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它!誰征服瞭文人墨客的胃?

春風一過,各種野菜從土裡、樹上冒出來,在春天裡招著手,等著人們前來采摘。榆樹枝頭一簇簇的榆錢,最是“花枝招展”。

每年3月至6月是榆樹的花果期。春色可餐,榆錢也是一道菜,您吃過榆錢瞭嗎?

01

榆木疙瘩就是它在生活中,常有人用“榆木疙瘩”來形容一個人腦子不開竅。榆樹在溫暖、光照充足的環境中生長速度比較快,木材也比較堅韌結實,所以適合做傢具,或者用於雕刻,“榆木疙瘩”一詞的本義就是形容其木材特性的。

圖片

榆樹是中國的本土樹種,廣佈西北、華北、東北各地。它常常生於平原的村邊、路旁、房前屋後,山區的坡地、溝谷,甚至在荒漠地區也能生長,同時在南方各省也常有栽培。

圖片

榆樹很早就被古人所認識,《詩經·國風·唐風》有一篇這樣寫道:“山有樞,隰有榆。子有衣裳,弗曳弗婁。”其中,“樞”是指刺榆,“榆”就是普通的榆樹,它們都是榆科的樹種。那你可知道,榆樹是一種可以吃的樹木,就連它的樹皮也能當食物來吃呢?在古代更是救活瞭無數人的“充饑糧”。今天就和大傢來說一說可以吃的榆樹。

02

消失的“榆火”文化

榆樹的民俗文化,體現在榆火一詞上。什麼是榆火呢?明末清初文學傢、史學傢張岱寫道,“燧人掌火。春取榆柳之火,夏取棗杏之火,秋取柞楢之火,冬取槐檀之火”。(《夜航船·天文部·時令·改火》)唐宋時期,每到清明節,朝廷就會取榆柳之火,賞賜給近臣、戚裡。“惟將新賜火,向曙著朝衣”(韓愈《寒食直歸遇雨》),“踏青寒食追遊騎,賜火清明忝侍臣”(歐陽修《和較藝將畢》),“榆火換新煙,翠柳朱簷,東風吹得落花顛”(李萊老《浪淘沙》)等,不一而足。

不過,到瞭元朝,隨著寒食節與清明節合並,禁火的習俗漸漸不被記載,而榆火一詞也逐漸不被人提及瞭。

圖片

在古書裡,桑樹和榆樹作為中原地區最為常見的樹種,常並稱為“桑榆”,用以形容黃昏時夕陽照射在桑榆樹梢上的景象。

有個成語叫做,“失之東隅,收之桑榆”,東隅是日出之處,桑榆是日落之處,桑榆便成為晚年的象征。但每個人生階段,都有其獨特、精彩之處。李商隱寫瞭“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但劉禹錫也寫瞭“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即便是到瞭老年,依然是豐滿充實的。

03

春天就是要吃榆錢吶

榆樹全株都是寶,不光是木材很實用,它的樹皮、樹葉都是可以吃,它是一種從上到下都能吃的樹。榆錢是什麼?

各位朋友們,你們有吃過榆錢呢?那你認為它是榆樹的樹葉嗎?估計很多的南方人都會這樣認為。但實際上榆錢,榆錢並不是榆樹的花,也不是榆樹的葉子,而是榆花初謝後顯現的幼果,也就是榆樹的種子。由於它們呈圓形,像紐扣般大小,厚度薄如紙,中間有小凸起,樣子像銅錢,所以得名“榆錢兒”。榆錢,又名榆莢,形狀似錢而小,色白成串,因其形圓薄如錢幣,故而得名。《本草綱目·木部二》說:“榆未生葉時,枝條間先生榆莢,形狀似錢而小,色白成串,俗呼榆錢。”

圖片

榆錢對於許多北方人來說,可不隻是一種野菜這麼簡單,一些老輩人對它是有著特殊的情感的。而在過去很多農民愛種植幾棵榆樹在房子四周,也是為瞭吃榆錢。

榆錢在春天的時候,可是非常搶手的一種美食。在古代和今日的世人眼裡,榆錢,是鮮嫩的、可蒸可炒可煲粥的

圖片

如今在網絡上諧音梗被玩得不亦樂乎,這當然並非段子手們的首創。對於諧音的玩法,老祖宗們向來得心應手。因為榆錢音同“餘錢”,每年春天,吃榆錢也有瞭一種“年年有餘”的彩頭意味。

榆錢還因為營養豐富,吃法多樣等優勢受到瞭青睞。

生吃榆錢剛摘下來的榆錢,鮮嫩脆甜,最適宜生吃。為瞭滿足不同人對於甜咸口味的“挑剔”,生吃榆錢也有多樣的選擇。將榆錢洗凈後,加入白糖提鮮,攪拌均勻即可食用,味道鮮嫩脆甜,是為甜口。當然,榆錢也能滿足“咸口黨”的需求。將榆錢洗凈濾水後,撒入蔥花、香菜,輔以少量食鹽、醬油,滴入少量的醋,均勻攪拌後,便是一盤青蔥滴翠的涼拌榆錢,味道清香鮮美,別具一格。榆錢粥

圖片

榆錢粥也是不少人魂牽夢繞的美食。將米粥煮至九分熟時,撒入洗凈的榆錢,拌入切碎的香蔥。榆錢粥嫩滑清爽,最是滋潤心肺。北宋歐陽修在食用過榆錢粥後贊不絕口:“杯盤粉粥春光冷,池館榆錢夜雨新。”榆錢飯丨榆錢裡的白月光榆錢最經典的一種吃法,是做成榆錢飯。把它和面粉拌上以後,然後放在鍋裡直接蒸煮瞭來吃,味道非常的美味。

圖片

作傢劉紹棠曾在《榆錢飯》中寫道:“村前村後,河灘墳圈子裡,一顆顆老榆樹聳入雲霄,一串串榆錢兒掛滿枝頭,就像一串串霜凌冰掛,看花瞭人眼,饞的人淌口水。”綿密鮮美的榆錢飯,不僅讓作傢劉紹棠念念不忘,更是不少人的心頭好。榆錢餑餑、榆錢饅頭丨主食大宗北方人對於主食向來有著別樣的情感。在北方人手中,同一種食材可以變換成不同的主食花樣兒,榆錢也不例外。東北人喜歡將榆錢做成榆錢餑餑食用。新鮮的榆錢摘下洗凈後,混入玉米面和食鹽,兌水攪拌。鍋底放入少許植物油加熱,榆錢面糊倒入鍋中小火煎三兩分鐘後,榆錢餑餑的脆香味兒便溢瞭出來。

圖片

根據史料記載,每年榆樹發芽之時,乾隆也經常食用榆錢做的榆錢餑餑及榆錢餅,甚至為榆錢留下詩句:“新榆小於錢,為餅脆且甘。導官羞時物,佐膳六珍參。偶啗有所思,所思在閭閻。鳩形鵠面人,此味猶難兼。草根與樹皮,辣舌充饑諳。幸不問肉糜,玉食能無慚。”

在不少豫北人的心中若是春天不吃榆錢饅頭就算白過瞭春天。在豫北乃至整個華北地區,榆錢時常被混進小麥面粉,做成饅頭食用。

圖片

混合瞭榆錢的面粉發酵後,放入籠屜內蒸熟,籠屜帽子打開的一瞬間,榆錢的味道伴著白茫茫的水蒸氣直竄出來。和著榆錢的饅頭,有著晶瑩的翠綠色,十分誘人。掰一口放到嘴裡,春天的芬芳,瞬間便溢滿瞭口腔。

圖片

除此以外,榆錢還可以用來煎雞蛋吃,包餃子,甚至是油炸著吃都可以,吃法非常的多樣。而且無論哪一種吃法,都是男女老少都適合的,關鍵是還很有營養。04

讓我們一起看看古代吃貨們的“騷操作”作為一道菜,榆錢征服瞭不少文人墨客的胃,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古代吃貨們的“騷操作”春天生長的榆錢甘甜爽口,有著清心健脾、清熱安神的功效,這樣的應季時鮮怎能被美食愛好者錯過?每到春天,許多“嘗鮮者”對榆錢的滋味贊不絕口,並為之留下瞭不少佳句。元好問在《食榆莢》中就曾對榆錢贊嘆不已:“炊飯雲子白,剪韭青玉圓,一杯香美薦新味,何必烹龍炮鳳誇肥鮮!”

圖片

清代詩人徐夜曾寫過一首《榆錢曲》,專詠吃榆錢的事兒。“傢傢采榆錢,雜以菠菱炒。高枝難盈筐,徒自煩指爪。糝米作羹並作團,滑美初嘗倍鮮好……”可見,他們吃榆錢,不是幹吃,而是混搭著其它食材吃。有拌著菠菜或菱炒的,有摻瞭玉米糝做湯喝的,味道是滑膩鮮美。

圖片

清末的薛寶辰列舉瞭榆錢的幾種吃法。“嫩榆錢,揀去葩蒂,以醬油、料酒燖湯,頗有清味。有和面蒸作糕餌或麥飯者,亦佳。秦人以菜蔬和幹面加油、鹽拌勻蒸食,名曰麥飯。香油須多加,不然,不腴美也。麥飯以朱藤花、楮穗、邪蒿、因(茵)陳、同(茼)蒿、嫩苜蓿、嫩香苜蓿為最上,餘可作麥飯者亦多,均不及此數種也。”(《中國烹飪古籍叢書·素食說略》薛寶辰撰,王子輝註釋,1984年9月第一版)

圖片

看完以後,是不是口水已經在口腔裡打轉瞭?

當然,榆錢並非“王謝堂前燕”高攀不得,遍山遍野的榆錢也是鄉村人傢口齒上的美食,在物資不豐裕的年代,榆錢一度成為百姓果腹的“救命糧”。時至今日,清香的榆錢依然是百姓餐桌上的“緊俏”時鮮。05詩意浪漫的榆錢小小榆錢,不僅連著世人的胃,也連著詩人的心。很多文人墨客都有對榆錢的精美描寫。《戲問花門酒傢翁》唐·岑參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壺百甕花門口。道傍榆莢巧似錢,摘來沽酒君肯否。

圖片

《晚春二首·其一》唐·韓愈草樹知春不久歸,百般紅紫鬥芳菲。楊花榆莢無才思,惟解漫天作雪飛。

圖片

《點絳唇·餞春》清·王鵬運拋盡榆錢,依然難買春光駐。依春無語,腸斷春歸路。春去能來,人去能來否?長亭暮,亂山無數。隻有鵑聲苦。

圖片

馬上又到瞭吃榆錢的季節瞭,你們準備好一飽口福瞭嗎?

*文章內容代表原作者觀點,不代表本平臺觀點

來源:河洛人

編輯:河洛人編委會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