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世女神 女媧

簡介

女媧,中國上古神話中的創世女神。又稱媧皇、女陰,史記女媧氏,是華夏民族人文先始,是福佑社稷之正神。相傳女媧造人,一日中七十化變,以黃泥仿照自己摶土造人,創造人類社會並建立婚姻制度;因世間天塌地陷,於是熔彩石以補蒼天,斬鱉足以立四極,留下瞭女媧補天的神話傳說。女媧不但是補天救世的英雌和摶土造人的女神,還是一個創造萬物的自然之神,神通廣大化生萬物,每天至少能創造出七十樣東西。她開世造物,因此被稱為大地之母,是被民間廣泛而又長久崇拜的創世神和始母神

歷史地位

女媧是中華民族的共同人文始祖,是中華民族的母親。女媧文化源遠流長、博大精深,內容豐富,是史前文明和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也是已經開展的中國史前文明探源的重要研究對象。

先秦文獻古籍《史籀篇》、《楚辭》、《禮記》、《山海經》、《淮南子》和秦漢以來的《漢書》、《風俗通義》、《帝王世紀》、《獨異志》、《路史》、《繹史》、《史記》等史料都有關於女媧的記載。在整個古文化系列中占有重要地位。它是人類發展史和民俗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價值:

一是有突出的歷史文化研究價值,是傳承華夏文明和民族精神的重要史料;

二是具有實現民族大融合、增強民族凝聚力、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作用;

三是對增強創業精神、充實中華民族文化寶庫、促進文化交流具有重要作用;

四是體現瞭奇特的民間、民俗文化現象,對人生禮儀、人類生存、文化傳承具有深遠的歷史意義。

女媧的地位時有變化,有時在三皇之上,有時在三皇之內,有時在三皇之下。據說原因有三:

一、神話傳說中女媧化生萬物,地位非常高,在三皇之上;

二、傳說中伏羲、女媧既為血親又為夫妻,均為一傢人,列入三皇時有時兩個人都選中,有時隻選一人作為代表,具在三皇之中;

三、《尚書》在經書中的顯赫地位使得它所宣傳的伏羲、神農、黃帝三皇觀點為大多數人認可,而且女媧所在的是母系社會,之後是父系社會,以男為尊,所以在三皇之下。

傳說事跡

開創婚姻

新疆岀土的人首蛇身伏羲女媧圖。其中女媧持規,伏羲持矩

女媧造人的傳說根源,來自於女媧作為婚姻之神的身份。這一形象的建立正因為女媧創立瞭婚姻制度。《路史》認為女媧規定瞭以姓氏來安排婚姻。姓標志著母系血緣。女媧與伏羲為兄妹成婚,即同姓。但在此之後,婚姻即規定同姓不婚。

因為婚姻是人類社會的基本倫理,所以漢代以來常描繪女媧伏羲執掌圓規和矩尺,象征婚姻規矩,最早的姻緣之神,不少求月老沒用反過來求女媧(九天玄女)。

制造樂器

女媧創造瞭笙簧。笙是將竹管插在葫蘆內制成,即類似今日之葫蘆絲。簧就是笙管中的簧片。聞一多在《伏羲考》中認為伏羲和盤古都和葫蘆有關,因此女媧用葫蘆和竹管造笙的傳說,也與其兄長伏羲相聯系。

後人又以“笙”為“生”之意,象征女媧生人

煉石補天

根據《三皇本紀》記載,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交戰。共工被祝融打敗,用頭去撞西方的世界支柱不周山,導致天塌陷,天河之水註入人間。女媧不忍人類受災,於是煉五色石補好天空,折神鱉之足撐四極,平洪水殺猛獸,人類始得以安居。

也有其他說法。《路史》稱共工氏在太昊氏(伏羲氏)之後作亂,導致洪水為患。女媧氏與共工氏戰鬥,戰勝瞭共工氏,於是天地平復。

女媧補天是一個很著名的神話。《紅樓夢》的第一回即引用這個神話,女媧為瞭補天,煉瞭三萬六千五百零一塊石頭,用瞭三萬六千五百塊,剩下瞭一塊未用,轉世化身為賈寶玉的通靈寶玉。

女媧煉石補天之日稱為天穿日,眾說紛紜,華人各地區正月初七、初九、初十、十九、二十、廿一、廿三、廿五日不定,大致上由正月初七至正月廿五日都有,大致上以正月二十日最通行。也有人說女媧補天,由正月二十日到正月廿三日,補瞭三日才補成。盧仝稱:“引日月之針,五星之縷把天補。補瞭三日不肯歸婿傢。”

明代楊慎《詞品》雲:“宋以前,正月二十三日為天穿日,言女媧氏以是日補天,俗以煎餅置屋上,名曰補天穿,今其俗廢久。”宋代以後,幾乎都在正月二十日。客傢人、漳州閩南人稱補天之日為正月二十日。泉州三邑閩南人不過天穿日,在五月五日端午節紀念女媧補天

女媧造人

相傳女媧在補天之後,開始用泥造人,每造一人,取一粒沙作計,終而成一碩石,女媧將其立於西天靈河畔。此石因其始於天地初開,受日月精華,靈性漸通。不知過瞭幾載春秋,隻聽天際一聲巨響,一石直插雲宵,頂於天洞,似有破天而出之意。女媧放眼望去,大驚失色,隻見此石吸收日月精華以後,頭重腳輕,直立不倒,大可頂天,長相奇幻,竟生出兩條神紋,將石隔成三段,縱有吞噬天、地、人三界之意。女媧急施魄靈符,將石封住,心想自造人後,獨缺姻緣輪回神位,便封它為三生石,賜它法力三生決,將其三段命名為前世、今生、來世,並在其身添上一筆姻緣線,從今生一直延續到來世。為瞭更好的約束其邪性,女媧思慮再三,最終將其放於鬼門關忘川河邊,掌管三世姻緣輪回。當此石直立後,神力大照天下,跪求姻緣輪回者更是絡繹不絕。

女媧賜酒

女媧摶黃土做人。初,日耕夜息,無歡。女媧憫,化甘露為酒,賜凡間。飲之醇美,解勞頓、舒筋血。聚則飲,愈歡。眾念女媧之賜身,調之健,悅之心,感其恩,以酒敬之。後遂成禮,以酒敬天,自之始。

身份之說

上古諸神說

正確說法應為“女媧娘娘即上古女神且為創世神之一”。女媧乃上古三皇之一、伏羲之妹,作為中國神話中的人類始祖,女媧用黃土制造出瞭人類。煉石補天,平洪水滅猛獸,置婚姻定人倫,創笙簧,女媧娘娘在中國道教與民間信仰之中有相當崇高之地位,一般中華民族皆視其為始祖女神。

九天玄女說

臺灣民間傳言女媧乃九天玄女或九天玄女分身,在《補史記》、《大荒西經》與《景船齋雜錄》紀載女媧傳說皆與九天玄女無相關連性。其實九天玄女與女媧兩者最早皆有載於《山海經》,但就外觀而論,一載女媧為人首蛇身,玄女為人首鳥身,時空背景與目的皆不相同,因而混為一談或說轉世轉化者,民間將女媧視為九天玄女的說法仍屬民間論點而有待考證。另臺灣民間又傳九天玄女為連理媽,然玄女古籍無相關媒妁婚姻之載,古籍多記玄女傳兵法、道術為主。女媧古籍有關於媒妁婚姻之載,並將女媧奉為神臺灣道教總廟三清宮考究相關道藏特別註記九天玄女與女媧並非同一神仙。

地母娘娘說

民間傳說女媧娘娘即為地母娘娘,地母娘娘在道教乃後土,為道教四禦之一,俗稱“地母娘娘”,主掌陰陽、生育,是四禦中唯一的女性神。“後土”中的"後"是君主的意思,後土就是管理土地的君主。在民間會將女媧與地母混為一談多半是由臺灣地區流傳的《地母經》之說,然此經是由飛鸞傳經而成(飛鸞,亦稱扶鸞、扶乩,依神靈附體托筆,於沙盤書寫上諭聖訓。)故而與一般上古文獻記載多有出入,僅依其中一句:媧皇制人倫從此地母神,而與女媧娘娘有所混談。《地母經》成書於清光緒年間,女媧傳說最早始於《山海經》、《楚辭·天問》等古籍在時空歷史背景下均有很大的差異。

驪山老母說

民間還有傳說驪山老母是煉石補天的女媧娘娘,然則驪山老母是驪山的山神,中國傳說中古代道教的女神仙。姓氏與來歷不詳。依道教中《驪山老母玄妙真經》記載老母乃鬥姥所化,是上八洞古仙女中的第七柱,是上古時代的神仙。另依照焦生全驪山女媧與驪山老母考辨,女媧與驪山老母間的年代亦有所差距,女媧活躍年代距今約8000年左右,而驪山老母活躍年代於商代周朝之間,距今約3000多年。兩者所處年代間隔約5000年,是時空上的差異。而依照兩者功德,一為“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鰲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爐灰以止淫水”,摶土造人、置婚姻、制笙簧等。一在《史記·秦本紀》中有明文記載為“酈山女”,“保西垂”、“為天子”,神話傳說為釋陰符、增麥飯等。可以證實無論在時間空間與目的等背景上皆非同一人。故而民間傳言女媧乃驪山老母一說甚有疑義。

血緣關系說

女媧和伏羲的母親為華胥氏,均為風姓。古籍多提到華胥氏因為在雷澤踩瞭大腳印而在成紀生下伏羲。古華胥國在今陜西省西安市附近的藍田縣華胥鎮,有華胥溝、女媧谷、煉石臺等相關地名遺存。

女媧與伏羲結合,為最早的婚姻。唐代盧仝在《與馬異結交》詩中寫道:“……女媧本是伏羲婦,恐天怒, 煉五色石,引日月之針,五星之縷把天補。補瞭三日不肯歸婿傢,走向日中放老鴉。月裡栽桂養蝦蟆,天公發怒化龍蛇。”

"南方說"與"北方說"

女媧,是中華民族信仰中一位顯赫的古老女神,有關她的研究,一直是相關學術史上長興不衰的課題。其中,女媧信仰的起源地問題,即有關女媧的神話與信仰行為最初是從何處發生和起源的,這個謎一樣的問題,引起瞭中外眾多學者的興趣,長期以來,吸引著他們在這條佈滿荊棘的小徑上,傾註著熱情、膽力和智慧,從而產生瞭各種各樣的猜測和推斷,其中,最具影響力的是持"南方說"和"北方說"的兩大學派。

持"南方說"的立論依據主要有四條:

(1)女媧、伏羲在中國古代典籍中的大量出現時間是較晚的,所以疑非華夏舊有之說,可能是後來接受瞭南方民族所傳的結果;

(2)南方諸氏族中,盛傳著兄妹始祖型洪水神話,其中有的主人公兄名Bu-i,妹名Ku-eh,與伏羲、女媧音近,而事跡尤多相似,可證有關伏羲、女媧的神話與兄妹始祖型神話同出一源,而盛行於南方;

(3)南方民族(尤其是苗、瑤族)中,存在著信仰,有奉祀伏羲、女媧的習俗;

(4)女媧、伏羲人首蛇身形象,也是他們源出於崇蛇乃至稱作"蛇神"的南方民族(包括苗蠻、巴人等)的一個佐證。

持"北方說"的立論依據主要有四條是:

(1)所謂南方少數民族兄妹婚神話中,兄名"Bu-i",妹名"Ku-eh",近於古音"伏羲、女媧"的推斷,是誤用瞭貴州黑苗、雅雀苗的語言,來比附漢古籍上的中古音;

(2)伏羲,特別是女媧,在兄妹始祖神話中出現是有限的。楊利慧調查統計,在237則同類型華夏神話中,兄為伏羲的(包括妹為女媧的),有74則,不到1/3;妹為女媧的(包括兄為伏羲的),有52則,不到1/4。在少數民族的181個同類神話中,兄為伏羲(含異稱)的有34個,約占18%;妹為女媧(含異稱)的,僅有5個,隻占2.8%,說明南方說日益暴露出其取材上、資料上的局限,不免影響其立論的準確性;

(3)從女媧與兄妹始祖型神話的聯系上看,盡管漢代以前,女媧的身份可能同伏羲有些粘連,乃至出現瞭配偶關系,但有關女媧的神話與兄妹婚神話毫無幹系;她的主要神話業績同其它其它神話也沒有什麼聯系,直到唐代李冗的《獨異志》卷下,女媧才被明確地與兄妹婚神話粘連起來,成瞭其中的一位重要人物;

(4)從迄今為止收集到的資料看,女媧神話的主要傳承者是中國廣大區域的漢民族。247個明確有"女媧"出現的神話中,235則是在漢民族中傳播的,占95%以上。其分佈地點,遍及華北、中南、華東、西南、西北、東北等各個地區,除迄今尚未見內蒙、西藏、雲南、海南及北京、天津外,幾乎遍佈於全國各省。

綜上所述,不難看出,關於女媧信仰的起源地問題,學界是見仁見智、眾說紛紜,這對於推進女媧文化的研究,提供瞭豐富的啟迪。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