侏羅紀的現實可能性:恐龍雞

侏羅紀公園到底有沒有可能成為現實?根據電影裡面的情節,古生物學傢倘若能夠找到封存在琥珀中的蚊子,從蚊子血裡提取出恐龍的DNA,就能讓這些滅絕瞭6500萬年的生物重見天日。

不過現實跟科幻總有點差距。由於年代過於久遠,DNA又極其容易分解,化石中幾乎不存在保存完好的恐龍DNA,因此對恐龍進行克隆是不可能的事情。但這並沒有澆滅Jack Horner的熱情,這位曾經出任侏羅紀公園系列電影科學顧問的古生物學傢,正在努力用“逆向基因工程”的方法創造恐龍,而這種技術的關鍵,就在於“雞”。

Jack Horner在欣賞一隻雞的骨架

在過去的幾十年裡,古生物學界已經有瞭足夠的證據證明雞是恐龍的進化後代,甚至可以說雞就是現代的恐龍。從骨骼結構到下蛋生殖,雞都與兩腳行走的肉食恐龍霸王龍和迅猛龍十分相近。如果能夠得知在漫長的進化過程中,恐龍如何一步步變成瞭雞,我們也許就能將這個過程逆向 (reverse-evolve),把雞重新變回恐龍。

進化的歷程將祖先的特征像記憶一樣封存在基因中,這些特征並未消失,隻是不再表現出來。偶爾這些祖先的特征會重新顯現出來,出現“返祖現象”,比如鯨魚長出類似後腿的結構,還有人類嬰兒出生時帶有身體毛發或者多餘的乳頭。Jack Horner希望在實驗室環境中人為地創造出“返祖”,讓雞重新生長出牙齒、前爪和尾巴,從而創造出“恐龍雞”。

恐龍雞,Ulises Farinas繪圖

雖然聽起來有些駭人聽聞,但Jack Horner的設想是有科學依據的。加拿大的古生物學傢Hans Larsson在研究“恐龍的長尾如何進化成鳥類的短尾”的過程中,在雞的胚胎中發現瞭16個椎骨,形成像爬行動物一樣長長的尾巴,而隨著胚胎的發育,“尾巴”越來越短,直到隻有5個椎骨的雛雞出生。美國的生物學傢Matthew Harris在觀察雞的早期胚胎時無意間發現瞭類似牙齒的結構,經解剖對照後發現其結構幾乎與短吻鱷胚胎的牙齒完全相同。雖然我們所熟知的雞從未長出過尾巴和牙齒,但這些特征卻深深隱藏在它們的胚胎中。

雞的胚胎

這同時也說明,雞和恐龍在基因本身上的差距也許並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麼大,發育過程中的決策差異才造就瞭雞和恐龍之間的差異。在雞胚胎的發育中,諸如尾巴和牙齒等結構的發育被早早地終止瞭,而在恐龍身上這些身體結構都經過瞭充分的發育。目前Jack Horner的團隊已經掌握瞭雞的基因中控制不同部位生長的“開關”機制,這將使精確控制雞胚胎的發育成為可能。

雞到恐龍雞的骨骼進化

除瞭讓雞長出牙齒和尾骨外,Jack Horner還希望讓雞生出前爪,這在理論上同樣可以通過控制雞早期胚胎的發育來實現。正常的雞胚胎隨著發育,翅膀尖端原本分開的類似手指的骨骼會逐漸合並到一起,如果能控制這些骨骼不合並,那就能讓雞擁有類似前爪的結構。Jack Horner還研究瞭絲羽烏骨雞-一種源於中國的古老雞種。它的羽毛與一些恐龍身上的鱗片類似,Jack Horner希望在它身上獲得在雞身上生成鱗片的靈感。

恐龍到雞的進化想象

如果Jack Horner能夠成功地在雞身上重現包括牙齒、前爪、尾骨、鱗片的恐龍特征,這隻“恐龍雞” 也頂多是一隻長瞭牙的雞,不可能跟侏羅紀裡面的恐龍一樣有震懾力。事實上,這隻“恐龍雞”可能會因為非正常的發育而面臨很多生存難題,比如變長的尾骨使身體重心改變,而雞原先的協調系統無法適應這樣的變化,又比如新發育的身體部位導致原有的某些身體結構無法正常發育。更重要的是,“恐龍雞”隻是在基因的“讀取”中做瞭手腳,控制雞胚胎非正常發育,基因本身並沒有改變,還完全是雞的基因。這樣的“恐龍雞”產生的後代,仍然會是雞。

這樣看來,我們離侏羅紀公園的確還很遙遠。

恐龍雞其實還是雞

藝術傢Andreas Reiner曾經3D打印瞭一幅放大的雞骨架,足有7米高,放置在博物館裡有種奇特的錯位感。Andreas Reiner希望用這個作品讓更多人反思人類凌駕於其他物種之上的欲望。雞的生存或死亡,都是人類一手決定,倘若有一天雞像恐龍一樣滅絕瞭,那人類就是那個毀滅的因素。

但這個乍看像是恐龍骨架的“雞架”,對於科學傢們來說也許是另一重的誘惑。恐龍雞就快有瞭,恐龍還遠嗎?

————————————原創內容,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腦震蕩是關註科技、 藝術、 制作 (Technology,Art,Making) 的小眾媒體。 我們倡導“一本正經地玩”, 致力於用好玩的方式介紹工具、知識和信息,使更多的人可以釋放創造力和動手能力,成為具有獨立精神的Maker。

知乎專欄:腦波 – 知乎專欄主站:首頁 – 腦震蕩微信請打開圖片:http://static.naozhendang.com/weixin-qr.jpg 掃一掃微博: o-腦震蕩-o的微博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