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體 DIN 與工業標準

在德國的大街小巷

處處都能看到字體 DIN 的蹤跡

在整齊劃一的字母背後

是一整套德國標準體系

也是普魯士人嚴謹高效的真實寫照

無處不在的字體 DIN

從德國的公路上飛馳而下,一塊塊路牌引導著你進入一個又一個岔路口。藍天白雲的映襯之下,每一塊路牌都清晰可辨,每一塊路牌都使用瞭同一種字體—— DIN。

不止是路牌,車牌上使用的也是 DIN;不止是在德國,在歐洲各國的公共告示牌上也都有 DIN 的蹤跡。除瞭公共交通領域,在平面設計中 DIN 的表現也不俗:在即將舉辦的 2020 年日本東京奧運會會標設計也使用瞭 DIN 字體,與具有嚴謹幾何美感的市松紋圖案相得益彰。

DIN 1451 設計原稿

DIN 緣何如此受設計師和大眾的喜愛?

歷史悠久的 DIN 有諸多版本,此處以早期的 DIN 1451 為例,可以看到首先 DIN 的設計理念是“在網格中繪制”,每一個字母都嚴格對齊縱橫網格,字母的寬度也各有規定;DIN 的字形偏瘦長,x 字高偏高,這使得它易於辨認;字形十分簡潔,每一個字母都能用一兩筆便繪制而成,沒有任何多餘的修飾,這讓它有瞭幾分幾何美感。沒有 Futura 過分的張揚個性,卻足夠吸睛;不如 Frutiger 的曲線優美,卻力在效率。在被“極簡”、“幾何”等詞匯充斥的現代審美體系中,DIN 理所應當拔得頭籌,受到大眾的青睞。

作為標準體系的 DIN

你或許沒有想到,DIN 其實不僅是一款字體,它的全稱是 Deutsches Institut für Normung,德國標準協會,同時也指代德國標準體系。在 DIN 字體的背後,是德國嚴謹的工業體系,和它所寄托的普魯士人嚴謹與高效的民族精神。DIN 字體的歷史,就是德國標準體系變遷的一個縮影。

故事要從 DIN 1451 開始講起。1931年,德國標準協會發佈瞭 DIN 1451 字體,並規定其作為交通標志和路牌,以及技術文檔和繪圖的主要字體。DIN 1451 包含多種造型的字體,以適用於多種場合。那還是手繪字體的時代,為瞭使 DIN 快速普及,規定所有的繪制都基於網格系統。無需任何技巧,隻要使用直尺和圓規,沒有手繪基礎的人也能畫出 DIN 1451 來。

用 DIN Engschrift 拼寫出的 bauhaus(上)和 Joost Schmidt 設計的 bauhaus 標志(下)的對比

在 1920 和 1930 年代,因為包豪斯的緣故,此種幾何造型的字體一度非常流行,這也為 DIN 的傳播推波助瀾瞭一把。雖然沒有直接繼承包豪斯精神,但“把簡單的解決辦法標準化”,是 DIN 標準和包豪斯的共同理念。

荷蘭設計師 Albert-Jan PoolAlbert-Jan Pool 為 FF DIN 設計的字體樣張

正是因為 DIN 的標準化設計理念,它始終沒有被時代淘汰,除瞭公共和技術領域之外,越來越多的平面設計師使用 DIN 來創作。為瞭更好地適用於平面設計和數字環境,1995 年,荷蘭設計師 Albert-Jan Pool 基於 DIN 的舊版本重新設計瞭一套 FF DIN 字體。繼承瞭 DIN 的標準化精神,Pool 仔細規定瞭每個直線夾角、曲線半徑,並把字母分割為部件來設計,在保持原有 DIN 風味的同時,優化瞭 DIN 1451 過於機械的曲線。

另一個版本是由 Monotype 的字體設計師小林章領銜的設計團隊重新設計的 DIN Next。與 DIN 1451 相比,小林章在圓角上下足瞭功夫:DIN 1451 的拐角均為尖角,但 DIN Next 將其全部倒圓。這並非是一種革新,而是一種回歸。因為實際上許多使用 DIN 1451 的標志都是用刨槽機(router)刨切成的,它們的圓刀頭切的都是圓角。

從起初的 DIN 1451 到後來的 FF DIN 和 DIN Next,字體設計師都在按照自己的標準執著地執行設計。無關乎時代,在要求均衡統一的字體世界裡,“標準”便顯得尤其重要。

設計能否有“標準”?

《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書影

基於網格系統的設計對於當今的設計師來說並不陌生。在《平面設計中的網格系統》一書中,作者約瑟夫·米勒–佈羅克曼 (Josef Müller-Brockmann)認為,設計師的作品應該是易懂的、客觀的、功能性的和具有數字邏輯美感的。這樣,設計師的創作才能對主流文化產生價值,並成為主流文化的一部分。DIN 的流行證明瞭嚴謹尺規的必要性,但新的問題又出現瞭:是否應該一味地遵循“標準”?

蘋果 logo 參考線iOS 的 Human Interface Guidelines(HIG)

放眼望去,隨著工業文明的精進,源於工業的“標準”也在各個行業蔓延開來。以設計為例,設計工具日益精細化、數字化,設計師也愈發講究數字、邏輯。logo 設計講求“參考線”,設計師都偏愛被圓形精確切割的標準化制圖;UI 設計更是講求標準,UI design guidelines 層出不窮。遵循“標準”固然可以提升效率和統一性,但是否又會讓設計變得無趣?當一切都可以被標準化,便意味著設計的結果是可以窮盡的,那麼設計師是否可以被機器取代?時至今日,似乎尚未到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刻,各個行業仍然在受益於標準化的好處,但對於“標準”的設置和使用,我們需要思考的或許還有更多。


關於作者Richor|豆瓣|Twitter|Instagram讀過新聞和政治,現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設計在讀。設計業餘,餘業寫字,熱愛漫遊,邏輯動物。文字設計和視覺文化愛好者,並持續為愛發電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