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女人梅子的風流情史


胖女人梅子今年四十八瞭,她身高隻有150厘米,體重卻達到瞭90公斤。她嫁到馬傢莊已經二十六年瞭,這二十六年裡她傢從一開始的有名的困難戶到現在滿身的珠光寶氣,她用瞭女人最簡單又最原始的方法。她不斷的往傢裡領男人,馬老二卻連屁也不敢放一個,這個男人窩囊到瞭極點,以至於後來他在馬傢莊實在呆不下去,一個人連行李都不拿,跟誰也沒有告別,頭也不回的逃離瞭這個生他養他又令他蒙羞的地方。馬傢莊的村民們茶餘飯後經常談論的話題就是梅子,女人們談起她來無外乎是撇嘴嗤鼻極盡厭惡之能的,而男人們談起她來盡管臉上帶著輕蔑的表情,但也不妨礙他們講到精彩處的眉飛色舞。她是這樣一個特殊的存在,村裡正派的男人們往往靠誡自傢的媳婦不許與她往來。可梅子依然活得風生水起、怡然自得,圍繞在她身邊的男人有如過江之鯽,迎來送往全不顧世人眼光。其實梅子剛結婚的那幾年,也是安於室的。直到馬老二的一個朋友綽號叫臟五的經常上她傢串門,一來二去看對眼瞭,再加上那時她傢實在是窮,經常兜裡比臉上還幹凈,孩子想找媽媽要五毛錢去買一個糖三角,她都掏不出來。臟五是知道她傢這種窘境的,所以經常背著媳婦給她買點吃的,或者給她十塊八塊的,她也知恩圖報,終究成瞭臟五的姘頭。二人你儂我儂,漸漸的也不背人瞭,最初時馬老二聽見風言風語後,回傢也是大鬧瞭一通的,但終身究不是梅子的對手,三言兩語就敗下陣來。梅子說:“你個缺德帶冒煙的,你長就是個王八樣,背上背個殼你就是王八,居然敢編排起老娘來。你要是相信瞭外人的話,現在就把刀拿來,把老娘頭割下來當夜壺,老娘還敬你是條漢子!”馬老二低著頭囁嚅著說:“我本是不相信的,劉三他們偏拿我來取笑.”梅子跳起腳來罵道:“你個夯貨,別人說你老婆你不罵回去,偏要撿王八來當,回傢還跟我窩裡橫,這日子過不下去瞭,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活瞭。”說著拿頭去撞馬老二,你想她一百八十斤的體格,一下就給馬老二撞在瞭地上。馬老二這時一句嘴也不敢回爬將起來悻悻地走瞭。從那以後梅子與臟五就這樣半明半暗的過起瞭情人生活。光陰似箭,歲月如梭,轉眼幾年過去瞭,梅子與臟五也不復往日的情意,漸漸的淡瞭。那年我傢正好開瞭個小網吧,梅子成瞭我傢的常客,要說她腦子也是極其靈光的,普通的農村婦女大字也不識幾個,她居然會上網瞭,跟小哥哥們語音視頻聊天,她的聲音雖不敢說是黃鸝出谷,但也溫婉動聽。加上她會拿腔做調,居然吸引瞭不少的網友,聽說常常約網友出去,有網友一見她這體型掉頭就走的,但也不乏有年紀稍大些的喜歡她的風騷,竟幹哥哥熱妹妹的處將起來,那段時間據說從大哥直認到瞭七哥,一時間門庭熱鬧非凡,梅子風光無兩,從吃的到穿的竟都變瞭個樣。兄妹幾個常常聚在一起喝酒到深夜,馬老二倒成瞭有傢不能回瞭,借宿在他妹妹傢,他窩囊慣瞭,敢怒不敢言,隻是愈發沉默瞭。梅子的幹哥哥中,有一個叫六哥的,早年間遊手好閑,渾噩度日,染上賭博惡習後妻離子散,卻偏研究些歪門斜道,常跟幾個熟悉的人在賭博時給人下套,這種缺德錢賺多瞭,令他唯一的兒子最後也死於瞭非命。就這樣他也瞭無瞭牽掛,又愛聽梅子的溫言軟語,連傢也不回瞭。這種鳩占鵲巢的局面一出現,直接導致瞭馬老二連過年時也不讓回傢瞭,六哥托人給他找瞭一個看工地的活,他跟梅子卻似成瞭正經的夫妻,出雙入對。孩子們對六舅的存在也毫無異議,一傢四口親親熱熱的過年,馬老二那邊卻孤單單淒慘慘。有那好事之徒,偏不怕事大慫恿馬老二回傢給六哥轟走,可半點尿性也沒有的老二,卻沒敢那樣做,在過完年後自己黯然神傷的離開瞭馬傢莊,再也沒回來過。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