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CASI(加拿大單板滑雪指導員認證)我知道的一切、你想知道的一切(適用於新手、初階、準中階玩傢)

前言

希望通過這樣一篇帖子,較為系統地解答大傢的好奇心

背景

1、自己2019年12月考取CASI-1證書;2020年周末帶朋友進行瞭中量教學。因為熱愛滑雪,也熱愛安利(是個動詞!),因此寧願自己少練也在帶人。目前努力練習中,希望可以獲得CASI-2的認證。曾經在加拿大溫哥華、埃德蒙頓、日本北海道都滑過(各2天,輕噴!)

2、有一個非常疼愛我、耐心的哥哥,他人在埃德蒙頓,是casi-2認證以及csia-1認證。教瞭我很多1級至2級的滑行技巧、教學技巧,以及很多CASI的理念、內核。

3、上過一名西班牙人3級教練的課;上過兩位CASI-2的課;上過一位中文CASI-3的課。RESPECT TO 單板查查!

上不同人的課,也是想要體會不同風格的教學,感受不同層級的人對同一件事(單板滑雪技巧)的認知。

4、熱愛健身,熱愛力量訓練,目前主攻四大項:深蹲、臥推、硬拉、引體。同時也練瞭蹦床,愛上瞭空翻。強迫自己把這兩項熱愛都為滑雪服務。

5、在BURTON上海太古匯兼職賣貨,以較為專業的角度、熱情的態度推廣單板,也獲得瞭大量顧客的認可,同時也瞭解瞭剛入坑的愛好者對滑雪有什麼疑問。

目錄

(還是寫個目錄吧,確實有必要)

0、轉彎 轉彎 轉彎,還是轉彎!(夾帶私貨)

1、滑雪認證證書是什麼,CASI是什麼

2、CASI-1的滑行基本要求

3、CASI-2的滑行基本要求,和1級有何不同

4、CASI-3的滑行進階要求

5、滑行與教學,滑得好也要教得好

6、自己CASI-1的考證情況,朋友的考證情況。

7、其他

正文

0、轉彎 轉彎 轉彎,還是轉彎!(夾帶私貨)

我上手要來一波夾帶私貨。

98%的滑雪教學視頻中,都在教你“怎麼換刃”。這個人為什麼換不過來,那個人換刃有什麼毛病。

這也是我國單板滑雪運動之前教學基礎不好的一個惡果(用惡果來形容會被噴嗎?)。

因為在幾年前,國際主流認證體系紅火之前,大多單板玩傢的學習之路都是從推坡開始的。後刃推坡,前刃推坡,後刃推累瞭換前刃,前刃推酸瞭,滾一圈換後刃。教練看你會推坡瞭,“行瞭,你可以自己上山去玩瞭”,於是就是自己一個人花瞭一個小時推坡推下來。

於是,大傢都練就瞭一雙鐵腿,下一步的問題就來瞭:我的前刃,怎麼換到後刃?後刃,怎麼換到前刃?

換刃這個詞貫穿瞭我國整個單板教學材料。

然而當我們學習瞭國際的認證體系發現,他們的第一節課不是推坡,而是平地的單腳蹬地滑行、單腳蹬坡、單腳滑降;熟練瞭以後,是推坡,再之後,是轉彎。

轉彎 轉彎 轉彎!還是轉彎。

縱覽整本CASI的參考指南(Reference Guide)中,並沒有“換刃/Switch edge”這個技術點。

縱觀國際滑雪教學視頻中,老外嘴裡吐出來的永遠是“turns”。

How to make your first TURN;

How to TURN better;

How to do immediate TURNS;

How to do carving TURNS.

因為滑雪這項運動,雪板在山坡上,永遠隻有兩個狀態:板頭沖向山下(直滑降)和板頭朝著雪道兩側(橫滑)。絕沒有一個瞬間,你的前刃突然在一股神秘力量的引導下,成瞭後刃。

甚至我有句不名言:滑雪就是轉彎的藝術。從你的第一個魔毯道“轉彎”,到綠道轉彎、藍道轉彎、黑道轉彎;從搓雪轉彎到刻滑轉彎,從平坡轉彎到蘑菇道轉彎,從道內轉彎到樹林轉彎,一切的技巧都在討論,如何在各種雪況下轉彎,通過轉彎控制你的方向和速度。

並且,在中高階滑行技巧中,“轉彎時機”將更加提前,從雪板與滾落線平行,變得更早,但是始終都有這一瞬間,雪板貼地,後刃滑行-貼地-前刃滑行。

(勿杠。的確有不轉彎的玩法,跳臺道具平花騰空瞭雪板都不貼地,但是畢竟這篇帖子是面對新手的)

“換刃”這個詞的危害在於,它給瞭我們一個直觀感受:有一種滑雪技術,可以從後刃直接boom!就到瞭前刃。久而久之,就忽略瞭雪板貼地的那一瞬間瞭。

(勿杠。的確有跳刃這項技術,的確跳刃是前後刃直接的切換,但是畢竟這篇帖子是面對新手的)

因此,隻有你知道瞭你要學的是“轉彎”而不是“換刃”,才開始真正學習滑雪。

因此,隻有我們的教學視頻裡的術語把“換刃”換成“轉彎”,才能夠更專業、更接近運動的本質。

(不過這一點我挺絕望的,因為甚至黃嘉藍的視頻都在說“怎麼換刃”。)

我還給我的俱樂部(大傢好,這裡是LIKE A PRO俱樂部,目前會員10個人,其中6個已經不太玩瞭)定下的規矩是:我們的聊天裡不要出現換刃這個詞。我們要想著轉彎,我們要想著滑行中總有一瞬間,板頭是朝山下的,那一刻,無比刺激、無比美妙……

好瞭,私貨賣完,正文開始!

1、滑雪認證證書是什麼,CASI是什麼

目前我們都說的是,滑雪找“教練”。但在英文裡,證書所認證的並不是教練。

CASI的全稱是Canadian Association of Snowboard Instructors.這裡的instructor是“指導員”。沿用考證時我的考官DOM SMITH的原話:we are instructors. we teach people how to ride. You are not a coach. You don't teach athletes.

目前這種“教練”的稱呼其實有點嚴肅瞭,也許是因為“指導員”的稱呼太過累贅。所有的認證證書,都是認證你成為一名合格的滑雪指導員,帶領滑雪運動的愛好者,愉快玩耍的同時,解鎖更好的運動技巧。而不是真的是一名“教練”,去面對運動員,以嚴苛的驗收標準、忙碌的訓練安排,來讓學員逼出動作。所以我們始終應該擺好心態:我們是個指導員,帶人玩滑雪,分享關於單板運動的一切。

關於主流的證書情況,有太多的帖子在普及,這裡簡述一下。單板來說,目前主流的包括:

加拿大CASI-Canadian Association of Snowboard Instructors

美國AASI-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nowboard Instructors

英國BASI-British Association of Snowsport Instructors

新西蘭NZSIA-New Zealand Snowsports Instructors Alliance

(快看!!!全都是INSTRUCTORS!!!哇哦,好神奇哦~)

這些國傢都是國際雪聯(我忘記是國際雪聯FIS還是interski瞭!)的會員國傢,因此證書基本互通。也就是說如果跨國工作的話,拿著加拿大的證書,是可以直接去別的國傢雪場上班的。我在日本北海道的TOMAMU星野度假村雪場,報瞭一節私教課,教練就是西班牙人,三級的認證,六到不行,他就是跨國工作簽,證書直接得到當地雪場的承認。

這兩年隨著冬奧會的臨近,國傢大力推廣冰雪運動,各國的教學組織也知道中國是一片富裕的土地,拼命通過直營/經銷開設教學認證,其中加拿大、英國、美國是最多的;其中英國的商業化做得最好,已經有瞭BASI的國內辦事機構,並且開設瞭1級之前的預備認證,可以說把入門門檻進一步打碎、細化,鼓勵更多人加入BASI。

同樣,加拿大也有自己的策略。在這裡先提一下“單板認證鄙視鏈”,CASI絕對是鄙視鏈的底端。我爺爺的爺爺給我說過他們村這樣的一段對話:

A:最近想考個證。

B:嗯,考吧,考個證挺好的,我是CASI一級。

A:噢(不屑),加拿大的啊,聽說加拿大是有腳就能過?

B:。。。嗯,的確滑行要求不高。比較重視教學,比如說……

A:是啊,隨便滑滑就能過,沒啥意思。

是的,CASI一級一直會被這樣鄙視。首先要承認,加拿大的一級對滑行的考核確實要求不高,2020年年末的一波認證中,提高瞭一些要求;我考取的時候,甚至不要求反腳,甚至不要求刻滑。以2020年末的標準來說,我是極有可能無法順利獲得證書的。

但是我猜測這也是CASI的一種商業策略。此類認證機構是通過收取會員會費作為收入,更高的收入意味著要收取更多學員;而降低入門門檻是一個非常好的策略。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一級考的是什麼,二級就會繼續考下去,會費就會繼續交給這個機構……

(雖然偶有聽聞某個證書的人想要考其他國傢的證書,但是這樣的是少數)

更為重要的是,一旦你獲得瞭一級認證,你所教授的理念、技巧,都是這個國傢的;你的學員也會深受你的理念、技巧的影響,如果有一天他/她要去考證瞭,主觀客觀最好的辦法一定是和你考一樣的證書,於是就產生瞭更多的會員。

當然,之前CASI的滑行標準可能確實有點過低瞭,因此20-21雪季的一級考核加入瞭更多的內容,和其他所謂“比較難”的證書之間的差距就縮小瞭。

下面,讓我們來看看CASI-1的滑行需要具體做到哪些。

2、CASI-1的滑行基本要求

我盡量以簡潔直白的文字來描述較為復雜抽象的技巧要點。

1級(以及2級,甚至準3級),CASI重視的核心理念有3:

居中且靈活的站姿;用下半身轉彎;工作刃上的平衡。

居中且靈活的站姿:滑行時,你的重心首先要居中,不開肩、不後縮、不撅屁股等等;同時,你的身體不是木頭,在雪板上是靈活的,可以做蹲起、可以向前向後一點,可以抬高手臂、放下手臂。

用下半身轉彎:離雪板最近的是腳,然後是踝–膝–髖–腰–胸–肩–頸。顯而易見,離雪板越近,你的控制傳導鏈越少,你需要做的操控就越少。但對於初學者,我們不會用腳-踝-膝,因此一級註重在上半身保持整體的情況下,以髖/部分膝參與,來引導雪板的轉向。

工作刃上的平衡:這是一個動態的概念。起初,我們可以站在平地上,可以在滑行時站在雪板上,之後可以立刃,雪板和雪面的接觸面積從100%降到50%、20%、10%;直到某一天,雪板和雪面的接觸就隻是邊刃這一條線,這就是走刃;走刃時,你的身體傾斜角度、彎曲角度、速度、坡度達到瞭如此完美的平衡,你就像是走鋼絲一樣,把體重全部壓在這根細細的邊刃上,在雪面上留下一道優美的鉛筆線。(當然,一級不要求走刃刻滑要十分完美,能夠有明顯走刃就不錯)

CASI認為,單板運動的本質就化解為以上三大核心。啊!多麼有魅力的CASI!它將滑雪這樣一項復雜、多變的運動,拆解得如此幹凈,易於上手。看看自己有沒有開肩、後縮,看看自己轉彎的時候是否是上身帶轉,看看自己橫切雪道時是否可以立刃、看到板底,你就知道自己是否符合要求瞭。

一級的滑行標準包括:在綠/藍道上搓雪轉彎;初階走刃刻滑;反腳滑行,正反腳切換不用跳。彎形需要對稱、圓潤,速度可控。

其他體系的1級標準除去以上以外(是的,又到瞭回顧鄙視鏈的時候瞭!),還包括:Ollie(板尾起跳)、Nollie(板頭起跳)、pop 180(雙腳起跳)等等。

強勢的歐美體系均有著“下半身啟動轉彎”(嘟!插播:轉彎!還是轉彎!)的理念,因此看看加拿大、美國、英國、新西蘭的一級滑行標準視頻,你會感覺,“挺像的”。

具體的滑行標準請多看一級滑行標準視頻,抖音有,B站有,動動手指搜一下~

一級證書拿到,就該考慮往二級努力瞭!

3、CASI-2的滑行基本要求,和1級有何不同

*我沒有拿到2級認證。下述內容是我通過多次上課和視頻,自己的理解。

CASI-2和1級有何不同?幾乎沒有不同。。。因為還是經典的三大核心,隻是我們要做得更好,帶來更多的表現力,體現在如下的滑行標準:

可以刻滑,可以滑中低難度的蘑菇,身姿靈活、適應雪況,反腳要基本達到1級水平;如果有平花、道具、跳臺經驗,那會更好。

從三大核心角度來理解:

居中且靈活的站姿:我們在1級時已經學會瞭居中、比較靈活;現在我們要保證居中的基礎上,更加靈活。要可以站得很高、蹲得很低;要敢於壓板頭、壓板尾;雙腿靈活,像兩個避震器獨立運作,吸收雪面的地形。

下半身轉彎:隻是用髖部帶動轉彎?那你隻是1級的標準。現在我們需要能做到用膝蓋的轉向,外加一點踝關節的動作,來更快地引導雪板轉向。

工作刃上的平衡:可以刻滑嗎?可以走刃嗎?你都會瞭是吧。刻滑的時候身體可以靈活點嗎,可以做一個走刃的小跳嗎?

二級的滑行中,你的彎形應該更小,但是保持圓潤、對稱。但是上下身不要分離,保持肩、髖、板三條線的基本平行,不做明顯的扭轉甚至的反擰。

好瞭,由於2級我還沒有獲得,貢獻有限。我目前粗淺地理解為:要把1級的要點做的更好!更極致!在更復雜的雪道上做出來!

下面,我們直接快進到3級的內容吧!

4、CASI-3的滑行進階要求

*2級沒考,3級更是遙遠。下述內容是通過一次的三級老師私教課(單板查查!)以及黃嘉藍的視頻,以及CASI中高級技巧視頻,我自己的感受,僅作為討論貢獻,一起交流~

看幾次滑行標準視頻我們會發現,1 2級的滑行標準,整體的“感覺”是很像的:人站得板正,規規矩矩,該下蹲下蹲、該起立起立;道內穩定的滑行,還不錯的彎形,區別隻是2級的地形從藍/綠道,進展到黑/藍道,以及蘑菇道。

但是到瞭3級、4級的視頻,以及CASI官方的高階技巧視頻,我們會看到,可以用一個形容詞:暴力。我很喜歡這麼說,這些人滑得很暴力、很有力量感。

這感覺就好像1 2級你在用啞鈴和小重量杠鈴;到瞭3 4級,突然你就上瞭大重量;你的全身都參與到滑雪中,縱然這是下肢的運動,但現在你的胸、肩、手臂,都要參與進來。

Richard查查告訴我,2級的滑行中,要把1級的站姿撐開,整個人形成一個“框架”,一看就是很CASI的樣子。但是3 4級,上身就更加自由,根據需要,上下身可以同步轉;可以上身先轉;也可以下身轉完上身再跟過來,調動身體的各個關節,來適應不同的雪道、雪況,以及心情。

讓我們也回顧一下黃嘉藍的視頻,他的滑行中,身體是如此自如,就像坐在小船上,上身軀幹基本不動,雪板在腳下飄來飄去,轉出一個又一個彎。

好瞭,到此為止,再說就肯定是臆想瞭,準確率不足10%。

聊到這裡,滑行部分就差不多瞭。畢竟這篇帖子依然是針對入坑新手的!那麼回過頭來來看,所謂“指導員”認證,除瞭滑行技巧以外,還要什麼呢?

5、滑行與教學,滑得好也要教得好

教學,是指導員認證中的另一部分。教學與滑行地位平等,我其實很喜歡分享教學的內容,但是大傢肯定還是更希望看看滑行,認為教學“隨便做做肯定過”,所以還是先聊瞭滑行。然而,作為一名合格的指導員,自己滑得好不夠,同樣重要的是,你需要懂得怎麼“教”。

在這裡穿插我的個人經歷。

如我所說,我是一個喜歡安利的人,因此我也喜歡教朋友。2017-19年一共出去瞭3 4次,同行的朋友水平落後一些,處於推坡、初階轉彎階段。雖然我也比較拉胯、容易摔,但是還是比他們快,於是我就一直想要去教他們。

然而我發現,在同一個地形,同樣的雪道,我下來瞭;無論我怎麼鼓勵、怎麼吶喊,甚至激將,他們都依然受制於恐懼,無法做出我所說的動作,於是最終推坡下來,結束這一趟的滑行。

我很好奇,為什麼他們就是學不會呢!為什麼這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他們就是做不到?頭鐵一下,“猛的一下”,不就轉過來瞭嗎!這根本就是1後面是2的事情,真是著急!!

後來,本著提高自己的滑行技巧、外加可以更好地教別人的理念,我去考瞭CASI。可以說,5天的考核時間裡,對我提升最大的反而是教學:我學會瞭如何教人,如何高效地教人,不僅是具體技巧,也包括心態、態度等等。

考證歸來,我十分興奮,我就好像是拿到瞭他們幾個朋友的“藥方”,第一時間約他們去喬波,我說我學瞭一身的本事(其實也就5天),我來教你們!

其中一個朋友甚至想要放棄這項運動瞭。他一米九、190斤,同樣摔一下要承受更大的痛苦。由於平時鍛煉少,身體不聽使喚,“每次都是推坡,覺得滑雪沒什麼意思”。

另一個朋友稍微好點,但是滑行時害怕、身體後縮,轉彎不順利,身體僵直,經常摔,隻是憑借著熱情還想繼續玩下去。

於是19-20的冬天,我開始給他們“手術”,兩次喬波,讓他們都獲得瞭十足的信心;元旦追加瞭4天松花湖,在綠道、藍道上一點點帶他們滑行、練習。再到2020年下半年的幾次融創,他們的滑行有瞭巨大的進步,從無聊、甚至有點害怕,逐漸到瞭可以獨立、比較從容地下山。(說“比較從容”,是因為其中一個很謹慎,說我不在她不敢一個人滑;另一個倒是挺膨脹,明明滑的差一些,反而說:我帶你下山,我還可以給你拍攝!)

後來我想到,之前我教他們時,我心裡想著“這根本就是1後面是2的事情”,是錯的。他們的水平在1,而我要他們做的實際是4,中間空瞭2和3,他們怎麼直接跳級?那種情況下,隻有回過頭,踏踏實實去學習2,再3,才能解鎖4。

說這個在於,通過正規的CASI-1的5天學習,我學習瞭大量的“教學”技巧。我會教人瞭,我能夠用科學、高效、安全的方式來教人。無論是新人,從來沒玩過的;還是有基礎的;還是有過慘痛經歷、姿勢有著很大問題的,我知道如何一點點改善他們,讓他們體會到滑雪的樂趣,而不是一談到滑雪就是“我都是推下來的”“我下不去”“單板摔一下太疼瞭,你看我的膝蓋/屁股/手腕/手肘……”

這也是我十分喜歡CASI的原因之一。它是如此重視教學,並且把初階教學拆分成瞭無比明晰的QUICKRIDE五大步驟。甚至冷血一點地說,這樣一項人體運動,被拆分成瞭流水線,1-5,一共5步,你跟著照做(教學),你的學員就可以很快具備獨自玩耍的能力。

從這一點來說,我十分敬佩滑雪強國孕育出的龐大的指導員體系。白人的工業化、程序化思維,讓他們把運動拆解為有邏輯的幾大步驟,按部就班,一定可以順利進步。

拋去生硬的教學步驟,教學的態度,也是我認為我們值得向歐美、白人文化學習的。

教課、上課、教學、教練、學員……談到這些字眼,我們會不自覺地皺起眉頭,或者心頭一緊。因為我們國傢的教學體系中,老師基本是嚴肅的;學生基本也是嚴肅的,一個具備一定的高度,灌輸;一個在下面耐心聽著,接受。更不用提職業運動員體系,為瞭趕出優異的成績,教練(coach)的指令中多少都帶有冷酷、絕情甚至是殘忍的成分;運動員(athlete)要做的就是聽指令:按時睡覺吃飯、按時訓練、按時休息。

但在各類認證體系的教學理念中,我們始終是指導員(instructor),我們始終面對的是開開心心來雪山度假的人們。他們希望的是在美麗的景色之中,學習滑雪技能,來享受這樣一種有魅力的運動。

於是,CASI要求指導員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要熱情、要親切、要愉快,要有好的上課氛圍。我們不是板著臉看你是否刷夠20趟雪道的教練;我們是引導大傢探索大山的指導員,我們要用樂觀的態度,真摯的笑容,適當的玩笑,來維持一個美好的課程氛圍,絕不是簡單的我教–你聽。

當時我的考試中有一個細節令我印象深刻。作為認證考核,考官是冷酷、客觀的,對考生的滑行、教學,一旦有不對,點評時會直接指出,甚至無情。

有一天他指出有位學員的模擬教學中,氣氛不夠熱烈,他要演示一下正確的做法。上一秒還是一個鐵面無私的白人老哥(其實也40多瞭),他一轉身,下一秒就是一張真摯、美好的笑容。他模擬和學員早上剛碰頭,跟我們打招呼、互換姓名、聊聊傢常……我很佩服他一秒轉換角色的能力,這種能力不僅是職業素養的提現,更是他多年的教學生涯中所積累的技巧。

因此,CASI的“教學”考核中,你的教學步驟是一部分;模擬課堂的氣氛也很重要:你要讓考官看出來,你融入瞭角色,你熱愛滑雪、並且友好地傳達給瞭來度假的遊客,讓他們始終保持一個美好的心情。

所以,考取“指導員認證”,滑得好是一部分;一定也要教得好。

6、自己CASI-1的考證情況,朋友的考證情況。

我是2019年12月在北京萬龍考試,通過楓滑雪業報名,考核時間總共5天,認證費用不含雪票、住宿、餐飲等等,按時到課堂、根據考官的要求滑行、教學,每天有大概1小時來回顧教材、理論,晚上做做書面習題(習題答案都在教材裡)等等。總計花銷1萬出頭;二級的話同樣5天,預估要多4-5千。

疫情之前,國內開放瞭2級認證,有諸多俱樂部承接;但沒有3級。

疫情原因,20-21雪季加拿大考官無法來到國內,最後心界滑雪找瞭一名臺灣的3級教練/1級考官Rusty開班,如火如荼。由於國內有融創室內雪場,課程安排一直排到瞭五月份。(楓滑雪業合作瞭一名CSIA-3的中國小姑娘,也同樣開設瞭認證安排,但是沒有單板的)

我的考官是一名法國人,後來去瞭加拿大,有二十多年的教學經驗,自己是一名4級教練,進入瞭CASI的管理層。通過這樣5天的接觸,對滑雪、對白人也有瞭很多不同的認識。

比如,很重視時間觀念,面對遲到非常憤怒。

比如,不接受“借口”。當他指出你的錯誤時,你就是錯瞭,認錯就好,本來就是來學習的。但是你找借口瞭,反而他更加不理解你的回答。有時候承認錯誤反而是最簡單的事情。

國內的考核時間為5天,配備一名翻譯,價格也略貴(因為考官付出的時間更長瞭,還要負擔翻譯的費用)。當時我也找過海外的考核日程,CASI在多個國傢開放認證,海外都是3天,但是是英文授課,價格也便宜一點。日本的大的雪場也有自己的滑雪學校,也會承接認證考核,隻是你需要具備一定的英文基礎,否則無法和考官直接交流。

補充一點,即便是在國內,也希望你在考核之前可以擴充一下自己的英文單詞情況:如果可以和考官直接交流,對你的提升是巨大的,雙方可以更直接、高效地溝通。

同時,這5天是難得的和高級別教練溝通的機會。他們有著幾十年的滑行、教學經驗,可能幾句話,就會解決你的問題,你唯一要做的,就是提問題、然後下狠心去更改自己的動作。畢竟肌肉是有記憶的,改動作的過程很痛苦。

不同的考官也有不同的魅力。今年冬天開展考核的這位RUSTY,我朋友參與瞭他的考核。說他本來是做高山救援、雪崩救援的,所以課程當中跟他們分享瞭很多的雪地安全知識,包括識別地形、血崩如何自救、如何呼救等等。這也是此類考核當中很珍貴的一部分:通過這種談話、聊天、交流,你極有可能獲得完全預料不到、不同維度的知識,對於擴充自己整體的滑雪知識儲備有很大幫助。

7、其他

目前國內滑雪正熱,我也隻玩瞭單板,也隻是一個總雪時不到100天、看瞭一小部分文字、視頻信息的愛好者,這項運動還有太多我不知道的東西,值得持續學習、體驗。

考官對我們說,在加拿大,孩子們從五六歲甚至更早開始玩滑雪;滑到瞭十幾歲,已經滑的很不錯瞭,才去考CASI。你們有的人隻是幾十天的學時就來認證,所以你們欠缺大量的基本功,和對雪地、雪況、裝備的感受。

如果在加拿大,我們很多人是極有可能無法通過標準的。但是為瞭推廣運動,各類認證都降低瞭自己的考核門檻,我們也就有機會可以參與考核、獲得證書。

對於運動本身,再追求更高的表現都不為過。對於證書,證書認證瞭你“滑到瞭標準、教到瞭標準”。

如果你無意教學,你隻愛自己解鎖動作,那完全可以專心苦練,不用特意去學習如何教人。

如果你希望推廣單板運動、想帶著新朋舊友入坑,安全、高效地提高他人的水平,那麼這些認證是非常適合的。

最後,我十分喜愛用CASI的核心理念來總結滑雪運動:

SAFE&FUN!

備註:

1、一時興起,想把自己對滑雪、認證、CASI的理解告訴別人,行文一定有不嚴謹、甚至出錯的地方。首先望包涵,大傢交流為主;第二歡迎探討、指出!

2、還沒想好!但是覺得隻寫一條太少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