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波”的一些特點、規律、現象的總結復盤(1)

原文內容很長,也不知道哪部分內容讓本乎不高興瞭,分拆發看看哪些需要刪減,9月之後可能風格大變(那時候不再是大佬瞭,將升級為“大神…棍”瞭),這種超長文可能不會有瞭(描述和論證一般很少出現)

一 第二波新冠疫情的一些特點與現象總結(本文隻發這一部分,原文兩個大部分,稍後看兩個部分各自刪減後發,還是繼續分拆或重組為單獨話題),第一張圖是原文最後一段,也是半月間隔動態追蹤的簡要更新.

1 不是全員易感,中和抗體(其實不單指,隻是用這個概念更好理解,代指一切對抗感染有重大影響的要素機制,比如目前很難量化的固有免疫、粘膜免疫、藥物作用以及非藥物幹預手段的加成等等)的衰減可能存在特定的分佈結構,有相當比例的人群即便不戴口罩隨便浪,目前也沒到破防閾值,可能會認為“哪有什麼疫情,都是跟風瞎說”“我是天選之人”—–其實隻是還沒到期;

從此前的一些民間統計調查綜合來看,釘子戶群體二陽突破率15-25%,首陽10%-15%左右,推定整個社會面中招率40-50%,隻不過,這個數據是沒法證實也無法證偽的,因為已經不具備飽和檢測的條件瞭,官方也隻能通過各種調查大致掌握,很多人是不測的,不管多難受也是要鴕鳥到底的,很多人無論癥狀重不重即便測出來瞭也不會報告以及在親友圈說,實際比例永遠都是迷,不過我至今為止的相關研判分析基本是靠譜的,誤差應該不會太大.

2 從百度疫情指數相關數據來(並不代表實際進程,大致參考)看,除重慶海南等極少數地方時兩三周的一波流,大多數地方第二波用瞭4-6周實現達峰,“正常生活”的心態與天熱等因素導致的極低口罩率、空調暢開、五一假期前後的各種文旅聚集團建交流商貿活動使得第二波的過峰還是相對較快的,但破防閾值的差異化、離散化也有瞭初步體現,基本也宣告瞭第一波那樣的快速過峰以及隨後的免疫屏障隻此一次,很難再現,總體可能會呈現出削峰填谷、溫水煮青蛙的模式(極個別毒株形成全國制霸模式的波次除外,從國外看,這種級別的一年最多2次;總波次可能變多為3-5次,感染淅淅瀝瀝、輪著來是常態,各地的節奏會呈現差異化的趨勢,越來越沒有規律,這也是第二波後期我一直強調不能按照之前“遭遇戰-平靜期”的思路,而是轉為“持久戰”“常態化”的邏輯).

3 影響易感性的幾個重要因素

(1)此前疫苗或既往感染誘導的中和抗體水平,對當地強勢流行毒株的滴度水平可能存在一個閾值,閾值之上,是可以直接阻斷感染的,當然目前疫苗受抗原原罪/免疫印記、抗原漂移、免疫逃逸的影響較大,抗感染的上限還比較低,而既往感染引發的免疫反應因人而異,相關的機制與分佈結構還沒有說服力透徹的研究成果,不過有的人(第一波中瞭)第二波隨便浪沒事大概率是因為基礎免疫+既往感染的混合免疫引發的較為全面的固有免疫、粘膜免疫、細胞免疫的綜合抗感染效能還在閾值之上(這裡直接簡化為“中和抗體沒到期”來理解),而不是因為“天選”,隻是因為還“沒到期”(有的人是5-6個月,有的是9-10個月,有的更長或更短,而且可能僅是這一次,並不代表每一次都是這樣的周期),到期後還是易感人群,隻是比第二波中招的可能晚一段時間,並不會因為第二波沒中以後就再也不會中瞭;除瞭可能有破防閾值略高(感染晚)的人群之外,也有一部分破防閾值可能低於中位數水平.比如免疫缺陷/免疫力長期低下人群即便打瞭疫苗或感染過,免疫應答往往也相對偏弱,交叉免疫保護的窗口期短於免疫力正常的人群,免疫缺陷人群更是發生不同毒株重組的主力宿主;免疫力正常但癥狀較輕(免疫反應弱、周期短,高親和力特異性中和抗體的產生通常要5-7天以上才能大量生成)的人群當中有一部分的抗體生成質量不高,此外很少有人提到的是,使用暴露後預防或抗病毒藥物均可能導致抗體生成質量不高,因為抗原暴露時間短,不過這個主要是提醒不要“掉以輕心”,認定好處大於益處倒不必過於在於這點.

(2)閾值之下雖然會轉化為易感人群,但也不是一次密接就防無可防的,社交頻次、密接次數、密接病毒環境濃度與持續時間以及防護水平都會對破防概率有影響,從此前全國第二波疫情發展的脈絡來看,廣交會、上海車展、很多一線城市五一前後的商務貿易洽談與文旅活動,第一波比較早人群抗體理論衰減應該最快的的河北、北京並不是疫情進展最快的,重慶上海廣東深圳海南江蘇等南方省市相對扁早,大致的特點都是經濟文化活動多、人群近距離大量聚集且不乏密閉場所,且南方口罩率比北方偏低的(氣溫條件、自由化意識都有影響),抗體並非單一決定性因素,很多農村地區、偏遠地區、社交頻次低的群體易感性至少在時間節點上落後於大城市、旅遊、聚餐團建活動、小祖宗交集人士,即便確認多次密接、與醫院、學校一直有交集,保持一定的防護級別,沒有中的也大有人在,當然,不一定是防護做的沒有漏洞,可能隻是抗體沒到期,但你不防,到期不用幾天基本會中,此外,還有一種比較可惜的是,有的人之前防護的不錯,但看到達峰瞭,有些數據持續下降,放松瞭不防瞭,7月份又中瞭,這其實說明瞭另外一點,之前就是防得好,抗體到期不會邪乎到就差那麼一兩天,專門跟你對著幹.

(3)沒有陽或上一次間隔超過6個月默認為最易感人群,既往感染也不要過高期待無敵時間瞭,1月中下旬-4月上旬中三個月左右的平靜期是有80%人群短周期快速過峰這一特殊條件的加成,BA.5.2、BF7對XBB 交叉免疫保護4個月以上是不是也有這個關系,未來的當地優勢毒株抗原距離或者免疫逃逸是否還沒有脫離常識范圍導致窗口期進一步縮短都不好說, 3個月內感染概率極低、5-6個月進入風險期可能不一定是長期普遍規律,所以防控要常態化,遭遇戰變成持久戰,行為上不能太松,當然絕對難度沒有第一波那麼高,第二波雖然環境濃度降低但對很多人來說還是地獄難度(公衛是癱瘓的,很多傢人是極不配合的,個人素質是沒法指望的),以後的難度隻會低不會更高(想不出比第一波的高濃度與第二波的全面躺更糟的難度瞭),精神和心理上做好預期管理,也不用繃的過緊,民間調查周度現患率10%-6%-4%大致的風險程度也沒想象的那麼高,第一波那種工作、學習、傢庭場景環境病毒濃度不亞於集中收治時代醫院水平的情況基本是一去不復返,峰值不難防,難的是堅持和自律.

(4)容易破防的職業與破防主要原因:

其實“容易破防的職業”從普遍性角度基本上是抗體與防護除外易感因素比較突出的職業,比如醫護(工作場所是病毒環境濃度最高的職業)、師生(日常聚集,且目前普遍不提倡戴口罩)、旅遊外出商務相關人士(不必解釋)、一些比較大的單位或企業人士(大食堂、團建活動多)、銷售酒店服務(接觸人多且交談頻繁)冷鏈生鮮批發農貿類等,這些職業確實時時刻刻都是地獄難度,或關乎養傢糊口,或很難脫離大流,即便想防也很難一直特例獨行,或總有防不勝防的意外,防疫群裡面這幾類職業在第二波破防的基本占瞭絕大多數,但這也正常,在公衛基本癱瘓、社會基本不防甚至還有強拆現象的現實面前,破瞭是很正常的事情,雖然一段時間內可能不會有改善,但以後很難比第二波的情況更差瞭.而且,雖然不能確定是否“中和抗體尚未到期”的因素是主導,但防疫群也有很多大量相關職業的釘子戶,這一波並沒有破防,主要是通過縮減【非必要】社交+盡可能0堂食+口罩、消毒、手衛生/習慣、空凈等手段成功個人避險或傢庭避險,雖然職業屬性對不同人群的防護難度確實有差別,但最容易破防的並非具體職業,而是相關防護知識、意識和行為,最容易破防的是缺乏常識或不當回事和無限擺爛的人群(很多人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相關認知被小感冒論、口罩無用/有害論論、防不住論、免疫債論、生死有命富貴由天論輪番轟炸,夾雜消極、逃避、僥幸心理),抗體到期,基本沒跑.

破防的主要原因,前面有兩點已經比較詳細瞭,一個是中和抗體到期後隻要有一個大的漏洞就是高風險,特別是基本放棄防護或者相關知識不足、防護行為漏洞百出的,全年3次或以上可能不是天方夜譚;第二個就是有些職業為瞭學習、工作、事業不得不日常高危暴露、高頻密接,即便是認真防護的人群,長期不感染也仍然是難度很大的,但是如果不帶娃或跟老人接觸不太頻繁,難度能低不少.全年不感染雖然依然難,但拉長到8個月以上/次還是可能的(有的免疫耗損是不可逆的,有些是可逆的,8個月間隔對絕大多數人而言基本能恢復到相對正常的狀態,間隔太短的健康積累與長新冠發生率/持續時間風險肯定是偏大的).

還有一點非常突出,就是傢人、單位學校方面的隊友或陌生人的“背刺”,當前的大環境對釘子戶是極為不友好的,單就防護知識來說,第一波常見的一些漏洞大多數基本都堵上瞭,但在公衛幾乎癱瘓、“小感冒”成為普遍認知、戴口罩都不一定能自主選擇(自己戴口罩都被人指指點點,甚至有上級勒令不讓戴口罩、隊友自以為善意或惡作劇式強摘口罩甚至有陌生人扯口罩的事情早已不是孤例)、惡意傳播無任何罰則的今天,還是防不勝防,疊加高危暴露職業,能比其他人每次晚一個月都算大贏瞭,這是當前一個比較無奈的現狀,至少冬季之前很難出現改觀.

順便一提,美國的研究數據表明18-49歲是多次感染比例最高的人群(且隨著奧密克戎毒株新毒王的代代更迭,斜率更加陡峭),65歲以上重復感染比例相對最低(雖然也在上升,但是所有年齡段最為平緩的),因為18-30歲的年輕人精力充沛社交活躍、30以上養傢帶娃+糊口;英國ONS的數據表明2-10歲的小祖宗重復感染率最高,2021年9月-2022年9月接近人均2次(起點並不是0),幼兒園與小學兒童防護行為的依從性是最差的,本身也是日常聚集,比例高也是正常的,此時XBB.1.5還沒誕生,結合國內的現實,這些情況都是相似的.

5 二陽癥狀偏輕比例大,但還不能掉以輕心.從第二波疫情的一些分類調查來看,二陽癥狀偏輕的比例確實比癥狀更重的比例要大得多,身邊統計學也是咽喉痛、流涕、低燒為占比比較大的癥狀,高燒、持續性的咳嗽比第一波大大減少,幾乎不用藥,就是喝開水隨便整點(中西不論,可能都不一定對癥),病程3-5天就基本消除癥狀的大有人在,個人分析主要原因可能有這幾點:(1)第一波同一時間發病排毒的人過多,病毒環境濃度太高,高劑量吸入感染,且可能因為相關知識不足存在反復吸入的現象(比如未開窗、傢庭內部沒有及時隔離、公共管道漏洞等);(2)第一波的時候很多人2021年打的第二針或第三針,疫苗誘導的抗體早沒瞭,雖然有一定的免疫激活與免疫記憶,但受制於抗原原罪,主要還是針對原始株的,對新毒株沒有特異性;首陽之後基礎免疫+自然感染形成瞭混合免疫,在二陽時免疫系統及時地進行瞭有力的抵抗;(3)從美國的相關數據來看,BA5系毒株,尤其是BF.7,本身就是奧密克戎系列住院壓力和致死率最大的毒株(不完全代表毒力,傳播力與對醫療資源的擠兌都會產生重要影響),XBB.1.5相對弱一些.但是後續感染是不是一直會很輕,一要看運氣,二要看毒株變異情況,三要看免疫系統的狀態,在沒有確定毒株變異進化往非常良性的方向發展或危害隨時間以及醫療科技應對的有效性、可及性、廉價性達到相對可控的狀態之前,輕視它都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雖然二陽比例輕的比例相對大,但凡是追系列文章的讀者基本都不是簡單以發病當時癥狀輕重表現判定風險與危害的,堅持防疫也有著各種各樣合理甚至必須的理由,人間悲喜是很難相通的,盡管第二波大小傢全員過關,親友圈聽說的也隻有一個入院的,本周期內沒有因此再隨份子錢,但聽到的、看到的、查到的各種類型的不幸之事還是太多,相關群裡有人祖(+外)父母的親人冬季失去兩個、六月份又失去一個,20-50歲聽說的例子也有,各種被長新冠甚至嚴重後遺癥折磨的例子仍有很多,實在無法與“哪還有疫情”派“小卡拉米感冒”派共情,無論中外,即便是名人、有錢人、擁有更好醫療資源條件的人,它的影響也從未消失,隻是某種宏觀上的平衡,少瞭嚴重醫療擠兌,錯開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