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歲女生被4男生“輪奸”細節曝光:好一個“未滿14歲”

為人父母,誰都不希望看到自己孩子受傷。

然而,你永遠不知道孩子身邊藏著多少惡魔?

沒錯,我說的就是陜西藍田那起,13歲女生小花(化名)被同校4名男生性侵的事。

5月27日,在學校裡,4名男生把小花拉到廁所裡。

小花,被他們lunjian瞭。

事件曝光後,小花父親立即向警方報案,將小花帶回傢。

藍田縣教科局隨即對學校進行整頓,將教學點負責人撤職,對涉事年級的老師和學生班主任等人處以行政警告。

那4名男生在事發第二天已安排轉去工讀學校。

轉學就完事瞭?

門檻會不會太低瞭?

但事實就是這麼滑稽。

那4名男生,因為未滿14歲,根據法律規定,不需要承擔刑事責任。

結果一出來,網友都炸瞭!

看到這樣的處理結果,我整個人氣得直發抖。

光天化日之下,在校園內性侵女生,這情節該有多惡劣?

結果竟然是“不予立案”?!

不立案,會不會因此出現效仿?

不懲罰,會不會有孩子覺得,隻要未滿14歲,什麼都可以做?

這4名男生轉去的工讀學校,是一所專門為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開設的學校。

教育好的學生,可以送回原學校或調換學校繼續上學,或安置就業,升學、工作分配、參軍均不受影響。

也就是說,這4名男生可以毫無負擔地開展新生活。

可是小花,她做錯瞭什麼?

她本該擁有一個美好的青春,現在卻背上這個抹不去的傷痕。

她的生活將面臨怎樣的改變?

她真的能承受這樣的打擊嗎?

小花父親之所以報案,就是希望能拼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女兒。

誰會想到,這樣的處理結果,會讓女兒更絕望?她會不會因此出現心理疾病?

將心比心,事情發生在你們孩子身上,你能接受嗎?

這次縱容瞭,誰又能保證,雪花不會落到自己頭上?

一想到這,除瞭無奈,我也很擔憂。

14歲這個界點,還適應這個社會嗎?

小花的遭遇,讓我想起去年大連男孩殺害女孩一案。

10歲女孩琪琪(化名)被男孩蔡某誘騙到傢中,虐殺致死。

13歲的蔡某,體重近140斤,身高170厘米以上,體型幾乎與成年人無異。

那一天,蔡某把琪琪帶回傢後,企圖對琪琪實施強奸,遭到瞭琪琪強烈反抗。

惱羞成怒的蔡某某,掐住女孩脖子,猛擊她的頭部,連捅琪琪7刀,將她殺死,隨後將屍體拋到傢裡附近的小樹林。

虐殺女孩、企圖強奸,最後怎麼處理?

依法不追究刑事責任,處以3年收容教育。

這該有多魔幻!奸殺女孩可以不受制裁!

蔡某將女孩拋屍後,還在班群裡“自編自演”,說看到有個女孩在自己傢門口被殺瞭,有條有理地述說自己的事跡。

蔡某還說:“我虛歲14”。

可見,殺害琪琪,並不是他年少無知的“惡作劇”。

他是知惡而作惡!

他還是個孩子嗎?

更像是一個裹著孩子外衣的惡魔!

針對此案,白巖松曾說:

“未成年人傷害未成年人,我們現有的法律,其實是在保護傷害瞭別人的未成年人,而被傷害的未成年人,卻成瞭保護未成年人法律的受害者。”

我們需要保護的孩子,是那些生性純良的受害者,而不是打著未成年人旗號胡作非為的“魔鬼”。

況且,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繼續作惡!

還記得黑龍江13歲男孩趙力寶嗎?

他強奸同村一名女孩,後來還捅死女孩媽媽。

2004年,女孩明芳(化名)騎自行車去舅舅傢途中,被趙力寶從車上拽下,拉到苞米地實施強暴。

事後,明芳傢人報瞭案,但由於趙力寶“未到法定刑事責任年齡,屬無刑事責任能力人”,很快就被放出來。

明芳母親將趙力寶告上法庭,法院判決趙力寶賠償明芳醫藥費等各項費用,事情算是一個瞭結。

可是,法律的寬容讓趙力寶悔改瞭嗎?

沒有!

趙力寶知道明芳母親告瞭他,他闖進明芳傢裡,在女孩面前,連捅瞭她母親19刀……

可憐的明芳,慘遭強暴後,還親眼看著自己媽媽被捅死。

那趙力寶怎麼處理?

他隻被判瞭1年零6個月勞務教育。

一而再的作惡,原來還能安然無恙地活著,這到底是教化,還是鼓勵犯罪?

正如電影《誤殺》所說的那樣:有些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就是禽獸。

人之初,性本善。

是誰,把孩子變成瞭禽獸?

僅僅是他們自己嗎?我想未必。

一個人犯瞭錯,沒有得到正確的教育,隻會將他推到更大的錯誤。

一個人犯瞭罪,沒有得到該有的懲罰,誰都不能保證他不會繼續犯罪。

去年,第91屆奧斯卡最佳真人短片提名裡,有一部片子叫《羈押》。

這部影片講述的故事,改編自一起極度惡劣的兒童兇殺案。

1993年,英國利物浦兩名10歲男孩逃學,在商場偷走一名2歲幼兒,將幼兒虐待致死,他們還將幼兒的屍體放在鐵軌上,屍體被火車壓成兩截。

當時這件事震驚英國全國,因為英國刑事責任年齡是10歲,兩人被判瞭15年,在民眾要求下,他們的姓名還被公之於眾。

原來,有些孩子,真的天生是惡魔!

據說,英國政府為瞭改造他們,給他們配置“豪華監獄”,有電視看,有遊戲玩,有健身房。

服刑期間,還能外出看電影、看球賽、去逛街。

不得不說,英國政府也是夠用心的,把壞人教好,遠比把他殺死更有意義。

但給他優渥的條件,進行“感恩教育”,這樣的改造能收到多大的成效?我實在是不看好。

畢竟,誰都不想自己身邊藏著一個定時炸彈。

事實上,未成年人犯罪,放在全世界也是道難題。

對於最低刑事責任年齡設定,相信每個國傢都很慎重。

在全世界,14歲這個界點或許不算低,但也有很多國傢設在14歲以下。

如瑞士、新加坡為7歲,墨西哥、菲律賓為9歲,英國為10歲,土耳其、荷蘭為12歲,以色列、法國為13歲。

在一些歐美國傢,還有一條“惡意補足年齡”的原則(malice supplies the age)。

簡單來說,就是即使孩子未到刑責年齡,隻要證明其實施犯罪時具有惡意,並有能力辨明是非能力,也將承擔刑事責任。

近些年,也有國傢基於未成年人犯罪情節惡劣的狀況,去修改法律,下調刑事責任年齡。

日本曾經就因為一起14歲少年連續殺人案件,修改《少年保護法》,將刑事責任年齡從原來的16歲降至14歲。

年齡,不應該成為犯罪的擋箭牌。

縱容罪惡,與直接召喚魔鬼無異。

據《未成年人檢察工作白皮書(2014—2019)》顯示,我國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數量連續上升。

在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提起公訴的罪名裡,前6位分別是強奸、尋釁滋事、猥褻兒童、搶劫、聚眾鬥毆、故意傷害。

在網上看過一個段子:

戴著紅領巾的小紅扶起老奶奶,卻被老奶奶一把抓住,“你把我撞到瞭,賠不賠?”

小紅反手掐住老奶奶的脖子,“老太婆你猜我掐死你判幾年?”

種種跡象表明,未成年人犯罪,已經成為一個避無可避的難題。

14歲這條線,自1979年刑法規定沿用至今,一直沒變。

可是如今未成年人的心智和40年前相比,還會一樣嗎?

回到開篇小花的案件,之所以會引發這麼大的社會熱議,當中有一個很關鍵的點:在學校裡被強奸。

據官方描述,事情是在下課課間發生的。

課間在廁所被侵害?

課間沒有老師和學生上廁所?

總感覺有幾分欲蓋彌彰的意味。

有媒體曾報道,小花說是在上課時,當時課堂沒有老師監管,然後自己就被連拉帶拽弄到廁所。

先不論是在課間還是上課,在校園發生這麼觸目驚心的事情,就已經是一個十分嚴重的教學事故。

雖然相關涉事教師和人員已經受到處分和警告,這就夠瞭嗎?

該案件暴露出來的,可不僅僅是教師的監管不到位,這個學校整體的管理,是否存在著一個巨大漏洞?

光天化日之下,小花就這樣被拽著去廁所?

其他孩子都沒有看到?班幹部沒有阻止?

這樣的事情是不是第一次發生?還存不存在其他校園霸凌傷害案?

請嚴查!

倘若不真正重視背後的深層原因,嚴正學校教育管理秩序,類似的悲劇還是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

我也想替女孩問一問,那些打算粉飾太平的人:

學校有沒有開展法制教育、安全教育、性教育普及和心理健康教育?

班會課有沒有開設道德教育課程?

對於平日在校園裡的“熊孩子”,老師和傢長之間有沒有做好溝通反饋?

學校的公共區域,有沒有安裝攝像頭?保安就沒有發現異常狀況?

事情發生後,對女孩的情況有沒有持續跟蹤?心理治療有沒有做到位?

那些小惡魔和他們傢長,有沒有給女孩道歉和賠償?

誰又可以,一一給出這些問題的答案。

我們從小就教育孩子,這個世界充滿意外,要警惕陌生人,遇到困難要去求助,記得保護好自己。

卻忘瞭告訴孩子,他們也有可能被同樣弱小、同樣無知的同齡人傷害。

每當看到未成年人傷害案,我都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我們拼死保護的孩子,也正處於各種各樣的危險中。

我們該怎麼讓孩子,更好地保護自己?

或許我們慶幸,這種事情沒有發生自己身上。

可那些受害的孩子、受害的傢庭,難道就活該?

除瞭依靠法律、社會來保護我們的孩子,還能依靠誰?

說到最後,還是那句話:

問題孩子背後,往往有著問題父母。

現在,很多傢長都忙於工作,疏於跟孩子溝通交流,不是對孩子不管不問,就是對孩子敷衍寵溺,沒有真正陪伴過孩子。

一旦孩子發生錯誤,隻會對其訓斥、打罵,不然就是沒當一回事,由著孩子變成一個“熊孩子”。

但這種散養、放養的方式,根本不會真正教育出一個好孩子。

沒有無緣無故變壞的孩子,未成年人犯罪,父母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一個母親的復仇》裡,有這麼一句:

“我教瞭我的女兒二十年,讓她知道怎麼保護自己,而你卻一秒都沒有教過你兒子,不要傷害其他人。”

大連13歲男孩殺人一事,蔡某殺人之後,他的父母至今也沒有跟受害傢庭道歉。

蔡某變成惡魔,有可能就是他父母縱容而成。

難道這對父母不覺得自己孩子犯瞭錯?

難道這對父母認為除瞭自己孩子,其他孩子的生命就可以肆意糟蹋?

熊孩子和犯罪少年之間,可能隻隔瞭一個不“懂事”的父母。

醒醒吧,各位父母!

不要讓你的“愛”變成“害”,不要淪為孩子沉默的“幫兇”!

一個孩子的成長,除瞭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外,更重要的是傢庭教育的潛移默化。

當你們在抨擊學校監管不到位、法律存在漏洞時,請首先審視自己,是否已經是一個嚴格的父母。

為人父母,請不要縱容孩子犯下的錯!

為人父母,請告訴孩子,犯罪是堅決不能踩踏的紅線!

在教育孩子保護自己的同時,請告訴孩子,不能去傷害別人!

哪怕教育不一定讓孩子變得更好,那至少也不要讓他們學壞。

隻有孩子真正懂法、畏法,才能有效減少未成年人犯罪的事件。

陜西藍田的案件裡,小花的父親說,小花現在變得很膽小,很容易表現出驚慌,真的不知道她需要花多長時間撫平創傷。

況且在小縣城裡,這種事情很容易傳開。

惡語傷人十日寒,誰又能保證,每個人都能管住自己的嘴。

心疼之餘,我更希望,小花能夠堅強起來,好好面對日後的生活。

作為兩個女兒的媽媽,孩子平時磕著碰著,我都心疼得不得瞭,更無法想象孩子被壞人傷害的場景。

小編認為,孩子成才不該是為人父母的唯一目標,教孩子成為一個正直、善良、有擔當的人,遠比成才、成功更重要。

今天這篇文章,小編就是想給各位監護人們提個醒,孩子的安全和品格教育刻不容緩。

我們必須堅決告訴孩子,法律會保護他們,但絕不保護犯罪的他們,他們要知法守法懂法,而不是將未滿14周歲當作犯罪的保護傘!

公眾號:奇妙的人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