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首發)淺談西北大學校訓:“公誠勤樸”

寧文英

西北大學校訓:“公誠勤樸”,誕生於艱苦卓絕的抗日戰爭時期。1938年10月,在城固艱難支撐的國立西北聯合大學,第45次會議上淬煉出瞭“公誠勤樸”四個字,為西北大學校訓。

顧名思義,“公”:公正,公平;誠:誠實、誠信;勤,勤勞肯出力;樸,自然無華。

著名語言文字學傢黎錦熙曾撰文闡述“公誠勤樸”的含義:“公”以去私,用絕黨爭;“誠”者天地之道也,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此足以去弱,弱源於虛,誠則實亦;夫民生在勤,勤則不匱,此足以去貧,非僅治學修業宜爾也;勤以開源,樸以節流,然樸之意又不止此,乃巧詐之反也。

西北大學校長方光華對”公誠勤樸”校訓作瞭進一步詮釋。他說,“公”即天下為公,這是辛亥革命以來仁人志士的奮鬥目標,說明西北大學追求國傢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誠者,天之道”,“不誠無物”,如果不是全身心投入,不可能有所成就;“勤”即勤奮堅毅,既要勤勞又要堅韌;“樸“來自《道德經》,即抱樸守真,就是永遠保持一種樸素的本真狀態。它表達瞭西北大學為國傢富強和民族復興不懈奮鬥的赤子情懷。

寒來暑往,歲月更迭。西北大學秉此校訓,培育出瞭一批又一批國傢棟梁之材:王剛、雷抒雁、張曙光、張唯迎、魏傑、劉世錦、舒德幹……等等無以數計的文學界、考古界、經濟界、藝術界的精英們。為國富民強,做出瞭卓越的貢獻。

然而,時過境遷,面對今日物欲橫流、文化多元、價值觀亂象的喧囂社會,曾經顯赫歷史長河近百年的西北大學校訓:公誠勤樸,有人開始質疑。他們擔心在私欲膨脹、利欲熏心的浮躁社會裡,西北大學莘莘學子們若是秉承校訓“公誠勤樸”走出校門,豈不成瞭“傻子”、“呆子”、“小綿羊”?會被人一茬又一茬地割韭菜!

這種擔心乍聽起來,似乎不無道理。試想,一位公正、誠信、勤勞、質樸的人,與一個私欲熏心、奸詐狡猾、怠惰骯臟、奢華浮誇之流交往,無異於一隻純真善良的傻白甜羔羊,遇到瞭兇殘狡詐套路深的餓狼。如果不是天佑弱者,隻怕它們的每次相遇,可憐的羔羊都會成為餓狼的腹中之物。

這裡需要提示的是,狼與羊,不屬於同類。前者是散養的野獸,後者是圈養的傢畜。其智商不在一個層面上。

好在君子與小人皆屬於人類,除神童與智障之外,一般人智商是不相上下的。既然正常人智商相差不大,那麼小人傷害君子的程度也是有限的。

君子與小人打交道的結果,無非是小人占瞭便宜,要麼是經濟上的,要麼是名譽上的。又好在君子與小人智商不相上下,君子吃虧上當後會很快會發現,自然能及時止損。

在每次發現與止損的同時,上當者也會一次又一次看清小人的真實面目。換句話說,一個人在得到的時候已經失去瞭什麼,隻是他已經被利欲熏心,自己感覺不到;相反,一個人在失去的時候也會得到什麼,至少會吃一塹長一智,得到歷練,快速成長。這是亙古不變的辯證法則。

就算小人將君子整得淒慘甚或失去寶貴的生命,比如漢代可謂“公誠勤樸”的代表人物,華陰四知先生楊震,不僅被朝廷小人害死,而且害死後屍骨還不準埋入祖墳,後來隻能埋在華陰相鄰縣域的潼關,以至於今天華陰潼關打官司,都說楊震是本縣域之人。

孔子曰:君子坦蕩湯,小人長戚戚。其實在這裡用“公誠勤樸”也能解釋清楚。因為“公誠勤樸”是與道同行,道乃自然。人類的力量再強大,也大不過天地之法則,即自然規律。即便君子被小人害死瞭,也是寧折不彎,心裡依然是坦蕩的。人被害死瞭,道的東西依然存在,存在的東西就會發生作用,自然會顯現道的能量場。

人為的機關算盡,蒼天饒過誰?人類曾經不可一世,覺得有能力任意殺戮世界上任何一種生物,樂在其中、美在其中、享受美餐在其中。可是如今,三年瞭,一場看不見摸不著頭緒的新冠微生物地反撲,整慌瞭整個世界。這就是大自然法則存在的明證。

況且自古人生誰無死?每個人都會死,隻是死的方式不一樣,死的時間不一樣。有的人早死,有的人晚死。有的人暴死,有的人壽終正寢。早死的人可能是被他人害死的,失去瞭寶貴的生命,卻得到瞭名垂青史!害死人的人可能會晚死,他多活的意義,就是變本加厲地做著一件件一樁樁惡人惡事,享受著貪婪來之物,滿足著味蕾,光耀著皮囊。在他非常享受滿足的同時,也讓周圍人心服口服地給他身上,結結實實地貼上瞭“小人”的標簽!

況且,與“公誠勤樸”風范背道而馳的人,一般都不會有大成功。亦或發瞭大財,比如嚴嵩,比如和珅,比如……但是,哪一個逃過瞭最後的天伐?

相反,那些在政界、商界、科學界、文學藝術界等各個領域,真正做出大成就,成大器之人,那位不是一生都在踐行著“公誠勤樸”四個字。隻有公誠勤樸,他們才能正確認識自己,才能腳踏實處,才能矢志活出不一樣的對社會有功的自己!

筆者不才,一輩子與大學無緣,成為終身遺憾,在次不提。有意思的是,筆者周圍卻充滿瞭西北大學的學子。自己的兄長、自己的後代、周圍的同事、朋友……一不小心,問到學歷,都是西北大學出身的。感謝上天賜給我這種善緣,使我有機會近距離瞭解到他們的生活、學習、工作,以及為人、處世、心胸、心態。真心話,瞭解越是深入,越使我從內心裡折服他們。

這些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考入西北大學的學子們,可以說個個都是真金白銀的真水平,含金量可以用百分之百來形容。走出西北大學校門的他們,早已經在建設祖國的各個領域扛起瞭大旗,有博導、學院院長、高校校長、廠長、市長……不一而足,不管他們名氣多大、學術多麼權威、職位多高,人不同,職業領域不同,但是,他們身上卻有著清一色地相似之處:公誠勤樸。

說來說去,筆者作為大千世界一個十分不起眼的微塵,卻是真心希望西北大學“公誠勤樸”的校訓,應該永耀歷史長河!像一座燈塔,永遠照亮西北大學現在以及後來的學子們。為祖國的強大,源源不斷地輸送出一批批“公誠勤樸”的棟梁之才!

(寧文英,陜西省作傢協會會員、陜西省戲劇傢協會會員、中國劇作傢協會會員。出版文學書籍6部,搬上舞臺的小品劇本30餘部,陜西電視臺播出的電視短劇劇本100餘部。)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