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分享:《竹笛演奏方法——氣震音》,作者:劉佳欣(武漢音樂學院)。

ヾ(o◕∀◕)ノヾ

【說明】

本文來源於網絡

文中所述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不代表本工作室觀點

工作室隻是竹笛文論的

”搬運工”

讓大傢對於竹笛藝術

有更多的瞭解

侵權聯系刪除

ヾ(o◕∀◕)ノヾ

竹笛演奏方法

——氣震音

劉佳欣

武漢音樂學院

摘 要

竹笛演奏藝術的形成以及蓬勃發展,促使竹笛樂曲創作如同雨後春筍般地湧現。

伴隨著時間的推移,竹笛的演奏技法也不斷變得更加繁復多樣。

由於演奏(作曲)傢們的生活區域,以及所接觸地域風俗習慣的差異。

出現瞭南派和北派笛曲風格,以及演奏方法的區分。

北派演奏風格以馮子存、劉管樂為代表。

在其演奏方法上以吐音、滑音、剁音、花舌為主。

而以陸春齡、趙松庭為代表的南派演奏風格。

在演奏方法上則以顫音、疊音、增音、打音為主。

氣震音作為竹笛演奏方法的一種。

廣泛運用於竹笛各種風格流派樂曲之中。

筆者認為在笛曲中氣震音的正確使用。

對於樂曲風格以及情感表現起著至關重要作用。

本文從氣震音的定義、練習方法,以及各類流派樂曲中的運用。

來剖析該方法,旨在更好地掌握氣震音的運用。

【一】

氣震音的定義及演奏方法

氣震音是一種竹笛演奏技法,氣震音又稱腹震音。

它需要平穩氣息的支撐。

並且依靠橫隔肌以及腹肌的控制。

口風略微收緊自然的吹出氣流。

使其產生均勻規則的音波效果。

如同二胡的揉弦一般。

讓笛聲產生美感的重要手段就是氣震音。

它與聲樂演員歌唱時所產生的聲帶振動效果,具有同樣的作用。

這是吹笛者必不可少的氣息技術。

氣震音的練習,是以長音練習為基礎的。

在練習長音時,應采用胸腹式聯合呼吸的方法。

氣息要沉入丹田,音色純凈。

隻有自然、均勻的氣息。

才能呈現出時如典雅靡麗、時如波濤洶湧的音響效果。

練習氣震音時,胸式呼吸或用喉頭結去抖動氣流。

是初學者最應當註意去避免練習錯誤的方式。

筆者認為正確的方法是采用腹式呼吸、讓氣流平和自然地呼出。

震動的感覺如串珠子一般,由一個個點連成線。

開始練習時,應采用循序漸進的方式。

首先將速度放至最慢,在找準氣息的感覺後,可逐漸加快速。

對於氣震音的使用,不同流派使用氣震音的方式也存在著差異。

如“南”派的音樂風格,主要以松弛為主。

音色追求透亮圓潤。

所以氣震音的幅度較大,震動的頻率較緩。

主要表現在抒情敘事的樂曲當中。

而“北”派的曲目激昂、嘹亮。

氣震音則振幅較小,頻率較快。

以更好地渲染樂曲的情感。

常運用在一些情感比較激烈的樂曲中。

【二】

為什麼要在樂曲中運用氣震音

器樂與聲樂的關系,可以追溯到遠古時代。

相傳黃帝時所作的《彈歌》:“斷竹,續竹,飛土逐肉。”

這一原始簡單的歌詞,反映人們原始的狩獵生活。

歌、舞、樂是原始的音樂形式。

其主要形式是歌舞或樂舞。

由此可見,聲樂與器樂之間的關系是緊密結合的。

在音樂的海洋中,聲樂形式與器樂形式是相得益彰的。

它們之間有著密切的聯系。

笛子的氣震音方法,也充分的反映瞭這種聯系。

聲樂與器樂的震音相同之處,是它們之間都是依靠人體的氣息來控制的。

不同的是聲樂音波,會受人體發聲器官的制約。

而笛子氣震音,則是通過演奏者氣息與嘴唇口風的控制。

將氣流集中形成一束,氣流向下傾斜打入吹孔。

氣息與喉頭放松,緩慢地震動。

震動發出的聲音,是氣流震動管壁而發出的。

因而它比起聲樂音波要更為豐富。

笛子氣震音在演奏上沒有太多的限制。

在一根竹笛上它能演奏出豐富多彩的氣震音。

其震動幅度大小,是根據演奏者對樂曲的音樂感覺,和樂曲本身所要表達的音樂情緒來發揮的。

因此,可以說它是自由展現的。

【三】

在不同風格流派樂曲中氣震音的使用

(一)在傳統“南”派樂曲風格中

將“南”派的氣震音效果比作如清風拂波,是再形象不過的比喻瞭。

“南”派的演奏風格講究松弛。

在吹奏時要求氣息和口風始終保持既松又穩的狀態。

著名笛子大師趙松庭,是最早的南派風格代表人物。

他在昆曲、亂彈、徽戲等方面有較高的造詣。

所以,其創作的笛曲是在廣泛的戲曲音樂基礎之上建立的。

趙先生的笛子藝術既具有昆曲的典雅、秀麗。

又包含有亂彈的活潑與華美。

他創作出的《三五七》《早晨》《幽蘭逢春》《鷓鴣飛》等,都是南派曲笛的優秀作品。

其中,《幽蘭逢春》是以昆曲作為主題素材。

此曲創作於1979年,作者借以此曲來緬懷周總理。

此曲借物抒情,將周總理隱喻為蘭花。

以蘭花逢春綻幽香來傾訴著人們的情懷。

該曲散板及慢板部分,氣震音的使用音波幅度大、頻率慢。

以氣震音的方式描繪出在空曠的山谷之中。

一朵清幽的蘭花帶著淡淡的哀嘆,盼望著春天的到來。

《二郎神》是昆曲唱腔中的一個曲牌。

慢板中的音樂就取材於昆曲的《二郎神》。

以深情,婉轉的曲調而著稱。

將氣震音帶入到樂曲的長音中。

先平吹長音後加入緩慢的氣震音。

以此來代替昆曲的唱腔。

表達出如怨如慕、如泣如訴的情感。

(二)在傳統“北”派樂曲風格中

“北”派的藝術風格以高亢、歡快為主。

樂曲的速度以快速居多。

因而在演奏上,口風必須緊密集中於一點。

氣震音的運用音波振幅較小,頻率較快。

經常用在一些情感比較激烈的樂曲當中。

馮子存是“北”派最早的代表人物。

他創作的《喜相逢》《放風箏》,是竹笛界具有裡程碑意義的作品。

使竹笛真正作為獨奏樂器登上音樂舞臺的關鍵人物,就是馮子存先生。

引領竹笛進入嶄新的時代。

《喜相逢》此曲表現出一對情人惜別和重逢時的心境。

在樂曲的第一段采用密集的氣震音,來表現情人離別時依依不舍的低聲哭泣。

而在樂曲的第二、第三段情人久別重逢,二人心情愉悅的一起返回傢鄉。

在這兩段運用細密的氣震音,表達出相見時的喜悅。

《牧笛》是北派笛子演奏傢劉森先生,根據劉熾先生為雙人舞《牧笛》創作的舞蹈音樂的基礎上改編而成的。

創作於20世紀50年代末。

樂曲表現農村青年男女放牧時的愉快心情,以及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和向往。

此曲是劉森先生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在當時的人民廣播電臺一經播放,風靡全國。

成為流傳最廣、演奏最多的經典之作。

該曲慢板部分是全曲最抒情的段落。

而慢板氣震音方法的使用,是使該段落情感抒發感人,讓人聽後久久難忘的重要原因。

氣震音的加入,猶如一位歌者將內心的細膩情感娓娓道來。

在《牧笛》這首樂曲中,氣震音的運用是非常具有特色的。

首先,在每一次換氣的地方,吸氣的方式要快而深。

口風的控制要根據音高的位置而變化。

在低音區時,氣息要松而不弛。

在保持樂句時值的情況下均勻震動。

在高音區時,氣震音要飽滿而均勻的震動同時。

要保證音準的穩定。

隻有將氣息與口風協調好,才能自如的演奏好氣震音、

才能展現樂曲如歌般的意境。

其次,氣震音與滑音的結合,也是此曲的一大特點。

在演奏中,裝飾性的滑音是不震動的。

滑音回到主音後,氣震音緊接其後。

震動的幅度是由弱漸強。

樂曲的情感由滑音的輕柔,轉到氣震音所展現的深情。

譜面上的“s”是氣震音的標記。

在不同樂句中,對於不同情感的抒發。

氣震音的幅度大小、力度強弱都有所區分。

(三)在傳統中原笛樂風格中

“中原笛派”的創始人孔建華先生,是我國著名的笛子演奏傢。

孔建華先生汲取中原地方特色的民間音樂、戲曲等素材。

以中原文化為根基,同時借鑒瞭其他流派的精華。

形成瞭南北相融,柔剛並濟。

既有激情奔放,又有委婉抒情的藝術風格。

《故鄉的回憶》是孔建華先生於1959年創作的。

此曲生動地表現出回憶傢鄉時的復雜情感。

樂曲時而酣暢淋漓,時而如泣如訴。

該曲引用大量的河南豫劇,“慢二八”“抬花轎”等音樂素材。

全曲內容主要描繪當時廣大中原地區人民對新生活向往。

同時,也從側面反映出作者對傢鄉的懷念與悲傷之情。

全曲共分為四部分:

(1)引子部分:節奏自由的散板,采用循環換氣演奏,顫音、打音的結合運用,模仿豫劇的唱腔。

主要營造出傢鄉優美的田園風景,清晨萬物蘇醒,悠揚的旋律將聽眾帶入一個遙遠的回憶中去。

(2)中板部分:速度歡快舒暢,旋律歌唱性較強,情緒隨旋律而起伏,展現生活一片祥和的情景。

(3)慢板部分:全曲的核心段落,整首樂曲的精華所在。

(4)快板部分:再現主題旋律,速度較之前更加歡快,體現瞭勞動人民的歡暢喜悅之情。

該曲的慢板段落使用瞭大量的氣震音。

其氣震音的發音方式與南派、北派的有所不同。

在這首樂曲中,氣震音的運用要求極高。

發出的聲音一定要有足夠的張力,用強烈的腹震,從而模仿出近似人聲哭泣的效果。

盡管從譜面上看不到任何氣震音的標記。

但在演奏上,要想表達出其中的韻味,離不開頻繁的氣震音方法的使用。

在慢板的每一個小節,甚至每個音與音之間都夾雜著氣震音。

這種誇張地演奏手法,使得樂曲具有極強的感染力。

能夠讓聽眾與演奏者達到情感的共鳴。

在現代竹笛作品中,隨著文化交流的逐漸深入。

中國傳統民族音樂,借鑒西方專業的創作技法和理論。

使二者相互交融。

作曲傢們開始創作具有中國民族色彩專業化的音樂作品。

由此也使得民族樂器的傳統技法,為適應現代創作作品的需要而不斷發展。

竹笛氣震音的演奏方法也不例外。

在竹笛現代創作作品中,氣震音的使用不再有明顯的流派風格的區分。

而是將其融合在一起,適應不同樂曲的需要。

《京韻》是由著名笛子演奏傢榮政教授,創作的一首現代竹笛作品。

此曲取材於京韻大鼓藝術傢駱玉笙先生,所演唱的京韻大鼓之曲調。

樂曲采用瞭戲曲唱腔板式結構中的“導板、回龍、原板、快板、散板、煞腔”。

其具有“起、承、轉、合”特點的曲式結構貫穿全曲。

該曲的原板(即“承”)的部分,要以模仿京韻唱腔咬字的感覺去演奏。

在這裡的氣震音改變以往單一的發音方式。

而是以先手指按揉再加入氣震音去演奏。

運用大幅度的指揉音和氣震音,去模仿戲劇唱腔的韻味。

全曲力圖在激揚高亢,又不失委婉細膩的曲調與風格中。

表現出純正的“京韻京腔”的趣味。

在中國著名作曲傢龔華華先生創作的《楚江開》,這首大型竹笛協奏曲中。

在其第一、二樂章中,也大量加入氣震音的演奏方法。

在該樂曲中,氣震音常常在一個樂句或一個小節之內,去做力度強弱的對比。

以此來凸顯樂曲情緒的變化。

竹笛的氣震音方法是表現笛子樂曲歌唱性、語言性的重要手段。

是笛子演奏中不可忽視的重要方法。

在音樂中歌唱性與技術性之間,是不可分割的關系。

優秀的器樂演奏傢,從來都不會忽視對一首樂曲歌唱性的研究。

當他們面對一首嶄新的樂曲時,總會去吟唱譜面的旋律,感受旋律的走向,體會其中的意境。

從而更好地塑造該曲的音樂形象。

抒發人們內心的感受,對於器樂演奏是間接的。

它是一種沒有語言表達的歌唱。

要想將竹笛演奏的富有感染力,就必須做到惟妙惟肖。

而歌唱性和語言性是竹笛演奏的靈魂。

有聲音而無情感,則隻能將其作為技術性欣賞;

有感情沒聲音,就缺少瞭觸動聽眾內心的條件,隻能感動自己卻無法感動聽眾。

在樂曲中使用氣震音,還可以保持音調高的穩定。

由於笛子的音高,不僅與樂器本身制作有關,也與吹笛者的氣息控制有關。

在演奏一首笛曲的時候,演奏者往往不能保證完全充足穩定的氣息。

那麼,氣震音的沖擊力,就可以使得演奏者輕松地保持樂曲的音高。

因此,氣震音在竹笛的演奏中起著關鍵的作用。

是淋漓盡致展現音樂魅力的重要途徑。

【四】

結 語

中國竹笛從遠古時期發展至今。

音樂形式、表演方式以及演奏方法經歷瞭數千次的演變。

時至今日形成瞭較為系統規范的竹笛演奏方法。

而每一個方法的合理準確展現。

在不同類型樂曲中,會給聽眾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就如看似簡單氣震音,它既可以表達快樂的喜悅、寞落時的哀嘆。

也可以表露高亢時的激昂、悲憤時的哭泣。

演奏者對於演奏方法的掌握。

不僅僅在於熟練度。

更在於對方法在各類風格流派中的運用。

以及給聽眾帶來的聽覺效果。

隻有這樣,才能將音樂感動自己,感染聽眾!

參考文獻

[1]王魯光.趙松庭竹笛藝術研究[D].聊城:聊城大學,2014.

[2]丁穎.淺談竹笛演奏中氣震音的使用[J].北方音樂,2015,35(18):66.

[3]趙曉笛.笛藝春秋:趙松庭笛曲·文論集[M].北京:人民音樂出版社,2011.

[4]耿濤.論中國竹笛名曲《鷓鴣飛》的藝術表現特征[J].星海音樂學院學報,2002(03):77-78.

贊助金額隨緣,感謝您的支持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