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孫皇後生平簡介

長孫皇後(600—646年),河南洛陽人,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結發妻子,13歲時嫁給李世民。唐高祖李淵登基後,冊封她為秦王妃。當時,由於秦王李世民在統一中國的作戰中不斷建立卓越功勛,皇太子李建成對李世民的猜忌日益加深,兩人的矛盾日趨暴露。

  為彌合李淵父子裂痕,她盡力孝敬李淵及其嬪妃,為李世民在宮中樹立威信。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時,她引導將士進入宮中,殺掉李建成。李世民對她很感激,即位後立她為皇後。她外柔內剛,在政治上特別是在反對外戚當權方面有堅定的主張。貞觀初期,她為李世民的清明政治出瞭不少好主意,可以說是李世民的重要謀士之一。貞觀十年(公元636年)死後,李世民稱贊她“每能規諫,補朕之闕。今不復聞善言,是內失一良佐。”

  長孫皇後作為內宮“總管”,對子女、對宮內其他人員教育管束是比較嚴格的。有一次,皇太子的乳母遂安夫人對皇後說,東宮(太子宮)的器用設施太少,請給增加一些。

  皇後不許,說:“作為太子,怕的是德不立、名不揚,哪怕什麼器用少呢?”皇後對宮內人員嚴而不苛。嬪妃以下患疾病時,她都親自探視慰問,甚至把自己用的高級藥膳拿給她們吃。太宗有時臨時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回到後宮便遷怒於宮人。遇到這種情況,皇後表面上也作出發怒的樣子,甚至將“得罪”太宗的宮人當著太宗的面囚禁起來。等太宗息怒之後,皇後再慢慢地向太宗申訴宮人無罪的道理,為宮人恢復名譽和自由。因此,宮中沒有濫施刑罰的現象,人人都愛戴皇後,長孫皇後對與自己疏遠的甚至有私怨的人,從來也不想借機報復,總是從大局出發,不計私仇。她的異母兄長孫安業,曾將她趕到舅傢。但她並不介意異母兄這種惡劣行為。她當上皇後之後還請太宗對長孫安業“厚加恩禮”。長孫安業官至監門將軍,後來與李孝常、劉裕德謀反,太宗決定處其以極刑。皇後得知,叩頭流涕為其請命,說:“安業之罪,萬死無赦。然其不慈於妾,天下知之。今處以極刑,人必謂妾恃寵以報復其兄,豈不為聖朝之累乎?”太宗遂改變決定,將長孫安業流放於邊遠之地。

  長孫皇後曾搜集古代婦女的善事,撰成《女則》十篇,並且寫文章駁斥漢明帝馬皇後關於不能抑制外戚參政,而應節制其車馬之侈的論點。她認為,馬皇後的論調是開外戚亂政的禍源而防其末節。她曾對太宗說:“妾之本宗,以恩澤進位,無德而祿,易以取禍。

  欲保全其子孫永久,慎勿使其處之權要,但以外戚奉朝請。則為幸矣。”她的同母兄長孫無忌與太宗李世民本是佈衣之交,在幫助李世民統一中國及謀劃“玄武門之變”使李世民得以即位等方面建有巨大功勛,是李世民的心腹和“佐命元勛”,常出入李世民臥內為之出謀劃策。李世民登基後想任命長孫無忌掌握朝政,皇後“固言不可”,多次對李世民說:“妾既托身紫宮,尊重已極,實不願兄弟子侄佈列朝廷。漢之內戚呂氏、霍氏之禍,可謂切骨之戒。特願聖朝勿以妾兄為宰相。”李世民不聽,仍然任用長孫無忌為左武侯大將軍、吏部尚書、右仆射。皇後又秘密遣人與長孫無忌商定,兩人分別苦求遜職。李世民不得已才準許瞭他們的請求,改授長孫無忌為開府儀同三司。皇後這才感到放瞭心。

  後人評論長孫皇後不贊成內戚掌握權柄的策略思想時,認為這是“慮之深遠”。

  長孫皇後所生長樂公主,太宗特別鐘愛。在她將要出嫁的時候,太宗敕令有司,陪送長樂公主的物品要比陪送永嘉長公主(李淵之女、李世民之妹)的物品多一倍。魏征得知後諫曰:“皇帝之姑姊為長公主,皇帝之女為公主。既有‘長’字,應高於公主。若陪送物品多於長公主,甚為不可。”他引用漢明帝封皇子的故事說:“昔漢朝明帝封皇子時說:‘我子豈得與先帝子封地相等!’皆令半於先帝子(給皇子的封地為給先帝子的封地的一半)。”太宗納其言,並入告皇後。皇後感嘆地說:“妾亟聞陛下稱重魏征,不知其情。

  今觀其引禮義以抑人主之情,乃知真社稷之臣也!妾與陛下結發為夫婦,曲承恩體,每言必先候顏色,不敢輕犯威嚴,況以人臣之疏遠,乃能抗言如是,陛下不可不從。”皇後還遣使持錢四百緡、絹四百匹,以賜魏征,並傳語於魏征說:“聞公正直諫,乃今見之,故以相賞。公宜常秉此心,勿轉移也。”有一次,太宗上朝後回宮,怒氣沖沖地說:“會須殺此田舍翁!”皇後迷惑不解地問太宗要殺誰。太宗說:“魏征經常在朝廷之上辱沒我。”皇後退出宮寢,換上正式的朝服,立於宮廷之中。太宗驚問其故,皇後說:“妾聞主明臣直。

  今魏征直,由陛下之明故也。妾敢不賀?”太宗聽瞭很高興,消除瞭對魏征的怨氣。貞觀十年(公元636年),太宗的重要謀臣房玄齡因受到太宗的指責而憤然請歸故裡。皇後當時已病重,得知此事後,對太宗說:“玄齡事陛下最久,小心謹慎,奇謀秘計,皆所預聞,竟無一言泄漏,非有大故,願勿棄之。”太宗聽從皇後勸告,即刻起用房玄齡。

  長孫皇後是一個註重節約的人。她的服飾用品都是作為皇後所必需的,從來沒有提出過個人的要求。她還是個遵守法度的人,從不因私枉法。貞觀八年(公元634年),她跟從太宗到九成宮(在今陜西麟遊西)休養,當時已染上疾病,仍堅持與太宗一起活動,因而病情日益加重。太子承乾見皇後病得實在太重瞭,對皇後說:“各種藥都吃過瞭,尊體仍不見好。請奏啟父皇,大赦天下囚徒,並請佛道人士傾經祈求福助。”皇後說:

  “死生有命,非人力所加。若修福可延長壽命,吾素來不為惡;若行善對延壽無效,又有何福可求?大赦是國之大事;佛道不過是異域之教,與政體有弊無利。這些均是陛下所不為的,豈能因吾一婦人而亂天下大法?”太子不敢奏稟父皇,便將此想法告訴給左仆射房玄齡。房玄齡又轉奏太宗;其他朝臣也建議實施大赦,太宗答應下來,皇後聽說後馬上向太宗固請不可大赦。太宗乃止。貞觀十年六月,皇後病入膏肓,與太宗辭訣時,除請求不要重用外戚之外,還說:“妾生無益於人,不可以死害人。願勿以殯葬勞費天下,且葬者藏也,欲人之不見。自古聖賢皆崇儉薄。惟無道之世,墓葬大起山陵,勞費天下,為有識者笑。但請因山而葬,不須起墳,無用棺槨,所需器服,皆以木瓦。儉薄送終,則是不忘妾也。願陛下親君子,遠小人,納忠諫,屏讒匿,省作役,止遊畋,妾雖歿於九泉,誠無所恨。兒女輩不必令來,見其悲哀,徒亂人意。”太宗聽後甚為感動。皇後死後,太宗尊其號為“文德順聖皇後”,並在其墓前刻石為文,稱:“皇後節儉,遺言薄葬,以為‘盜賊之心,隻求珍貨,既無珍貨,復何所求。’朕之本志,亦復如此。王者以天下為傢,何必物在陵中,乃為己有……。當使百世子孫奉以為法。”

來源:中國歷史故事網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