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師學習札記|記錄第一次互催練習,揭秘你所不知道的催眠過程

互催練習是催眠學習中的重中之重。無論你學過再多催眠的理論知識和技巧,研習瞭再多催眠案例分析,如果沒有催眠實踐,你離一個催眠師的距離,仍然是0和1的本質差距。

說得直白一點就是,你以為你啥都懂瞭,其實你啥也沒懂。

就像你在學會開車之前,即便你知道汽車的制動原理,以及開車的所有步驟,但這跟你真正會駕駛汽車仍然有質的區別。

所以,第一次互催實踐,就是讓我坐在車裡,動手做瞭一遍所有駕駛汽車的步驟。

01 好學造就優秀

我第一次互催練習的對象,是一位比較有經驗的催眠師R。在學習量催這件事情上,她向我展示瞭一個好學生的榜樣。她詳盡地記錄瞭一大本子的量催學習筆記,整理瞭催眠各種環節和細節的註意點,以及處理方式,包括推薦使用的引導詞和潛指令,她甚至把線上課程中許多朵奶奶的原話給摘抄下來。

與她相比,我的量催學習著實有些敷衍。現在回想起來,也算情有可原(努力找補中),畢竟我一開始沒想過要當一個催眠療愈師,也不像有些催眠師帶著迫切想要解決的身心問題、人生課題來學習。

我主要是好奇、好學,體驗過催眠以後,覺得催眠這件事情好玩兒。所以,在學習量催上,我一開始是挺隨性的,既不著急,也不努力。

也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也許是潛意識的照顧,與R的互催練習,除瞭讓我熟悉瞭量催流程的各個關鍵節點的把控,豐富瞭許多我原本沒有註意到的細節之外,也讓我對量催師這個職業產生瞭一絲敬意。

很多人通過小說和影視作品瞭解催眠,以為催眠就是催眠師在個案面前晃幾下懷表,個案就被催眠瞭,催眠師再打個響指,個案就醒瞭。事實上並非如此!

小說和影視作品難免誇張和戲劇化,在讓個案進入回溯環節之前,催眠師還有很多需要準備的工作。

催眠是一個需要絕對的細心和耐心的活計。很多時候,往往因為一些細節的幹擾,一兩個小時的努力也會全功盡棄。

02 學會“傾聽”對面談的重要性

R因為最近正處於低谷期,有比較多需要解決的個人問題,所以是我先催眠她。

面談開始瞭,我隻是仔細地聽她描述自己的問題,適當地重復一遍,確認她的問題,做一些簡單的記錄。在她情緒流動的時候允許她,給她遞紙巾。除此之外,我沒有做任何別的事情,因為我也沒有任何催眠別人的經驗。

但催眠結束之後,很意外地,對方對我的評價卻還不錯。

她說,她最近狀態不好,跟人互催瞭兩次都沒有解決的問題,在我這解決瞭。因為前兩次互催練習中,催眠師都很喜歡教育她“你應該怎麼做……”,他們都沒仔細聽她說完自己的問題。

面談的時候,她無法暢所欲言,她與催眠師沒有建立起最基本的信任。所以在潛意識環節,即便她的潛意識出來瞭,但也有所保留,隻是泛泛而談,不能解決問題。

因此,在互催實踐中,關於面談,我學到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學會“傾聽”。

作為一個學心理學的人,我自然知道“傾聽”是心理咨詢的重要技術。隻是曾經,關於“為什麼要傾聽”,以及“如何傾聽”,對我來講隻是個頭腦中的概念。就像知道汽車的制動原理和開車的所有步驟,跟真正駕駛汽車還是兩碼事。

03 對於被催過的人,你可以這樣說

面談完成後,對方指導瞭我很多催眠的細節,並告訴我她被催過很多次瞭,非常好催,叫我不要擔心。我一想,這還有啥可擔心的。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想把她按在床上,開始催眠她。

她躺上床上還在跟我叮囑她催眠中可能出現的各種狀態,告訴我該如何應對。比如,催眠狀態裡她可能會很小聲說話,如果我聽不清的話,可以讓她大聲一點,諸如此類的。

“還有,還有……”當她還想要叮囑更多的時候,我輕聲制止瞭她:“你不用擔心,一切都會很好的。之前的那些催眠都已經過去瞭,放下它們,我們這次是全新的催眠。”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淡定和智慧。反正,這句話說完後,她就乖乖地閉上瞭眼睛。

整個場域瞬間沉靜瞭下來。那種感覺,就像空氣中原來有很多飛舞的羽毛,突然間因為沒有任何風力的作用,那些飛舞的羽毛都輕輕地落定到瞭地面上。

我突然明白瞭,這就是一個可以開始催眠的場域。因為她準備好瞭,我也準備好瞭。

從此,隻要遇到曾經有被催經歷的個案,我都會找機會在催眠之前跟他們說:“放下之前的催眠體驗,專註於感受當下的催眠,你會收獲到你所需要的”。我發現這是一個很好用的指令,即便對方躺下以後說也不晚,當對方閉上眼睛以後說,效果甚至會更好。

當然,你在下這個指令的時候要對自己、對潛意識有充分的信心。你要相信這次的催眠一定是最適合個案當下狀況的。無論催眠如何發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04 互催,是兩個催眠師之間的信任與支持

我開始念引導詞,引導對方放松。

當我的聲音出來,我自己聽瞭都嚇瞭一大跳:“我去,我的聲音怎麼變成這樣?”催眠時候的聲音跟我平時講話的聲音很不一樣,也跟我之前練習的時候不一樣,非常低沉,像個老巫婆。

不僅音色發生變化,我感覺到有一股無形的能量在調整我念引導詞的節律。Ta似乎給我畫瞭一個無形軌道,要我的聲音節律沿著這個軌道走。

我一臉懵逼,有點搞不清狀況,就這樣懵懵地,被帶著往前走。同時,我又無比從容淡定。似乎有股無形的能量在承托著我,穩穩地向前推進。

某一刻,我突然意識到,這股能量不僅來源於我的潛意識,也來源於躺在床上的催眠師的潛意識。因為她信任我,因為她願意貢獻她自己,來幫助我練習催眠。

每每回想起這一刻,我總是對此充滿深深的感激。

這一段文字看起來像在講玄幻故事,但其實我隻是在用一些比喻去描述自己當時的體驗。

在催眠的場域裡,由於潛意識(高我)的駐場,無論是被催眠的人還是催眠師,雙方的感知力都會大幅度的提升。比如,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的聲音是有形狀的,有時候我會感受到空氣密度和溫度的微妙變化……諸如此類。

(說明:量催裡的潛意識並不是心理學裡的潛意識概念,Ta是你內在更有智慧的部分,Ta也是屬於你自己的力量,因此我們也經常稱Ta為“高我”,關於這個部分,我以後會詳細說明。)

現下,我花如此多的筆墨,詳細地描述那一刻的體驗,隻是為瞭讓你們明白:催眠的進入乃至療愈的發生,其前提是催眠師和個案彼此的信任。催眠師和個案之間是彼此合作的關系,不是彼此對抗的關系。

很多文學作品傾向於把催眠師描述成一個壞人,操控人心,繞過對方心理防禦,修改/抹除記憶什麼的。這其實是人們對於自己不瞭解的事物,基於恐懼心理的腦補。

如果催眠師真的有這本事,那統治這個世界的早就該是催眠師瞭,不是麼?

05 像個好奇寶寶一樣問問題

之後的催眠,從軀體放松到回溯前世,再到接觸潛意識,都非常順利。非常感謝互催對象若楠和潛意識們的配合,整個催眠就是朵奶奶說的標準的量子催眠框架,幾個前世回溯場景+生命回顧+潛意識對話。

個案在那一世是一個普通的小女孩,公主一般的生活,輕松、簡單、安靜、幸福的一生。

在潛意識對話中,潛意識一再強調她要把平靜、簡單、富足的頻率帶到生活中,帶到催眠事業中。她現在的所有狀況就是因為曾經折騰習慣瞭,不適應現在平靜富足的頻率。

在與個案的潛意識對話過程中,我發現自己的問題總是沒問在點子上。究其原因,在於個案是一個能量療愈師,而我本身缺乏靈性知識,總是不能get到她潛意識話語的含義。

因為每個圈子都有他們的專業名詞,或約定俗成的慣用語。這就有點像是你跟個音樂老師聊天,他跟你說肖邦的《降B小調夜曲》真不錯,你一臉懵逼,如果他給你彈上一段,也許你也會有共鳴,沒準你還聽過這首曲子。

幸好,個案的潛意識是個話癆,隻要我給個話題,就像按下瞭她的輸出按鈕,她就自己巴拉巴拉講一堆。而我就像個求知欲旺盛的好奇寶寶,逮著潛意識問這問那。

於是,我們的對話經常是我問:“剛剛你說的XXX是指什麼,你能再解釋一下嘛?”潛意識就巴拉巴拉解釋一堆。我又問:“是不是指XXX這個意思?”潛意識又回答,“不是的”,巴拉巴拉又解釋一翻。

這種感覺很奇妙,就像跟一個知識淵博的朋友打電話聊天。

可能有很多個案和催眠師都比較關註回溯前世環節,因為故事場景比較有趣,但我一直很喜歡潛意識對話環節。所有的答案就在你的面前,隻要你像一個好奇寶寶一樣,不斷地問問題。

潛意識的智慧總能給我們提供不同的看待問題的視角,從而打破我們原有的思維模式禁錮。許多我們認為已然無解的死局,在潛意識的視角那裡卻是小case。許多我們以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局面,在潛意識那裡卻可以有雙贏的解法。

如果我們能夠轉換看待問題的視角,提升思考的維度(也就是很多人說的升維),很多現實的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這看起來是思維的提升,但其實也是心靈的成長。

解決問題、走出困境的終極方法不是你打敗瞭它,而是它對你而言已經不再是問題。你會變得更勇敢、更寬容、更平靜、更願意為別人著想……你會慢慢地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知乎心理

這就是量子催眠療愈最有意義的部分之一。

06 催眠師聲音的運用

另外,個案潛意識還說我的聲音和節奏運用得很好——這讓我很意外,也給瞭我很多信心。

同時Ta也提醒我要註意細節,有很多“潛指令”忘記說瞭。我不能因為對方是催眠師,知道是“潛指令”就不說,因為即便對方知道那是“潛指令”,我說瞭依然是有用的。

在帶回當下環節,我的聲音又起瞭變化。

在某一段引導詞之後,我突然莫名其妙地提高瞭聲音,就像突然扭動瞭音箱的音量按鈕,音量一下子大瞭好幾格,把我自己給嚇瞭一大跳。心想:“我去,怎麼回事?我怎麼突然變這麼大聲?”

定睛一看,引導詞筆記上有個小括弧標示需要“聲音漸強”。我之前主要關註能不能把別人催進去,以及催眠的過程細節如何處理,這最後的喚醒流程倒是關註得較少,自然也忘瞭需要註意“聲音漸強”。

原來喚醒催眠的聲音與引導進入催眠的聲音有很大的區別,我懂瞭。

於是,我逐漸增強聲音的力度。這時候,我感覺好像有隻手在我的右肩上輕輕地拍瞭兩下,似乎在說:做得不錯,就是這樣!

回想起第一次催眠的經歷,我經常開玩笑說:“我啥也不懂,都是潛意識們手把手教的。”

這也算得上是事實,基本上前幾個個案,我都沒鬧明白催眠是怎麼回事,我也搞不清自己是怎麼把人給催眠進去的,但是又都成功地催進去瞭。可能潛意識還是比較照顧新手的,不會給新手安排太難的個案。

接下來,我正式開始瞭量催師的個案實踐,這個過程就像是完成“新手村”任務一樣,逐漸點亮各個技能點。

這個過程也是挺有趣的,有空我慢慢寫出來。也許能給“新手村”練習的量催師同學們一些參考。

也歡迎催眠師同行們一起交流心得體會。

【完結】

我是催眠師暉公子,「催眠」實為「催醒」,提升覺知,認識真正的你。

更多精彩內容可以看我的專欄《 催眠案例故事》:催眠科普,瞭解真實的催眠,提煉我身邊的催眠案例故事。看別人的故事,明白自己的人生。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