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十歲

二十歲,我好像越來越成熟,卻還在渴望著得到對小孩子般的愛。

二十歲,上著普通的二本,出生在普通的傢庭,來自一個小村莊,小時候沒有學習過一種課程以外的技能,沒有拿的出的愛好(特長),沒有突出的優點。也沒有外向的性格,在我成長的黃金時期父母外出務工瞭,陪伴我幼小心靈長大的隻有無盡的思念和孤獨。當然,還有伴隨我長大的自卑,自此,在別人面前表現自己成為瞭我人生一項難以克服的障礙,似乎自己已然悄悄被貼上瞭內向和膽小的性格標簽。不過你也沒見到我特別可愛和愛說話的時候啊!那時候的我也不會害怕說錯話,也不會擔心說的不對,也不會因為自己說的詞不達意而暗傷,更不會因為別人說瞭一句重話就鼻頭發酸。

可能我很清楚,發生的任何一件事都需要自己去解決,真正愛我的人又不在我的身邊,連接我們情感的隻有那像你又不像的電話傳來的熟悉的聲音,我沒有自由,沒有和父母通話的自由,我需要在別人面前和你說著不那麼像陌生人的親近的話,我們的話題也沒有問我開不開心,我們之間也沒有分享日常的行為,我們的生活因為這樣,哪樣的原因幾乎變成瞭毫不相幹,我和父母之間變得既親切又陌生。

即便如此,我也知道我的遭遇也不過蕓蕓眾生的一個普通的遭遇。越來越普通的我可以普通到怎樣的程度,在最好的青春卻沒有青春的感覺,在美好的年紀卻沒有誇張大膽的行為。我不會在人前做出任何不合我的年齡段該做的事,我不會提出要求,我習慣瞭等對方的問題,而我隻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也許隻要對方不再有問題 ,不在說話瞭也就意味著這次對話的結束……我好像不太習慣主動說話,人多的時候我會說悄悄話,它不用聲帶發聲,隻需要氣息就好。有時候甚至會忘記瞭自己的聲音是什麼樣的,我渴望聽到自己大聲說話的時候,希望自己可以練習字正腔圓的普通話,不會因為害怕緊張到說話顫抖,腿發抖,說話沒有邏輯。

也許是我想要得到別人的欣賞這件事本身就是在癡心妄想。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