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想起《長翅膀的綿羊》

記憶是一種痛苦。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寫這篇文字,可能是最近在網上淘瞭一本舊書——《長翅膀的綿羊》。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這本書,以及作者妞妞,以及她那部《時差7小時》——據說是“體現瞭中國在改革開放環境中成長的一代青少年生動可愛的精神、氣質和風貌,是一部反映現代青少年成長的好片”的“最昂貴的青春偶像劇”。 其實這部戲是蠻值得一看的,因為男主角就是冠希老師,單單顏值就已經值回票價瞭。

  我們再看看妞妞“在改革開放環境中成長的”歷程,妞妞從10歲開始就讀瞭6年的深圳外國語學校“是深圳省級重點學校,非一般人可就讀,擇校費達萬元/年。從16歲到19歲就讀英國費爾斯特學校(FelstedSchool),按一般的經驗,基本費用大概要2萬多磅/年,合30來萬人民幣/年,英國三年的費用,已經近百萬,就算大學乃至研究生階段可以自食其力,妞妞”生動可愛的精神、氣質和風貌“是何等的昂貴和奢侈,一個公務員傢庭,出手如此闊湊,令人嘆為觀止。而更令人嘆為觀止的是,拍攝這部電影的公司,正是尚未成年的妞妞本人註冊成立的。

  正如吳思先生的名言:中國百姓要求的是第二等的公平,從來沒有指望過第一等的公平。然而,一些人似乎連第二等的公平也不願意給我。有人可以用上百萬留學英國,用天上掉下來的投資人的錢拍電影,我們都認瞭,不問為什麼兩個公務員父母有這麼多錢讓子女上學?也不問一篇連網絡文學都不如的垃圾小說可以獲獎?更不問為什麼投資人明顯沒有足夠回報的情況下還要花一大筆錢拍電影?然而你們還得寸進尺,要深圳的學生”自願“認可攤派。打瞭我還不準喊痛,隻能喊”吾皇萬歲“。這也太過分瞭吧。

  那隻《長翅膀的綿羊》的翱翔中國大地,我漸漸感覺到,隻要投入足夠多的權、錢、關系資源,什麼樣的”人間奇跡“都可以”創造“出來。

  同期還有一條新聞,妞妞的同齡人–東莞興昂鞋廠五名工人,被法院判以故意損害財產罪判處有期徒刑,其中最小的女工陳鎖年僅16歲。東莞興昂鞋廠是臺灣興昂集團下屬的工廠,主要為世界著名品牌等公司生產鞋。發生群體事件的原因是由於東莞興昂鞋廠在2004年四月拖欠工人的工資,4000多名興昂鞋廠的工人三月和四月份每人僅僅收到瞭50元民幣的工資。興昂鞋廠工人沒有星期天,例如在2004年5月,6月,7月,工人每月在工作300小時以上,加班時間每月為130個小時。工人在有毒和有害的環境中工作,在成型車間,工廠仍然使用一些有毒的化學原料,許多年輕工人的手已經變形。

  相比起妞妞式的留學生活,”騎著自行車在彌漫著老英國氣味的倫敦街頭快樂遊蕩,胸前掛著勇字的男孩子們在寬闊的橄欖球場揮灑激情……風景如詩如畫,老英國的校園讓人神往,青春的快樂與憂愁淋漓盡致“,還有人哭著喊著投資2100萬給妞妞拍一開始就預計收不回成本的電影,用一句趙本山的話:人跟人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