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神

我們現在來講一講,認識神的這個主題,在講這個題目之前,先講一句話就是:“於是中無實無虛”,這是金剛經的一句話瞭,我們就用這句話先來做一個引子。

我們來看這個問題,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是什麼?就像我們要去認識的那個主體,本身存在在那裡,我們明明白白地認識他,表達出來,是什麼才是什麼。

為什麼在講認識之前,先要繞這麼一個圈子呢?因為我們講“是”,這個認識的表達,就已經不是,我們所需要認識的那個主體的本身,而隻是,表達出我們得到認識的反映而已,所以我們要看到,我們的認識,經常會出偏差,好比:我們會看錯事情,看錯人等等之類的。而要能看得清楚,認識得透徹,就要確確實實能夠達到一個正確的瞭解,所以說必須強調,“是”的本身,才是認識最重要的一個前提,而不應該,在我們認識的方式上出現任何偏差。

這裡我們講認識神,就要實實在在去找到:怎麼樣真正認識到“神”?但是,就像我們講這個話題一樣的,我們一說到認識神,在我們中國人的腦海裡,很容易就會浮現出到寺廟裡求神拜佛的佛像來,這就是落到一個實相上去瞭.我們把神,在我們的意識形態當中成形瞭,但是,我們看到,真正的宗教信仰,都是堅決反對偶像崇拜的;相反,邪教基本上都是在搞偶像崇拜的。在信仰認識上,崇拜偶像就是一個大忌,之所以首先要把這個問題看得這麼重,就是要把人類,竭力從表面認識,從外形上拉出來的一個主要工作。這是一種情況。

還有一種情況呢,就是去求神拜佛,跪求老天爺保佑我啊!保佑升官發財啊什麼的,這樣求過之後,就好像心裡有安慰瞭,找到一個寄托瞭,信這個總比不信好,但其實是心裡面就根本不知道該相信什麼,這種情況,就是把認識走到內在的虛空上去瞭,不知道神是怎麼存在的,當然也不知道冥冥之中,神是怎樣決定人間的,更加不知道,神以及信仰,對人類在做怎樣的引導,這樣的認識,所以對人世的事情,超乎不瞭凡世的思想,起不瞭任何,去達到在信仰的高度上的,實際的指導和幫助。

所以我們看到這兩點,就要註意:隻是去看到實相,就把內在的真實看不到瞭;而又隻是看到虛相,就會把我們這個世界真實的運行也就不顧瞭。所以這兩點偏差,得要去掉,去掉之後,去看到“是”的本身,也就是,去達到一個正確認識。

無實無虛,來達到一個正確認識,就不會盯著一個實處,也不會讓自己走空。所以我們在認識到這個“是”的時候,實和虛,並不是於之無視的。相反,他們是“是”的組成部份,就像我們經常說,事物有它的兩個方面一樣的。就像我們要正確認識“是”一樣,我們也要正確認識“實”和“虛”,不要把它們看顛倒瞭。

先要講清楚這兩個問題,把這兩個偏差都去掉,然後我們能做到正確認識的方式,真實的去認識神。那麼,去認識神,我們講,這裡面有一個常見的問題是什麼呢?

世人,像我們平常做人,我們都是用一種眼見為實的態度,去看待我們身邊發生的一切,有的時候確實是需要這樣的,就像人與人之間的接觸, 在現在網絡的虛擬時代,聊瞭幾個月,還不如見一面認識的深刻,但是,有的時候呢,這種面對面的認識,要等到一段時間接觸下來,才能真正的深入發現別人的內在,到這個時候才有一個確實的瞭解,但是,這些仍然都還是處在一種眼見為實的狀態上面,我們用這種方式,在我們瞭解我們周圍,可以認識到的一切人和事物,但是,用這種方式本身,我們來認識神,在這一點上,是做不到的,我們講下去,就會看到,我們無法去接觸,無法去遇見,神的本身的存在,所以我們必須要去掉這種方式,我們必須從內心裡面去體會,去感受神的存在,但是,有一點我們後面也會講下去。我們一定也會用一種眼見為實的方式,去遇見神的真實的存在。

這種狀況是什麼呢?就是說神的方式,神的法則,在我們所遇到的一切事物上,所出現的後果。

也就像我們說的因果的關系當中,存在著一種必然的,決定性因素,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是眼見為實的,但是,我們現在所講的主題,我們首先是認識神的本身,所以我們首先要去掉那種眼見為實的方式,撇開那種無休無止的對事物的認識,先要達到一個在總體高度上的認識。

在這裡我們要打一個比方,我們在這個世界裡到處行走,我們都可以眼見為實,但是,我們不可能遇見每一個人,碰上每一件事。就像這世界上所有的人口,每一棵小草,每一個數樹木,每一個兔子……我們不知道匯總起來,數字會是多少。

但是,所有的存在,就一定有它的總數,這個總數是多少?沒有辦法做一個實際的統計,但是,這個總數的本身,就是一種存在。我們需要瞭解,這個總數是真實的存在,在它之中,世界上所有的存在,人類社會的,地球的,宇宙的,以至於說我們還不瞭解的其他方式的,全都在這個總體存在當中,雖然這個類似於總數本身,在我們看來是虛無的。

我們還是拿這個總數來做比方,生命時時刻刻有生死,事物時時刻刻有流動,所有的存在,都處在一種,不確定的變化當中,就像我們看到各個國傢在做人口統計,在這種變化的狀態下面,統計出來的數據,這個數據本身也隻能表明一個大概的情況,所以我們對於變化本身,就象統計出來的,精確的數字一樣,確定的、具體的、成型的數字本身,就代表瞭,對這個總數的不準確。

認識神,就像我們前面所說的,認識這個總數存在一樣的,我們無法眼見為實,而它確實存在,也就是說,環繞著我們這個世界的,這個總體性,有它一個完全的狀態存在在那裡。我們用總數來打這個比方,總體性的本身,因為一切的存在,就有它存在的這個本身,在所有時刻,在一切變化之上,都存在著,這可以用我們的感知去感受到它,但是無法被我們實際接觸。

我們用一種體會的方式,去感應到有這個總體性的存在,然後我們可以感受到他不僅是包含瞭所有的一切,而且,也正在包含所有的變化,所以我們可以感受到,這個總體性,並不是一個,固有的狀態,也不是一個實形的存在。

就像在傳統文化中描繪,“大”的這個概念,大,並不是說有多少大的一個形體存在,就像一個很大的盒子裝下很多的東西,體積非常大,而是因為,內在的內容不斷的擴大,造成在容納上的龐大,而且,從內容的壯大上,無限龐大,以至於存在一種以無形的,在有形上的龐大。

也就是,沒有實際的形體,但是有確確實實在外圍上包容的形態。這就像人類的生態不斷的擴張,我們看到,人類的外圍的環境也是越來越大瞭,在以前擴張的過程,和今後擴張的需要上,外在環境本身,並不會給人類發展造成局限,相反的,人類社會自身的發展,反而經常給人類追求幸福的局面,造成局限。

從這個“大”字,我們去看總體性存在的本身,這個總體性,並不定形,總體存在的本身沒有這麼一個定形。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這個總體存在的本身,是最實在的,因為它包含瞭所有的一切,而且包含瞭所有一切的變化,也就像我們講的包容一樣的,它是一種無限性,所以我們要從這個方式上,用我們內心體會的方式,去仰望這個總體存在的本身。

我們講這個總體性具有這麼一種存在的方式,我們也講瞭,它具有包含一切,以及一切變化的本身。這讓我聯想起有一句形容地球的話,說地球是人類美好幸福生活的傢園,但我認為並不是這樣的,因為地球並沒有天然的提供給人類幸福生活的條件,他隻是給我們提供瞭一個,能夠創造我們美好生活的這麼一個環境基礎,就像我們講凡人在世間,地球就像這個世間一樣的,但是,對於我們追求美好幸福生活的這麼一個願望,又是處在另一個引導上面。

我們前面講的,總體存在本身包含一切,所有的一切都在他之下,這樣一來,我們還是要來看一個問題,繼續強調一下我們所要講的這個主題,也就是認識神,是我們用人的眼光,人的感應,人的主體,去認識神,那麼這樣以來,我們要講的,我們要認識神,我們必須要把人的這個身份,從這個世界當中脫離出來。來尋求這個認識,就要看到人的這個主體,在世間萬物當中是與眾不同的。

從人類的主體上去看待這一點的時候,我們應該看到,我們常常以為人類自己是超越世上一切的,我們建立起自己的環境,用人類的創造,利用世界的資源,用人類自身社會的方式,安然享受我們認為,應該被我們占有的福利。看起來,我們是用自己的能力,超越世上的一切,但是,在我們人類主體的這個本身上,我們需要看到什麼呢?

人類不是以生存為目的的物種,生活條件,和物質成就,這些都是人類生活所需要的,但是,如果把這些,當做人活著所追求的目標,那麼人類跟地球上的低等動物,在本質上,也就沒有區別瞭。

人類最早的生活,可能缺少物質條件,在惡劣的自然界面前,會把生存當作一個主要目標。但是到瞭現代社會,越來越能夠認識到,物質生活的充裕,並不是人類幸福美滿的根本原因。就像現在,房子造得越來越好,越來越高大,在高房價下面做房奴,更多的可能是,在繁華的外在之中感受內在的痛苦。

人類活在物質條件下,從本質上就擺脫不瞭低級的層面,追求幸福美好,這種精神意義上的東西,本來是應當超越物質需求的,但是,就像高房價一樣,被房子外表上的需要,豪華舒適,遏止住瞭。

我們前面講所有一切在它之下,一切好的和不好的,該要去追求和不該去追求,該要實現和該要廢去的,都在這之下,所以人類,仰望天空,祈禱上蒼,尋找自己的信仰。而不是,把我們自己放到一個最高的位置上,去看這個問題。我們已經是在世間的下方瞭,又怎能用看世間的眼光,去看待決定這個世界發展的高度。

所以,人類經常犯的一個錯誤,自認為自己有創造力,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主意,然後憑自己的能力,自以為是的,創造我們人為的觀念、理論,和我們自己的生存方式和意識形態,然後我們看到,動物的狀態,甚至經常會比人類,更有靈性,更有感知能力,就像在災難來臨之前,許多動物,會有預感,會用它們自己的方式去逃避,動物們還更具有這些能力。

但是,人類反過來,在一種自我意識膨脹的情況下,往往看不見,我們人類自身發展的錯誤,將會帶來的災難。哪怕走向毀滅,非要等大難臨頭瞭,才會有所醒悟。譬如席卷人類發展的幾次大災難之一,希特勒,斯大林和他們的邪惡思想等等,在瘋狂的熱情之下,當時恐怕並沒有多少人,能夠真正意識到對人類以及對他們自身所帶來的災害。

在人為的觀念下面,看不到惡果,隻看到眼前的意義和目標,然後喪失獨立認識能力,喪失對今後發展的判斷能力。都是在沒有能夠真正認識神的前提下,失去瞭每一個人,本來存在於自身的靈性和感知,本來能夠去認清衡量社會發展的準則。

人類社會出現的偏差,往往就是在這種人為觀念方式上面,不斷的發生,所以在這裡,我們想要強調,從人類主體的角度去認識神,用一種敬畏的心態去體會神的存在本身,它所代表的是什麼?

這樣,我們看到,世間萬物,它們都是一種自然的生存狀態,草木動物……,都是一種天然生動的狀態在生長,並沒有說一棵樹,說我想長得比別的樹更好看,沒有說一隻小兔子說,我比別的兔子更能幹……,它們應該是什麼樣子,就往什麼樣子長。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樹木們動物們……,我們看到,它們並不會是刻意這麼在做的,而是它們的本能很清楚,在他們生命裡的天性是什麼。但是,人類的發展,常常越來越不自然,甚至在我們荒謬的時候,都意識不到自己脫離瞭我們的本性。但是在時間過去之後,回過頭去看看,人類歷史的發展,或者還有我們個人的經歷,我們會相對清楚的看到,竟然會有那些荒謬到我們無可想象的事情發生。無法想象,曾經會那樣的無知和偏差。

在當時的情況裡面,就像身臨其境之中,不覺得是發生瞭什麼問題,當時的環境,當時的情況當中,讓我們覺得,我們的想法是正常的,是正確的,但是,等到擺脫瞭我們的立場,擺脫瞭我們的處境,在消除瞭這些主觀因素之後,我們再回眼望去,事實就象雪地消融,真相將不得不讓人尋求真理。

我們再來引用一下一個聖經故事,也就是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生活在伊甸園裡,我們看到這個形容本身,我們甚至都可以認為,這是最純粹,最天然的,人類生長的自然狀態,然後,人違背瞭上帝的意志,按照自己的意願來行事瞭,犯錯瞭,出現瞭人類自身的問題,就被逐出伊甸園,在世間為人瞭,在凡塵俗世當中為人瞭,變成要從世間,要重回到伊甸園的這個向往瞭。

在這裡面我們看到一個什麼問題呢?就像我們前面講的,世間萬物,它們本身的生長,是自然的,而人類的生長卻未必是自然的瞭。人類的生長,變成我們要以本身應該的那種自然狀態,從凡塵俗世中間,受盡苦難,竭盡努力去尋找我們,能夠回歸的地方去。

其實,也就是說,要回到我們人類的正常狀態上去,所以這種正常我們看到,人類的本身,從這種正常狀態,到瞭一種失常的狀態,然後從這種失常的狀態,要極力地回到正常的狀態上去,這就是我們所要認識神,以及認識我們人類自身的自然,最根本的意義,和最基本的需要。

所以我們講這種自然,這種正常,來達到我們人類自身成長的回歸。這樣,我們就看到,人類有這個問題,需要從失常回到正常,也就是說,回到人生天然生長的狀態上去,那我們看到,我們前面一直在形容,有一個總體存在的本身不受任何變化的影響,所有的內容都在它之中,也就是,我們前面講的,時時刻刻都有生死變動,在所有的內容上,時時刻刻都在出現變化,這些東西完全都在這總體之中,不受變化的影響。

接下來,我們就要講,一切的存在,就有一切存在的自然準則在裡面,這種天然的規則,就像我們前面講的,人類的自然,也就是人類天然的規則也在裡面。所以一切的存在本身,隻要存在不斷的發生,世間萬物、一切人類、一切事物的改變、和變化之中的一切的天然的準則,也就都存在在這個總體之中,從失常當中通過認識正常,然後回到正常狀態,認識神就是這樣一條唯一可以回歸的道路。

我們講隱含在一切存在的裡面的,這些自然準則,我們看到這個問題意味著什麼呢?所有的這些變化本身,沒有人能夠知道的,會產生什麼,但是,我們看到一切變化本身,所產生的一切存在,裡面所含天然成分的,這種自然準則的因素,人類有人類的準則,世間萬物有世間萬物的準則,人類有駕馭世間萬物發展的準則,一切內在規則本身,它就已經是必然存在,而且是屬於這個總體性裡面的,這些所有存在的本身。

他代表的是什麼呢?他代表的是,一切的本質在其中,一切的內在在其中,一切的規律在其中厖。所以存在是這樣的,這種內在的東西,也是這樣的,也是必然如此的。

所以我們講有天理,我們經常說人在做天在看,天理昭昭之類的話,我們可以感應到,我們必須敬畏的,就像類似於說,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們這些話都在講這些東西。

所以我們看到,我們也能夠感受到,一切的發展,都歸於這個後果,都歸於這些本質,這些內在,這些天然的準則的運行。所以這些就像我們前面講的,我們並不能實際的接觸,實際的遇見神的本身,但是,我們最終還是都能夠看到,神的方式所帶來的一切的結果。這就是我們所以能夠感應,能夠體會,甚至,我們可以觀察到,神的存在,在神的方式和準則上,去認識神。

就象我們現在,用語言文字對神在作一個無形的畫像。感應神的存在,我們也就能夠感知到神存在的方式,以及他的準則,在一切存在上的體現。

所以,佛傢也說:“化身”和“法身”……。對神的認識,所以也應該拿來,作為對人類的教化,易經裡說:“聖人以神道設教”,它教導人,並不光是說,人生天然有人生的狀態,而是說人生落在凡塵俗事,就像基督教會裡講“神愛世人”,我們要從凡塵俗世裡,能夠找到我們對於神的認識,尋求人類生命的道路,能夠得到我們人類自身,正常、自然的生存發展。

然後我們通過對於神的認識,可以獲得一切人類,無論天南海北,無論過去,現在和將來……,通行的、普遍的準則在那裡。這是遠遠超越我們人類,自身的思想、知識、以及為我們人類發展所設定的,那些人為的規則。

我們前面引用瞭,聖經裡的一些描繪,但是,我們看到,跟“聖人以神道設教”一樣,我們並不是用宗教的方式,來看待這一切。

宗教,可能更比較偏向於宗教的方式,但是,在我們這個主題上,我們是希望能夠達到對神的實際認識。雖然說這兩者的本質,是完全相同的,但是,在方式上還是存在瞭一些差異的。

我們從認識神的角度來看,更偏重的是,對於神的實實在在的領會,而且對於我們人類、對於我們人生,能夠起到實際引導的作用。所以我們從各個方面,不同角度的描寫上,需要來得到對這個認識上,在不同表達上的瞭解。

在《說文解字》裡,對神的概念,有一個明確的描寫:“天神引出萬物者也”。通過這句話我們可以看到,我們前面始終在講,就像總數一樣,有那麼一個總體性的高度,一切的存在都在這個總體性之中,而又不受一切變化的影響。然後這種總體性存在,我們也講到,一切的天然的準則,也在裡面,這樣,我們不難體會,對於所有的變化,時間空間,以及所有的變化本身,這個總體性存在,始終在起到他的,主導的作用,這個主導作用,我們要講,這是一個,所有內容都歸屬於他,才能具有的地位和能力。

引導一切的存在和發展,我們通過神的方式,就可以看到,世間的萬物,我們一直在講,都是一種自然的狀態在生長。在這種自然的狀態上,不受任何的約束,不受任何的壓迫,它們能夠自由自在的,蓬勃生長。人類本身,本來也應該是處在這麼一種狀態,活潑生動,自由成長,把自己,就像那些動物樹木們一樣,都能夠活出自己的樣子來,人類本身應該就是這樣的。然後,我們看到,自己應該怎麼辦呢?

我們不能脫離人類自身生命的屬性,用生命的狀態,去得到神的認識,去接受這種引導。然後,在世上一切的變化之中,有自己安身立命的,最根本的立足之處。

這是我們在認識神上面所能夠達到的一個效果。也就是說,我們作一個比方來講,往往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做人,很希望明白自己的人生,我究竟是誰,從哪裡來?又要去哪裡?這是一個很古老的命題瞭。

但是,這些問題,要從自身找到一個答案,隻會看到自我,我們可以認識到自我的思想,自我的追求,但是,這些都解脫不瞭著眼於自我的狹隘和困惑。

回過來說,我們為什麼必須要去認識神,是因為我們在認識神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認識神存在的本身,然後我們知道,一切從他發生,一切向他歸去,我們自然也就可以看到,我們最終的走向是在哪裡?

然後這個時候我們所認識的自己,並不是單純的自我,而是可以認識到:我們自己的內心。可以認識到:我們的靈魂。

這是真正認識到自我的地方,也就是說,我們自我的本質是在這裡;我們自我的內在是在這裡;我們自我的生命所應該遵從的一切準則,也在這裡;我們人類天然的規則,更加在這裡可以看到。用這些,去看透世間的一切現象,洞察世上的一切真相。

所以在這裡面,我們可以得到我們生命意義的發現。我們要真正能夠發現我們自己的生命意義,也隻有在這裡面才能得到發現。從這個發現,我們可以看到人類的命運;可以看到我們個人的,人生的意義和前途,我們所應該奮鬥的方向,和目標;用我們的創造,來實現自己;通過實現自己,來體現對人類的成就和奉獻。

這也是“天人合一”,我們通過認識神,與神在一起,完成自己,而且在我們的所有作為上,體現我們每一個人,在個體上的成長,象自然生長的萬物一樣,不受約束,不受壓制,領悟我們自己與生俱來的成長,才是我們天然的權利和責任。

我們不斷地強調認識神,今天把主題放在認識神這個最高的高度上,是為瞭達到,就像文化本身,所需要流傳在世間一樣,不能讓文化在我們的社會發展中間消失掉。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要通過這種認識本身,來達到我們人類,懂得追求幸福,能夠得到實現的教導。雖然說我們現在講的是認識神的主題,但是,我們所講的,實際上也是,在一切文化中間所要表達的最核心的內容。用一句帶點詩意的話來結束這個話題,那就是:願我們人類,以生命成長向上的美好,來綻放出我們的靈魂。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