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少年》人物志:日向翔陽

“若像陽光一樣熾熱溫暖、定能驅散所有黑暗。”

三年前,想要復刻春高上小巨人的那一躍,成瞭日向想要向排球道路奔赴的理由;

三年後,名為影山飛雄的“王者”,成為遏住他繼續站在賽場上跳躍的對手。

老天從來不會那麼仁慈,集合天時地利人和的多種優良條件給到普通人面前就為瞭讓他去達成夢想。

古館春一賦予日向一個絕對劣勢的身高、體格和沒有排球運動場的環境。

不過在那時,翔陽應該也隻是單純憑借著對排球的熱愛,才混跡在街坊大媽組成的排球隊裡練習傳球、扣球。他應該也不會想到,多年後,以進攻起傢的自己,最後會以最強的誘餌之名,成瞭AD的防守top3、和影山、星海站在同一個舞臺爭奪金牌。

在設定完成糟糕的靜態條件後,作者也仿佛補償似地給予瞭日向超人的動態天賦,體能、彈跳和速度全部拉滿,並利用畫筆營造的速度感、縱深感來將這些帥氣的特質大書特書。

歷經常波、伊達工後,最後憾負及川徹率領的青葉西城,烏野止步IH預選賽第三輪。這裡是主角隊的第一次正式落敗,烏野“告別落魄、邁向全國”的目標失敗瞭。

其實在這一戰,敗給青城算是理所當然。

到瞭終盤階段,烏野全隊是靠著一種鬥志和頑強與怪人快攻的持續發力才能繼續與青城纏鬥,進攻防守都是不及對方的,哪怕這次險勝後,如何邁過下一輪的白鳥澤呢?更何況全國大賽上的眾多豪強們也還在虎視眈眈——烏野這個時期必然是走不遠的。

因此古館老師果斷地選擇瞭讓他們中場休息,暫停練級。

和東京各方豪強的群毆中學習如何變強,讓“烏鴉們”自主選擇各自的武器進化。

日向翔陽在流著鼻涕眼淚一邊吃完晚飯,開始瞭思考,意識到瞭必須作出改變:自己不能作為影山的附屬品,他必須找到自己的存在排球場上的方式。

這種夾雜著稚嫩的思考凝練成的實力,到瞭後期的錘煉,已經變成瞭日積月累的強大。更加難得可貴的是,他取得的每一點進步都不是奇跡,他的每一步都是腳踏實地的思考、尋找的結果。這種跨越數年的堅持讓人感受到瞭無比真實的感覺,既心酸、又欣慰。

這種拼命式的思考和尋找,在打敗白鳥澤後初入春高前達到瞭頂峰,那時候,全隊剛剛完成瞭體測,各項體測數據的變化,也象征著這群高中生們自身的成長。

日向被匆匆趕來的小武老師告知,影山在這個時候,邁入瞭“全日本”的門檻,月島也因為在白鳥澤一戰中發揮瞭強大攔網作用,而被特招進一年級高校的集訓隊伍中。

自己又一次落選瞭。原來自己離小巨人的距離就如此遙遠嗎?自己和他們到底有怎樣的差距?

宮城夜晚的山路,零下兩度,日向騎著自行車艱難爬坡。

在初雪降落的夜晚、頂著呼嘯寒風前行——這個場景仿佛就是未來日向排球道路的真實寫照。

重回白鳥澤的排球場時,日向不惜用一種尷尬、甚至是破壞規矩的方式,來爭奪學習、進步的入場券,他喜歡排球,對“贏”的渴望比誰都強。

“沒有那個叫影山的二傳手在,我感受不到你的一點價值。”

這不是什麼歧視,是包含著一種對當前事實的冷靜分析、或許也加瞭一點嚴苛試煉含義的客觀陳述,總之,白鳥澤的“頭”沒想讓他順利訓練。

是啊,他來到這裡是來尋求機會的,如今,他為什麼要做和成長完全無關的雜活呢?

不管白鳥澤的教練話是否夾雜瞭敵意和歧視,總而言之,這些非正面的東西最後都變成瞭日向對“成長”的饑渴,也成瞭他當球童時灑出的汗水。

“隻有他,好像是在真正打比賽似的。”

這種絕對認真的傻勁兒,散發出非比尋常的存在感。

“‘沒有被選上’既是他的現狀,也是以後的未來。”

“‘那麼,你現在又是在做什麼呢?’”

“不能上場又能做什麼呢?”他冒著如此風險和尷尬跑來收獲的東西,可能是毫無用處的也說不定?

一向吵鬧的小野獸比平時安靜瞭多。

自己的天賦如何最大程度的兌現?自己的不足如何快速的彌補?自己在球場上的存在意義何在?

自身要以什麼樣的身份存在球場上?

這份思考,在某日對手全力扣球必殺時出現瞭。

春高第二戰,誰能想到,他這個是被人當成弱點來打擊的球手,如今再也不是被攻擊的地方,甚至,化作瞭拯救球隊的英雄。

那一球,是眾多練習積累而出的、並非奇跡的一球,讓月島和影山對他認可的一球。原來,原來是要盡力如此眾多的苦楚才能得到這種被認可的結果。

看啊,全場的歡呼,就是對他的認可,日向翔陽也將這份執著變成一種繼續前行的糧食。此刻,最愛扣殺的他,因為成功維系瞭球隊的一次進攻,在月島的註視下,進一步的愛上瞭排球這項運動。

“要這樣一直有趣下去哦”。

研磨像一個控場之神,在監視著、操控著場上的一切。

見到研磨失望的表情,他露出瞭從未有過的表情——那是不甘心的表情。他自己研磨隻會對不斷變化、未知的自己感到好奇,現在因為自己的弱小和不變,讓自己感到已經被攻略完成,已沒有瞭好奇的餘地而被小看。小野獸那超高的好勝心激發的是超高的自尊心。

直到,他再一次破開瞭牢籠。

歐臺的小巨人大戰,被對方超高的球技和全面給打的啞口無言,整場比賽下來,應該都會是會逐漸被攻垮的對象,他並非盲目樂觀,隻是對強敵產生有著無比的興奮感。

自己是某種程度上依賴隊友影山的高超傳球得以在場上發揮作用,對手則是真正靠自己在場上存活的強大小巨人,是那個面對三重攔網,起跳,閱讀場上對手的走位,選擇扣球點,最後一錘定音拿下比賽,名副其實的空戰達人——星海光來。

不管過去是什麼經歷,早早就在日向還不知排球魅力為何物的時候,星海就已經在排球上飽受一系列的苦難後、決定將排球作為自己的目標而持續努力瞭,在他剛剛領略這運動的美好與艱難的時候,對方已經是可以統治賽場的小巨人瞭。這種身材的相似和球技的相差,產生的劇烈對比,反而激發瞭他更大的好奇心和鬥爭心。

以為終於能與對方一戰,在終局卻因為身體緣故敗下來,熬過瞭前期的兩場異常艱難的戰鬥,像一個過度燃燒的機器提前熬盡瞭能量,他的拼命終於讓自己的身體難以支撐,日向終究沒有順利告別賽場。

“我並不覺得身上哪裡疼痛,我沒有覺得哪裡痛!我照樣能跑能跳!我沒有受傷,我真的沒有受傷!”

日向還在爭取最後的上場機會,可是,他不能再上場瞭,超越極限的上場隻會徒增危險。

日向對勸阻自己下場的武田老師漏出瞭小野獸一般的逼人氣勢,這是絕對不想下場釋放的宣言。

雜糅著執著、焦躁、急迫和些許的憤怒的情緒在裡面。

這種復雜的情緒場前,老師也是在面前定瞭定神,並且將話語緩緩道給他聽。這接下來的話,和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會一直影響著日向。

小武的話,像是對日向說,又像是在對著我們說。

“日向,初中時代那些經歷,讓你對「可以打排球」的快樂,以及「不能打比賽」的痛苦,都有著比別人更加深刻的體會。

所以……仔細聽我說,日向,把這種「我今後……絕對不要再體會這種痛苦!」的心情牢牢刻在心底吧,今後肯定也會再發生這種無論誰都無能為力的情況,而每到種時候,你都要仔細地去記住他們。

你說過,將來要去拿金牌,而且是很多金牌。

現在的你應該已經明白,這世上存在著隻靠「全力拼搏」註定無法逾越的高墻,這時你所需要的,是知識、理性以及思考。

日向,這個心酸的瞬間,也是排球的一部分,仔細想想該如何去戰勝它吧。

你的身高,應該還有成長的空間才對,但是……在這個比賽中間隔著名為球網的高墻,連身高一米九的人都會被稱為「小個子」的排球世界中……你從今往後,也註定隻會是一個「小不點」,你必須明白,屬於你的機會,註定會比其他人更少,因此你必須千方百計地,設法去抓住每一個出現在眼前的機會。

日向……所以你更要時刻保持最佳狀態,站在爭搶機會的最前列!

老師何曾不想繼續看翔陽站在賽場上繼續強大、繼續進步的身影呢?他隻是不能作出不能挽回的事情,日向未來還有遠大的志向,並不會在此停留,這個春高的勝利也許都是他力竭不想將勝利拱手讓給別人的榮譽勛章,但他還需要挑戰更高的舞臺,是影山,是全日本,甚至是世界的舞臺。

“這一次,也是我贏瞭。”

日向依舊沒有成為留在場上最久的人,他又一次輸給瞭影山、星海們。

他擦幹瞭淚水。

他們的春天,在春高的第三天,結束瞭。

時間一轉,已經是時隔多年後的巴西。

敘事的舞臺直接從日本來到這個地球另一邊的遙遠國度。

也正是老師早期說過:“也許未來的某天會發生某種奇妙的相遇,”不論是否是伏筆交代,那麼這種前作記憶的串聯讓我們產生的感動卻是貨真價實的。

為瞭能獲得更高競技水平,高二的日向決定參與沙灘排球,磨練自己的技術,期盼自己早日成為一個多面手。

在自己有限的認知渠道中,也僅僅有白鳥澤的老教練有這個渠道去修煉自己想要的沙灘排球。

得知目的地在裡約,卻絲毫沒有猶豫就答應。他時刻謹記老師說過的那句——“日向……所以你更要時刻保持最佳狀態,站在爭搶機會的最前列!”

果然,春高的那一敗,確實讓他知道瞭排球世界不僅僅是扣殺和勝利的暢快,以及差之毫厘就差點不會落敗的遺憾與殘酷。

他必須抓住任何去進步、去試錯、去不惜一切地挑戰自己。沒有人會打包票,不遠萬裡去練習沙排就會有想象中的長足進步,沒有這種保證讓他此後一定會比所有人強大,這些所謂的結果在現在都隻是未知的可能性罷瞭,全都要自己去開創、去堅持、去挑戰、去挖掘。

這股迷茫、和對陌生環境的未知、以及生活的困難讓此時的日向產生瞭些許的消沉,焦慮和急躁,催促著想要進步的心要“再快一點”。尤其是,看到影山已經開始征戰奧運會。

“兩年之約”一直在安慰這股焦躁,化成瞭他每天持之以恒的穩定訓練。

日向面臨的苦難和麻煩,也一定也僅僅是冰山一角,相比於觀眾想要看到他成長的身姿,日向以及不急不躁,順勢而為,用思考和耐心去爭取自己和大傢戰鬥的入場券。

晨起瑜伽,凝神、訓練、吃飯、送外賣、打比賽、經歷暴雨、落敗和勝利、鍛煉肌肉、聊天敘舊,每一項任務都是專註、認真,每一項任務都是全力以赴地去做。

他明白,自己不能超越極限去努力,凡事預設目標後,都要一步一步去慢慢地去實現它,正如老師那句“千裡之行,始於足下”。

兩年的沙排之旅終於過去。

機場與眾人道別的場景,背影又顯得高大且及其具有分量感。

從沙灘歸來,真可謂萬眾期待,他發球還有抖落沙子的準備動作。

站在場上沒有瞭那種膽小戰栗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興奮與躍躍欲試。

日向的成長,以不自傲的自信外泄初步呈現。

時隔多年的再次對峙,不光日向對大傢有著好奇,他的對手們也對他“究竟成長到何種地步”感到好奇。

懷著對他實力的未知和興奮,已經是國手的影山率先發出勢大力沉的超級跳發,此時日向化為忍者完美接住瞭這個球,又在宮佑的傳來的高球,充分的助跑,超高的跳躍,助力他一飛沖天,超速擊出一次超級扣殺,用令人驚訝的表現讓眾人驚訝,他那小小的身軀竟然飽含如此驚人的能量。

相比於在早年間早已見識過的超速攻,“更高、更快”的驚人表現也隻是在對他表現早就已經拔高的心理預期而已,真正讓人嘆服的,是他那令人驚異的全面。

“現在的日向,在接完球後,已經不會摔倒瞭。”

“甚至,他連膝蓋都沒有碰到。”

當初的日向,是讓對手挑著打的接球弱點。

時空流轉,現在已經是超強的接應手瞭,超速扣殺、超強滯空、強力接應、大力跳發,主動化為誘餌,既是最強的矛,又是最強的盾,還能讓其他的矛更加銳利。

日向終於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瞭——他能和別人對等地在一個賽場上,不依附別人而是依靠自己的力量去戰鬥、去求勝。

菅原孝支和小武老師的流淚,很可能就是代替作者所釋放的感動。

從第一話那個僅僅有著超強運動能力的小矮子,誰能想到最後,他真的能對等的身份和實力去和自己設下的目標影山對等的決鬥呢?誰能想到他居然真的站在國際舞臺去爭奪金牌呢?

那些初中不能打球的痛苦和那些可以打球的快樂,IH的首敗,春高的折戟,沙排場上的重新修煉,這些磨難、痛苦、愉悅、和不同尋常的經歷,這些排球的“一部分”,也助日向飛奔在排球賽場上的最好推進器,終於在大傢面前,贏得瞭那自己最為渴望的那一勝。

我們都享受熾熱陽光的溫暖,但是,隻需瞥見一點點日向翔陽成長過程的軌跡,會都忍不住想要為他加油和落淚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