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抗日老兵:孫劍鋒的傳奇事跡。用機槍擊落日本飛機,第一個擊落日本零式戰鬥機的中國人。

說起抗日神劇,哪些往往誇張失實的劇情,什麼,有手持步槍打掉日軍飛機,或是丟手榴彈炸掉運輸機,更誇張的,還有將日本士兵徒手撕成兩半的情節,屢屢淪為觀眾的笑柄,而且不尊重歷史事件與人物。不過,我們今天要說的這位老英雄,那可真的是全無虛構。國民黨軍的孫劍鋒先生,他在擔任基層排長時,就曾在地面使用機槍擊落空中飛機,他是抗戰史上第一位打下日本“零式”戰鬥機的中國英雄,這不是童話、也不是神話,現在他老人傢居住在寶島臺灣,下面就來介紹這位老英雄,抗戰真實存在的史詩般的故事。

原名孫魁邦的孫劍鋒,於民國十年(1921年)九月出生於湖南長沙,四歲那年父親去世,由母親帶著他和姐姐、哥哥、弟弟四人含辛茹苦拉拔長大。就讀高中那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對我國發動瞭全面侵略作戰,激起瞭全民救亡圖存的大反抗,當時身為中華民國童子軍一員的孫劍鋒,也感染瞭齊心救國意志,他走上街頭和同學們組成勸募小組,鼓動長沙市民為國府募款活動,許多民眾紛紛慷慨解囊,把銅板、紙鈔積少成多、聚沙成塔的塞滿捐款箱,遇到拿不出錢財的民眾,他把穿在腳上僅有的鞋子給捐瞭出來,因為當時多數的國民黨官兵,腳下穿的既不是佈鞋,也不是膠鞋,而是草鞋,“草鞋兵”成瞭抗戰時期中國軍隊的鮮明標志。因此,哪怕是捐贈一雙穿過的佈鞋,對於與敵軍前線火拼的國軍基層官兵而言,都能得到實質的幫助,這讓十六歲的孫劍鋒感動又記憶深刻。

隨著戰事的進逼,日軍的轟炸機以無差別式空襲長沙火車站,豈料有一顆炸彈無情的落在一傢旅店,旅店裡進行婚禮的一對新人和賓客們給炸死瞭,孫劍鋒親眼目睹這一幕悲痛不已,激起他想從軍報國的志向,於是他高中尚未畢業,便跟著班上其他二十八位同學一起投筆從戎,加入青年救國的浪潮。

孫劍鋒原先想報考空軍官校第十二期,孰料要成為合格飛行員的門檻太高,隻好轉而參加陸軍官校第十五期三年制正科班考試,他順利錄取,原本孫劍鋒的本名為“孫魁邦”,打從進入軍校的此刻起,他決定把自己的名字改為“劍鋒”,意為“劍鋒所指,戰無不勝”。1937年一月,孫劍鋒和二百多名考取陸官的湖南同鄉一起搭上火車,開往武昌接受新兵訓練。

武漢會戰爆發後,因戰事遷至武漢的陸軍官校,勢必遭日寇首要攻擊的目標,國民政府為保護軍校學生安全,避免日後軍事人才培育中斷,決定將校址西遷西南大後方,孫劍鋒和第十五期學生於是櫛風沐雨的長途跋涉行軍,由武漢出發,經宜昌,到四川銅梁,歷經六個月餘,1938年十一月抵達成都的陸軍官校校本部,可謂備嘗艱苦。在學校上課期間,由於國軍基層軍官在戰場抗敵的傷亡率太大,國府軍委會為瞭增補前線部隊排長、連長缺額情況,作出讓陸官十五期學生提前兩年畢業的決定,孫劍鋒在1940年七月二十一日畢業。

孫劍峰老先生的畢業照

航空委員會航空特務旅為瞭保護下轄的行政和教育機構,以及各機場設施的安全,亟需借調陸軍官校剛畢業的學生來支援防務任務,很幸運的,孫劍鋒成為少數被分發到航空特務旅的基層軍官,回首投筆從戎從軍報國之時,他即有加入空軍的志向,沒想分發下部隊因緣際會,孫劍鋒得償所願成為空軍航空特務旅工兵營第三連第三排的少尉排長,負責協防抗戰大後方的主要空軍基地—成都雙流機場,這座機場除瞭駐有空軍驅逐機總隊的兩個大隊,還作為空軍軍事學校學生訓練基地。

1940年,日本三菱重工業所研制名為“零式”戰鬥機,是二戰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戰鬥機,曾經一度主宰整個中國和太平洋戰場,它隸屬於當時日本海軍航空隊,這款新型戰機,在1938年九月十三日,第一次出現在重慶碧山上空,當天清晨,日本海軍航空隊的三十六架轟炸機,在十三架“零式”戰鬥機的護航下,從三個方向直撲重慶,中國空軍第三大隊、第四大隊的三十四架蘇聯制I-15、I-16戰鬥機傾巢出動,與日機正面交鋒,無奈“零式”戰機屬單翼型、翼梁為鋁合金結構的戰鬥機,不僅飛行速度快,飛行高度更高,機動性好,火力強勁,所有性能都遠超越我空軍使用的蘇聯援助的雙翼型、木質結構戰機,在這場激烈空戰中,我空軍有十三架被擊落,十一架受傷迫降,還奪走瞭十名飛行員的生命,自此開始,中華民國空軍在捍衛國傢領空陷入最艱困的時期。

過去日本飛行員裡有個說法,他們空戰完全不把中國國性能老舊的飛機看在眼裡,他們所畏懼的其實是駕駛飛機的“中國飛行員”,要知道日本在重慶碧山的“九一三空戰”創造瞭“零式神話”,“零式”戰鬥機新機型的出現,縱使筧橋飛行員個人素質優異也無法扭轉戰局,日軍更加恣意妄為,開始肆無忌憚攻擊西南大後方軍事設施,甚至有日軍飛行員駕駛“零式戰鬥機”堂而皇之的滑行在成都太平寺機場跑道,他從機艙裡走瞭下來,眾目睽睽將國民黨軍指揮所給摧毀,並以勝利者的姿態環顧四周,順手拔取跑道警戒小紅旗,卷瞭卷旗幟放進衣兜,作為到此一遊的紀念,他還意猶未盡解開褲扣,痛快淋漓撒瞭一大泡尿,再自得意滿地返回機艙,駕機騰空向北飛去。

日本飛行員如此噁心的挑釁暴行,讓蔣委員長相當憤怒,他要求甫上任航空特務旅第三團勞聲寰團長務必加強成都、雙流、太平寺、鳳凰機場防空火力部署,絕對不能讓大後方防空門戶大開。勞聲寰團長接獲命令後,傳達給負責雙流機場空防部署的孫劍鋒排長,隻要日後有任何一架“零式”戰鬥機企圖降落在機場跑道上挑釁行為,都必須給予擊落,這對剛從陸軍官校畢業的孫劍鋒排長來說,是一道不可能的任務。

孫劍鋒雖然當時才剛畢業,沒有什麼實戰經驗,但並沒有氣餒,他請教瞭基地派駐的蘇聯顧問,顧問建議可以將蘇聯制SB-2轟炸機配備的shKAS空用機槍拆卸下來,因為shKAS空用機槍子彈裝火藥量大,射程和侵徹力強,每按下一次板機,就可以擊發出五十枚七・六二毫米的子彈。在沒有高射炮陣地部署的雙流機場,孫劍鋒決定孤註一擲、背水一戰,便取下機場內轟炸機的四挺空用機槍,把機槍陣地部署在機場跑道頭,他身先士卒自己來擔任機槍手,其他人負責跑道一側陣地防守,另外,孫劍鋒還在陣地周邊擺設從墓地找回來的荒塚石牌,用來抵擋零式戰鬥機低空掠過時掃射的子彈。

1941年五月二十九日,當天下午二時許,日本海軍第十二航空隊的十餘架“零式”戰鬥機再度出現四川成都上空,他們目中無人的騷擾和攻擊沿途數座場站與停機坪,發出殺氣騰騰發出嗡嗡聲,朝向孫劍鋒駐守雙流機場逼近,此時空襲警報大響,日機低空掃射機場建築物,瞬間火光熊熊烈焰沖天,航空特務旅的士官兵再也無法忍受日機挑釁,

孫劍鋒註意到一架“零式”戰鬥機往自己眼前飛進,輕蔑地試圖降落機場跑道,他抓準機會,在shKAS空用機槍打擊范圍之內,對準日本機腹下使勁射擊,空用機槍的子彈宣泄而出,就像過年時的連珠炮般猛烈,沒想到,孫劍鋒不偏不倚命中一架日本戰鬥機的油箱,汽油成一直線漏出,機腹開始冒出火花,原來這架零式戰鬥機是由一位名叫木村英一的飛行士所駕駛,顯然他太過輕忽孫劍鋒排部的防空陣地部署,他緊急拉起機頭飛上天際,意圖脫離戰場,但是機腹下方濃煙大火越烈,最後失控化為一團火球,墜落太平寺機場東南方的森林裡,木村英一當場死亡。

至此史上第一架被擊落“零式”戰鬥機,出現在中國戰場的雙流機場,而且是由地面部隊的機槍給打下來,孫劍鋒和他的弟兄們可以說是立瞭大功瞭,孫劍鋒當時才不過是二十歲的年紀,成為第一位打下“零式”戰鬥機的中國軍隊基層排長,這也大大重挫瞭日本海軍第十二航空隊的銳氣也打破瞭日本空軍的零式戰鬥機神話,從此以後,“零式”戰鬥機不敢膽大妄為低空射擊國民黨機場設施要地,更不敢任意降落滑行中國大後方的機場跑道。

孫劍峰先生和同學的合影

孫劍峰先生到後面主要在機場後方工作,不過怎麼說在從軍生涯立瞭那麼大一功,真的夠吹一輩子瞭。後來到寶島臺灣後,在臺北市立成功高中擔任授課歷史課程,他參加過師大三民主義研究所碩士班的課程研讀,獲得三民主義教師資格,在高中教學16年寒暑,深受學生愛戴,作育無數英才,66歲退休。

孫劍峰先生最近的照片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