動飛機對我國境內實施空中偵察。從1979年5月9日至1986年5月20日期間,其飛機以演習為借口,使用“擦邊戰術”侵入我國領空達12次,最深一次達52千米,最長一次達6分55秒。

“擦邊戰術”是對方自導自演的一種空中挑釁戰術,即沿著我國邊境線作“蛇形飛行”,搜集情報,多為忽進忽出。若遭我方打擊,就反咬一口。

根據敵情,我空軍地空導彈部隊加入“輪戰”計劃,全方位防控領空,遏制瞭敵人空軍威脅。按照任務要求,我軍不能打境外飛機,擊落的飛機殘骸必須落於國境內,隻有滿足瞭這兩個條件,才能發射導彈。狡猾的敵機經常是在我軍準備打擊時,快速撤出境外。

1986年5月,北京空軍地空導彈3團97營接到命令,在1987年5月中旬至1988年1月中旬赴廣西“輪戰”,以戰帶訓。

97營組建剛剛10年,是在改革開放中誕生和成長的一支高科技部隊,裝備國產“紅旗”-2號地對空導彈發射架6具,配6枚導彈及若幹發備份彈,單發命中率為75%,三發命中率為98%。除遇強幹擾,對速度小於420米/秒、射程12~32千米、射高3~24.5千米的飛行目標,都絕對是克星。

“紅旗”-2號地對空導彈1966年定型,很長時間裡都是我軍地空導彈主戰裝備,部隊親切稱其為“老紅2”。

任務下達後,部隊士氣高漲。3團針對任務特點,有針對性開展瞭戰前練兵,對97營明確瞭“精兵、良裝、高效”6字標準,叫響瞭“戰前練精兵,戰鬥獲全勝,部隊作風強,才能打勝仗”的口號。

我空軍地空導彈部隊紅旗-2導彈載車

為瞭加強97營的力量,強化作戰指揮,團裡調團作戰股長常立彬到97營任副營長。團長王福田對走馬上任的常立彬說:“你任股長才一年,調去任副營長,用意你肯定知道。“輪戰”是打仗,要研究怎麼打,你要組織好這方面的工作。”

團裡還汲取導彈70營“輪戰”中的經驗,采取立即召回出差休假官兵、“輪戰”期間老兵不復員、在全團范圍內挑選骨幹人員補充97營等措施,以保證97營擁有全團最堅強的領導指揮、最齊備的技術隊伍,最過硬的軍政素質。

在練兵過程中,97營到參加過“輪戰”的導彈10團、14旅、70營、2營等單位取經,收集各種相關資料,請有關領導幹部和機關人員介紹“輪戰”戰例和經驗教訓。

為瞭使兵器裝備各項技術指標參數符合要求、處於最佳狀況,不帶故障隱患進戰區,除瞭組織全團技術骨幹協助97營進行檢查維修工作外,團裡還從軍工部門請來技術人員,給97營傳授檢驗校準、排除故障、改裝反應電路的絕活。

經過4個月的緊張準備後,97營迎來瞭北京軍區空軍首長機關的全面檢查驗收,一樣樣地過篩子,結論是“準備工作較細,可以參加輪戰”。

開赴前線,適應戰區環境

1987年5月11、12日22時,97營220餘人編為兩個梯隊,攜帶60多臺(輛)武器裝備,分乘兩列軍列,由營長逯軍營、教導員肖昌銘分別率領,從北京門頭溝駐地出發,在車輪與鐵軌撞擊的哐當聲中,一路向南,直奔廣西。

初夏的祖國大地,越往南走越蔥蘢。官兵們無心觀賞沿途風景,而是利用鐵運這段時間,進行戰前動員,熟悉戰區作戰要求,心裡都充滿瞭一股激流。

回想兩天來,駐地政府、礦務局的領導和廣大礦工,聽說97營要南下執行任務,像戰爭年代人民群眾踴躍支前一樣對待97營官兵。給全營每人制做瞭印著“獻給最可愛的人”的大皮箱一個,刻著“神矢揚威”的紫銅紀念幣一枚,並為每個連隊購置瞭洗衣機、收錄機,還與全營一起喝瞭壯行酒。

當時,全國沉浸在“兩山作戰”“貓耳洞精神”“新時代最可愛的人”的氛圍裡,擁軍支前非常熱烈。當全場齊聲唱起《血染的風采》時,官兵們都激動地都流下瞭眼淚……

列車上,全營鬥志昂揚,抱定瞭“捍衛邊疆、建功立業、視死如歸”的信念,決心書、請戰書雪片般紛至沓來。

歷時4晝夜,軍列於14日16時30分到達廣西寧明縣。卸載、裝車後,經約一個半小時摩托行軍到達寧明陣地。當時大雨如註,潮濕陰冷,室內墻壁都掛著水珠。南方特有的“南風天”,給這些剛到的北方官兵來瞭個“下馬威”。

營長逯軍營立即叫來1連連長張志鈺、2連連長王慶文和3連連長李文恒碰頭開會,要求大傢戰勝困難,一鼓作氣開設陣地,確保兵器處於良好戰備狀態。

官兵不辭辛苦,顧不上吃飯睡覺,連夜抓緊卸裝,冒雨占領陣地,準備裝具,測試導彈,開設指揮所,與空7軍駐寧明輔助指揮所溝通聯絡,提前12小時擔負起瞭防空作戰任務。空7軍首長多次看望官兵,對97營高昂的士氣、驚人的效率給予瞭很高評價。

在東山陣地,97營主要是展開適應性訓練,組織學習研討《輪戰文件資料匯編》和敵情通報,全面系統瞭解掌握當面敵機飛行規律等情況。

雨一停,天立馬熱瞭起來。全體指戰員冒酷暑戰高溫訓練,逐漸適應南方的環境,不斷鞏固提高操作維護技能。在空7軍組織的適應性訓練驗收考核中,97營以92.7分創下瞭歷次輪戰部隊適應性考核的最好成績。

部署區後整裝待發的紅旗-2導彈

5月下旬,空7軍寧明輔助指揮所向97營通報瞭準備轉移陣地的決定。為瞭快速完成陣地轉移的任務,3團團長王福田帶領97營副營長常立彬及連長張志鈺等,對轉移的路線、新陣地情況、營房設施預先進行瞭考察。

6月4日,轉移命令下達,97營連夜冒雨撤收兵器,於5日凌晨從陣地出發,前往龍州縣板塘新陣地。

97營裝備幾十臺車,目標龐大,一路浩浩蕩蕩。途經法卡山英雄紀念碑時,停車瞻仰紀念碑,向烈士墓敬獻花圈。營教導員肖昌銘組織瞭宣誓儀式,號召全營官兵要像英雄們那樣,忠誠於黨,忠誠於祖國,時刻準備殺敵立功。

下午2時,97營到達板塘地區。老“紅旗2”從行軍狀態轉為作戰狀態,所需時間一般很長,不像現在新型地空導彈,幾分鐘就可做好戰鬥準備。其陣地佈置也有復雜的特殊要求,一般以制導站為中心,環形或扇形排列配置。

97營發揚連續作戰的精神,迅速占領距邊境線不到20千米的陣地,戰酷暑,抗疲勞,展兵器,提前19小時做好瞭戰鬥準備,又一次受到空7軍首長和輔助指揮所的表揚。

6月份的廣西邊境地區,小孩子的臉一樣,陰晴不定,要麼燥熱,要麼濕悶。北方來的戰士們遭瞭罪,身體過敏,幾乎人人患瞭皮膚病,尤其是“爛襠”病最多,奇癢刺痛,極為難忍。

蛇也多得很,而且大部分都是毒蛇。由於陣地設在野外,到處是荒草和灌木叢,金環蛇、眼鏡王蛇大搖大擺出沒,常來駐地湊熱鬧,每晚都能抓個七八條,驚得這些“北方大漢” 冷汗涔涔。

一次連裡在露天看電視劇《霍元甲》,兩條大眼鏡王蛇竟然跑到屏幕前隨著音樂扭來扭去,似乎是享受音樂,一點不把霍傢班和導彈兵放在眼裡,直接把戰士們驚呆。

為瞭防蛇咬,各連都在營房外灑瞭很多硫磺,上廁所都兩人結伴,拿著大棍子。但還是不起作用,遭蛇襲擊事件時有發生。

面對這些困難,樂觀的97營戰士編瞭個順口溜:“天當房,地當床,風來風掃地,雨來雨沖涼。”蛇見多瞭,大傢也不慌瞭,還摸索出瞭一些與蛇“和平共處”的招術。

在板塘陣地,97營始終堅持“有仗則打,無仗則訓”,以“不打界外機,不貽誤戰機,不誤傷我機,力爭消滅敵機”為原則,一面嚴密註視敵情,及時組織部隊等級轉進,一面繼續抓好操作訓練和戰術研究。

地空導彈部隊與陸軍部隊的作戰方式及風格有很大不同,體現為團體作戰,講究“全營一桿槍”。營裡編三個連,都是按照“紅旗”-2控制制導、發射發控、技術保障、警戒指揮四個主要環節進行業務分工的,哪個環節都不能出問題,任何作戰單元出現失誤,都有可能貽誤戰機而功虧一簣。

針對“敵機航線短,我方縱深淺,射擊時間緊”的特殊作戰環境,營長逯軍營組織97營對準備階段的各種方案進行瞭不斷的研究修改,防止戰機稍縱即逝,力求一擊命中。他們堅持每周綜合分析一次敵機活動情況,進行前後認真比較,找出規律性的東西,使其符合實戰要求,確保他們敵機一旦出現,迅速決斷開火。

經過反復摸索,97營設想瞭敵機可能入侵的7條航線,制定瞭在這7種情況下的作戰方案,以板塘陣地為中心反復進行訓練,從而大大提高瞭部隊快速反應能力,為後來打下敵機奠定瞭堅實基礎。

與此同時,部隊始終抓緊戰備思想教育,牢固樹立“寧跑千次空,不漏一次情”的意識,全營指戰員嚴陣以待,隻要敵機膽敢進犯,定叫它有來無回!

全營當時最流行的話是:“訓練嚴細成風,戰時導彈必中!”

常備不懈,針對敵情磨刀

幾個月來,敵機也沒閑著,專挑午間飛行,警報頻鳴讓官兵在午餐和休息時也本能地保持警惕。雖然敵情很多,敵機擦邊界飛行也不少,入侵的卻真還沒有。

97營全體官兵寧可千日準備不來,不可一日不做準備,打仗的弦始終繃得很緊。

1987年9月30日,97營接到空7軍輔助指揮所指示:“敵軍將於10月3日至5日進行代號“AI-87’的戰略防禦演習,要求部隊檢修好兵器、通信線路,做好防敵訓飛入侵的準備。”

營裡馬上開會研究,認真分析確定瞭打法,並對兵器通信線路再次進行瞭檢查維修,使之處於可隨時發射的良好戰備狀態。全營上下抱定決心,隻要敵機入境進入火力范圍,符合政策要求,保證讓它有來無回!

晚上,聽著荒野裡一片蟲鳴,王自焰睡不著瞭,腦子裡翻來覆去過電影,思考著導彈發射的各個環節,暗暗發誓:“隻要敵機敢來,就要把它打下來!”

王自焰畢業於部隊院校,學的是導彈發射與控制專業,畢業後被分配到地空導彈部隊,經過嚴格考核選拔,被任命為97營制導連首席引導師。有人不解,問他具體做什麼,他總是詼諧地做個瞄準動作說:“你知道步槍的準星、射手的眼睛和扳機嗎?這就是我。”事實上,引導師確實處於整個導彈陣地的關鍵部位,是核心戰鬥人員。

1986年6月3日,新婚不足一周的王自焰突然接到電報——“緊急任務,見電速歸。”王自焰的父親是位兩次赴朝鮮參戰的老軍人,從小受父親影響,耳濡目染,知道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所以二話沒說,收拾行囊迅速歸隊。

翌年5月1日,出發去輪戰前的一天,王自焰思慮再三,把真實情況告訴瞭妻子。趙玉蘭一聽丈夫要上戰場瞭,拋下一切從外地趕往丈夫身邊。

團長王福田得知此事,特批這對新婚後僅相處一周的小夫妻在京張之間雁翅小站見面,軍列在這裡要駐停一小時。

小兩口緊握著雙手傳遞鼓舞的力量,交融的目光勝過萬語千言,所有的情感凝聚在60分鐘裡,默默相對,誰也不知道,這次告別會不會成為永別……

軍列拉響出征汽笛那一刻,王自焰給瞭妻子一個深情擁抱,然後頭也不回登上軍列。來到前線後,妻子趙玉蘭灑淚跟著軍列揮舞紗巾奔跑的影子,深深印在瞭王自焰的腦海裡,既是他日夜思念的寄托,又是他建功立業的動力。

連長張志鈺查鋪過來,忽見夜光中王自焰兩眼閃爍,低聲問:“是不是又想你的那位瞭?”

王自焰索性翻身坐起說:“是想瞭,但更想怎麼把敵機打下來,也不白來遭趟罪。”

連長張志鈺,也是技術幹部出身,從操縱員到技師到副連長又到連長,對導彈整個戰鬥程序如數傢珍,一說打敵機,也來瞭勁兒,倆人即興研究起來。

張志鈺認為:“導彈打飛機的決定因素,取決於我們的臨機快速反應以及對敵空情的精準掌握。”

王自焰接茬:“對,對,我們戰鬥操作每個動作,都必須做到及時準確,膽大心細,配合默契,失之毫厘就差之百米,戰鬥操作過硬才行。”

二人越聊越起勁,恨不得馬上天亮解決問題。可是,天不作美,接下卻連綿陰雨。感到憋悶的王自焰,心裡一遍遍過著引導師的一系列關健動作。

10月5日天轉晴,天高雲淡,碧空如洗,是個飛行的好天氣。

不足6平米“紅旗”-2雷達車內,擠進瞭營長逯軍營、連長張志鈺,引導師王自焰、方位角操縱員魏金林、高低角操縱員張金生、距離操縱員熊雄、標圖員董文彪等8個人,都一言不發,全神貫註監視著對方空軍的動向。

車裡沒空調,烈日暴曬下,溫度高達四五十度,人體的熱量和汗酸味,大型控制設備的熱量和電器味,把雷達車變成瞭又悶又熏的桑拿房,大傢都恨不得把衣服全脫瞭。

堅守指控室的地空導彈兵

副營長常立彬的指揮位置處於營指揮所,除接受雷達部隊提供的情報外,本身也配有目標指示雷達,可以清楚地看到目標的航跡狀況,負責向營長逯軍營提供射擊諸元,傳遞實彈發射的參數和上級指示,準備射擊決心資料。逯軍營根據常立彬的建議,下達各種戰鬥準備口令。

上午9時29分,敵空軍開始活動,1 架小型機從距離中國廣西友誼關100千米左右克夫機場起飛進行氣象偵察,在幾個訓練空域轉瞭一圈就回去瞭,接著開始瞭大批飛行演習。

幾分鐘後,敵機從克夫、內排、嘉林等機場先後起飛,在20號、21號、22號、23號訓練空域飛行。這幾個空域,均在緊靠我方一側,其中22號空域在諒山一帶,距我邊界隻有10千米。

突然,接到我空軍指揮所命令:“地空導彈部隊進入一等!兩架殲-6進入高空巡邏!”97營聞令,立即進入臨戰狀態,嚴密監視著敵機活動。

1架敵機從21號空域進入瞭22號空域,左轉彎沿4號公路向西北直飛,另1架敵機由23號空域向22號空作攔截狀飛行,這是敵軍經常演練的課目。

這條航線離我國境很近,敵機最容易從這條航線竄入我國領空,歷來都是我軍嚴密監控的地段。

不過,兩架進行攔截訓練的敵機並未越境,而是做完他們的課目轉回去瞭,大傢都松瞭口氣,既有點失望,也有些慶幸。從軍人的心底說來,雖然都有打下敵機的渴望,但更希望天下太平,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能避免的流血盡量避免。

到瞭中午時分,對方第一階段演習結束,輔指隨之降低瞭戰備等級,97營 “陪練”行動也暫告一段落。

不辱使命,神矢揚威空天

僅過瞭一個多小時,對方大批飛機又從克夫機場起飛,新的演習階段開始。

空7軍輔助指揮所根據敵情新變化,命令97營第三次進入一等狀態,嚴密監視敵人活動。

13時56分,上級傳來一條情報,敵1架米格21R型偵察機從內排機場起飛,代號126, 以航向80度出航,行跡可疑,可能執行航空照相任務。

4分鐘後,我雷達部隊在克夫以東20千米處發現這架偵察機,正在21號空域訓練機群掩護下,直穿21號空域,進入瞭22號空域。

又過瞭5分鐘,97營目標指示雷達在距我邊境線85千米處發現瞭該偵察機,高度8800米,正在距我邊境10千米處轉彎,沿4號公路北側向西飛行,明顯有越境企圖。空7軍輔助指揮所果斷下令:“構成條件,可以射擊!”

米格-21R戰術偵察機,機腹下攜帶有帶有側視照相機的吊艙

14點08分左右,敵偵察機以每小時800千米的速度飛行,突然右轉直接飛入中國廣西寧明縣愛店上空。“越境瞭!”指揮艙內有人不由叫出聲來。敵機卻像聽到瞭似的,立馬掉轉機頭,朝雲南方向飛去。

敵飛行員顯然是個老手,在進入中國領空高射炮射程的時候,迅速壓低飛行高度,幾乎是順著山脊走勢飛行,利用山川掩護,鉆進雷達盲區,而且又采取瞭蛇形飛行模式,在中國領土上空轉一個半圈後飛回境外,然後又從境外進入中國。

若是此時攔截,頂多是嚇跑敵偵察機,因為太靠近邊境線,很難有機會在敵機離開中國境內前將其擊落。大傢都瞪大瞭眼睛,尋找最佳時機。

敵機見無反應,自以為安全,又壯著膽子從我愛店上空竄入,態度十分囂張。營長逯軍營兩眼放光,大聲下令:“老體制進入戰鬥!”“三發接電準備。”

紅旗-2導彈系統的制導雷達

狡猾的敵機似乎又有感應,猛一左轉彎,再以小半徑飄出境外,做出一副脫離而去的架勢。然後,沒飛多遠又突然右轉彎再次侵入我境。敵機之所以不厭其煩地折騰,目的就是尋機拍照獲取情報。殊不知這一切,早就被首席引導師王自焰和戰友們盯住瞭,目標指示雷達死死抓住瞭它。

短短1分鐘,敵機就從愛店上空飛到瞭幾十千米外的憑祥地區夏石鎮上空,飛入中國領空十幾秒鐘後,又飛回境外十幾秒鐘,來回盤旋瞭約2分鐘。

營長逯軍營沉著冷靜,判斷敵機進進出出,就是要麻痹我方,不斷用“狼來瞭”的方式,削弱我方的戰備警戒,以便趁虛而入。

據敵偵察機飛行員後來供認,確是有備而來,目的是獲取夏石鎮一帶法卡山軍事情報。因敵第一軍區陸軍部隊在這裡吃瞭虧,想要反撲報復。

這時,敵飛行員發現右側兩架我軍殲-7H戰機快速接近,知道這是配備瞭霹靂-8新型導彈的對手,隨時都可能發射,心裡一慌,向左加速轉彎,沿邊境以小半徑、大坡度作蛇形機動飛行。

敵飛行員的小算盤,一方面是吸引我機尾追,讓我地面防空部隊“投鼠忌器”,一方面是想借機再次入境偵察。

我空軍指揮所識破瞭敵機的伎倆,欲擒故縱,立即下令兩架殲-7H退出空域,以防誤傷,將完成最後一擊的任務完全交給地空導彈部隊。

敵機不知是計,心裡竊喜,從我憑祥地區那黨上空第3次竄入我國領空。

為瞭穩妥,敵機仍舊利用山體掩護飛行,在我目標指示雷達熒光屏上暫時消失。指揮所立即根據航線、速度推算目標位置,並告知97營。

14時14分50秒,97營制導雷達突然打開天線搜捕目標,當即發現敵機,接通同步。為保證目標信號增益最大化,王自焰向魏金林、熊雄和張金生下達“手控”方式跟蹤,並進一步判明目標屬性。

明確得知空域內已無我方戰機後,營長逯軍營果斷下令6發連續準備,74千米,55千米,35千米……開天線、接同步、壓航跡……

“半前置法,三發,界內遠界發射!”逯軍營下達瞭射擊決心。陣地上三架“老紅2”迅速昂首向天,蓄勢待發。

擊落敵米格-21的“紅旗”-2號地對空導彈

此時,97營所有人都屏住瞭呼吸,就等最後一聲命令,時間一秒一秒地滑過。

然而逯軍營心裡卻仍在計算:敵機距97營35千米,雖構成射擊條件,但目標尚不在理想距離內,易打草驚蛇,敵機是直線臨近,沒有機動脫逃跡象,還可壓縮發射距離,爭取更好的殺傷效果。

隻見他咬住牙關,成竹在胸,冷靜地死死盯住瞭準星上的獵物。

與此同時,王自焰精神抖擻地不斷用口令指揮三名操縱員默契操作,用不到2分鐘時間完成瞭發射前的所有準備工作,將雷達上的目標信號牢牢鎖定。

14時16分,目標距離我陣地僅剩28千米,高度8500米,航路捷徑10千米時,逯軍營與王自焰交換瞭眼色,怒喊一聲“放!”王自焰穩穩摁下瞭發射按鈕。

3發地空導彈瞬間騰空,按照3、2、1波道順序發射,帶著熊熊的尾焰,伴著隆隆的吼聲,劃破碧藍長空,直刺飛賊心臟。

衡量導彈殺傷效果的重要參數是“線偏差”,通常數值在10米內即為命中。導彈升空後,王自焰急迫地查看瞭儀表,反饋的數值是9米、3米、3米。他欣喜若狂!

接著,傳來3聲清脆的爆炸聲,一顆不大的火球冒著黑煙從雲端掉落瞭下來——3發導彈迎頭痛擊,全中目標!

騰空而起的紅旗-2地空導彈

“打中瞭!”“打得好!”陣地上響起瞭陣陣歡呼。

發射車內,王自焰直勾勾地盯著屏幕上急速下降的目標,完全忽略瞭戰友們興奮的呼喊,光斑不見瞭才重重喘瞭口粗氣,心仍狂跳不止。他清楚是6號架的導彈首發命中,昨天他和魏金林檢查完兵器後,還特意和6號架導彈合瞭影,真巧啊!

戰鬥結束後,人一放松,立刻都癱軟瞭。高溫中,人的汗都已經流光,出現脫水現象,而且“老紅2”的制導雷達是電子管模擬電路的,開機有很強的電磁輻射,盡管有防護,但時間一久身體還是會有不良反應。盡管如此,大傢內心都充滿瞭勝利的喜悅。

搜索殘骸的小分隊立即乘車出發,朝敵機墜落的地方飛馳而去。

入侵我國領空的米格-21R敵機,幾乎是垂直角度栽在瞭龍州縣城南側約15千米處的崗龍坳一座小山的斜坡上,圓錐形的機頭紮出一個大坑,機身和機翼炸裂開來,燃起沖天烈焰。

搜索殘骸的小分隊趕到後,大火很快熄滅,敵機殘骸猶如餐桌上一條吃剩的魚刺殘骨,散亂地鋪滿半個山坡。作為證據,入侵者被永遠釘在瞭歷史恥辱柱上。

敵機殘骸猶

俘虜敵機大尉飛行員陳尊

隨後龍州縣支前辦報告,敵機飛行員陳尊跳傘落於龍州彬橋大樹上,被當地民兵活捉。據其供述,由於飛機沒有雷達告警裝置,他飛得膽戰心驚,小心翼翼,剛拍完照,就見導彈爆炸,感覺機身劇烈顫抖,一聲“不好”就跳傘瞭。

其還供述,這架蘇制米格21R型電子偵察機是敵軍的“王牌”,一共就進口瞭兩架。之前一架已被我地空導彈部隊擊傷報廢,這架被擊落就沒有瞭。

歷時十年的邊境自衛還擊作戰中,我軍共俘獲對方3000多人,軍銜最高的就是這個371師921團第3飛行大隊大尉飛行員陳尊,成為“小霸王”蓄意入侵我國領空的活證人。

這次防空戰鬥的勝利,狠狠打擊瞭敵軍的囂張氣焰,打出瞭國威軍威,開創瞭兩個第一:第一次使用紅二兵器擊落米格型作戰飛機,開創瞭我國研制的地空導彈實戰中擊落噴氣式飛機的先河;第一次在“輪戰”期間近距離發現目標,並快速準備擊落敵機。“神威導彈營”97營,成為繼“英雄營” “543”之後第二個被授予光榮稱號的地空導彈部隊。

時任解放軍空軍司令王海將軍與時任廣州軍區司令的尤太忠將軍觀看被解放軍擊落的越機殘骸

10月9日,軍委主席簽發命令,對參加擊落越機戰鬥的部隊予以通令嘉獎。軍委、空軍於10月11日在廣西南寧隆重召開慶功大會,表彰參戰部隊,獎勵作戰有功人員。

97營逯軍營、常立彬、郭奕榮、張志鈺、王自焰、魏金林、張金生、熊雄、董文彪9人榮立一等功;20人榮立二等功;97人榮立三等功。

這是繼1969年10月擊落一架美軍無人偵察機,18年後空軍地空導彈部隊擊落的又一架敵偵察機,也是迄今為止人民空軍擊落的最後一架敵偵察機。

官兵與敵機殘骸合影

彈指間,“10.5”地空戰鬥已經過去36年。都說歲月靜好,那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都愛碧空萬裡,那是因為有人默默守護。

36年間,接過先輩們旗幟的“神威導彈營”官兵,先後兩次換裝,當年換裝,當年形成戰鬥力。如今,“神威導彈營”的神威傳人,操縱著更加先進的地空導彈,嚴格訓練備戰,每日都進行戰備檢查和重點課目訓練,每周都進行營組織的協同合練,每月都進行全營拉出去訓練。

他們曾先後六赴戈壁灘,九下渤海灣,圓滿完成基地深化訓練、演習、打靶等多項重大任務,兩次榮立集體三等功,多次被評為軍事訓練一級單位和全面建設、裝備管理先進營,在質量建軍進程中乘勢而上,已成為一支信息化作戰勁旅、 護都衛國的鐵拳頭部隊。

歲月易逝,山河日新。神威利箭,制勝空天!“神威導彈營”這面戰旗將永遠飄揚在祖國蒼穹之上。有防空神矢在,藍天清澈,白鴿飛翔,華夏安然無恙。

(參加創作人員:葉征、塗學能、初見)

感謝逯軍營、王自焰等參戰老同志提供資料,並把關指正。

2019年“神威導彈營”戰旗在天安門廣場接受檢閱

【附錄】

榮譽戰旗名稱:神威導彈營

授旗時間:1987年10月7日

授旗時戰鬥序列:北京軍區空軍地空導彈5師3團97營

授旗領導機關: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司令部、政治部

授旗前後主要戰鬥序列沿革:1978 年 11 月 25 日,在河北香河成立地空導彈27團97營;1979年1月15日,隨27團劃歸地空導彈5師建制;1985年,改稱北空地空導彈5師3團97營;現為中部戰區空軍地空導彈某師3團97營。

戰旗精神:對黨忠誠、能征善戰、意志如鐵、團結如鋼

【來源:《銀河悅讀》 參加創作人員:葉征、塗學能、初見】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