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校史——LINK TO PIONEER SPIRITS

譯者的話

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隸屬於KCG集團,而2023年是KCG集團創立的第60周年。KCG是Kyoto Computer Gakuin的縮寫,翻譯過來就是京都計算機學院。很多人說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沒有學部生,其實京都計算機學院作為一所計算機專門學校,有4年制的學科,畢業後能獲得高度專門士這個稱號,而在日本,高度專門士等同於學士這個稱號。所以嚴格來說,如果從KCG集團這個整體的角度來看,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也可以勉強算作有學部生,隻不過這些學生都在京都計算機學院。

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在畢業後頒發情報技術修士(専門職)學位,受到日本本國的文部科學省承認。

有些非常偏激的說法,什麼這個學校就是國內的X翔技校、讀這個大學別想著轉IT瞭、畢業瞭沒公司要,其實如果具備基本的日語能力,去搜索日語的相關資料,你會發現這些言論都是完全錯誤的。

KCG是日本第一所計算機教育機關,KCGI是日本第一所IT専門職大學院,在整個日本的IT教育史上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雖然我的日語水平不足以給大傢提供完美的翻譯,但我仍希望能夠盡自己所能將KCG的發展歷史翻譯給大傢看。希望能夠提供有關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正確的信息。

LINK TO PIONEER SPIRITS.

創立者 長谷川繁雄(1929〜1986年)

創立者長谷川繁雄(はせがわしげお)於1929年出生於兵庫縣明石市的一個商人的傢庭。他從小就喜歡閱讀,勤奮好學,同時也擅長運動,是一名田徑選手。在戰後,日本社會的思想發生瞭巨大大轉變,“一直以來被教導的價值觀完全被顛覆瞭”,他所萌生出的這種感想,成為瞭他學習詩歌和哲學的契機,而這也成為他走向教育者道路的起點。

高校畢業後,繁雄進入瞭京都大學文學部,專攻德國文學和法國文學。畢業後,他繼續在哲學學科進行研究,之後於1957年成為奈良縣吉野郡山區的川上村立第三中學校的教師。這是他作為教育者的起點。

作為一個約有30名三年級學生的班主任,繁雄註重教導友誼的重要性,並在課上以 "生命 "為課題,鼓勵學生 "喚醒自我"。畢業時,他讓學生以“人生與幸福”為主題寫作,大傢都寫出瞭優秀的文章,這正是學生鮮明成長的記錄。繁雄從中深深體悟到,為人類發展教育傾註一切,便是他生命的目的。

然而,接下來的一年,由於教育方針的分歧,他與上司和教育委員會發生瞭激烈的爭執,最終與中學分道揚鑣。即使對方是上司或教育委員會,繁雄也“決不允許違背自己的信念去迎合”。他決定自己親手創立學校。

繁雄と中學校の生徒たち

創立者 長谷川靖子(1932年〜)

川上村にて

另一位創立者長谷川靖子(はせがわやすこ)(原名井上靖子)於1932年出生於日本和歌山縣和歌山市。從小便勤奮好學,並且對天體感興趣,喜歡觀賞和歌山市清澈美麗的夜空。她的父親信奉通過才能使子女自立的教育信念,這樣的教育信念對靖子產生瞭影響,使她早早開始思考不受傳統女性世界觀束縛的自由的生活方式。然而,在戰後混亂的時期,進入思春期的靖子對世態炎涼感到失望,於是決定躲進科學的殿堂之中,將自己的一生獻給學問和研究。正是在這時,新聞報道瞭湯川秀樹博士成為日本第一個諾貝爾獎得主的消息,這使她更加堅定瞭成為理學研究者的決心。

在1951年高校畢業後,她進入瞭京都大學理學部,並加入瞭宇宙物理學系。她是該系中的第一位女學生。靖子夢想成為一名研究員,因此她繼續深造,並日夜努力學習。

在那個時候,靖子的父親經營著一傢牙科診所,位於和歌山市的老傢。然而,1957年,她的父親突然去世瞭。靖子非常愛傢人,考慮到要支付傢庭生活費用以及弟妹的學費,她決定中斷學業回到老傢。在那裡,她雇瞭一名醫生來照顧診所的日常工作,並且開設瞭一傢名為“井上數學塾”的私塾,開始教授高中生們她擅長的數學。

然後,她從繁雄那裡得知,他辭去瞭吉野的川上第三中學老師的工作。從大學時代開始,繁雄就有意和靖子結婚,他來到和歌山看望靖子,並提出瞭結婚和共同經營私塾的想法。

靖子曾經與繁雄一起住在同一間寄宿房裡,共同探討人生哲學和文學理論,從那時起,靖子就認為繁雄是可以與其共度人生的最佳伴侶。於是她接受瞭繁雄的求婚。他們結婚後,把塾的名字改為“井上英數塾”,開始共同經營這個私塾。

創立私塾"和歌山文化研究會",繁雄和靖子結婚

由於6畳房的“井上英數塾”太擁擠瞭,所以一年後,他們租瞭一個武傢屋敷的一角,在天花板上鋪瞭膠合板,制作瞭白木桌子,並塗上瞭塗料,他們自己親手為教室裝修。之後他們將塾名改為“和歌山文化研究會”(簡稱為和文研),開始為初中生和高中生提供私塾教育。

和歌山文化研究會の玄関にて(左端が靖子)

他們制作瞭招生手冊,並在各中學門前分發。有一次,在市內排名第一的中學門前派發招生手冊的時,校長批評他們在校門口進行營利性宣傳活動。那時,繁雄回答說:“我們並不是以營利為目的,我們是要在現今的昭和時代創立全新的塾,這是現代版的“松下村塾”。”校長驚訝地看著他們,然後仰頭大笑。靖子感受到,曾經在大學時期生活在詩歌和哲學的內心世界中的繁雄,開始成為社會的教育者。

這個時期,京都大學親學會(學生社團)正在全國范圍內推廣名為“成就測試”的高中入學模擬考試。兩人意圖將這個測試擴展到和歌山縣全境。靖子主要負責和歌山市內,而繁雄則騎著摩托車走遍和歌山縣下的中學校,並成功獲得瞭約80%的中學參加親學會模擬測試(全員參加)的申請。兩人都是京都大學的畢業生,並且由於測試標有“京都大學”的品牌名稱,因此獲得瞭各中學的信任。京都大學親學會是得到大學當局批準的“社團”,並與名古屋大學、奈良女子大學、大阪大學、山口大學、九州大學等同樣的組織合作,還在金沢大學、岡山大學、香川大學設有支部,建立瞭廣泛的學生網絡,中心是西日本,為中學和高中生以及考生提供模擬考試和通信教育。京大親學會的成員有100多人是京大的學生,1960年時的管理規模達到瞭1300萬日元(現在2.5-3億日元)。和文研是京都大學親學會的“委托”對象,由於龐大的考生人數,京都大學親學會在經濟上做出瞭重大貢獻。考慮到這種模擬測試在資金和招生方面的利用價值,可以說和文研和京都大學親學會之間有著強烈的相互發展關系。

從起源來看,和文研是一所與京都大學有著密切聯系的私立教育機構,其發展歷程可以追溯到這一點。

通過模擬測試獲得瞭充分的資金後,他們於1960年將教室遷移到在和歌山妙法寺境內為文化事業而建的二樓。由於京大親學會測試的影響,“和文研”的名字已經在高中新生中得到瞭廣泛的傳播,約有200名以上的優秀學生聚集在新教室中。從京大親學會模擬測試的結果中,他們大體上已經瞭解到瞭入塾學生的能力狀況,因此教育方針在學生入塾時便確定瞭下來。塾的良好聲譽讓一些學生甚至從遠方來到這裡上課。“雖然傢裡破產瞭,支付不起學費,但我想在這個塾裡學習”,面對這樣的學生,他們接受瞭免除學費的要求。這位學生三年後考上瞭東京大學,並以電子工程學科的成績排名第一。在這些經驗的積累中,繁雄和靖子再次決定攜手共進,致力於教育事業。

繁雄不喜歡日本偏差值教育中的“應試英語”,因為他堅信這絕對培養不出能夠在國際舞臺上發揮作用的英語能力,也培養不出理解英美文學的英語能力。繁雄註重抓住文章的大意,而非糾纏於細節的語法和單詞的意思。他在學習輔導班中並不像其他應試教育機構那樣,而是提供瞭一種與眾不同的英語能力培養方式,例如,他給剛入學的高一新生分發瞭Edgar Allan Poe的《厄舍府的沒落》作為教材。此外,繁雄不僅使用英語教材,還教授文學課程,因為文學是對“人類生活方式的追求”,在各種情境中,能體會到不同的人是如何感受和思考生活的。通過文學,繁雄激發瞭學生的自我意識,引導他們構思理想,並在英語教育和人文教育並行的基礎上,培養學生主動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

繁雄と塾生たち

靖子和繁雄一樣,十分討厭為瞭應對大學入學考試而推行的“技巧式”教育。僅僅教授一些解題技巧是遠離數學本質、徹頭徹尾的歪門邪道,與培養邏輯思維和直覺力毫不相幹。靖子有時候會提及更高層次的大學數學,當從更高的角度去看待問題時,會更容易理解較低層次的內容。而且,當獲得瞭整體直覺時,細節也會變得更加清晰。此外,她還教導學生們,尋找解決問題的途徑並不一定隻有一種。

有時,她會向學生們介紹數學傢們的心路歷程。這些故事能夠打動那些充滿感性的高中生們的內心,有時候,甚至讓文科生也變成瞭數學愛好者。通過這樣的教育活動,不僅僅是進行學科指導,還在培養高中生對數學的興趣,開發他們的才能,讓他們擁有一顆“追求學問的心”。

繁雄通過英語教育實施人格培養教育,而靖子通過數學教育實施才能開發教育。通過這對年輕的二人私塾的培養,進入東京大學、京都大學等頂尖大學的學生人數在不斷增加。

創立和文研セミナー京都教室

在塾的經營狀況穩定後的1962年,靖子有瞭“想再次挑戰研究之路”的希望,於是她重回京都大學大學院學習,開始使用計算機進行科學技術計算。隨之,他們在京都市左京區的京都大學附近成立瞭私塾分校“和文研セミナー京都教室”,並開始招募京都市內的高中生。該教室與周邊的各種預備校和進修班有所不同,實施的是紮根於學術本質的才能教育,作為京都大學入學志願者的塾,聲譽逐漸提高。

在私塾開始計算機教育,"京都計算機學院 "的起源

靖子在京都大學理學研究科攻讀博士學位,並在1963年5月使用當時已經設立在京都大學工學部的機器語言編程計算機KDC-1,進行科學計算。此外,她還為瞭使用大型計算機IBM7090進行學術研究,創立瞭名為“FORTRAN研究會”的組織。該研究會主辦的課程,定期在她和另一位人士創建的“和文研セミナー京都教室”舉辦,面向京都大學年輕研究者開放。正是在這個私塾中開始瞭計算機教育,這一年也是京都計算機學院的起源之年。當時,日本尚未設立任何信息學科,也未實施計算機教育,因此也沒有任何與計算機相關的日語書籍。因此,當時的講座是基於美國制造商的英文手冊或從海外訂購的外文書籍進行的。

1965年12月,第一臺日本產大型計算機在東京大學和日立制造公司的合作下完成。靖子受到東京大學森口繁一教授的邀請,與其他領域的6、7名年輕研究生一起參加瞭日復一日的測試。最後,森口教授說:“未來會有越來越多的計算機用戶,我希望你們能像西部的開拓者一樣努力。”這句話深深地激勵著靖子。

コンピュータ技術者養成に盡力(右から3番目が靖子)

不久之後,該組織更名為“京都軟件研究會”,除瞭京都大學的研究人員外,還招募瞭其他參與者,並開始舉辦各種“電子計算機編程講習班”。京都大學的年輕學者加入瞭講師團隊。在這些講習班上,進行瞭“科學計算編程高級技術”、“數值計算法”、“線性規劃法”、“算法”、“模擬”、“電算系統在醫學中的應用”等應用軟件的講習,作為日本最早的講習班,得到瞭京阪神地區各個大學研究人員的好評。參加者包括京都大學全學部的年輕教員、研究員、研究生,以及同志社大學、立命館大學、神戶大學等大學的教授、助教、助手和行政人員。隨著時間的推移,島津制作所、立石電機(現在的歐姆龍)、三菱重工業、三洋電機等京都市及近郊的民營企業的研究所的參加者也逐漸增加,引發瞭一場轟動。

計劃建立日本第一所培養計算機技術人員的全日制學校

隨著計算機熱潮的到來,數年後,參加培訓的人群從大學生擴展到瞭許多普通市民。在這種情況下,繁雄預見到信息化社會將以驚人的速度到來,並預測計算機將逐漸滲透到人們的生活中。他確信,響應這種需求將對日本乃至人類的發展做出巨大的貢獻。此外,在日常的技術指導中,他感受到瞭高中畢業生在以學歷為主導的社會中面臨的不幸處境,不過他認為即使沒有高學歷,通過學習有助於社會發展的技術,也能夠開拓屬於自己的未來,這就是他未來的教育使命。於是,他決心成立日本第一所全日制的計算機專業學校,並全面征求靖子的合作。在選擇研究或教育的二選一面前,靖子認為計算機教育將更具社會價值,是作為利用計算機先驅者的使命,因此選擇瞭計算機教育的道路。靖子接受瞭制作不二傢,服部鐘表店(現在的株式會社和光)的處理程序以及堀場制作所和三菱汽車的排放氣體測量程序等工作,賺取瞭學校的啟動資金。

全日制 京都計算機學院

靖子負責教學並成為學校的領導者,京都大學宇宙物理學研究小組的成員也加入到瞭講師團隊中,於1969年8月成立瞭全日制的“京都計算機學院”,旨在為不打算進入大學的高中畢業生提供專業的信息技術教育。這是民間人士在日本的古都京都創立的第一所全日制私立計算機教育機構。

新入生に語りかける長谷川繁雄初代學院長長谷川靖子先生の講義設立當時の洛北校玄関洛北校で學ぶ學生たち

京都計算機學院的教育理念是 "學術和技術的統一教育",打破瞭 “專門學校就是技術教育 "的社會公認觀念。學校成立之初,學生僅有40人。最初,靖子為瞭承擔制造商的委托而在學校內安裝瞭一臺小型計算機用於教育,但兩位創辦人渴望引入中型及以上的設備。

但是這兩位年輕人沒有足夠的資金。個人投資數億日元購買計算機這件事也是沒有先例的。然而,東芝被兩人的理想和熱情打動,便將當時聲譽卓著的“TOSBAC-3400”租借給瞭他們。在安裝這臺大型電腦的時候,靖子因為高興過度,甚至在那層樓上跳華爾茲。繁雄對靖子說:“我曾經沒有錢,不能給你鉆石結婚戒指。這臺計算機就當作是我送給你的“結婚鉆戒”,它是最適合你的東西”。

TOSBAC-3400(東芝製)の搬入

數年後,他們前往外資企業UNIVAC(現在的BIPROGY)提出引進超級計算機的申請。該公司的銷售經理聽取瞭他們的意見後,向下屬指示:“這兩個人非常獨特,他們的願景非常明確。我們應該支持他們。”最終,超級計算機被引進瞭學校之中。

像這樣大企業的合作和支援接連不斷。那個時候,大型計算機和中型計算機隻有在大學中研究生以上的少數研究人員才有機會使用。但這些設備卻能夠引進到京都計算機學院中,並全天候對學生開放使用。因此,從開學之初起,學校便實施“始終處於最前沿”的教育。

學生たちは,コンピュータを自由に使うことのできる環境で,熱心に技術を修得していった

繁雄離世

正如繁雄所預見以及靖子所想象的那樣,計算機在世界上迅速普及。個人電腦在各種職場中的普及速度驚人,計算機技術人員成為供不應求的狀態。京都計算機學院的畢業生們也都進入瞭各行各業。例如,老牌遊戲公司任天堂在20世紀80年代初期聘用瞭該校的許多畢業生,並進入瞭電子遊戲行業。也正如大傢所知道的那樣,任天堂在之後的電子遊戲行業中取得瞭輝煌的成就。

京都計算機學院的目標不僅是培養具有技術能力的人才,更重要的是培養應用能力和具有優秀人格的人才。受過本校教育的畢業生被各個企業評價為“逐漸展現出光芒的人才”。

當畢業生成功的消息不斷傳來,繁雄感受到瞭更加強烈的使命感,他不斷籌集資金,擴充設施設備,招募講師和學生,以進一步發展學校。然而,由於過度勞累,他在1986年4月倒下瞭。他被確診為癌癥,盡管進行瞭積極地治療,但在1986年7月2日不幸離世,享年56歲。作為學校優秀的領導者,他的去世給教職員工和學生帶來瞭巨大的沖擊和深深的悲傷。在5000多名學生和校友參加的葬禮之後,繁雄被埋葬在京都市左京區的知恩寺墓地。學校每年以繁雄的號“閑堂”為名,舉行“閑堂忌”紀念活動,緬懷創校者的遺德。

繁雄が生前愛誦したゲーテの言葉を刻んだ詩碑(知恩寺墓地)

海外計算機教育支援活動

在克服瞭繁雄死亡的悲痛之後,靖子發誓將繼續發展計算機的教育事業,為日本乃至世界做出貢獻。京都計算機學院應用教育通過創建計算機文化的方針,在1989年,對於仍未進入現代信息化社會的發展中國傢和東歐地區,計劃利用學院擁有的2000臺8位個人電腦,進行計算機教育支援活動。在1990年至1995年期間,實施瞭對泰國、加納、波蘭、肯尼亞、津巴佈韋和秘魯這六個國傢的援助活動,取得瞭巨大的成果。此後,又追加瞭約1000臺16位和32位個人電腦用於援助。從1996年開始,除瞭將這項活動擴大到新的國傢外,還實施瞭對以前援助國傢的二次援助。此外,自1996年起,還為在中國的天津、西安和北京等三所當地提攜的大學提供瞭技術支援。

ペルー共和國へのパソコン寄贈式に臨む靖子

這種援助活動得到瞭高度評價,2006年,靖子獲得瞭日本ITU協會基金會的“國際合作特別獎”。為瞭紀念這個獎項,她開始支持吉爾吉斯斯坦,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厄立特裡亞,烏幹達(第二次)等國,並且已經達到瞭26個受援國傢。

將先鋒精神傳往未來

在20世紀60年代,“電子計算機”是一個“隻有研究人員和高層管理人員使用的巨型設備”,有多少人能想象到它會像今天這樣變得小型化,性能也得到不斷地提升,並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京都計算機學院的創辦者長谷川繁雄和長谷川靖子很早就發現瞭這種可能性,並懷著培養信息技術人才的巨大熱情和先鋒精神,創造出全新的教育場所。經過不斷的發展,IT技術成為瞭支撐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力量。自學校成立於1963年以來,60年的歲月已經過去,畢業生們在京都計算機學院學習並離校後,已經在IT行業和其他各種領域中取得瞭成功。創始人的熱情和先鋒精神一直流傳於學生和教職工中。

2004年,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成立,這所大學院大學繼承瞭京都計算機學院的傳統和輝煌,也是日本第一所專門培養IT專業人才的大學院。

2004年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開學2005年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京都駅前サテライト竣工2022年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百萬遍キャンパスに新校舎が完成

日本最初的IT專門職大學院 – 培養高水平的IT專業人才

總理事長:長谷川 亙

初代校長 萩原 宏

第四代校長(現任) 富田 眞治

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認可申請書

摘自 2003 年向日本文部科學省提交的認可申請書。

正如克拉克·克爾所說:”整個高等教育或中等後教育問題的焦點現在已經轉移到擴大機會與擇優錄取之間的鬥爭上,把註意力僅僅集中在傳統大學領域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瞭。不僅如此,現實情況是,在‘高等教育’和‘傳統大學’仍然是同義詞或在某種程度上是同義詞的國傢,傳統大學正逐漸被過度招生和無休止的超負荷工作所削弱“。

在日本,由於學術偏向的崩潰和學齡人口的減少而導致的大學衰落現象,再加上傳統新制大學的失勢,導致日本進入瞭一個不可避免的教育改革時期。

在此背景下,我們看到瞭一絲曙光,那就是對戰後未能充分發揮社會功能的大學教育進行瞭重新審視,並立法設立瞭專門職大學院,以培養對產業有用的高度專業化人才。

此外,大學隻是傳統研究型大學及其模仿者的舊觀念已被廢除,不受地產要求約束的新編制標準已經生效,這在向e-learning快速轉變的今天是非常值得歡迎的。

通常情況下,一項制度的真正建立要經歷許多曲折,從其生效之時起就開始編織政策、強化法律。

回想起來,在日本專門職大學院制度實施的第一年,我們是在程序性前提條件不充分的情況下開始申請審批的。的確,我們最初準備的材料可能有些粗糙和魯莽。

但是,當前 IT 應用領域人才短缺的情況如此嚴重,我們當然聽到瞭業界要求盡早誕生 IT 專門職大學院的呼聲。

40 年來,作為日本最早的計算機教育機構,京都計算機學院一直以快速應對不斷發展的計算機和 IT 技術為使命,不斷致力於大學內部的教育改革和滿足社會對人才的需求。當新立法下的教育改革大門突然開啟時,我們必然會基於從我們的經驗中獲得的信心和對社會的使命感,立即采取行動。

在開始申請的過程中,我們得到瞭這一領域先驅者的指導,瞭解瞭各種實例,就像京都計算機學院成立時一樣,我們看到瞭戰後“大學 ”制度所面臨問題的端倪,而這正是本文開頭提到的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成立的前提之一。

戰後的新“大學”制度從 20 世紀 60 年代的考試大戰和學校矛盾,到 80 年代的閑置土地,再到現在的大學垮臺,其原因在於戰前的技術學校、師范學校和各種學校轉變為新 "大學 "制度時所產生的弊端被放大瞭。

戰前培養高技能專業人才的舊職業學校,在戰後的新體制下獲得瞭“大學”的美名,在模仿戰前帝國大學的研究至上主義下,變得高度有序,封閉在象牙塔中,放棄瞭原有的教育。

而時至今日,這些日本傳統的新“大學”觀念及其殘餘,早已過時,它們不是虛無縹緲的幽靈,而是實實在在的障礙,是阻礙日本教育改革的重要因素。

但我們再次堅信,我們的教育理念和根據行業需求建設教育的做法是正確的。 我們要強調的是,我們現在要做的是在新的改革道路上 "創造教育"。

隻要不是再現過去的固有模式,就不能用舊的價值標準和評價尺度來評價新的萌芽。 毫無疑問,日本急需 IT 專門職大學院,如果忽視這一背景,日本的教育改革和振興將無從談起。

在眾人的參與下,事物總是朝著趨同的方向發展。 “有序是由無序的系統方法引導的”,“有序的組織是由競爭和漂移的交織效應帶來的"。

混亂和不確定性始終伴隨著創造點。 但是,隻要符合時代的需要,教育的真諦就在那裡,它就會越來越確定地成為新時代的動力。 我們願意相信,黎明的曙光正在逐漸顯現。

現在,根據新的法律,當相關人員立即行動起來,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誕生時,它將成為日本唯一的、第一所 IT 專門職大學院。 作為唯一也是第一個先例,我們深知自己有責任成為最好的模范大學,我們決心以堅定的決心負責它的誕生和未來的發展,以應對業界嚴重缺乏 IT 人才的問題。

我們相信,這所大學院大學必將為日本的高等教育註入新的活力,成為日本復興的基石,進而成為人類未來的基石。

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批準成立

2003 年深秋,審批甚至被擱置。 然而,學校勇敢地面對瞭這些困難,終於在 2004 年 1 月正式獲批成立。 日本第一所IT專門職大學院誕生瞭。

萩原宏初代學長が挨拶

2015年入學式

2018年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學位授與式

2023年創立60周年

KCG成立60周年暨KCGI成立20周年紀念式典(2023年10月6日)KCG、KCGI和KCGM理事長・総長長谷川亙致辭學長富田眞治聯合國互聯網治理論壇(IGF)前秘書長、Internet域名與地址管理機構(ICANN)前理事Markus Kummer發表紀念演講Internet域名與地址管理機構(ICANN)理事Avri Doria發表紀念演講聯合國互聯網治理論壇(IGF)現任秘書長Chengetai Masango先生發表主旨演講日本的信息教育和應對人工智能崛起的互聯網管理的討論

研究型大學院與專門職大學院的區別

大學院的人才培養可分為培養科研人員和高級專業人員兩種。在日本,迄今為止致力於培養科研人員的“研究型大學院”是主流,而專註於培養高級專業人員的大學院則幾乎不存在。

然而,近年來,由於技術革新的急劇變化,社會經濟的急劇變化(多元化、復雜化、高度化、全球化)等,產業界等相關行業強烈呼籲要培養具有高度專業技能的人才。同時,在職場中活躍的社會人也越來越強烈地希望提高自己的技能和職業轉型。

對於這種社會需求,傳統的研究型大學院已經無法滿足。也就是說,

  1. 在研究型大學院中,研究領域的專業化和特殊化隨著研究的深入變得更加顯著,課程的安排並不是為瞭能夠均衡地掌握實際應用所需的各種技能和知識。
  2. 研究型大學院的教員以缺乏實踐經驗的研究者為主,因此與實際社會的實踐有很大偏差,缺少實踐性教育,無法滿足實務需求。
  3. 在研究型大學院中,入學者往往限於特定相關專業的畢業生,無法創造職業轉型的機會。

「專門職大學院」是由2003年施行的改正學校教育法所開始的新制度,旨在培養具有高度專業職業能力的人才(高度專業職業人員)。與傳統的研究型大學院不同,專門職大學院規定必須聘請一定比例以上的實務系教員,並嚴格規定每位教師所教學生的人數,從而考慮到瞭實務人才培養的各種因素。專門職大學院是回應社會對培養高度專業職業人才的需求,為各種職業領域的特性提供靈活而實踐性強的教育而設立的新型大學院制度。

什麼是professional school

專門職大學院的模式是源於美國的professional school。其特點如下所述。

  1. 在課程設置上,不僅僅強調傳授特定課題的知識和技能。而是通過培養社會理解能力、遵守道德規范的行動能力和對整個社會的關心等廣泛而綜合的能力來進行考慮和安排。
  2. 教育方法也有其特點。不隻是單方面的講課,而是更多地采用討論和小組工作的方式,註重培養學生的主動性和積極性。此外,許多實務經驗者會站在講臺上,授課內容也常涉及實用主題與實際社會相關。
  3. 接受具有各種背景的多元化學生,不受原本專業的限制。這有助於為更多的人提供職業轉換的機會,具有重要的社會意義。通過與來自各種專業的學生一起學習,每個學生都可以自然地獲得廣泛的視野和靈活性。

在美國,各個領域的領導者都有來自professional school的畢業生,如法學院和商學院(MBA),他們對專門職學位有著極高的社會評價。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旨在追求美國式的professional school。

作為日本第一所IT專門職大學院

學校基於專門職大學院制度,以美國的羅切斯特理工學院和哥倫比亞大學等多所大學的教育網絡為基礎,在課程中融入瞭美國professional school的教育經驗,並將其適應於日本的情況。也就是說,

  1. 在課程設置方面,以技術科目、管理和經濟學科目為中心,同時也納入瞭領導力、人才培養等科目,以便平衡地掌握IT領域所需的廣泛而高級的技能,從而成為高端專業人才。
  2. 聘用瞭在企業中表現優異的實踐經驗者和畢業於美國professional school的人員作為教員。采用瞭大量的實踐性課程,如討論、小組工作和演示等,以培養高度專業化的IT人才。
  3. 廣泛接受具有多樣化背景的人才,不受出身專業的限制。此外,也向社會人開放大門。傳統的日本大學院制度中,例如文系畢業生想在大學院階段轉向IT計算機領域是很困難的,但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為實現職業轉換提供瞭機會。

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具有不同於傳統研究型大學院的特色。作為日本第一所IT專門職大學院,正在推進這種獨特的教育理念。

創立60周年 誓要邁向更高的目標

2023年,日本第一所計算機教育機構京都コンピュータ學院(KCG)迎來瞭其創立60周年,日本第一所IT専門職大學院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KCGI)迎來瞭其創立20周年。兩所學校在傳承和實踐方面有著深厚的底蘊,培養瞭眾多引領國內外IT行業的領袖人物。除此之外,KCG集團還包括瞭培養適應電動汽車時代的汽車維修師的京都自動車専門學校(KCGM),以及獲得文部科學大臣指定的“準備教育課程”的日語教育機構京都日本語研修センター(KJLTC)。KCG集團誓言將迎接下一個時代,邁向更加輝煌的未來。

隨著新時代的到來,可以說在商業、教育、醫療等各個領域,利用元宇宙、人工智能、自動駕駛、數字化轉型、5G等IT技術變得越來越重要。日本相繼推出瞭“打造世界領先的數字國傢宣言-促進公共和私營部門數據利用基本計劃”、“數位田園都市國傢基礎建設整備計畫”等IT戰略,旨在讓所有國民享受數字技術的成果,同時實現安全、安心、富裕的數字社會。

「數位田園都市國傢基礎建設整備計畫」計劃從2022年到未來5年期間培養230萬名IT人才。然而,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調查,IT人才短缺問題十分嚴重,預計到2030年,短缺人才將達到45萬人,尤其是缺乏負責網絡安全的人才,缺乏掌握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的新業務領域的專業人才。

KCG集團已經培養瞭超過5萬名畢業生,為日本IT產業提供瞭支持。近年來,KCG集團拓展瞭內容產業和其他 IT 應用領域的研究領域,並不斷擴大與產業界和海外大學的合作,進一步加強瞭向產業界輸送優秀 IT 人才的力度。KCG集團的總理事長長谷川亙是日本IT団體連盟(IT連盟)的代表理事和副主席,該協會有60多個團體(約5000傢成員公司,總雇員數約400萬人),在各種會議中積極提出解決嚴重的IT人才短缺問題的建議,為整個IT行業做出瞭貢獻。

KCG集團將繼續擴大與海外教育機構的合作,推進全球化,構建新型教育網絡,不遺餘力地培養優秀的IT人才,並使其投身於全世界的產業界中。同時,京都情報大學院大學(KCGI)作為學校法人,是地理名稱頂級域名“.kyoto”的管理和運營商,旨在實現安全,可靠和幹凈的域名,推動“世界京都”的品牌化。KCG集團將繼續踏實前行,積累傳統和成就,追求新的視野,向未來邁進。

新校舍——根據最新教育理論設計

2022 年夏天,京都本校百萬遍校區的新教學樓落成。 在歷史悠久的學術城市——京都,新校舍將成為全新的 IT 教育和國際交流基地。 因此,百萬遍本校的面積擴大瞭三倍。新校舍地上四層、地下一層,將以本校的教育經驗和理論為依托,成為先進、創新、全球化教育發展的舞臺。

自 2004 年作為日本第一所 IT 專門職大學院開學以來,本校積累瞭豐富的教育經驗,來自國內外的眾多教學專傢也在不斷追求緊跟時代需求的課程設置。 學生人數從開辦時的 80 人(可容納 160 人)增加到現在的 700 人(可容納 1300 人),增加瞭 9 倍,位居日本大學院前列。 近年來,本大學院不僅吸引瞭來自亞洲、歐洲和美國的眾多留學生,還吸引瞭來自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留學生。

大講義室除上課外,還可用於舉辦講座、音樂會、戲劇和電影演出以及其他多種用途。 從設計階段開始,學校就與一傢專業聲學咨詢公司合作,進行瞭詳細的聲學模擬,以便為各種使用模式創造最佳的觀看環境。 每個座位都配備瞭電源,並提供有線和無線上網服務,可以舒適地使用筆記本電腦和其他設備。 最多可容納 200 人。

混合式靈活教室(Hybrid-Flexible)旨在靈活適應各種教學風格,如通過小組合作、演講和其他形式的主動學習,讓學生主動參與課堂,以及面授與在線教學相結合的混合式課堂。 該系統的設計可靈活適應各種教學方式,如通過主動學習的積極學習方式,以及面授與在線教學相結合的混合課堂。 它配備瞭智能顯示屏、集聲麥克風和揚聲器,可營造無縫的教學環境,讓學生一起上課,而不受教室或網絡位置的影響。整個教室的墻壁都可用作白板,同時還可用作創意板。

創新教室的設計功能是讓不同學科的學生和教師在這裡通過討論和公開展示誘發創新,並產生新的想法。 墻壁可以用作白板,與混合式靈活教室相同。 它還可用作學生和社會人之間的合作場所,例如在產官學合作項目中。此外,通過完全打開玻璃隔斷並將其與鄰近的開放空間相結合,它還可作為在大講義室舉辦活動和講座的門廳。

個人工作間位於二樓和三樓,配備瞭高隔音設備,以便與遠程人員進行舒適的交流。 工作間配備瞭寬大的辦公桌和網絡連接,旨在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使學生們能夠專註於在線課程、小組工作會議、作業和自學、在線訪談等。

實習室配備瞭最新的高性能計算機,主要用於人工智能編程、數據庫和企業資源規劃業務管理方面的實踐培訓。 也可用於自學和作業。

圖書室擁有約 10,000 冊日語、英語和中文書籍、期刊和文章,主要與 IT 信息技術相關。借書時,隻需將書和學生證放到自助借書機上即可。除瞭供個人閱讀和自學的空間外,圖書室還設有供多人使用的區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