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銳攝影師|奧山由之

“如果你沒有表達情感的渴望,那不論怎麼模仿,用多高級的相機,也拍不出和我一樣的照片。”——奧山由之

奧山由之出生於1991年,初高中讀的都是男校,18歲那年考進瞭慶應大學法律系,並卻自學起瞭攝影。他從中學時代開始就對映像制作有著濃厚的興趣。為瞭畫分鏡鏡頭開始使用單眼相機拍攝風景,從中體會到瞭攝影與影片截然不同的樂趣。在二十歲時就獲得瞭被稱為“寫真傢登龍門“的新世紀寫真大獎。

是如今攝影界最炙手可熱的年輕寫真傢和廣告導演,寶礦力、adidas、nico and…、zoff眼鏡等等年輕的品牌,都喜歡找他拍攝平面廣告。

奧山像是一個夏日與青春的見證人。他的作品比起凝固的姿態,更像是在一連串的映像裡截出一個晃動曖昧的瞬間,呈現在我們的眼前。也許這才是每個人記憶的忠實呈現,沒有具體的形狀,隻有光線與色彩鮮明。

奧山作品的魅力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於他所使用的膠卷相機。他從未使用過數碼相機拍攝過作品,而說到對於膠卷相機的熱愛,他形容說,“若有哪天沒有按膠卷快門,會覺得渾身不舒服”。

奧山由之鐘愛膠片攝影,他認為創作過程中的熱情時而會影響攝影判斷,比起電子相機的即查功能,他更喜歡在拍完後洗盡鉛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他俏皮地說:拍完後洗出照片就是一個抽獎的過程,也因此更加讓人興奮。

問及使用膠卷而非數碼相機的原因,他說最大的理由是拍攝照片時殘留在膠卷上的溫度,能夠減輕“寫真”這個動作的儀式感。經過瞭一段時間之後洗出的膠卷照片,最能貼近觀看者的感受。照片是由很少數的要素構成的,沒有語言和聲音,也無法傳達出氣息,因此觀看者的感受會影響照片的最終成像,而他想要鄭重對待“觀者的感受”。

奧山由之說,“我想做那個時常觸碰人們心中琴弦,並將那個瞬間記錄下來的人。”

“我不會區別對待藝術作品和商業作品,我覺得能撼動人心的都是藝術。不光光是照片、雕塑、繪畫,任何東西都有藝術性,隻要不刻意迎合別人的想法,隻要作者能把自己的思考鮮明地傳達出來,那就是藝術作品。我並不排斥被稱為商業攝影師,藝術裡也有商業性,商業裡也有藝術性。”

“一個時尚發佈會,也許走秀隻有15分鐘,但其中的概念卻要經過半年的深思熟慮。當然秀上會呈現出美感,但投入其中的熱情與誠意,隻有在準備期的半年中才能看見。所以會非常想要拍攝這一部分不是嗎。比起完成形態的美,我覺得那種帶著痛苦煎熬的狀態才是我想要表達的東西。”

奧山由之非常鐘愛豎屏的拍攝方式。在現代生活中,手機帶來的拍攝習慣便是如此,人們有瞭刻板印象——生活記錄更加趨向於豎屏的表達,而用相機記錄的更多為是橫屏的。而奧山由之以一種有意識去進行無意識的創作,貼近年輕一代的生活,同時也讓年輕人建立起易於接納的欣賞過程。

我想用豎屏的作品,來模擬出這樣有親近感的視頻。現在這個時代,虛假的、造作出來的美好太多瞭,大傢也都看膩瞭,反而是那些粗糙的、有真實感的影像更能抓住人心,激發人的情感。

僅從視角來說,一般攝影圖片是長方形,對正方形的尺寸感不太熟悉吧。現在的正方形是被修整的看法,隨著instagram的出現,對於很多人來說正方形已經習慣瞭,這也許就是表現某種“現代”情緒的視角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