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乍泄:梁朝偉和張國榮的激情大戲,梁朝偉說後悔沒脫內褲

前言

眾所周知,梁朝偉和湯唯拍的《色戒》裡面有大量激情的片段,湯唯還因此而引起很多爭議,導致那段時間在國內的風評都不太好,隻好出國避風頭。但早在湯唯之前,梁朝偉就和張國榮演過激情戲瞭,而且是開篇就“基情滿滿”的那種。這部影片就是王傢衛執導的《春光乍泄》,王傢衛是出瞭名喜歡哄騙演員的導演,一開始王傢給梁朝偉說好最多隻到接吻而已,沒有想到剛開拍就被要求脫光衣服與張國榮拍“床戲”。張國榮看出梁朝偉內心的抗拒,而且兩人次啊剛見面都有點尷尬,就提出讓他和梁朝偉先培養一下感情在拍床戲的要求,結果被王傢衛一口回絕瞭。

被逼無奈的梁朝偉隻好脫衣服,最後脫得隻剩內褲。沒想到王傢衛還要求他把內褲脫瞭,這下梁朝偉徹底怒瞭,打死都不肯脫內褲,還說:“內褲是我的底線!”多年以後,梁朝偉說他很後悔當年沒把內褲脫掉。

友情提示一下,如果還沒看過《春光乍泄》並且想去看的朋友,盡量選擇一個人少的地方,並且戴上耳機。因為電影一開始你就能見到兩個赤裸的酮體躺在床上互相“撕咬”,並伴隨著性感的喘息和低沉的吼叫聲。這種活色生香的畫面,實在容易令人臉紅。梁朝偉一開始放不開,王傢衛各種威逼利誘,張國榮更是循循開導,還直言梁朝偉不是他喜歡的類型,讓他放心。拍完之後梁朝偉緩瞭三天都沒緩過來,他跟哥哥張國榮吐槽:“王傢衛說隻kiss就好的,他又騙我!!”哈哈哈哈難怪在影片裡梁朝偉一臉的憋屈卻又無可奈何的模樣,原來都是被導演逼出來的。不過正是因為這樣,才使得黎耀輝這個角色更加有血有肉,情緒非常到位。也許這才是王傢衛的目的吧!有時候導演為瞭能讓演員演出角色所需要的情緒或氣質,會采取非常規的方法去激發演員身上的這些情緒,比如《武林外傳》裡面的呂秀才,這個演員在還沒接到劇本的時候就被導演告知他要演的角色博學多識,要求該演員讀完瞭厚厚的一大疊書,呂秀才直到開拍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但正是因為這樣,演員才把呂秀才身上的那種讀書過多導致的呆板、迂腐表現得淋漓盡致。

有趣的是,後來電影上映之後梁朝偉在采訪中說道:“哥哥的胡渣很硬,kiss的時候紮得我嘴疼。” 張國榮則安慰他:“你現在知道我這麼多年拍男女親熱的戲有多難受瞭吧。”有趣的是,張國榮在看完這部電影之後問身邊的人:”你看懂瞭嗎?反正我沒看懂。”那麼這部連主演都看不懂的電影到底在講什麼呢,我們來認識一下。

燈上的瀑佈

黎耀輝跟何寶榮有一盞燈,淺藍色的燈罩燈上畫著瀑佈,開燈之後這個瀑佈會在燈光的映射之下呈現出流動的模樣,瀑佈下面還有兩個人在看風景,而黎耀輝跟何寶榮則常常會看著這盞燈。有一天何寶榮說這個燈真漂亮,我們去這個瀑佈下玩吧。黎耀輝買瞭地圖回來一看,這瀑佈在阿根廷。為瞭讓何寶榮開心,黎耀輝拿出所有的盤纏跟著何寶榮上路瞭。在上路之前,黎耀輝其實是有工作的,那份工作是他爸爸介紹的,公司的人是黎耀輝爸爸的熟人。黎耀輝為瞭讓何寶榮看到瀑佈向公司辭職瞭,爸爸罵黎耀輝不懂事,黎耀輝就跟爸爸大吵一架,不管不顧的跑瞭出來。

其實黎耀輝跟何寶榮在一起的時間不短瞭,何寶榮總能找到各種分手的理由,然後隔一段時間就會回來找黎耀輝:“黎耀輝,不如我們重頭來過。”每一個黎耀輝都抵擋不住這句話的誘惑,因此一而再的與何寶榮重蹈覆轍。這樣的感情也許隻有真正愛過的人才會懂,因為一旦那個心愛的人回來,不管曾經他做過什麼令人心痛的時,仍然無法拒絕他的要求。愛到瞭極致,就會不由自主。

不如由頭來過

黎耀輝開著一輛二手的破車帶著何寶榮上路瞭。結果他們在路上開到瞭一個不認識的地方,兩人因此而開始爭吵。在這樣的情況下,這輛二手車也出現瞭毛病,開不動瞭。黎耀輝就埋怨何寶榮偏偏要買車,搭車比自己開車方便多瞭。何寶榮則反擊:“有得給你開就算好瞭!”兩人在賭氣中講的話越來越難聽,何寶榮叫黎耀輝下去推車,結果車開動之後何寶榮直接把車開出瞭好遠一段距離,黎耀輝氣得在後面眼珠都快要瞪出來瞭。這樣的場景對於談過戀愛的人來說是不是非常熟悉,曾經什麼都互相謙讓的兩人在後來會為瞭一點點小事而賭氣越吵越厲害。而這裡黎耀輝跟何寶榮也是這樣,兩人吵著吵著已經忘記瞭剛開始來這裡的目的,何寶榮轉身就一個人走瞭。

後來在佈宜諾斯艾利斯黎耀輝撞見何寶榮跟幾個鬼佬進瞭酒吧,何寶榮也見到瞭黎耀輝,但兩人都當作不認識對方。沒過多久,何寶榮就找上瞭黎耀輝,用各種理由讓黎耀輝帶他回傢。黎耀輝已經不想再繼續這樣的糾纏,沒有再理會何寶榮,結果一天夜裡黎耀輝的出租屋響起敲門聲,開門一看何寶榮被人打得滿臉是血的站在門外,一見到黎耀輝何寶榮就抱瞭上去。

把何寶榮接進屋裡的黎耀輝一邊罵罵咧咧一邊給何寶榮擦身體。這一幕是我最愛的片段,何寶榮乖乖的坐在那裡,而黎耀輝任勞任怨仔細的給他擦拭身上的污跡,像父母對待孩子一樣仔細認真。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黎耀輝真的很愛何寶榮,愛到瞭骨子裡的那種。一天夜裡何寶榮問黎耀輝有沒有煙,黎耀輝說沒瞭,我下去給你買吧。何寶榮說不用啦,睡你的吧!然後開始在煙灰缸裡找煙屁股。下個鏡頭我們就看到黎耀輝套著一件外套走到瞭小賣部買瞭兩包煙。這裡真的好甜,哪個女孩子不想要一個像黎耀輝這樣的男友呢!又有一天何寶榮突發神經要去晨運,還要黎耀輝陪他一起去。黎耀輝凍得把外套套在頭上哆哆嗦嗦罵罵咧咧的跟在何寶榮後面,幾次想著轉身回去還是忍不住跟上瞭何寶榮。最後還是何寶榮心軟往回走瞭。結果就因為這樣,黎耀輝回來就生病瞭。

正當黎耀輝半死不活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何寶榮把他搖醒瞭,黎耀輝問他幹嘛,何寶榮撒嬌說:“你身體恢復瞭嗎?起來做飯,我兩天沒吃過東西瞭,就快餓死瞭。”半死不活的黎耀輝聽完之後立刻從床上直起身子來指著何寶榮罵道:“你是不是人來的?你叫我一個病人起來給你煮飯?!”但罵歸罵,就像小時候跟媽媽吵架之後媽媽還是會叫你吃飯一樣,黎耀輝裹著被子拖著病軀來到廚房給何寶榮做瞭個炒飯,還順手打瞭個雞蛋下去。

重蹈覆轍的爭吵

為瞭照顧生病的何寶榮,黎耀輝辭掉瞭酒店接待的工作,當瞭廚房後廚的員工。一個人出來旅遊的小張是黎耀輝的同事。小張小時候生過一場大病,導致眼睛失明瞭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小張的聽力非常敏感,即便後來眼睛治好瞭他也更喜歡用耳朵去“看”東西,因為他相信有時候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在嘈雜的環境中,小張每天都聽到黎耀輝在跟別人講電話,他的聲音聽起來非常開心。電話那頭是何寶榮,有時候黎耀輝問他吃東西瞭沒有,有時候問他在傢做瞭什麼,雖然是些傢常話,但聽起來就是那麼的溫暖。有一次店裡特別的忙,何寶榮卻打電話過來向黎耀輝撒嬌,剛好有事要忙的黎耀輝就把電話放在瞭一旁。小張則迅速過來接起電話喂瞭一聲。黎耀輝見到瞭趕緊回到電話機旁,用眼神瞪著小張。愛情裡是容不下沙子的,尤其是一個人忙得要死,另一個人閑得慌承擔情況下,閑的那個人會胡思亂想很多。從此之後何寶榮就對黎耀輝窮追不舍:“那個人是誰,你們睡過沒有?睡多久瞭?”黎耀輝其實非常喜歡何寶榮這麼緊張他和粘著他的感覺,於是故意不說。結果就是何寶榮開始去尋找自己的樂子瞭。

何寶榮傷勢養好之後就頻繁外出,回來的時間也越來越晚。黎耀輝問他這麼晚出去幹嘛,他說下去買煙。於是黎耀輝到樓下買瞭一大袋煙回來,整齊的碼放在墻櫃上,卻被何寶榮掀亂到地上。這段戲其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讀,在我看來小張應該也是Gay,因為有幾次小張都主動搭話黎耀輝,甚至還跟黎耀輝說約他去看電影的女生很騷,又試探的問黎耀輝喜歡怎樣的女生。但是小張的聽力是很敏感的,從之前的鏡頭和旁白可以得知,他其實早就知道每天跟黎耀輝打電話的人是個男人。而且黎耀輝放下電話的那天,小張明明知道黎耀輝隻是暫時走開瞭一下,完全不需要他去接這個電話的,那麼為什麼他會多此一舉呢?原本隻是猜測小張喜歡黎耀輝,但是不敢確定。直到後面何寶榮跟黎耀輝的爭吵越來越嚴重,黎耀輝借著打球的原因揍瞭小張一頓。這就說明黎耀輝知道小張那天是故意接何寶榮電話的,也就是說小張其實就是個“綠茶boy”。

黎耀輝心裡也清楚,他跟何寶榮的感情即便沒有小張也一樣會散的,所以何寶榮再次離開他之後,他下定決心不再重蹈覆轍。

傷心過後的成長

黎耀輝想起瞭很多時,想起當初離開傢時跟爸爸的爭吵,覺得自己很不孝。而且出來的時候他還問公司的人借瞭錢,現在他隻想賺夠錢還給別人,然後回傢。黎耀輝在街頭買瞭一張明信片寫給爸爸,說瞭很多他以前沒說出口的話,然後把明信片投進瞭郵筒。可是黎耀輝的旁白卻說:“不知道收到這張明信片的人會是誰。“後來他回瞭香港還說到,他其實很羨慕小張,因為小張不管去到多遠的地方,都知道傢在哪裡,而他卻已經沒有傢可回。這說明黎耀輝的父親要麼就是去世瞭,要麼就是跟傢裡斷絕瞭關系。然而天底下哪裡有真正能斷掉的血緣關系,父母也永遠不會真的跟孩子斷絕關系的,那就隻剩下一個事實瞭:黎耀輝的父親已經死瞭,而且他沒有別的親人。這就解釋瞭為什麼在感情裡,黎耀輝是付出得更多、更會去寵溺對方的哪一個,因為渴望被人這樣愛著,所以用這樣的方式去愛別人。

跟何寶榮分開之後,黎耀輝辭掉瞭廚房的工作,為瞭盡快賺到回傢的錢,他去瞭屠宰場。環境的臟亂、嘈雜是這部影片的另一個特點,王傢衛的電影不僅記錄普通人的情緒,而且他尤其喜歡以社會底層人們的生活環境作為故事的背景,在這部影片中的表現尤為突出。不管是黎耀輝住的房間,還是他工作的酒吧、廚房、屠宰場,環境都是很差的,墻面上有著陳年累積的污垢,地板上都是油膩的污跡,就連在影片中最高大上的酒吧地板也有著臟臟的感覺,屠宰場的環境更是臟亂到難以忍受的地步,地板上一灘灘的血水、門板上黑出汁的污垢、洗澡房簡陋的隔板、陳年的血跡沒有清洗過混雜著新鮮的血液散發出一股惡臭的圍裙等等,在這樣的環境下,人的尊嚴似乎變得不再重要,這些人所求的不過是活著。而黎耀輝為瞭賺到錢傢深處其中,在影片中他不是演員梁朝偉,而是社會底層的窮小子,為瞭生存他要到酒店做招待,對著不認識的人滿臉堆笑的說著:“請進請進!”;為瞭帶心愛的人去一趟旅遊,他不僅要花光所有積蓄還要跟別人借錢;為瞭照顧喜歡的人又成為瞭廚房的幫工,忙起來的時候連接個電話都要挨罵;為瞭回傢還要到臟亂差的屠宰場當苦力,而且還是夜裡工作白天睡覺的倒時差上班。這部影片最令人感動的不是黎耀輝跟何寶榮的愛情,而是小人物的生存和掙紮從來不會有人去關註,但王傢衛卻將它們呈現在世人面前。

以前黎耀輝很鄙視何寶榮去找鬼佬,但是再次跟何寶榮分開之後他也開始去公廁“找人”,“原本我以為我不會像何寶榮那樣,可是原來寂寞的時候人都是一樣的。”就像有些人一開始也相信“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童話故事,也堅信自己不會像別人把愛情當成一場遊戲。可是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現實中沒有幾個人是那麼幸運第一次談戀愛就能遇到對的人,在愛情裡受瞭傷之後才會發現自己與別人沒什麼不同。後來何寶榮又找到黎耀輝的電話,並且用各種借口要求他見面。但這一次黎耀輝沒有再理他,因為他知道自己對於何寶榮那句“不如由頭來過”仍然沒有抵抗力,但他至少可以控制自己不去見何寶榮。

黎耀輝終於存夠瞭錢回香港,在香港的鬧市他看到瞭一對夫婦的店裡貼著小張的照片,原來小張已經去過世界盡頭的燈塔瞭。黎耀輝的旁白說,以後想找小張的時候至少知道該在哪裡找他,也許這也暗示著黎耀輝已經決定真正放下何寶榮,嘗試著接受別人瞭。

被重新碼好的煙

而在地球另一邊的何寶榮等不到黎耀輝來找他,就回到瞭黎耀輝以前住的地方,才知道黎耀輝早已經搬走瞭。但是屋子的東西黎耀輝都沒有帶走,包括當時給何寶榮買的一大袋煙。何寶榮孤獨的坐在床邊,心裡空蕩蕩的。他把房間都恢復成療傷那段時間的模樣,還把黎耀輝買的那袋煙整齊的碼好放到瞭櫃子裡。這世上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願意在半夜下樓去給何寶榮買煙,更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人能代替黎耀輝的位置。我想應該是不能的,曾經深愛過的人,就算後面再也沒有緣分,曾經一起經歷過的一切都是無法復制的。電影的最後何寶榮抱著黎耀輝的被子哭成狗,而黎耀輝則坐在電車上向往著新生活。希望我們在被愛的時候都懂得珍惜,不要等到失去瞭才痛哭流涕。但我知道說什麼都是沒有用的,人隻有自己經歷過才會長記性。

黎耀輝跟何寶榮的愛情結束瞭,但生活還在繼續。願我們都有燦爛的明天。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