坪陽再生人現象已經有初步結論

(文章轉發自網絡 作者李常珍)

歷經半年,對湖南與廣西交界處100名記住前世的侗族再生人詳細訪談之後,在靈魂領域,我得出一些初步結論,寫於此,方便大傢更好地理解本書,也期待大傢提出自己的不同見解。

這100名再生人案例的真實性是顯而易見的。第一,這些再生人並非成年後聲稱自己有前世記憶,他們絕大多數都是從剛會說話起就講自己的前世姓名及前世生平細節。同時堅持要去前世傢,回前世傢後又認出前世用過的物品,對前世親屬表現出深厚的情感。這些記憶和行為,對一個兩歲左右的幼兒來說,不可能是自己撒謊,也不可能是父母教唆撒謊。第二,大部分再生人都實現瞭前世和今生兩個傢庭的認親。如橫溪村吳軍好兩歲多到前世傢,前世兒媳李來福看見小軍好手臂上的胎記,略做對證後,就稱唿這個小男孩為「娘」,因為這個胎記與她當年在婆婆遺體上所做的記號在形狀、色澤及紋理方面幾乎一樣!試問,沒有充分的令自己信服的理由,一個心智正常的成年人會在大街上隨便拉一個小男孩認作娘嗎?馬田村吳雨周在他前世母親的葬禮上哭得天昏地暗,很快因哀痛過度全身抽搐導致休克。試想親兒子在親娘葬禮上都未必哭成這樣,一個人會在不相幹的另一個人的葬禮上哭至休克嗎?第三,當地侗族民風淳樸,鄉村夜不閉戶,根本沒有造假動機!甚至有許多再生人長大後都不願承認自己是再生人。絕大多數父母對孩子剛會說話起講述前世或在陰間的當鬼經歷是嚴厲制止的,很小的時候就讓他們喝紅鯉魚湯,當地人認為喝這個湯可以忘記前世。由此可見,當地人大多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記住前世,因為他們覺得記住前世徒增無謂的煩惱,不利孩子成長。

我從以下八個方面,總結這次考察的初步結論。

(1)一個空間,兩個世界

本人在採訪再生人時,重點詢問瞭他們前世死後分離出的靈魂在「陰間」的活動狀況。綜合數十個再生人的證詞,得出瞭陰間和陽間的關系是「一個空間,兩個世界」。借用中國傳統陰陽理論解釋,就是無論生命還是非生命都有「陰陽」兩部分,即「陽性」的物質部分和「陰性」的靈魂部分。而鬼魂的特殊體現在它失去瞭「陽性」的物質部分,隻剩下「陰性」的靈魂部分。所以鬼魂就隻能生活在靈魂世界裡。雖然他們在陰間看事物的視覺效果和生人幾乎相同,但其實他們看見的僅是萬物的靈魂,吃的也僅是食物的靈魂,隻能和靈魂交流。鬼魂可以看見生人而生人卻看不見鬼魂的原因就在於生人體內有個和肉身外觀一模一樣的靈魂,當然可以被鬼看見,但生人的眼睛隻能看物質不能看靈魂(極個別例外),所以就看不見鬼魂。我用人鬼同時同桌吃飯和喝酒來演示這個區別。

比如龍勝縣地靈村吳會鳳的前世姑柳死後,她的丈夫十分思念她。吃飯時給她留瞭位置,擺瞭碗筷,並燃起香唿喚她,姑柳的靈魂就回到傢和丈夫一起用餐。假設桌上有一盤子雞蛋,共4個(編號為1、2、3、4),我們看圖1-3,他們夫妻一人一鬼的吃蛋過程。

1 鬼的視圖

圖1:姑柳的靈魂與生前丈夫對坐,準備吃雞蛋。鬼可以看見人,人卻看不見鬼。

2 鬼的視圖 生人的視圖

圖2:鬼從盤子裡拿起1號「雞蛋」(實為雞蛋的靈魂),在鬼看來盤子裡隻剩下3個雞蛋瞭,但在人看來,盤子裡仍有4個雞蛋。

圖3鬼正在吃她拿走的1號雞蛋這時她看見丈夫拿走瞭2號雞蛋此時在鬼看來盤子裡隻剩下3號和4號雞蛋瞭而在丈夫這個生人看來盤子裡僅有2號雞蛋被自己拿走瞭,其餘3個仍在。

鬼拿走雞蛋,在生人看來雞蛋沒有減少,而生人拿走雞蛋對人和鬼看來雞蛋都減少瞭,原因是鬼生活在靈魂世界,鬼的靈魂之手隻能拿起雞蛋的靈魂,而人是陰陽合體,人去拿雞蛋時,手的物質部分拿走瞭雞蛋的物質部分,手的靈魂拿走瞭雞蛋的靈魂。而且,人若是去吃1號雞蛋,會嘗出這個雞蛋的味道比其他雞蛋淡,吃下去也隻能滋養肉體,人體內的靈魂是吃不到這個雞蛋的,因為這個1號雞蛋的靈魂已被妻子的亡魂吃掉瞭。

「夫妻」把雞蛋吃完後,我們再看看他們如何喝酒(圖4-圖7),假設酒瓶內隻有兩碗酒的量。

4 鬼的視圖

圖4:人鬼對坐,準備喝酒。

5 鬼的視圖 6 生人的視圖

圖5:人拿起酒瓶給自己斟瞭一碗。在人看來,酒瓶裡的酒下降瞭一半;在對面的鬼看來,也同樣下降瞭一半。

圖6:鬼把瓶內剩餘的一半酒倒進瞭她自己的碗裡。

鬼把食物吃瞭或把酒喝瞭,雖然在生人看來實物仍在,但因為沒有瞭靈魂,他們的品質已下降。如新寨村吳師科小時候晚上睡後靈魂離體,從本村飛到桐木村的前世傢,從筐裡偷拿前世妻子的桔子吃。他每次偷拿兩三個,一段時間後把筐裡的桔子拿走瞭一半。後來他的前世妻子吳如英抱怨說,不知為什麼一筐桔子的上半筐全爛瞭,而下半筐卻一個也沒爛。

非生物的物質部分和靈魂部分的分離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靈魂移動瞭某個物件的靈魂,則這個物件的物質和靈魂立即分離。如吳彩媛兩歲時,晚上睡覺後靈魂離體回其前世傢,把「自己」的老拐杖(靈魂)拿回瞭今生傢裡。還有一種方法是用火燒或用火烤。比如某人去世後,傢人將他生前的衣服焚燒成灰,物質部分成瞭灰燼,但靈魂不滅,死者靈魂若需要,就會把這些物品的靈魂帶走自用。有時某個親屬想留用死者的某件遺物,則可以用火烤一下這件遺物,再發個願,這個物件的靈魂也會分離出來。這樣亡魂可以用這個物件的靈魂部分,而親屬用失去靈魂的同一個物件的物質部分,似乎兩全其美。但這樣做有何後果,尚需進一步的研究。

不同靈魂在靈魂世界的「神通」差異幅度很大。大部分靈魂與生前生活類似,也要吃喝拉撒(吳會鳳與姚最元明確指出鬼也要排泄)。其中有少部分靈魂的神通特別。比如有些可以像鳥一樣飛行,如吳喻媛的靈魂;可以變大變小,如吳師彩、吳師航的靈魂;可以把繩子變成老鼠,如吳師科的靈魂;可以搬起巨石,如姚最元的前世靈魂;可以打開電視機偷看電視,如吳雲鳳的前世靈魂;可以從桂林腳踩雲朵到175公裡外的東江村,如吳趙的前世楊世門的靈魂;可以夜間飛去400公裡外的廣州旅遊,如吳會鳳的前世姑柳的靈魂;可以從墳裡面看見外面的事情,如吳王艷的前世靈魂;可以從鷹的靈魂變成生人可看見的小女孩的形象,並能和生人交談,如吳永菊的前世靈魂。種種神通各不相同,雖然從生人的經驗看難以置信,但靈魂在靈魂世界的確與陽間不同。

圖7:現在人和鬼都在喝自己的一碗酒,在鬼看來,酒瓶已空,沒有任何酒瞭。但在丈夫(生人)看來,瓶裡還有半瓶酒。

(2)身體遺傳與靈魂傳遞

大量再生人案例充分證實瞭再生人的靈魂特徵,諸如性格、才智(如音樂、數學、邏輯、管理、語言、社交等)及愛好,是由投胎的靈魂帶來,與肉體無直接關聯,與父母也不存在遺傳關系。也就是說,父母隻能遺傳一些身體特徵給子女。父母隻能孕育一個「空白」胎兒,然後等待一個有緣分的靈魂前來投胎,由前來投胎的靈魂決定這個孩子的性格、智力等非身體特徵。(註:靈魂也可以帶個「記號」如胎記或出生缺陷進來。)這就從根本上推翻瞭現代遺傳學關於性格、智力由父母遺傳的觀點。

通過採訪這100個再生人後發現,他們絕大多數前世今生的靈魂特徵,諸如性格、才智、愛好都高度類似,因為他們兩世擁有同一個靈魂。如石詩雷的上一世用電線電魚把自己電死瞭,這一世五年級又在做同樣的事情;楊玉純的上一世爬烏梅樹墜下摔死,這一世小時候還是喜歡爬樹;吳祥雲的上一世喝太多米酒喝出胃癌,這一世三歲多就又開始喝酒瞭,才16歲就和成人在飯桌上賽白酒,把酒友放倒兩三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諸如性格、愛好等靈魂特徵是極穩定的本性,往往是「死不悔改」。有時兩世所處環境有較大變化,他們的靈魂表現出的特徵會略有調整。

從地靈村吳李純案例看,父母都隻能孕育一個胎兒,不能生出靈魂。(註:理論上父母可「意造」,即意念創造一個靈魂投胎自己的孩子,但古今中外暫無此種實例。胎兒自有一個無意識的類似物件的靈魂,即「象魂」。隻有有意識的主魂投入,胎兒才算一個完整的人。)吳李純在出生後的90天內,不會笑,沒有表情,也不會和父母有任何互動。第90天同村吳人口的亡魂入體後,吳李純立即質變,不但會笑瞭,有瞭表情,還和父母之間有瞭互動。廣西防城港市企沙鎮有個12歲白癡,自小不會講話,更不會讀書寫字。某日村裡有個退休老教師突然死瞭,當天這個12歲的男孩就突然會說話瞭,更驚人的是突然也會讀書寫字瞭。(註:此男孩今年已15歲,由本書吳玉華講述,本人未去考察。)

馬田村的姚佳璨兩三歲時無人教就能唱高難度的傳統老侗歌,因為她前世是村裡的第一歌手;東江村陸小旅稍微一學就會開車瞭,因為他的前世當工程兵時專門開拖拉機。這些再生人案例說明,靈魂可以帶到下一世的不僅是記憶,還可以是各種天分和愛好,或者是技能。

有些音樂傢的孩子往往還是音樂傢,如施特勞斯,有些科學傢的孩子經常還是科學傢,如居裡夫人。這是因為靈魂往往找相似的有緣分的人傢去投胎,父母和子女雖無靈魂繼承關系,但前世有緣分關系,即科學傢大多在科學傢的圈子中發展社交和婚姻物件,音樂傢也往往在音樂傢的圈子裡發展此類關系。

小結:子女的性格及天分僅與入胎靈魂有關,與父母遺傳無關。(註:長相也有更像前世而不像父母的,如本書陸小旅和楊聖槐。美國佛吉尼亞大學史蒂文生(IanStevenson)教授在緬甸發現一名叫 Maung Za w WinAung的男孩,長相完全是白人樣子,但其父母卻是地道的當地黃種人。此男孩自述前世是二戰陣亡此地的美國白人飛行員。)

(3)自由投胎還是神靈安排投胎

約有20%的再生人談到他們死後見到瞭陰間神靈,諸如鬼差、土地公、孟婆、判官和閻王,這其中又有一部分指出他們來某傢投胎屬神靈指派或由鬼差押送。如馬田村吳幹嶽的前世石婄令的靈魂見瞭閻王之後,由鬼差押送投胎。地靈村吳妮斯的前世吳樹枝的靈魂也是由鬼差押送到她的前世女兒傢投胎。而孟龍村吳趙的前世楊世門與其前世妹妹楊世梅在從桂林出發去湖南東江片區投胎之前,有個陰司負責安排投胎的判官對楊世門說:「因為你妹妹臨死之前發過願,本想安排你倆再進同一個傢庭再做一世兄妹,但你的未來父母無法同時『擔起』你們兩個,所以隻好把你們分開到兩個不同傢庭投胎。不過不用擔心,相隔不會很遠,你們去吧!」石婄令死前發願想投胎做二女兒的孩子,閻王滿足瞭她的生前願望。由此可以看出,神靈安排投胎時,也會考慮靈魂的意願。本書案例中另有十餘例前世快要去世時發瞭來生投胎願望,結果都如願以償。

其餘80%的再生人或者不確定或者聲稱在死後沒有見過任何神靈。但很多再生人都聲稱他們的上一世死後的靈魂在某個時間碰見瞭今生傢裡的某個人,覺得這個人不錯,就跟回去到今生傢投胎瞭。如坪陽村姚海灘和姚柳青(化名)的前世靈魂跟姚海灘的今生父親來坪陽投胎;石慶忠的靈魂跟女兒回坪陽投胎;石詩雷的前世被電死當夜靈魂跟今生父親回瞭傢,當晚投胎到一個已出生的嬰兒;吳王艷的前世靈魂是跟今生母親回傢投胎。在100個案例中前世靈魂跟隨今生親屬投胎者共有24例。這些靈魂跟某個今生親屬來到投胎目標傢庭後沒有反悔的,都是進去後不管這傢窮富都不再更換。更加難以置信的是他們一進今生傢門之後發現幾乎都有個孕婦在等待他們投胎,且平均等待時間不足三個月,僅等幾小時的也有。靈魂跟某個人去今生傢投胎看起來像是自由投胎,實質可能是陰間神靈安排。神靈預先知道哪傢有孕婦,或將會有孕婦,這樣亡魂跟回去才不會空等。另外這些安排不但考慮瞭此人的生前願望,也權衡其前世的「業力」及與他人的緣分關系,如「恩」和「仇」。本書超過70%的轉世發生在親朋好友或熟人之間,這個統計結果說明,其一,一個人的緣分關系大多在親朋及熟人之間發生;其二,找親朋或熟人的傢庭投胎符合他們生前的主觀願望。至於另外30%看似投生於陌生傢庭,實質可能是更久遠的前世有某種緣份。

(4)到期必死,生死不由人

從本書陰差「辦差」經歷可以看出,人的壽命本質上與其健康狀況和醫療條件無關,均由「生死簿」上註明的壽限決定。即使醫療條件很高,他的身體狀況很好,但陰司「生死簿」上記錄的壽限一到,他也必須死,因為閻王或判官會派出陰差前來拘走他的靈魂,並不會考慮他的身體狀況或年齡。所以醫療手段並不能延長壽命。至於有人因車禍等受重傷,經手術救活,這應屬於不該死;而有些人可因極小事故或沒有任何明顯癥狀而猝死,這些其實是按「生死簿」壽命到期,被陰差奉命前來索拿靈魂導致的肉體猝死。

人的壽命由其前世今生的「業力」所決定,對大多數人而言是很難更改的,因為常人大多「執迷不悟」,「本性難移」。明代袁瞭凡寫瞭一本《瞭凡四訓》,以親身體會告訴後人,一個人若大徹大悟,斷惡從善,非但壽限,餘生或來生命運亦可大有改觀。

(5)因果報應

在本書100個再生人案例中,有明顯因果報應情節的案例占到一半以上,其餘隻見果不見因的案例可能要從更久遠的前世,甚至幾千年前的某一世來解釋。但僅有兩人能記住其前生兩世,一人能記住其前生三世,其餘97人隻能記住其前生一世。因果報應本書涉及三類:一是善有善報;二是惡有惡報;三是貪多必失。

善報模式大多是甲在生前受到乙的恩澤或喜愛,甲死後不忘前世舊恩,亡魂就去找乙或乙的傢人投胎。這種情況有30餘例,如石建唐轉世做瞭自己最喜愛的侄子的女兒;姚興貴死後靈魂看見侄女哭得厲害就跟她回去做她女兒;楊濃開咽氣前決定投胎到多年幫助他並給他治病的村醫傢;楊貴酉死後投胎到他最鐘愛的侄孫傢;歐橋端死後投瞭常接濟他的朋友吳和瑜傢;榮原的靈魂投瞭常給自己酒喝的外孫媳婦;蒙秀嶺去世後投到常去喝酒的朋友兼親戚陽彥傢。

惡報的案例如廣西地靈村被無辜殺害的鄉紳伍鳳琴與其妻梁氏後身成功復仇。伍鳳琴轉世成吳永娥,梁氏轉世成吳偉眾(化名),兩人分別在兩三歲時偶遇前世仇人,認出後當場咒駡,兩個吳姓殺人者很快都精神失常,後陸續瘋死。

貪報也有數例。如馬田村姚水嬌生前發願來生想投胎好傢庭,她的理想目標是幹部傢庭,最後「如願」轉世成一個男孩叫楊思田。但楊思田的處境是:盡管爺爺是個退休的小學校長,享受「幹部」待遇,但父親無業,母親在他兩歲時離婚改嫁桂林,不久奶奶也去世瞭,全傢僅靠年邁爺爺一人的退休金養活。傢中沒有女主人收拾,零亂不堪,暮氣沉沉,這個結果顯然有違姚水嬌的初衷。另一案例為陸婄千,陸婄千前世當鬼時一心想投個富裕傢庭。一天她在路上碰見一名五十多歲的挑擔人,看見他的扁擔上掛瞭一小串銅錢,立即被銅錢吸引,跟他回去投胎成瞭陸婄千,沒想到投的卻是全村最窮的一戶人傢。

(6)人鬼互動

人與鬼互動的最大的障礙是生人看不見鬼魂,也無法用語言溝通。但人鬼同住一個空間,互動雖少,卻並不罕見。人鬼互動主要有以下方式:

①鬼托夢給生人

本書記載的鬼魂托夢給生人的事件有數十起之多,如坪陽村姚柳青(化名)的爺爺姚奉采夢見有個小夥子,左手缺四個手指,來到自己傢。不久他的孫女姚柳青出生,果然左手缺四個手指。又如西腰村楊通文的舅舅夜裡夢見陣亡於越南的外甥楊通文回瞭西腰村,但卻沒有進姐姐傢,而是進瞭蒙政芳傢,他在夢中還特別註意到其外甥整個頭部都是血紅色的。次日,他告知姐姐,即楊通文的母親吳氏。吳氏便去蒙政芳傢查看,得知蒙傢那晚果然生瞭一個男孩,整個頭部都是血紅色的,與夢境相符。以上兩個是投胎前的預告型托夢,還有鬼魂給生人提供商業機會型的托夢。地靈村吳艷芳做鬼期間可憐她的兒子粟志勇經濟困難,曾用托夢方式向兒子提供商業機會。粟志勇在夢中看見母親和自己坐在路邊,母親慈祥地對他說:「孩子,明天你去三江縣城賣茶葉吧,你會賣個好價錢的。」粟志勇半信半疑,次日一大早帶上20公斤自己用鐵鍋炒的春茶去瞭三江縣城茶葉市場。去後發現別人的茶葉大多是用機器炒制,色澤明顯比自己的好,要價才110元每公斤,粟志勇擔心自己的茶恐怕連100元每公斤也賣不上。但很快有個安徽客商過來,以160元每公斤的價格一次性全收瞭他的茶葉。

托夢,我猜測是生人入睡後的靈魂或者離體或者不離體,和鬼魂直接進行短暫的溝通。托夢和普通做夢區別在於托夢往往是特定鬼魂告知生人特定事件。托夢現象在民間廣泛存在,雙方亦無需再生人身份。主流媒體大多視其荒誕不經,甚少報導。2008年夏,吉林省長白山市的張永成被謀殺後,靈魂托夢給居遼寧省的姐姐張燕,向她說明瞭自己的被害經過和埋屍地點。張燕報告瞭正在偵查此案的警方,按夢境在一個很偏僻的地方挖出瞭張永成的屍體,隨之很快抓到真兇。

②入胎靈魂對胎兒的「再雕琢」

與前世相一致的胎記或出生缺陷可能是投胎靈魂的「作品」。本來這些胎記或出生缺陷在胎兒身上並不存在,入胎的靈魂往往又隻是在出生前幾小時才進入,這麼短的時間,胎兒的皮膚或肌肉甚至骨骼又是如何迅速發生改變的?比如紅香村的楊某投胎的胎兒如果手指完整,楊某亡魂入胎後胎兒左手原來的四個手指是如何在很短時間內消失的呢?其實查看吳師彩和吳師航母親的記錄可以發現,有「神通」的體內靈魂改變身體外觀或結構僅需數秒。這對雙胞胎在八歲以前曾數次把身體從正常形態快速變成瞭恐怖的「夜叉」外觀,比如頭部變大很多,這讓她們的母親楊獻花受到巨大驚嚇。某些靈魂神通潛力巨大,隻是很少使用而已。我推測,某些靈魂直接驅使身體相關組織或細胞做出不正常的急速生長或變化,結果相應胎記和出生缺陷就在胎兒身上出現瞭。(註:胎記形成分析請參考吳軍好、蒙永合及吳文松案例。)

③鬼魂的顯靈及附體

據地靈吳會鳳講,鬼魂若想讓某個人看見自己,他就會顯靈,這樣生人看他就像他生前一樣。本書相關案例中的姚潤雪、吳師科、楊夢、姚樂元、何姿娜及吳慕雲的各自前世靈魂都有顯靈讓生人看見的現象。其中有石成良與楊聖賢死後的靈魂一年數次顯靈,持續幾十年。本人猜測是這些靈魂降低振動頻率導致。一切意識的振動頻率都高於傳統意義上的實物,肉體的振動頻率遠低於靈魂。據此推測,靈魂若能自己降低振動頻率,也是可以被低頻率的生人看見的。

靈魂附體現象在本書中僅有吳王艷一例,但這個現象在全國各地均有大量實例。它的方式是某個鬼魂突然入侵某個生人,中斷身體中的原靈魂對身體的控制權,自己臨時獲得被入侵身體的控制權,於是就可以用這個身體說話。用駕車打比方就是甲正坐在駕駛員的座位上駕車,某乙把車攔下鉆進車,把駕駛員推到副駕駛的位置上,自己臨時控制瞭車輛。但靈魂附體似乎隻是控制瞭一部分身體功能,往往隻是用入侵靈魂的生前口吻講一些生前的事情,似乎隻能講不能聽,不能和其他生人互動。

④生人下陰間

有些再生人的靈魂可以主動到陰間,例如吳師彩、吳師航的靈魂離體後還能去閻王那裡求情。非再生人的靈魂下陰間方式有兩種,一種是高僧或某些道士,他們打坐入定後,就可以靈魂離體下陰間遊覽。西南侗族中也有一些「陰師」能協助非再生人,讓他們的靈魂臨時離開身體,到陰間去走走看看,比如去拜訪某個在陰間的親人的靈魂(據說某些催眠師也能實現類似功能)。不過這類操作風險巨大,因為你若定力不足,在陰間可能因故無法返回,這樣你在陽間的生命可能因此無法醒來或死亡。有些陰差如丁生活、吳玉華,他們的靈魂可以奉召離體到陰間執行任務。另外一種是生人的靈魂不離體,直接到陰間場所,那裡全是鬼在居住、生活。如坪陽西邊的貴州黎平縣述洞村,傳聞該村有某生人尋亡妻的靈強拉亡妻回傢,亡妻說:「這裡不是人間,我已無法回去瞭。」說完,亡妻塞給丈夫一個荷包,便消失不見瞭。丈夫回傢打開荷包,發現裡面竟是一縷長頭髮。我因時間關系未去核實這個事件。

(7)前世記憶復原模式及前世記憶對心理、社會身份的影響

入胎、駐胎和出胎過程無論對沒有記住前世的普通人還是對再生人,都有巨大影響。對前者的影響是一生都無法回憶前世(有些可借助催眠回憶起前生某一世或幾世。催眠回憶起的前世應該也是真實的,但和再生人的區別是,再生人記住的是剛好上一世,而催眠回憶起的是很久遠的某一世,催眠師無法指定回憶某世。因前生世代太多,極少有被催眠者剛好回憶起上一世的案例。),對後者是除極個別再生人,大部分再生人出生後要到會說話起,甚至更晚因為某個事件的刺激,才恢復其前世記憶。如石詩雷兩歲多在打谷場上和小夥伴玩遊戲,因跑得太快,沖進水溝,一個倒栽蔥,頭陷進溝裡的泥巴中。這個場景和他上一世從電線桿上摔下來極為相似,於是他的前世記憶一下子就恢復瞭。僅有數人不受投胎過程的影響,他們甚至擁有這個投胎過程的記憶,如吳會鳳、楊秀意、吳彩媛等。

前世記憶一旦恢復(絕大多數是從剛會說話的兩三歲起恢復,極個別到7歲才恢復,如楊孝月),對幼兒的心理和身份認同方面沖擊巨大。比如兩歲左右的小孩子,前世記憶沒有恢復之前,隻有今生父母和今生傢的不多的記憶,甚至隻有近期幾個月的記憶,但一旦恢復前世記憶,往往一下子恢復瞭其前世一生的記憶。於是很多孩子往往表現出對其前世父母(或子女)強烈的認同和親密,甚至會出現隻承認其前世父母,而拒絕承認其今生父母的情況,如吳師彩、吳師航案例。但如果前世高齡死亡,這個影響就會小很多。

再生人一般是在恢復前世記憶之後的兩三年內對前世親人的眷戀度最高。主要表現為特別願意到前世傢裡去拜訪,稱唿前世親屬和前世一樣,關心前世傢屬等。但隨著時間推移,前世記憶快速衰退,對前世傢人的眷戀度也隨之遞減。而今生傢庭因為天天接觸,影響力卻在快速上升。此消彼長,一般到七、八歲換牙時,大多數再生人關於前世的記憶已所剩不多。但幼年期成功認親的再生人一般會終生維持與前世傢庭的親屬關系。如石天花和前世姚傢,兩傢婚喪嫁娶的禮節仍然比照親生兒女、親生姊妹的關系。前世父母生病她也會去看望,春節也會去拜年。但也有一些再生人前世的記憶衰退之後,與前世傢屬中斷一切聯系,甚至有在兒童期承認而成年後卻拒絕來往的案例,這種做法會對前世親屬造成不小的心理傷害。

再生人往往在前世記憶剛恢復之後的兩三年內願意主動對他人講述自己的前世生平,但之後尤其上初中以後,他們便慢慢不願談及前世瞭,故採訪再生人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記住前世給很多再生人增添瞭不少困擾,再加上社會輿論的壓力,讓他們覺得,現在已長大成人,再談這個完全「沒意思」(楊進宏語)。

(8)再生人產生之謎

坪陽再生人有三個顯著特點:一是地理分佈有明顯高密度核心區、低密度輻射區和零星散佈區;二是帶傢族性的多;三是涉及「孟婆湯」的多。

坪陽村和馬田村密度最高,接近3%的當地人口屬於再生人,僅出生於這兩個村仍在世的再生人就有100人以上(大半因外出打工或已遷居縣城,令尋訪困難,另有一小部分成年後矢口否認)。周邊村寨如新寨、竹塘、東江片區、城旋、地靈、西腰等比例不足1%,每寨有10人左右,是低密度輻射區。離坪陽、馬田更遠的諸如高步、平坦、陽爛、寶贈、大雄等地每寨僅有兩三個,屬零星分佈。而更遠之外就很難找到。(註:再生人在湘桂黔交界地帶的侗族山寨大都有零星分佈,這個區域外,比如寶贈之東,就極難找到瞭。)本書再生人今生100%是侗族,侗族中再生人比例遠高於世界上任何其他民族,也許和他們的信仰有關。他們不但相信萬物有靈,而且也認為人與鬼生活在同一個空間,和漢族認為鬼住地府不同。從再生人的回憶可以看出,再生人前世做鬼時往往就住在寨子旁邊的墳山,或直接住在今生傢裡,甚至有婆媳的亡魂同住原來傢裡數十年的。住在生人傢裡的鬼和傢人一起飲食起居,隻是生人看不見他們而已。

第二個特點是半數以上的再生人有傢族性分佈特點。也就是說若甲是再生人,則與甲有血緣關系的直系親屬或旁系親屬中也往往有再生人。如新寨吳舉愛與妻子共生瞭三個孩子,雙胞胎女兒吳師彩、吳師航,兒子吳師科,竟然都是再生人,且都能靈魂離體飛行去各自前世的傢。吳師科的前世楊聖賢的小兒子楊紅保也是再生人。又如楊樹桃的兒子吳可夫是再生人,而楊樹桃的弟弟楊聖槐也是再生人,而楊聖槐之堂侄楊思田也是再生人。地靈粟志勇傢族五代出瞭四個再生人(母親、兩女兒、外孫女),且四個再生人中三人的前世也是本傢族的,即前世今生共七人在一個傢庭內轉世!他傢再生人沿血緣分佈的趨向十分明顯。

第三個特點是他們前世多數未喝孟婆湯或湯因故失效。這100名再生人中有八人明確談到「孟婆湯」。有時是陰間「老頭」或「鬼差」施湯,不都是「孟婆」施湯,功效應一樣。但沒有一名再生人提到陰間施湯者曾告知喝這個湯有何功效。接觸「孟婆湯」者中吳趙、吳琪琪拒絕喝湯;吳慕雲、吳妮斯入口後又吐掉瞭;蒙永善、吳會鳳、吳喻媛按要求全部喝下瞭。吳幹嶽說他前世的靈魂全部喝下,但在投胎前又喝瞭另一種他認為可沖銷「孟婆湯」效果的不知名清湯。喝「孟婆湯」會導致下一世投胎後喪失前世記憶的直接證據就是吳趙案例。吳趙的前世楊世門死前撲進一個淺水坑,咽氣時嗆瞭一口涼水。到陰間後孟婆施湯時他的靈魂以不渴為由拒喝,而他的妹妹楊世梅的靈魂卻喝瞭。兄妹二人的靈魂一起去東江片區投胎,結果吳趙能記得前世,而他的前世妹妹的轉世者完全不能回憶前世。這個案例說明「孟婆湯」會在投胎過程中發揮作用。但喝下這個湯不會立即忘記前世,已有證據證明即使喝下這個湯在中陰期的記憶仍是連續的,不存在立即生效的證據。某些坪陽人為瞭防止在陰間因口渴而喝下孟婆湯,他們在死前快咽氣時不顧一切地要求喝涼水。如吳師科的前世楊聖賢在咽氣前讓妻子吳如英擰毛巾水給他喝,因為當時病房有熱水無涼水;石子龍的前世石玉球快咽氣時已無力吞咽,但一旁的妻子和外孫女用吸管喂瞭他幾口涼水。他們兩人死前喝下涼水,果然到陰間沒喝「孟婆湯」(有些陰間孟婆不強制喝,各地孟婆並非一個),於是他們兩個下一生如願以償可以記住前世瞭。

綜合這三大特點(地理分佈、傢族性、孟婆湯),本人依次提出三種猜想。在提出猜想之前,我們先看佛教對這個問題的解釋。佛教認為,轉世後無法記住前世是因為入胎、駐胎和出胎過程或者是把前世記憶破壞瞭,或者是封存起來瞭。有些再生人回憶,他們作為鬼魂來投胎時是有鬼伴一起來的。吳趙、吳可夫及楊玉純各自的前世靈魂,他們在投胎路上和鬼伴有較多交流和互動,但分別投胎以後,能記住前世的隻有他們自己,同來的鬼伴的轉世者卻不記得前世(但記得前世的自幼便可認出不記得前世的轉世者)。這直接證明忘記前世是發生在入胎這個過程,與佛教說法沒有沖突。但佛教又認為,某些修行者定力巨大,比如「奪舍」門派,他們入胎後記憶可不被破壞,於是生出來(或借屍還魂)之後仍能記住前世。但本書這100個再生人,除丁生活的前世是個尼姑(但他記得前世甚少)有修行背景外,其餘99個都是些普通百姓,前世無刻意修行經歷,生前也沒有練習什麼「奪舍」功夫。顯然,本書這些再生人能記住前世,是其他非宗教原因導致。

最終從邏輯上分析,可能有兩種原因,一種是與入胎的靈魂有關的內因,另一種是與被投胎的空白胎兒有關的外因。所有亡魂的記憶可一直延續到入胎之前,這基本是一個共識,即一個人死後,他的靈魂的記憶不會中斷,會像個沒死的人一樣繼續四處活動,隻是生人看不見他們。從內因講,可能是某些入胎的靈魂具備某些特質,比如修煉過「奪舍」,沒喝「孟婆湯」或失效,或投胎前又喝瞭「反孟婆湯」,或其他不明原因,如神助。他們入胎後記憶沒被破壞或者沒有被封存起來,於是出生後,前世記憶可以持續到今生或兩三歲時自然恢復。但這個猜測的缺陷就是無法解釋為何僅在坪陽周邊這個方圓不足100公裡的狹小范圍記憶體在再生人,其餘地方幾個省都沒有一個?其他省就沒有咽氣前喝涼水的嗎?至少溺亡者都應算死前喝過涼水。

另一個猜想是外因,即與入胎靈魂無關,是與被投胎胎兒的身體結構有關。這些胎兒有某些特質,入胎靈魂一投進去,前世記憶可以不被破壞或不被封存,於是出胎後,就可以記住前世瞭。這個猜想比上一個更完美的證據是再生人有明顯按血緣關系分佈的特點。猜測坪陽、馬田有少部分人帶有特殊基因,這個基因可能會讓胎兒具備一種特質,即不影響入胎靈魂的記憶。西腰、地靈比它們周邊寨子的再生人明顯多很多。我實際考察發現這兩個地方自古以來與坪陽的經濟聯繫十分緊密,通婚頻繁,因為他們走小路去坪陽很方便,所以坪陽、馬田這個「再生人基因」就容易散佈到這兩個寨子。尤其對比地靈和寶贈兩個大寨,地靈人自古以來和坪陽鄉各村寨通婚的多,也許因為這個原因,地靈有30多個再生人,而寶贈雖也是個和地靈人口相當的大寨子,但因和坪陽距離遠通婚少,而導致再生人僅有兩三個。這個猜想也能解釋離坪陽和馬田核心區越遠,再生人就越少,因為距離遠瞭,通婚可能性大幅下降。因為當地隻是最近20年各村寨才通瞭公路,以前連接各山寨的基本都是又窄又陡峭的石板山路,遠嫁的現象極少發生。

本書再生人中有七人幼年期靈魂可在晚上自由離開身體飛去其他地方,主要是去前世傢「探親」。吳師彩、吳師航案例中這樣的現象持續長達八年,靈魂幾乎每晚都離體飛走。這一去一返不就等於又一次出胎、入胎嗎!普通人入胎一次就把前世忘得一幹二凈,他們幾年內入胎出胎兩千多次竟然記憶也不受影響。但長大後他們卻失去瞭這個能力,靈魂還是那個靈魂,隻能認為身體特徵變瞭,靈魂出不去瞭。這又證明他們入胎的胎兒及出生後的身體有某些特別之處,致使入胎靈魂的記憶不受影響。

第三種猜測隻可以解釋一部分再生人的成因。就是某些再生人前世因為「業力」或其他原因,陰間沒有派出陰差捉拿他們,並允許他們自由選擇投胎對象,如吳婄小和吳彩媛等。這些「自由投胎者」應當同時符合以下三個條件,才能令人信服。第一,前世死後沒有見過任何鬼差前來捉拿自己;第二,沒有到過任何陰間機構;第三,自己獨自前往或跟前世認識者去投胎的地方。若是跟前世不相識的人前往投胎就很有可能是神靈暗中安排,如吳趙。同時符合這三個條件的少之又少。既然是自由投胎,當然不用喝什麼「孟婆湯」瞭。其實就算符合,表面看似乎是自由投胎,本質也可能是神靈暗中安排。

本文摘自《坪陽再生人,100個侗族轉世訪談案例》,此書采訪分嚴謹詳細,大量涉及中陰期細節。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