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柳會戰一一抗戰正面戰場的一場敗仗

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尾聲,日寇在太平洋戰場上的海空優勢已逐步喪失,東南亞部隊補給困難,急需打通中國大陸經越南的陸路交通線。

這年4月,日軍大本營下達瞭“一號作戰”計劃,先後調集瞭20多個師團約50萬兵力發動瞭豫湘桂會戰。8月攻陷湖南衡陽後,日軍由湖南、廣東兵分兩路進犯廣西。中國軍隊在廣西桂林、柳州等地對日寇的防禦作戰,史稱“桂柳會戰”。

為進占廣西,日軍成立瞭由岡村寧次任司令官的第6方面軍,下轄駐湖南的第11軍和駐廣東的第23軍,總兵力15萬佘人。

9月初,北路日寇第11軍6個師團又1個旅團由湖南攻入廣西,兵鋒直指桂林、柳州;東路第23軍2個師團又1個旅團由廣東殺向廣西梧州,鋒芒直指柳州。

蔣介石急令第四戰區司令長官張發奎指揮國軍迎敵。此時張發奎手上雖然掌握有9個軍的番號,但大多是從湖南退下來的殘部,實際兵力不足15萬人,且大多是地方部隊和收編的中央軍雜牌。

全州是拱衛廣西省府桂林的北大門,由陳牧農為軍長的第93軍駐防。面對日寇的進攻,93軍於9月13日晚擅自撤出戰場西退,最令人費解的是,竟然主動放棄潢沙河至大結以南一線修築的極為堅固的防禦工事,以至於日軍14日凌晨在幾乎沒遭到任何抵抗的情況下就沖進瞭全州城。全州的棄守行為,令蔣介石十分震怒,下令槍斃瞭陳牧農。

10月中旬,日軍進抵桂林正面的興安、大溶江一帶。在興安老堡村一線,日軍遭到國軍第10師的拼死阻擊,傷亡千餘人;在大溶江口,國軍第10師與第194師聯手,斃傷日軍第108大隊大隊長山井以下千餘人。這是國軍在桂柳會戰中少有的兩次局部勝利之一。

另一次勝利是在日軍進攻的東路。9月22日,日軍占領梧州後一路勢如破竹,於10月11日夜強渡鬱江,攻占桂平。19日,張發奎集中第4戰區主力,利用桂平周圍險峻地形突然發起反攻。在猛烈炮火和美軍飛機的支援下,首先猛攻蒙江圩日軍,激戰三天光復蒙江圩。接著,又攻擊桂平西南新安山,擊斃日軍中隊長,收復新安山。隨後,國軍集中火炮猛轟桂平城,並在美軍飛機支援下,重創日軍獨立混成第23旅團,但未能趁勢全殲桂平之敵。

與此同時,北路日軍突破荔浦方向國軍的防禦,主力進抵桂林城郊;另以一部繞過桂林向柳州進攻。

桂林城的防守本應由張發奎統一指揮,但因駐守桂林的是桂系第16集團軍所屬部隊,實際指揮卻是白崇禧。白崇禧為保存實力,最後實際上留在城內的僅有第31軍的第131師和第46軍的第170師,全部兵力不足2萬人。

11月3日,日寇占領荔浦、陽朔後,各部迅速開向桂林,同日又攻下桂柳間戰略要地永福,完全切斷瞭桂柳之間交通和桂林守軍的退路。桂林陷入日軍四個師團主力5萬餘人的四面包圍之中。

日軍集中火力並以坦克為先導,對桂林城外圍戰略要點展開強攻,至7日攻占瞭城西北之茅草頭、磨盤山和城東北的貓兒山,城東的普陀山,城東南的筆架山。

8日,日軍開始向桂林核心陣地發起進攻,用重炮掩護部隊渡江。城內一片寂靜,日軍以為守軍棄城,渡到江中心時,突遭國軍的炮火猛轟,傷亡慘重。

國軍配置在伏波山、象鼻山等山峰上的炮兵給日軍造成極大的威脅,日軍不得不逐個進攻設在這些山峰上的據點,造成不小傷亡。在進攻伏波山時,其11中隊中隊長本山身中十多發子彈身亡,瀧口曹長指揮沖鋒時也被擊斃。

日軍見強攻傷亡巨大,急忙使用瞭大量毒氣彈,守軍大多沒有見過毒氣,不知道躲避,所以大量中毒死傷。桂軍第391團在七星巖的巖洞裡與日軍苦戰數日,久攻不下的日寇使用瞭毒氣,洞內官兵大量中毒,日軍沖入時,活著的戰士仍用剩下的一點點力氣射擊並同日軍肉搏,最終八百多官兵全部陣亡。桂林城內從北門至中正橋頭的守軍全部在戰鬥中壯烈殉國。即使日軍破城,城內仍然發生長時間的巷戰。槍聲直到10日晚上才逐漸停止。桂林淪陷。

桂林守軍負出瞭極大的犧牲,除桂林防衛司令韋雲淞、第31軍軍長賀維珍率一部突圍外,第131師少將師長闞維雍被包圍後舉槍自盡忠烈殉國;桂林防衛司令部參謀長陳濟恒中將、第31軍參謀長呂旃蒙少將、第170師副師長胡原基少將在戰鬥中壯烈殉國。據日軍統計,桂林城防戰中,中國軍隊陣亡5600餘人。

柳州保衛戰幾乎於桂林保衛戰同時開打。11月9日,日軍繞過桂林攻向柳州的兩個師團對柳州發動總攻。當日中午,日軍一部由三門江附近強渡柳江;另一部攻入柳州北部。10日凌晨,日軍攻占柳州飛機場。美國陸軍航空隊支援戰機30架遭日軍擊毀。同日,駐守柳州城區的國軍第26軍,因傷亡過半奉命撤離,柳州失守。隨後,日軍兵分兩路,一路沿柳邕公路南下進攻南寧;另一路沿桂黔鐵路西犯貴州。

11月24日,南下日寇時隔5年再次攻占南寧。並繼續南進,與日軍南方軍第21軍從越南突入中國的部隊在廣西扶綏會師,最終打通瞭由華北縱貫大陸至越南的陸上交通線。

12月2日,西犯日軍占領貴南重鎮獨山,進逼四川,震動重慶。蔣介石急派何應欽坐鎮貴陽組織反擊。8日,國軍收復獨山,迫使日軍退卻。

至12月25日,桂柳會戰結束,日軍傷亡1.3萬餘人,國民黨軍隊丟失瞭大片國土。

桂柳會戰的慘敗,隻不過是國民黨軍正面戰場潰敗的一個縮影,表面上看是國軍兵力的嚴重不足,深層原因卻是國民黨腐敗無能、派系關系錯綜復雜、借刀殺人消滅異已、保存實力消極抗戰造成瞭這次會戰的失敗。

寫作不易,請點贊關註。即方便瀏覽往期作品,也不錯過以後的精彩內容。謝謝閱讀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