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方陣步兵的十八般兵器,為何到瞭近代,隻剩下長矛和火繩槍?

作者|冷研作者團隊-披瀾讀史

字數:3493,閱讀時間:約7分鐘​

就像許多人講的那樣,中世紀時期的戰爭中,騎兵經常是決定勝負的兵種。隨著羅馬帝國的解體倒塌,傳統羅馬軍團式的重步兵體系在歐洲開始衰落,而這又“使騎兵在不提高成本的前提下效能相對提高瞭”。這就致使中世紀戰爭經常被稱為“騎士的戰爭”,缺乏訓練、裝備的步兵們很難抵抗由貴族、扈從組建的騎兵部隊的沖擊。這種情況直到英法百年戰爭期間才所有改變,克雷西會戰、普瓦提會戰的勝利表明,訓練有素、士氣高昂的步兵在相互配合下足以戰勝那些看似不可匹敵的法蘭西騎士老爺。雖然這時的英格蘭並沒有建立我們後來所見的長矛方陣,但依靠重步兵、投射步兵配合作戰的戰術,已經開始對原有的騎兵地位產生沖擊。

而近代方陣的產生則與瑞士有關。歐洲近代方陣的原型,是大名鼎鼎的瑞士長槍方陣。瑞士為多山國傢,由於交通不便、土地貧瘠,當地人常常會以雇傭兵的身份謀生。早期的瑞士步兵使用2.4米左右的長柄鉤斧作戰,這種後來演化為瑞士長戟的武器並不適合集團作戰,因此十四世紀初期,瑞士傭兵們的作戰方式與後來的瑞士長槍兵們迥然不同,他們習慣於隱藏在山坡、叢林中,隻預留少數部隊吸引敵人,莫爾加騰會戰中,奧地利重騎兵們就吃過這種戰術的大虧。而到瞭後來,為瞭適應正面作戰,他們才開始大規模使用長槍。山地民兵的特性賦予瞭瑞士人更強的機動性和沖擊力,由於他們大多數來自於同一村鎮或者部落,彼此熟悉並一同參與訓練,因此,他們擁有同時期正規軍們所沒有的凝聚力和訓練水平。

與當時步兵慣用的陣型不同,瑞士士兵能夠組成人數多達2500人的瑞士步兵方陣,為瞭便於機動,他們以列為編隊,各隊隊長站在第一排,作戰時士兵們隻需要跟隨隊長的行動即可保持隊形的嚴整性。不過,和希臘、馬其頓將大方陣直線排佈的方式不同,瑞士槍兵們的排陣方式更加簡單、粗獷,他們不追求完全平直的陣線,因此也無需讓己方部隊的橫向寬度與敵人保持一致。他們通常以三個方陣單元編隊,一旦遭遇敵人的襲擊就會選擇停止行進,方陣裡的士兵則按照自己的位置向四面八方放平長槍。如此一來,就不會像希臘、馬其頓方陣那樣,讓側翼成為致命的罩門。

依靠這種新式方陣,瑞士人在對外戰爭中的表現讓整個歐洲都感到駭然。1444年的聖雅各佈·安德比爾斯之戰中,1300名瑞士士兵對戰法國王太子率領的3萬阿爾馬尼亞士兵。結果,在敵我軍力相差如此懸殊的情況下,瑞士部隊在經歷法軍十字弩手的遠程攻擊後,依舊消滅瞭2千阿爾馬尼亞人,雖然最後瑞士軍隊全軍覆沒,但此戰中瑞士人所展現的勇氣和戰鬥力,讓王太子路易不得不黯然罷兵。之後的瑞士軍隊更是如同開掛一般,連續在三次大規模會戰中擊敗瞭勃艮第公爵大膽查理,並在第三次戰鬥中殺死瞭這位天選之子(碎顱者成就達成)。這讓瑞士長槍兵在歐洲聲名大振。在這之後,瑞士長槍兵成為歐洲各國最搶手的雇傭兵戰士。

不過,瑞士雇傭兵雖然戰鬥力惹眼,但由於瑞士與法蘭西交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瑞士向外輸出的傭兵幾乎被法蘭西所把持。其他國傢即使願意出錢雇傭,也很難獲得這些優質士兵的合同。英法百年戰爭中訓練出的精銳炮兵,訓練有素的傳統重裝騎兵,十字弓弩兵,再搭配上機動和沖擊力極強的瑞士長槍兵,這一時期,法蘭西軍隊幾乎是整個歐洲的頂配。

瑞士方陣中,除瞭我們前面說的長槍兵外,還保留瞭部分長戟兵,這可能是歷史慣性造成的結果,這些長戟兵往往是雇傭兵中的精銳,在有敵人突入方陣後會用長戟劈砍這些闖陣者,兇悍異常。直到刺刀發明之後,瑞士長戟才最終從軍隊序列中退出。和瑞士長槍方陣類似,它的兩個效仿者西班牙方陣、德意志長矛方陣不約而同的在方陣中保留瞭其他武器作為輔助。

西班牙方陣是第一個完成近戰、遠程配合的近代方陣系統,瑞士人在佈設方陣時,往往隻有安排少數十字弩兵作為散兵作為掩護,而西班牙人在復刻瑞士方陣的基礎上,還在方陣四角部署瞭規模可觀的火槍手。雖然15世紀前半葉火槍的制作工藝和殺傷力並不具備壓倒性優勢,但帕維亞會戰中,西班牙火槍手們就曾經利用戰場上的叢林、溝壑地形,將突入戰場的法蘭西騎士擊潰,這也證明瞭火器對於騎兵鎧甲的巨大殺傷力,至此,十字弩、標槍、弓箭這類傳統遠程武器日漸式微。

憑借著火槍手和長矛兵間的配合,西班牙方陣在當時幾乎已經成瞭大殺四方的存在。而除瞭長槍兵和火槍手外,西班牙人在進行方陣改革之前還大規模使用過劍盾手,這些劍盾手的來歷可以追溯到西班牙驅逐摩爾人的“光復運動”時期,總而言之,崎嶇的地形和突襲作戰的特點,曾經導致西班牙軍隊中有將近三分之二都是類似於劍盾手、火槍兵、十字弩手之類的輕裝步兵。而這些在光復運動中拼殺的劍盾兵,自然也不會被西班牙人所無視。在意大利戰爭中,這些經驗豐富的劍盾手們會趁對手陷入混亂時突擊,以盾牌阻擋長矛的戳刺,突入對手方陣中肆意砍殺敵人。不過,1534年方陣改革後,西班牙方陣中就已不見瞭劍盾手的身影。

德意志雇傭兵的情況和西班牙方陣有些許類似之處,他們同樣是依托於長矛和火槍的彼此配合作戰,得益於德意志雙手劍發展的紅利,德意志雇傭兵中存在不少精銳雙手劍士。值得一提的是,雖然不少人認為,德意志雙手劍士即是“都卜勒劍士”(都卜勒Dopplesoldners為音譯,意思是“雙倍薪酬”)。但實際上,在早期的德意志雇傭軍中,是根據雇傭兵本人提供的裝備、武器條件,來確定薪酬。當時一個雇傭長矛兵的裝備價格在12 至 14 基爾德左右,而全套甲胄則是16基爾德。按照慣例,能置辦起全套裝備的長矛兵或者自己購置包含火槍在內的全套火槍手裝備的士兵,都可以按月領取8基爾德的傭金。而普通傭兵則是4基爾德,這才是雙酬傭兵的由來,因此,除瞭雙手劍外,許多都卜勒劍士也會使用長戟、長柄戰斧之類的雙手武器。

回歸正題,在作戰時,雙手劍士往往會被部署在方陣的兩端。他們使用雙手劍等武器斬斷敵人的矛,在敵人的陣線中打開缺口,並帶領後面的士兵將之擴大。

可見,無論是瑞士人還是德意志人,在組建軍隊時都沒有放棄除長矛、火槍之外的其他步戰兵種,這是因為,在當時的作戰環境下,火槍的威力雖大,但填裝困難,射速緩慢,因此雙方的交戰往往還是以近身戰的沖擊決定勝負,正因如此,瑞士戟兵、德意志雙手劍士,這些經過嚴苛訓練並富有寶貴戰爭經驗的精銳戰士,才能在短兵相接中發揮重要的戰術作用。隨著火槍威力的提升,步兵近身沖擊戰術的地位變得越來越低。

按照《西方戰爭藝術》的統計,三十年戰爭開始前,長矛兵的薪酬要略高於火槍手或者滑膛槍手,但是等到戰爭結束,火槍手的工資就已經接近長矛兵的兩倍——三十年戰爭前後,莫裡斯火槍輪射戰術日漸成熟,古斯塔夫方陣中的火槍兵們從原先的六排壓縮為更為密集的三橫排,但單位縱列的火力卻有增無減。這時的人們已然發現,一群裝填熟練、配合默契的火槍手可以極大的提高方陣的火力密度,但長矛兵的作用卻相對弱化,他們成瞭保護火槍兵的配角,隻在敵人的騎兵或者長矛兵接近時才能起到作用。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瑞典國王古斯塔夫對於騎兵部隊進行瞭改良,新式騎兵不再依靠手槍進行半回旋射擊,重新拾起舊式騎兵的沖擊戰術,以淺縱深的列隊方式攻擊火槍部隊的薄弱環節。面對這些戰場幽靈,指揮官們往往隻能一面進一步強化己方騎兵,以魔法打敗魔法,一面訓練長矛兵和火槍兵的配合,縮短方陣對騎兵突襲的反應時間,如此一來,許多需要協調配合的兵種,地位就更加尷尬瞭。在這種情況下,那些類型各異、作戰方式千差萬別的步兵自然也就很難再重歸戰場,畢竟“時代不同”瞭。

參考文獻:

1.許二斌《15 世紀末至 16 世紀的德意志長矛兵》

2.楊震《14世紀西歐的步兵革命》

3.《西方戰爭藝術》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創稿件,主編原廓、作者披瀾讀史,任何媒體未經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違者將追究法律責任。部分圖片來源網絡,如有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