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系軍:原是北洋一部,後經發展掌握政權,終因內訌而被擊敗

1920年的夏天,貴為當時政府實際掌權人物的段祺瑞,卻在團河的居所裡心急如焚。不久之前,一條突如其來的消息幾乎嚇得他魂飛魄散。敵軍的一個旅的兵力,正以他為目標急速進軍。7月14日戰火燃起後,段祺瑞麾下的皖軍防線如紙糊的一般。本就局勢不利,這一來更是嚇得他趕緊把周圍的部隊都調過來,打點起行李撤回北京。是什麼敵人讓段祺瑞如此慌張呢?能成為他敵人的,自然也不是等閑之輩。雖然對方隻有一個旅,但其戰力已足以逼退段祺瑞瞭。這些兵士,便是直系軍下的。

▲軍閥交戰舊照

一、北洋一部

直軍的前身,是曾權傾朝野的北洋軍一部,其主力核心為北洋陸軍第三鎮(師)。它的第一任首領是馮國璋。馮國璋原是袁世凱的得力手下,與王士珍、段祺瑞並稱北洋三傑。當時還有人稱他們三人為"龍虎犬",其中段祺瑞是兇狠暴躁如虎,馮國璋則是圓滑狡詐似犬。正因為這門本領,使得馮國璋在袁世凱手底下混得風生水起,人脈與勢力也越積越廣。

▲影視劇中的馮國璋

雖說他曾是袁世凱的手下,但終究和袁世凱越走越遠。一方面是不甘心久居人下,另一方面,馮國璋內心還是有著樸素的愛國觀的。他反感袁世凱的倒行逆施,因而在護國戰爭之後,趁著袁世凱被口誅筆伐之時,公開致電勸其下臺。如此一來北洋後院起火,他也順理成章地獲得瞭一批人士的擁護。袁世凱倒臺之後,分裂成諸多派系,其中以馮國璋為首的便是直系軍閥。因其麾下的兵士多出身直隸地區,故獲得此名號。與此同時他昔日的同僚,三傑之中的虎:段祺瑞,也趁機收攬勢力,同樣成瞭一路軍閥的領導。從袁世凱倒臺直到馮國璋病逝,兩派一直暗中角力。特別是在辮子軍復辟風波中,馮國璋出任代理大總統,更是讓段祺瑞恨得咬牙切齒。他甚至到處散播馮國璋的負面消息,意圖動搖他的影響。

▲段祺瑞舊照

當然,段祺瑞所傳的消息並非空口無憑。比如他宣稱馮國璋有"錢癖",這是確有其事。自馮國璋發跡以來,他便通過各種手段搜刮積累財富,換來瞭直軍不斷地擴張發展。不過,就當時的軍閥而言,沒有幾個是不通過斂財來擴充軍隊的。與此同時,他也培育瞭一眾心腹,使得直系有人接班。雖然我們不能確定馮國璋是不是對自己的命運已經有所察覺,但是他這麼做對於直系而言,無疑是十分明智的。因為,馮國璋確實將不久於人世。從馮國璋脫離袁世凱手下成為直系首腦,到突然暴病而死隻過瞭短短的3年。對於大器晚成的馮國璋而言,卻是沒有機會創造出更輝煌的成就瞭。但有一後輩足以讓他寄托希望:曹錕。

二、直皖戰爭

曹錕和張作霖一樣,曾參加過甲午戰爭。後來進入天津北洋武備學堂學習,成為袁世凱的心腹之一。馮國璋死後,他成為直系軍閥的頭領,繼續與最大的競爭對手——皖系爭鬥。雙方間的矛盾最終於1920年演變成戰爭。1920年7月中旬,直皖雙方在北京以南和天津一帶爆發戰端。皖軍分為東西兩路軍,西路軍意圖沿著京漢鐵路直取保定,東路則沿著北寧鐵路殺向天津。本來勢均力敵的直皖雙方,應會爆發一番慘烈的廝殺。但就在交戰時,直軍一名將領繞開前軍直沖向北京南郊團河而去。

▲軍閥交戰舊照

這個大膽的將領,就是直系軍中的王牌:吳佩孚。他深諳"攻敵所必救"之理,因此一開始吳佩孚就沒打算和皖軍慢慢在正面消耗。於是他親自率領著精銳的第三師第五旅,撲向段祺瑞所在的團河。段祺瑞在得到這一消息之時,陣腳大亂急忙逃回瞭北京。而西路皖軍自然也是被突然的命令調動得一塌糊塗。吳佩孚使完一計又生一計。他指揮部隊和皖系僵持著,在東西兩線固守。過瞭兩天,吳佩孚帶著西路直軍突然後退,不知是計的皖軍以為是直軍軍力不支,連忙跟上追擊。這時吳佩孚突然殺個回馬槍,再次率領一支部隊從側翼迂回到皖軍身後。這一次,他的目標是松林店。

松林店是當時皖軍的前線總部。吳佩孚的精銳殺到時,這裡還有一眾皖軍軍官。此次突襲的結果是,包括皖軍第一師師長在內的高級軍官全部被活捉。皖軍因失去指揮,陷入混亂。而此時東路的皖軍也突然遭到來自天津的奉軍襲擊。在兩面夾擊之下皖軍兩路潰敗,直系順利入主北京。直皖戰爭之後,直系又接連與奉系發生瞭兩次戰爭,都體現出瞭直軍的戰鬥力之強。第一次直奉戰爭期間,奉系大軍壓境,但被吳佩孚偷襲後方前後夾擊,大敗而回。第二次直奉戰爭,奉系在有皖系配合的情況下,與直系打得平分秋色。沒想到此時直系內部突然發生內訌,馮玉祥等一系列直系將領臨陣倒戈,這才使直系敗下陣來。

三、軍官素質

在當時的三大軍閥之中,直系為何有著超越皖系和奉系的強大實力呢?原因就是直系有著質量更高的軍官們。不僅有著吳佩孚這樣的奇才,其他軍官們也都並非等閑之輩。據統計,在直軍師旅長級別的高級軍官,畢業於天津武備學堂的有6人,畢業於保定陸軍學堂的有19人,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也有13人。因為這些軍官的存在,使得直軍士兵在日常訓練和戰時表現上,都優於奉、皖二軍。可惜的是,成也軍官敗也軍官。直系軍中用於維護關系紐帶的,是稱兄道弟的江湖習氣,和傳統的忠義觀念。這些雖然能讓普通士兵和下級軍官保持忠誠,但是卻保不住高級軍官。隨著政見不和、利益沖突在高層中掀起波瀾,直系已經不可挽回地走向毀滅。最終導致直系在第二次直奉大戰時突然分裂,並從此一蹶不振。

在當時,直系的軍事力量雖然精銳,但始終被運用在錯誤的地方。不管軍官多專業,武器多麼精良,像這樣沒有靈魂和信仰的軍隊,註定隻是歷史中的匆匆過客。所幸後來的中國有一眾胸懷天下的先烈,他們高舉著明燈帶領國人走出歷史的陰霾。惟願今日的和平昌盛能夠永存,而軍閥林立的混亂則永埋歷史的故紙堆。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