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Vol.038 | 沈陽故宮博物院

沈陽故宮,又稱盛京皇宮,位於遼寧省沈陽市沈河區,為清朝初期的皇宮。沈陽故宮始建於清太祖天命十年(1625),建成於清崇德元年(1636)。總占地面積63272平方米,建築面積18968平方米。它不僅是中國僅存的兩大皇傢宮殿建築群之一,也是中國關外唯一的一座皇傢建築群。

清朝遷都北京後,故宮被稱作“陪都宮殿”“留都宮殿”。後來就稱之為沈陽故宮。共經歷努爾哈赤、皇太極、乾隆三個建造時期,歷時158年。 建築100餘座、500餘間。 入關以後,康熙、乾隆、嘉慶、道光諸帝,相繼十次“東巡”時作為駐蹕所在。

2004年沈陽故宮作為明清皇宮文化遺產擴展項目列入《世界遺產名錄》。2017年,沈陽故宮博物院被評為國傢一級博物館。

01 場館概況

沈陽故宮博物館原名“東三省博物館”,館址設於沈陽故宮宮殿群中。1928年5月,東三省博物館首次對外開放,參觀路線僅限於中路建築。

東三省博物館初期的大政殿及石王亭

9月,第二次直奉戰爭潰敗的奉軍入沈,占據瞭鳳凰樓和臺上五宮,博物館被迫閉館。1929年春,奉軍撤出,博物館重新開放。

東三省博物館時期的開放區域

九·一八事變後,沈陽故宮宮殿淪為“皇產”歸偽滿洲國“奉天陵廟承辦事務處”管理,博物館於1936年4月再次關閉。抗戰勝利後,沈陽故宮曾短暫開放。

東三省博物館時期的展覽券

沈陽解放以後,沈陽故宮步入瞭新的發展時期。至20世紀60年代,初步形成瞭3個原狀陳列、4個專題陳列、3個器物陳列和其他臨時展廳的開放格局。1966年下半年至1971年9月,沈陽故宮各宮殿關閉,隻開放戲臺、大清門、鑾駕庫等展廳。

1951年東北物資交流展覽會

1971年10月1日,沈陽故宮重新開放大政殿等建築並恢復陳列展覽。經過近三十年的艱辛探索,沈陽故宮的開放區域有瞭顯著的增加,基本陳列也得到瞭不斷地調整與充實。

20世紀60年代初期,觀眾參觀崇政殿金龍寶座

1985年到1987年,沈陽故宮進行瞭三期文物開發工程,先後修復、維修古建築20餘所100餘間,使沈陽故宮新增開放面積近2萬平方米。

1986年以前被占用的東朝房

此後,隨著古建築保護修繕工作的逐漸開展,沈陽故宮的開放面積愈來愈大。2015年1月,沈陽故宮開放面積達到瞭85%。

沈陽故宮,按照建築佈局和建造先後,可以分為3個部分:東路、中路和西路。

東路包括努爾哈赤時期建造的大政殿與十王亭,是皇帝舉行大典和八旗大臣辦公的地方。中路為清太宗時期續建,是皇帝進行政治活動和後妃居住的場所。

西路則是清朝皇帝“東巡”盛京時,讀書看戲和存放《四庫全書》的場所。在建築藝術上承襲瞭中國古代建築傳統,集漢、滿、蒙族建築藝術為一體,具有很高的歷史和藝術價值。

2019年,太廟修繕完工並對外開放,標志著沈陽故宮實現瞭100%開放。沈陽故宮博物館的開放范圍將逐漸擴大到汗王宮遺址、東北電信管理處舊址、滿鐵奉天公所舊址、同澤俱樂部舊址,陸續建成沈陽故宮汗王宮遺址博物館、傢具陳設博物館、清代宮廷藝術館、沈陽故宮近現代藝術館,展示沈陽故宮深厚的歷史文化。

02 原狀陳列

— 盛京太廟 —

盛京太廟原位於盛京城撫近門外東五裡,並供有肇、興、景、顯“四祖”神位。清遷都北京後,太廟內神位奉入北京太廟,其原址遂停止使用。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清高宗弘歷為恢復盛京壇廟制度,遂命盛京工部移建太廟於現址。盛京太廟於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建成,但隻在太廟內供奉瞭歷朝帝後玉寶玉冊。

為全面恢復太廟規制,沈陽故宮博物院綜合清初史料記載、北京太廟現存陳設和盛京陪都特殊歷史地位等多方面因素,對盛京太廟進行瞭復原陳列。其中,太廟正殿設神龕寶座供奉清太祖努爾哈赤神位,配殿供奉歷代帝王神位,使其太廟內陳設更加符合清代典制要求。

— 大政殿 —

大政殿俗稱“八角殿”,始建於1625年,清入關前也稱“大殿”或“篤恭殿”,是清太祖努爾哈赤營建的重要宮殿。它是清入關前舉行皇帝登基、元旦、萬壽節朝賀、筵宴典禮等重要慶典的地方,平時則用以舉行議政王大臣會議或頒佈重要詔令等。清遷都北京後逢朝會及節日慶典,沈陽各衙署官員仍於殿前行禮;清帝東巡盛京時亦於此舉行慶賀筵宴。

殿中的“泰交景運” 匾為乾隆二十二年(1757)禦筆,木底銅字,上鈐“乾隆禦筆之寶”璽,邊緣雕九龍,制於北京養心殿造辦處,乾隆四十六年(1781)運至盛京懸於大政殿內禦座上方。語出《易經》和《詩經》。其意為“隨著天地之氣相交萬物通達,清朝的宏大國運由此產生”。

楹聯“神聖相承恍睹開國宏猷一心一德,子孫是守長懷紹庭永祚卜世卜年” 為乾隆帝二十二年(1757)禦筆。懸於大政殿兩翼楹柱上。木底銅字,上鈐乾隆禦璽,邊雕龍紋。聯中乾隆帝抒發瞭對先祖胸懷大略,子孫相繼開疆拓土,建立大清之艱辛的無限敬仰之情,同時也表示瞭他為守業子孫,將不忘祖訓,大展宏圖,使國傢長治久安的決心。

— 崇政殿 —

崇政殿俗稱“金鑾殿”,建於清太宗天聰年間(1627-1635),崇德元年(1636)定為今名,該建築是清太宗皇太極日常處理政務接見外國使臣的重要場所。

殿內的“正大光明” 匾為乾隆皇帝禦筆,四框雕雲龍,木底鎏金銅字橫書匾。據《黑圖檔》載,乾隆四十六年(1781)由養心殿造辦處送貯盛京,懸於崇政殿寶座上方。

崇政殿殿內陳列的文物按乾隆東巡時擺設,陳列有金漆雲龍屏風、透雕金龍寶座、鎏金銅甪端爐等珍貴文物,同時在崇政殿南墻、北墻保留瞭乾隆皇帝的禦制詩匾,這些文物均是清帝東巡時帶到盛京的。

殿內楹聯:“念茲戎功用肇造我區夏,慎乃儉德式勿替有歷年。” 為乾隆皇帝禦筆,懸掛於崇政殿寶座兩側楹柱上,為木質長方形,四周為寬邊浮雕金漆雲龍紋飾,上部有金屬掛鉤,聯心為藍色,內置銅字下聯左側鈐有“乾隆禦筆”“所寶惟賢”二方印。 此聯意為牢記祖先逐鹿中原的輝煌功績,謹慎繼承其節儉美德作為法則,永不更改以至世世代代。

— 文淵閣 —

文溯閣位於沈陽故宮西路,建於1782年,名稱依乾隆皇帝《文溯閣記》所述有 “溯澗求本”之意。該建築是仿照明代大藏書傢范青在寧波所修建的天一閣而建造,外觀兩層,實為三層,每層六間,取《周易》中“天一生水,地六成之”之說。文溯閣是為存放舉世聞名的《四庫全書》與《欽定古今圖書集成》而修建的,與承德避暑山莊的文津閣、圓明園的文源閣、紫禁城的文淵閣、江蘇揚州大觀堂的文匯閣、鎮江金山寺的文宗閣、浙江杭州聖因寺的文瀾閣交相輝映。

沈陽故宮的文溯閣內復原瞭清帝東巡時期的歷史原貌,在文溯閣入口正中陳列桌椅,其上陳列《四庫全書》內經、史、子、集等書復制品,使觀眾對《四庫全書》有更為直觀的瞭解和認識,並在文溯閣內復原書架等陳列物品,力求恢復文溯閣的歷史原貌。

— 頤和殿 —

頤和殿建於乾隆十一年至乾隆十三年(1746-1748), 殿內設有寶座屏風,西墻上原有乾隆禦書聯“福凝東海增芝算,祥擁西池長鶴齡”,表達對母親多福多壽的祝願。外簷彩繪為金龍和璽彩繪。東側有一間耳房,為皇太後的凈房。該建築是皇太後的行宮和舉行慶典召見王公官員女眷的地方。

— 清寧宮 —

清寧宮是沈陽故宮的早期建築之一,是清太宗皇太極和孝端皇後博爾濟吉特氏的寢宮。清入關前,清寧宮不僅是內廷處理軍事政務、召見和接見、筵宴滿蒙漢族貝勒及王公大臣的場所,也是滿族舉行薩滿祭司的場所。清入關後,康熙、乾隆、嘉慶、道光四帝十次東巡盛京皇宮,都曾在此舉行過薩滿祭祀活動。

清寧宮的復原陳列以薩滿祭祀、祭天的史料為基礎,以院藏宮廷歷史文物為主線,在外間復原瞭薩滿祭祀場面,並配備瞭相關文物、圖示及說明,使觀眾一目瞭然,加深對清初宮廷薩滿祭司這一文化現象的認識和瞭解;在東暖閣內恢復到乾隆、嘉慶、道光時期的積累面貌,力求復原宮廷富麗典雅的生活場面,達到內容和形式的統一。

— 關睢宮 —

關睢宮位於帝後寢宮區域清寧宮之東,是清太宗皇太極最寵愛的宸妃所居住的寢宮,始建於天聰年間,為五開間硬山式磚木結構。崇德六年(1641),宸妃病危,皇太極不顧戰事,從硝煙彌漫的松錦戰場連夜趕回盛京城,未及相見宸妃便香消玉殞,皇太極悲慟欲絕,“飲食頓減,聖躬違和”,兩年後也相隨而逝,關睢宮自此便以“哭倒一代君王”而聞名於世,備受廣大觀眾之青睞與矚目。

— 永福宮 —

永福宮坐落在沈陽故宮鳳凰樓高臺之上,為後金天聰初年始建,以清寧宮居中。它位於西廡之末,序列次於西宮,是歷史上著名的孝莊文皇後(莊妃)居住、輔政和養育皇子福臨的地方。

永福宮面闊五間,進深三間,由一間壁墻分隔成內外兩室,中間有門相通,內兩間,外三間。永福宮復原至莊妃的寢居場所,主要包括宴飲、迎見賓客、禮佛和宮女寢居等場所,並在室內復原瞭萬字炕及具有濃鬱東北特色的搖車等物,使陳列場景盡量接近真實,體現皇太極時期的面貌,使觀眾對莊妃及福臨的生活和活動有所瞭解。

— 繼思齋 —

繼思齋建於乾隆十一年至乾隆十三年(1746-1748),是清帝東巡在盛京駐蹕時,隨駕妃嬪居住之處。

繼思齋的屋頂是三波浪卷棚式,在沈陽故宮諸宮殿中獨樹一幟,頗為奇特。其建築進深、面闊均為三間,齋內呈“井”字分隔,形成九個大小相等的單間,各以小門相連,形似“迷宮”。

各間內有置寶床幔帳的寢宮,有擺放佛桌佛像的佛堂,有陳設書畫卷冊的書房等,這樣的分隔使得雖同在一個建築內的各個房間又相對獨立,非常巧妙。齋南正中一門通過遊廊與保極宮北門相連。

— 保極宮 —

建於乾隆十一年至乾隆十三年(1746-1748),東稍間是清帝東巡在盛京駐蹕時的寢宮,其內東稍間為寢宮,西稍間為書房,明間為皇帝召見王公大臣之處。室內懸掛“高臨萬象”匾額及“帝命式於九圍本支百世、天心佑夫一德承敘萬年”書聯。

— 迪光殿 —

迪光殿位於西所第二進院落,建於乾隆十一年至乾隆十三年(1746-1748),面闊三間,室內無隔斷,為清高宗弘歷東巡駐蹕盛京故宮時處理政務和生活之處。迪光殿依“殿上陳設”而作的復原陳列,殿內陳設有紅雕漆雲龍寶座、紅雕漆邊座刻字圍屏、香熏、方幾、匾聯等,反映瞭乾隆皇帝“臨殿聽制”的辦公場景。

— 介祉宮 —

建於乾隆十一至十三年(1746-1748)。室內東稍間為暖閣即皇太後下榻之處,內設板床、幔帳,中三間為通透間,有雕刻精美的落地罩,西稍間設有床,座椅,是為皇太後休息和接受皇帝問安之處。

內簷明間開門,次間、稍間為檻墻,檻窗,門的形制為五抹隔扇門四扇,窗為支摘窗,心屜為步步錦。外簷彩繪為金線石碾玉旋子彩繪,該建築為皇太後東巡時的寢宮。

03 基本陳列

— 清前歷史陳列展 —

從明萬歷十一年(1583)努爾哈赤起兵創業,至順治元年(1644)清軍入關,是清王朝在東北地區奠基發展的階段,習慣上稱為“清前史”。

清前時期是滿族崛起、發展的重要時期。期間八旗制度的創立,民族政策的確立,滿漢文化的融合等等,為清入主中原,統一國傢,奠定瞭堅實基礎。沈陽故宮是這一時期最著名的歷史遺跡,也是收藏清前文物最豐富的博物館。

“清前歷史陳列展”共分五個單元:後金建國、攻占遼沈、汗位傳承、改元稱帝、遷都北京。展覽以文物與圖片相結合的方式集中展出瞭清太祖、清太宗時期的那段波瀾壯闊、跌宕起伏的清朝開國史。

— 珠簾玉墀 —

“珠簾玉墀——清代後宮生活用品展”展覽通過沈陽故宮院珍藏的後妃首飾佩飾、起居生活等珍貴文物,展現瞭中國最後一個皇朝的宮廷生活風韻和傳統帝後典制,反映瞭大清王朝的皇傢風范,藝術珍品的瑰麗豪華。

展覽共展出院藏文物72件,共分為三個單元,第一單元為“翠繞珠圍”,展示的是後妃的鞋帽和佩飾,包括冠、鈿、扁方、頭簪、流蘇、手鐲、耳墜、戒指、鞋等各種穿戴佩戴之物。第二單元為“吉光鳳羽”,展出文物24件,為沈陽故宮所藏後妃生活用品。第三單元為“酌金饌玉”,共展出文物22件,展示清代內廷所需的宴飲金器、銀器、瓷器等器具。

— 歲月留痕 —

“歲月留痕——沈陽故宮博物院院史展”的地點位於仰熙齋和九間殿,共展出實物近300件,圖版520餘幅。

展覽分為四個部分,以時間為線。 第一部分介紹沈陽故宮的創建與使用(1625-1926);第二部分介紹博物館的誕生與磨難(1926-1948);第三部分介紹博物館新的起步與成長(1949-2004);第四部分介紹沈陽故宮的新輝煌(2004-2011)。

— 清代宮廷鐘表展 —

沈陽故宮是除北京故宮之外國內僅存的古代皇傢宮殿,這裡除瞭保留著頗具滿族特色的宮殿建築群,還珍藏著數萬件清代宮廷文物,其中所收藏的30餘件清宮鐘表,則是沈陽故宮藏品中最具宮廷特色和藝術價值的珍貴文物之一。

“清代宮廷鐘表展”精選瞭院藏清宮鐘表33件,其中包括一級文物金代大鐘1件,清宮原藏鐘表24件,以及清末溥儀私運出宮的珍品8件,制造年代從十八世紀至二十世紀初。

展品中既有產於英國、法國、瑞士等地精品,也有清宮做鐘處生產的鐘表,這些鐘表制作精美、設計獨特,裝飾華貴,代表瞭當時高超的鐘表制作工藝水平,具有很高的歷史、文化及藝術、科技價值。

清代宮廷中雖然很早就使用西方進口的各類鐘表,但在平時對市民百姓的管理上,仍然采用傳統的計時和報時方法,如銅壺滴漏、鐘鼓報時等等。在沈陽故宮內,即保存著一件清代盛京(沈陽)城的報時大鐘——盛京定更鐘。這件傳統的報時工具自清朝開國時期即由宮廷中使用,持續沿用瞭整個有清一代。

此外,除以上介紹的各類清宮計時、奏鳴鐘表外,在沈陽故宮還另外收藏著幾件特殊的清宮機械演奏裝置,如自動扇扇人、機械鳥籠和可以演奏傳統曲目《茉莉花》在內的大八音盒等等。

— 宮苑擷珍 —

清代宮廷藝術珍品展共展出沈陽故宮院藏清代瓷器、玉器、漆器、琺瑯器、服飾袍料、書畫中的文物精品128件,較為集中地反映瞭清代的社會文化、工藝水平以及帝王的審美意趣和藝術品位。

清代康、雍、乾三朝的制瓷水平很高,在單色釉方面出現瞭很多創新品種,如郎窯紅、胭脂水、霽藍、茶葉末、孔雀綠等;彩瓷中除青花、釉裡紅、鬥彩等傳統品種外,也有粉彩、琺瑯彩、素三彩、墨彩等;還有仿歷代名瓷及仿青銅釉以及脫胎、玲瓏、轉心等品種,這些色彩和品種在展出的29件瓷器中均有呈現。

喜愛書畫藝術的觀眾在此展覽中不僅可以欣賞到王時敏、董邦達、王翬、鄭板橋等書畫大傢的作品,還可以看到康熙、乾隆皇帝的墨寶。此外,色彩豐富的清宮帝後服飾、莊重華美的清代琺瑯、巧奪天工的宮廷玉器、漆器等,均展現出豐富的文化內涵和藝術價值,代表瞭清代工藝的最高水平。

— 匾額展 —

清代的康、雍、乾時期,經濟發展達到瞭中國歷史上的最高水平,文化藝術也空前興盛。清代帝王對文化藝術的熱愛和和重視,在清代皇傢宮殿、苑囿、壇、廟、陵寢等建築內的匾、牌、楹聯中反映得最為明顯,最為完整。

這些匾、牌、楹聯,既是統治者安邦治國的治世經典,也是中國歷史文化的藝術瑰寶,具有重要的藝術欣賞價值和歷史研究價值,為清代歷史、宮廷史、建築史的研究提供瞭可靠依據。

展覽展出的是故宮所藏部分清宮牌匾,均為清帝禦筆所題。匾額內容既是統治者安邦治國的治世經典,也是中國歷史文化的藝術瑰寶,具有重要的藝術欣賞價值和歷史研究價值,為清代歷史、宮廷史、建築史的研究提供瞭可靠依據。

— 古建築技術 —

古代建築技術展共分三個單元:沈陽故宮的營建、沈陽故宮的建築特色、古建築的保護。通過部分歷史圖片、模型及部分實物資料反映瞭清初滿族宮殿建築發展史,並通過與北京故宮主要建築群及建築技術的對比,著重在佈局、造型等方面展示瞭沈陽故宮的地方特色及滿族風格。

— 清代武備與八旗制度 —

清代武備與八旗制度展將沈陽故宮十王亭建築與歷史文物有機的結合起來,復原瞭皇太極時期的左、右翼王亭,並在八旗亭集中展出瞭清代八旗標志、禦用武備、長短兵器、火槍火炮、作戰輔助器等清代武備文物,力求將清代八旗制度、武備種類及使用情況清晰的展現給觀眾。

— 清代宮廷禦用品 —

展覽共分四個單元,分別為“武備法器 國史載體”“琳瑯禦品 隨駕盛京”“書畫清玩 擷趣生活”“錦衣‘喜’器 大婚專屬”。展覽展出的禦用武備、宗教法器、鹵簿儀仗、皇帝收藏字畫、宮廷陳設及皇帝大婚定制用品等,為觀眾揭開中國最後一個皇朝的開國創業歷程、清帝東巡禮儀、隨駕禦品、皇帝的書畫意趣和皇帝大婚的神秘面紗。

04 館藏珍品

— 清太祖努爾哈赤寶劍 —

努爾哈赤劍,圭首劍鋒,不開刃。全長80.5厘米,刃長58.3厘米,刃寬3.1厘米,柄長19厘米。劍鐔長3.2厘米,寬9.9厘米,刻玉兔、祥雲圖案,兩端為龍首、魚身的睚眥紋飾。劍首寬8.3厘米,為銅質典型海棠形如意明代劍首,鏨刻天官、鹿、鶴圖案以實心銅目釘固定於劍莖尾端,無尾鉚,柄身牛角制,穿銅目釘固定於鐵莖。從劍鐔、劍首紋飾圖案看有“加官進祿”、“玉兔呈祥”的寓意。劍鞘分節外包銅皮及鮫魚皮面,銅橫箍7道,鞘表面另鑲有銅質鍍金螭虎紋和菱形花卉紋飾。清乾隆年間曾為此劍佩以鹿皮條,其上用漢、滿兩體文字書寫:“太祖高皇帝禦用劍一把,原在盛京尊藏”等字樣。皮條於1959年遺失。該劍做工精良,紋飾圖案豐富多彩,具有極濃的漢民族文化氣息。根據明萬歷二十三年(1595)明朝廷曾敕封努爾哈赤為龍虎將軍一事,有關專傢學者推斷該劍即為明朝所授“龍虎將軍劍”。

— 清太宗皇太極腰刀 —

太宗文皇帝禦用腰刀,此刀為其僅有的幾件實用兵器之一,全長 94.5、 刀身長 75、寬 4.5、厚 1.6 厘米,材質為精鋼原料打造, 即碳素鋼,為碳量合適的鋼,既可保證硬度,又可保證韌度。刀刃鋒利無比,造型為柳葉形狀,前部略微加寬,並向上呈現微弧形狀。刀背逐漸加厚,以增加戰鬥時的砍殺力度。刀身雙面皆制有兩道長條形凹槽, 即開雙血槽,為搏殺時的致命血刃。 其近刀尖四分之一處起脊反刃,上血槽至反刃處,下血槽直貫刀尖。

— 寬溫仁聖皇帝信牌 —

高 30.8、圓徑長 21.8、厚 2.2 厘米。清代崇德年間制,木質髹漆。清入關前八旗大臣、官兵傳達皇帝禦旨、行使職權的憑信之物,詔書貼於信牌背面,送達後可揭去重新使用。其形制源自古代傳統器物。主體為圓板形狀,上方飾以紅色雲朵形狀牌頭,中間為藍色地,綠色海水,雕刻一條金龍行龍。在雲朵上部還有穿孔紅色圓頭。牌面一側為圓形淺池,朱紅地。中央陰刻,加圈點滿、漢、蒙三體文字“寬溫仁聖皇帝信牌”各二行,另一側為素面圓形淺池,無貼紙及印模。每件信牌另附有特制皮套, 為綠邊黃地,中間彩繪海水、雲龍戲珠紋飾,在套裡面,襯有月藍織佈,中夾軟襯紙,為明代官方文書殘件,即《信牌檔》。 沈陽故宮藏有若幹後金初期的信牌、印牌,即為當時官兵出行的印信憑證。

— 皇太極禦用鹿角椅 —

鹿角椅,顧名思義,乃用鹿角制成的座椅。鹿角,在中國古代軍營中曾作為一種防禦設備。因此,皇太極乘坐的鹿角椅,既是一件做工精美的工藝品,又兼備防護作用的實用價值。據載,皇太極曾經有三張鹿角椅,傳說這些椅子都是用皇太極親獵的鹿角制成的。

— 鐵鑄大金天命雲板—

後金天命八年(1623)所鑄鐵質雲板,是經過努爾哈赤改良後,用以傳遞軍事情報的“報警器”,距今已有390餘年。雲板鑄造於牛莊城,也就是現在的遼寧省海城市。1955年,該雲板被沈陽故宮工作人員發現,於是征集入藏沈陽故宮,為國傢一級文物。

雲板由生鐵鑄成,上部有一個透孔用來系繩懸掛。首、尾呈雲朵形狀,板身為長方形,上鑄楷書銘文“大金天命癸亥年鑄牛莊城”十一字,左側一行五字為雙勾陰文,右側及下部一行六字為凸起陽文。版身正面上下另鑄有凸起花卉紋,背面鑄有凸起菊葉紋。

— 金代交龍鈕大鐘 —

這口大鐘在清代時曾長期用於盛京城內定點報時之用。民國十九年鐘樓拆除以前,沈陽的鐘樓裡懸掛著的都是這口鐘。鐘全高210厘米,下口徑125厘米,重約3000千克。鐘面上還記載著鑄鐘經過及匠人、僧人的名字。

— 《康熙南巡圖卷》 —

清代山水畫傢王翬繪畫作品。設色紙本。畫面繪康熙南巡回鑾一路景致。自南京雨花臺起,所經雷鋒塔、金山,郭璞墓、紗帽洲、劉傢山、燕子磯等,最後到達瓜洲。畫滾滾長江碧波蕩漾,南巡船隻浩浩蕩蕩行駛在江面上,所經山川市鎮車水馬龍,一片繁榮的景象。此畫無畫傢款印。根據文獻記載,主要作者為王翬及其弟子楊晉。

康熙二十八年(1689)康熙皇帝第二次南巡,兩年後,在都察院左都禦史宋駿業的主持下,畫卷開始繪制。經過三年時間才完成。此圖總體設計及圖中山水樹石均出自王翬手筆,人物及牛馬等為楊晉所畫,房屋、舟車等由供奉內廷的其他畫傢繪制。畫面宏大,人物眾多。充分展示瞭康熙南巡的盛舉。

— 青花紅龍大盤 —

此盤斜沿圈足,胎質細膩,造型規整,釉色純正。全器由深藍色青花、橙紅色彩釉組合制成,盤口內沿為青花留白海浪紋,內壁刻畫四條紅釉行龍,身繞火焰,在青花流雲之中相互追逐,每龍神態各異,獨具特點,或前望或回首,或引頸或昂頭,或象鼻或魚尾,或張臂或展翼,或五爪或三足;盤心為一條紅色五爪正龍,在青花繪制的海水中環繞追逐一紅色火焰珠;盤口外沿、底足之上均有青花雙圈,外壁紋飾圖案與內壁彩繪完全相同;盤底部中心有青花雙圈,內為楷書“大清雍正年制”6字2行款。

此盤為雍正朝所造較大器物,是標準的宮廷禦用之器,其青花和紅釉均為雍正時期典型釉色,而盤面精湛的紋飾圖案也讓人感受其藝術之美。該盤現為沈陽故宮博物院藏國傢級一級品。

— 嵌琺瑯纏枝花卉缽 —

清乾隆款嵌琺瑯纏枝花卉缽。琺瑯是由東羅馬帝國傳入中國的搪瓷嵌釉工藝品。畫琺瑯技術自傳入中國後,在康、雍、乾三朝得以發展,三朝作品在造型、釉色、紋飾、落款等方面都各具特色。乾隆年間的畫琺瑯器裝飾趨向”稠密”、“細致”的堆砌式,更多瞭中西合璧的裝飾方式。沈陽故宮博物院珍藏著琺瑯器數百件,大多為清中晚期所制,在眾多琺瑯器制品中,以這件清乾隆款掐絲琺瑯纏枝花卉缽為著名,是沈陽故宮博物院琺瑯器藏品中唯一一件國傢一級文物。

— “紫氣東來”金漆趕珠龍紋匾 —

木雕、銅字宮殿陳設式掛匾。此匾為清乾隆皇帝弘歷親筆題寫。匾為木制長方形,四周為寬邊浮雕金漆雲龍紋飾,共有九條雕龍,上沿正中為一條正龍,兩側各有一條行龍,下沿中間為二龍戲珠紋,兩側各有一條行龍,左、右邊框各有一條升龍,龍首均為圓雕制成,並安有金屬絲龍須。匾內沿為深紅色,匾心為洋藍色平面,中間鑲有銅制乾隆帝禦筆行書“紫氣東來”四字,題字上部中央有陽文篆書“乾隆禦筆之寶”璽印。

— 紅雕漆寶座 —

此寶座全部采用紅雕漆制造,靠背和扶手為互插屏板式,中間高高隆起,兩側波浪式降低,頂端和內沿呈雲頭形狀。靠背、扶手內外兩面滿飾正龍、側龍紋、二龍戲珠紋及雲蝠紋、纏枝花卉紋圖案,靠背中央為窗式開光形式,內有紅雕漆山水、人物故事內容。座面下為束腰式,座腿雙疊形彎曲向下,底部有托泥和護板,裝飾著龍紋、雲蝠紋、回紋、纏枝花卉等紋飾。

— 紅雕漆邊座刻字圍屏 —

總體分為插屏、屏座兩部分,均為紅色雕漆制成。插屏四框雕漆飾八寶、纏枝花卉圖案,屏心雙面皆有做工,一面是鑲嵌玉石制文字,為乾隆皇帝禦制詩文,另一面為黑漆地描金雲蝠、花卉、海水紋飾。屏座兩側為立柱式,側部、下部均有護板,皆雕漆飾纏枝花卉、回紋、錢紋、雲頭紋等圖案。

◇ 本文部分信息來源於沈陽故宮博物院官網

◇ 本文未標註圖片來源於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 End –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