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她,一個真實的夜場姑娘,不嬌柔不做作

從玩夜場到做夜場,除瞭玩出一個聲名之外,還有微信裡1200多個的夜場姑娘好友。

在很多人眼裡,夜場的姑娘都不是正經人傢姑娘,靠陪酒、陪笑換來金錢。

但我知道這樣一個姑娘:她沒有什麼名貴的衣服,下班以後的衣服是淘寶上最普通的那種,她也沒有奢侈品,平時用的包,根本就叫不出牌子來,化妝品也都是雜牌。她很少花錢,盡管她每個月一萬多的收入,但除瞭必要的房租、夥食以及日常用品費用之外,其他的錢都寄回瞭傢。

她樸素得讓人心疼。但她卻不是特例,無數的夜場姑娘都像她一樣,拿著高收入,卻過著最簡單,最樸素的生活。

所謂三百六十五行,但若不是生活之累,誰有願意做這行?

夜場的姑娘把一個女人一生之中最美麗的歲月留在瞭充滿著紙醉金迷的夜場之中,得不到應有的寵溺、沒有相知相守的憐愛,每天超過白班女孩更多的工作時間,忍受著化妝品的傷害、酗酒與熬夜帶來的病痛,所有的付出,隻不過是為瞭讓傢裡人和自己過得更好一些。

若能安定靜好,誰願顛沛流離。

2、有一個姑娘做瞭三個月的夜場之後,情緒失控,如果不是那晚我恰好問她在不在場子上班,也許她就愚蠢地自殺瞭。

而她失控的原因,僅僅隻是因為她愛上瞭一個不該愛的人,一個有傢室,時常在夜場玩的客人。

夜場姑娘明知要拒絕誘惑,卻每天都面對著無數的誘惑,明知道要逢場作戲,卻忍不住情意萌動。

能消費起夜場的男人,通常都是聰明的,在事業上有所成就的,這樣的男人恰恰又是最吸引女孩的。可對於他們來說,夜店隻不過是娛樂的場所,哪怕是一分的真感情,也不會輕易的投入。

這就成瞭夜場姑娘們悲傷的源頭。

我數不過來有多少夜場的姑娘因為感情痛苦過,失望過,哭過鬧過崩潰過,但無論她們付出多少真心,愛情,仍是夜場姑娘最奢侈,最難獲得的東西。

僅僅隻是因為她們在最復雜的圈子裡,卻渴望擁有一份最簡單的感情。

夜場無真愛。

這是一句每個夜場姑娘都明白,卻又總是會忘記的真理。

3、我們所看見的夜場姑娘從來都是光鮮亮麗,嬌媚性感,如同一個魅惑的妖精。

但我們看不見的卻是深夜回傢,抱著枕頭在沙發哭到站不起來的妖精,我們看不見的是宿醉醒來,渾身青紫卻記不起來怎麼摔倒的妖精,我們看不見的是因為酒精,日愈走樣的身材和時常被胃病折磨得痛哭的妖精,我們看不見的是妖精們笑容背後的痛楚,堅強之後的脆弱,下班之後的寂寞。

每一個妖精都有一個夢想,夢想著自己擁有一個窩,有三五個知心的朋友,有一個愛自己的男人,能到處去逛逛,看一看不一樣的景色,能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不因為錢的多少,而在於自己開心。

但這個夢想卻是那麼的遙遠。

遙遠到連想都不敢去想,也許隻有偶爾的夢裡,才會記起一些零碎的片段。

4、晚上和一個夜場姑娘聊天。

她說她藝校畢業就出來做夜場,從一個單純的女孩變成瞭其他人眼中隨便的女人,從一個內向的女孩變成瞭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隻為瞭業績的女人,從一個渴望擁有友情和愛情的女孩變成瞭連閨蜜都會猜疑的女人,從一個沒有不良嗜好的女孩變成瞭抽煙喝酒爆粗口的女人,從一個自己都喜歡的女孩變成瞭一個連自己都厭惡的女人。

她說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說這是被狗日的人生。

我聽完她的訴說,問她,你明天還會做夜場嗎?

她想瞭想,苦笑地搖瞭搖頭,說:怎麼能不做,傢裡的父親還癱瘓在床上,弟弟初中畢業,一個月也就兩千多。

這也許不僅僅隻是她的悲傷,還是大部分夜店姑娘的悲傷。

5、我並不願意寫“如果你到夜場去玩,請對夜場姑娘好一點”這類的話語,因為我相信夜場姑娘既然選擇瞭這行,就不需要憐憫。

我隻是忽然想寫一個關於夜場姑娘的段子而已。

僅僅想寫,而已。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