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白貧血《男色如刀》讀後感

蒼白貧血《男色如刀》讀後感

在這之前看瞭三個新完結熱文都各種不適,棄瞭,在自我懷疑的時候蒼老師果斷拯救瞭我。

我一直在強調自己年紀上去之後看文立場角度不一樣瞭,當真如此。蒼老師幽默犀利的文風,無論她寫何種題材故事都是讓我非常喜歡的,這種和劇情流的故事不一樣——劇情流的作者,我可能喜歡這篇,不喜歡那篇,因為人設和故事不同;蒼老師則是每段人物對話都極具畫面感,每段旁述都精簡有力,於是我可以砸吧嘴品味半天,不會加速掃文錯過任何文字。

這種風格我非常吃,所以哪怕有許多人表示這篇黑道文相比她別的作品,人物立意不正、故事不夠精彩,我依舊要給它一個大大的優秀。因為她的寫作段位已經超出瞭我需要用劇情去評判喜好的程度瞭。

她的寫作技巧是很多年輕作者不具備的素養。一如融匯生活真實畫面的幽默感,一如寫作視角的別出心裁。

正如竹馬妹子提到的,文中有三段船戲——

【還記得在許晚河視角小唐哥和沈涵在樓梯轉角的你上我下嗎,還有斐七視角廁所隔間的2人卻隻看到一雙腿的描寫,更別提幾個人蹲在理發店門口看震動不休的奧迪車瞭。這種他人視角太帶感瞭,我仿佛也是免費看小片兒的路人甲。】

這和我之前看《持久嚴射》裡的船戲正常上帝視角的寫作方法截然不同,為何贊本篇船戲寫法之高明呢?文名曰《男色如刀》,它肉戲篇幅和占比卻並不比其他作品重,然而它既然瞭強調“男色”,便刻意選用瞭另類的視角。這種半留白想象空間的寫肉方式通過旁人的觀感去放大和想象香艷度,你仔細品,便能感受到猶如③級片那種藝術美,半遮半掩的,特選的角度和燈光下,把情與欲揉合得更曖昧澀情。

不僅是 的視角,還有他人眼裡的另一個角色的神情舉止描述,也很有意思——

【沈涵中途不停的接電話,時而抱怨,時而大笑……唐梓言眼皮一跳。這人變臉變的還真快,剛才還一幅苦大仇深的摸樣,現在竟燦爛得像朵花】

於是唐梓言對比自己的面癱臉,覺得自己“一點也不鮮活”,並且“看沈涵是越發的舒服,放松,毫無防備”。這樣一寫,不是作者在上帝視角下給某個角色安排賦予瞭形態,而是映射在第三者的主觀角度,看到瞭在陰險多疑的唐梓言視角下,雖然有秘密臥底任務但性子仍然一顰一笑都散發著本性真摯坦率的沈涵的形象,這個形象一定程度是被唐梓言高光加亮瞭,作者沒有吧啦吧啦寫黑道大佬怎麼個怦然心動愛得死去活來,而是就這麼寫他觀察沈涵的日常言行舉止,便已然展現出他的愛——故而我會稱之為“高級寫法”。

說完瞭澀,說說刀。旁述唐梓言不敢縱容自己去深愛,因為“太容易失去心智,也太容易被插刀”,面對這個簡單的白月光梗設定,蒼老師沒怎麼使用心理描寫的方式呈現唐梓言這段狗血的替身梗,他本身就是個理性和陰狠之人,那些殘酷的回憶帶給他的刀比糖多。“如果愛你的人是把殺你的刀”,便開始厭惡自己的猜忌之心,更害怕因猜忌而背叛過白月光的自己因果輪回同樣被刀殺。與他有關的刀都是停留在精神層面的糾結矛盾情感。

沈涵則是被真刀傷過兩次。

一次是被動的他人傷害。黑幫摩擦剁瞭他一根小指,震驚瞭我,但過後他始終輕描淡寫的態度,反應瞭一個硬漢對肢體疼痛和外表的不在意,或至少苦中作樂的精神;

一次是主動的自我傷害。當他聽聞自己是唐梓言的白月光替身後,一開始也並未形容他如何傷心,直到描述他把那顆像白月光的紋身小痣挖去——

【沈涵盯著鏡子看瞭一會,轉身出去找瞭個刀片,後又折回來,側著臉,將刀鋒放在皮膚.上,閉著眼,按下去。血滴順著臉往下淌,同時下來的還有沈涵的眼淚。】

到瞭此時,他依然可以欺騙自己是疼出的眼淚,可挖一個紋身會比剁一根小指更疼嗎?“紋身已經紋進瞭肉裡,怎麼也刮不掉。”又是一句輕描淡寫,展現瞭沈涵的心碎。比起動輒用哭哭啼啼展現傷心的很多作者,蒼老師的隱晦寫法無疑再次被證明是十分高級的。

唐梓言意識到到沈涵比白月光好、自己更愛沈涵的時候,也是用刀來展現的景致:“有車從樓下開過,冷白的光柱照亮瞭窗臺,刀鋒一樣撕開黑暗。”話不用多,舊樓見新人,唐梓言重回舊樓和沈涵說出真心的那一刻起,便已然知曉,暮然回首,那人早就在燈火闌珊處,等著自己認清真心。

本文我覺得攻受戲份差不多,性格張力都很足。蒼老師還有個有意思的寫法,她把性格脫線如二次元的金剛芭比遊候先生多次和沈涵放在一起拉鋸對話,把文風基調搞得歡脫幽默,不那麼壓抑。又通過沈涵每每對遊候的反應展現自己雖然性格粗礦不羈卻始終在把自己方向盤來往“正途”的方向走著——最後走不瞭瞭,他動瞭情,便動瞭私心,一定程度上在黑吃黑的環境裡助唐梓言洗白瞭。

這在當今讀者看來十分三觀不正的情節,我卻覺得這是人性的體現,現實沒有非黑即白,灰色地帶一松一緊的自由度,恰恰最能體現人性化的東西。

畢竟,這篇作品關於愛情的內核,我覺得就是在刀子中找一條對彼此最好的路。

最後,我發現蒼老師這兩個文都是攻君視角很多的,第一男主都是攻君,可以稱為主攻文。真是攻控福音啊!畢竟隻有拿捏得準男性思維的作者才能把攻君視角寫得深得我心。

能欣賞得來蒼老師的同好,應該可以明白我一直吐槽許多作者寫文女氣的緣由瞭。真的,比不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