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瞭解間充質幹細胞的今生前世!

間充質幹細胞(Mesenchymal Stem Cells,MSCs) 具有廣泛的治療炎癥和退行性疾病的潛力,並且廣泛分佈於幾乎所有組織(包括胎兒和成人),

例如骨髓、血液、臍帶、胎盤、脂肪、羊膜、羊水、牙髓、皮膚、經血等等。

但是卻很少人瞭解間充質幹細胞的研究發展歷程,今天帶大傢瞭解一下哦~

一、間充質幹細胞的研究發展歷程

1976年,Freidenstein等首次發現在骨髓裡存在一群非造血的骨髓基質細胞,呈克隆性貼壁生長,形態和成纖維細胞相似。

由於這些細胞具有多能性,可以分化為中胚層組織,如肌肉、肌腱、韌帶及脂肪組織等。

△骨髓基質細胞

1988年,Freidenstein和Owen 將其命名為“骨髓基質幹細胞”。

1992年,Arnold Caplan教授將MSCs命名為間充質幹細胞(Mesenchymal Stem Cells,MSCs),他也被業界稱為“間充質幹細胞之父”。

△Freidenstein教授和Arnold Caplan教授

1992年,來自於Friedenstein教授團隊的Owen博士證明MSCs同時具有向脂肪細胞和成骨細胞分化的能力。

1995年,Arnold Caplan教授從惡性血液病患者骨髓抽取並分離培養間充質幹細胞,然後再回輸到患者體內,觀察臨床效果並證明這些基質的安全性,這是第一次使用間充質幹細胞治療人類疾病。

有意思的是,Arnold Caplan教授成瞭全球第一傢間充質幹細胞公司——大名鼎鼎的Osiris Therapeutics公司的創始人。

Osiris Therapeutics公司開發的間充質幹細胞註射液(Prochymal)於2012年在加拿大有條件獲批,作為藥品上市,用於兒童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的治療。

1999年,《Science》首次證明MSCs在體外同時具有向脂肪細胞、成骨細胞、軟骨細胞分化的能力。

正是這篇文章,點燃瞭大傢對MSCs的研究熱情,集中在研究MSCs的各種分化功能,期待著MSCs在再生醫學中發揮巨大的作用。

2002年,blood期刊發表文章,證明瞭間充質幹細胞有強大的免疫抑制能力。隨後發現間充質幹細胞具有低免疫原性,即使異體或跨物種使用,均難引起免疫排斥反應。

2010年,Saito等人首次證明瞭間充質幹細胞的歸巢能力

2011年7月,韓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準許由FCB-Pharmicell公司開發的MSCs藥物Hearticellgram-AMI在韓國上市,適應癥為急性心肌梗塞。

△Hearticellgram-AMI

2012年,Osiris公司申報間充質幹細胞作為藥品Prochymal,得到加拿大FDA的批準,適應癥為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並在新西蘭、瑞士等國上市。間充質幹細胞的臨床應用達到一個歷史性高度!

2016年,斯坦福大學幹細胞治療中風取得的成效,36年中風患者的Sonia Olea Coontz在此獲得治療,恢復瞭運動技能。

2018年,南京鼓樓醫院利用幹細胞再生醫學技術,改善卵巢血流,修復卵巢功能,使卵巢早衰患者成功生產。這是世界首例幹細胞聯合支架材料治療卵巢早衰臨床研究誕生的嬰兒。

截至目前為止,間充質幹細胞已被臨床證實能夠治療140多種疾病。

二、2018年,我國CFDA重新放開細胞產品的註冊申請

2018年,我國CFDA重新放開細胞產品的註冊申請,邁出瞭歷史性的一步。

至今共受理瞭25個幹細胞藥物品種的註冊申報;25個受理品種中,以圍產組織來源的臍帶間充質幹細胞(UCMSC)為最多,達到12個;

次多的為成體組織來源的骨髓間充質幹細胞(BMSC),4個,兩者合計占受理總數的64%;

脂肪間充質幹細胞(ADSC)和性質不明間充質幹細胞(MSC)各2個;

其他種類的品種各有1個,包括胎盤間充質幹細胞(PDMSC)、肺幹細胞(LSC)、牙髓間充質幹細胞(DPMSC)、肌母細胞(MB)及性質不明幹細胞。

總結與展望

如今間充質幹細胞已經成為瞭科學傢們攻克難治性、退行性疾病的重大突破口。

間充質幹細胞在文獻、專利和臨床論文中被提及的頻率也越來越高,成為全球范圍內的研究熱點,我們也希望越來越多的人瞭解到其特殊價值,使得間充質幹細胞能造福更多的人類。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