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遊地球:大白艦隊的航行

前言

大白艦隊是指在 1907 年 12 月 16 日至 1909 年 2 月 22 日期間環繞地球航行的一支龐大的美國戰列艦部隊。

該艦隊由西奧多·羅斯福總統構想,旨在證明美國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投射海軍力量,以及測試艦隊船隻的操作上限。

該艦隊從東海岸開始,繞過南美洲,然後訪問瞭西海岸,然後穿過太平洋,停靠新西蘭、澳大利亞、日本、中國和菲律賓的港口。

最後取道印度洋、蘇伊士運河和地中海返回美國。

崛起的力量

在美西戰爭勝利後的幾年裡,美國在世界舞臺上的實力和威望迅速增長。

作為一個擁有包括關島、菲律賓和波多黎各在內的新建帝國,人們認為美國需要大幅增強其海軍力量以保持其全球地位。

於是,在西奧多·羅斯福總統的領導下,美國海軍在 1904 年至 1907 年間建造瞭 11 艘新戰列艦。

雖然這個建造計劃極大地壯大瞭艦隊,但許多艦船的戰鬥力其實並不是特別理想。

可盡管如此,海軍力量的擴張還是非常必要的,因為日本在對馬島和亞瑟港 取得勝利後最近在日俄戰爭中取得瞭勝利,在太平洋地區構成瞭越來越大的威脅。

對日本的擔憂

1906 年,一系列歧視加利福尼亞州日本移民的法律,進一步加強瞭美國與日本的沖突。以至於在日本引發瞭反美騷亂,所以,相關法律最終在羅斯福的堅持下被廢除。

雖然這有助於緩和局勢,但兩國關系仍然緊張,所以,羅斯福開始擔心美國海軍在太平洋地區的實力不足。

為瞭讓日本人相信美國可以輕松地將其主力艦隊轉移到太平洋,他開始計劃讓美國的戰列艦進行世界巡航。

羅斯福過去曾有效地利用海軍示威達到政治目的,當時,他向地中海部署瞭八艘戰列艦,並在法德阿爾赫西拉斯會議期間發表相關聲明。

國民的支持

除瞭向日本人傳達信息外,羅斯福還希望讓美國公眾清楚地瞭解該國已為海上戰爭做好準備,並尋求獲得對建造更多軍艦的支持。

從作戰的角度來看,羅斯福和海軍領導人渴望瞭解美國戰列艦的耐力以及它們如何在長途航行中站穩腳跟。

最初宣佈艦隊將前往西海岸進行訓練演習,戰列艦於 1907 年底聚集在漢普頓路參加詹姆斯敦博覽會。

準備工作

規劃擬議的航程,需要對美國海軍在西海岸和太平洋彼岸的設施進行全面評估,尤其是前者特別重要,因為預計船隊在南美航行後需要全面改裝和大修(巴拿馬運河尚未開放)。

有很多人會感到擔心,因為唯一能夠為艦隊提供服務的海軍造船廠,位於華盛頓州佈雷默頓,這就意味著需要在舊金山新開放一片區域擴展其規模。

美國海軍還發現需要作出安排,以確保艦隊可以在航行期間補充燃料。

由於沒有全球加煤站的分佈圖,他們便將煤礦工人預先安排在與艦隊會合的地點。但特尷尬的是,他們雇用的大多數煤礦工人都是英國籍的。

環遊世界

做完一切準備工作之後,艦隊在海軍少將羅伯利 ·埃文斯的指揮下開始航行。

艦隊包括戰列艦基爾薩爾奇號、阿拉巴馬號、伊利諾伊號、羅德島號、緬因號、密蘇裡號、俄亥俄號、弗吉尼亞號、喬治亞號、新澤西號、路易斯安那號、康涅狄格號、肯塔基號、佛蒙特號、堪薩斯號和明尼蘇達號。

1907 年 12 月 16 日,艦隊從切薩皮克號出發,艦隊在離開漢普頓路時駛過總統遊艇五月花號。

埃文斯從康涅狄格州 飄揚他的旗幟,宣佈艦隊將通過太平洋返回傢園並環繞地球航行。

不過,有一些人會擔心,美國的大西洋海軍防禦會因艦隊長期缺席而被削弱,還有一些人則是擔心成本。

所以,參議院海軍撥款委員會主席尤金·黑爾參議員威脅要削減艦隊的資金。

到太平洋

對於以上的問題,羅斯福回答說他們的國傢領導人都很富有,並鼓勵國會領導人“試著把它拿回來”。

與此同時,埃文斯和他的艦隊還在繼續航行。

1907 年 12 月 23 日,他們在前往裡約熱內盧之前首次停靠特立尼達港口。在途中,這些人舉行瞭通常的“越線”儀式,為那些從未越過赤道的水手紀念。

1908 年 1 月 12 日艦隊抵達裡約熱內盧,埃文斯痛風發作,幾名水手卷入酒吧鬥毆。他們隻能迅速離開裡約熱內盧,駛向麥哲倫海峽和太平洋。

進入海峽後,這些船隻在進入“危險通道”之前,在蓬塔阿雷納斯進行瞭短暫的停靠。

2 月 20 日艦隊抵達秘魯的卡亞俄,這些人享受瞭為期 9 天的慶祝活動,以紀念喬治華盛頓的生日。

之後艦隊繼續前進,艦隊在下加利福尼亞州的馬格達萊納灣停瞭一個月進行炮擊練習。

完成後,埃文斯沿著西海岸前進,在聖地亞哥、洛杉磯、聖克魯斯、聖巴巴拉、蒙特雷和舊金山停留。

橫跨太平洋

在舊金山港口期間,埃文斯的健康狀況繼續惡化,艦隊的指揮權移交給海軍少將查爾斯斯佩裡。

在重新起航之前,緬因州號和阿拉巴馬州號因油耗過高,而被內佈拉斯加號和威斯康星號取代。此外,魚雷艦隊也被分離。

駛入太平洋後,斯佩裡率領船隊前往火奴魯魯停留六天,然後前往新西蘭奧克蘭。

8 月 9 日進入港口,這些人舉行瞭派對並受到瞭熱情接待。繼續推進澳大利亞,艦隊在悉尼和墨爾本停靠,並獲得瞭極大的贊譽。

斯佩裡向北航行,於 10 月 2 日抵達馬尼拉,但由於霍亂流行而未能獲得自由。

八天後啟程前往日本,艦隊在福爾摩沙外海遭遇強臺風,於 10 月 18 日抵達橫濱。

由於外交形勢,斯佩裡限制瞭那些有模范記錄的水手的自由,目的是防止發生任何事件。

受到盛情款待,斯佩裡和他的軍官們被安置在皇宮和著名的帝國酒店。

在港口呆瞭一個星期,艦隊的人受到瞭不斷的聚會和慶祝活動的款待,其中包括由著名海軍上將東鄉平八郎主持的活動。

訪問期間未發生任何事件,達到瞭增進兩國友好關系的目的。

航行之傢

斯佩裡將他的艦隊一分為二,於 10 月 25 日離開橫濱,一半前往中國廈門,另一半前往菲律賓進行炮擊練習。

在廈門短暫停靠後,分離的船隻駛向馬尼拉,在那裡他們重新加入艦隊進行演習。

準備回傢的大白艦隊於 12 月 1 日離開馬尼拉,在錫蘭的科倫坡停留瞭一周,然後於 1909 年 1 月 3 日抵達蘇伊士運河。

在塞得港采煤時,斯佩裡收到西西裡島墨西拿發生嚴重地震的警報。

派遣康涅狄格州和伊利諾伊州提供援助,其餘艦隊分頭前往地中海附近停靠。

斯佩裡於 2 月 6 日重新集結,在進入大西洋並設定前往漢普頓路的航線之前,最後一次停靠直佈羅陀港口。

遺產

艦隊於 2 月 22 日返回傢園,在五月花號上與羅斯福號會合,並在岸上歡呼。

這次巡航歷時 14 個月,幫助美國和日本締結瞭魯特-高平協定,並證明現代戰列艦能夠進行長途航行而不會出現重大機械故障。

此外,這次航行導致瞭船舶設計的幾處變化,包括取消水線附近的槍支、拆除舊式戰鬥陀螺,以及改進通風系統和船員住房。

在操作上,這次航行為官兵提供瞭全面的海上訓練,並改善瞭煤炭經濟、編隊蒸汽和炮術。

作為最後的建議,斯佩裡建議美國海軍將其船隻的顏色從白色改為灰色。雖然這已經提倡瞭一段時間,但在艦隊返回後才付諸實施。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