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障礙形成的各種因素

心理疾病和軀體疾病一樣,有其發生、發展的原因和規律,隻是由於人的心理活動太復雜,目前的科學技術水平遠遠不能對其進行完滿的解釋而已。下面將從生物遺傳因素、社會心理因素、個人因素三大方面探討影響心理健康、造成心理障礙的原因。

一、生物遺傳因素

遺傳因素:各種各樣的心理疾病能否遺傳?這是人們共同關心的一個問題。一般說來,人的心理活動是不能遺傳的,主要是在後天的社會環境影響下,在社會活動過程中形成和發展起來的。

但是,人們的心理究竟是由什麼因素來決定的?有的人認為是由環境決定的,而有的人則認為是遺傳決定的。這就是所謂遺傳決定論與環境決定論之爭,這個爭論已持續瞭兩千多年,至今仍未見分曉。

一個人,作為一個整體(包括他的身心兩個方面)與遺傳因素關系是十分密切的,尤其是一個人的體形、氣質、神經結構的活動特點、能力與性格的某些成分等等更是受到遺傳因素的直接影響。當代的大量調查數據表明,在心理疾病中,如精神分裂癥、躁狂抑鬱癥、癲癇發作、精神發育不全、腦神經萎縮、性情乖僻等等,遺傳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上海市(1964年)對精神病患者的傢屬做瞭普查,發現其傢屬中血緣關系從遠到近,則患病率有由少到多的趨勢。精神病人的親屬得精神病的可能性比正常人的親屬高出6倍。

另外,關於雙生子的研究數據也有力支持瞭這種觀點,這些結果說明在心理疾病的發病原因上,遺傳因素確實起著重要作用。現代遺傳學的研究發現,與遺傳有關的疾病可歸納為三大類,一類是由單個基因突變引起的稱為“單基因遺傳病”;一類是由染色體畸變引起的稱為“染色體遺傳病”;一類是由許多基因突變引起的,且與環境因素有關的稱為“多基因遺傳病”。

與遺傳因素有關的心理疾病,一般認為躁抑型(特別是抑鬱型的)與“單基因顯性遺傳”的因素有關;先天愚型(又稱伸舌樣癡呆或唐氏綜合征),則是染色體畸變造成的遺傳病;精神分裂癥,有人認為是一種“單基因隱性遺傳”疾病,但更多的人則認為與多基因遺傳因素有關。

生物因素:全身性的特別是累及中樞神經系統的感染、中毒、外傷、癌瘤、缺氧、代謝障礙、內分泌疾病、營養缺乏、血管與變性疾病等,以及高溫中暑、放射線損傷均可能直接或間接地損害人腦的正常結構與機能,引起心理疾病。

從胚胎時期起,宮內、宮外環境中的生物性致病因素,如孕婦患風疹、梅毒、艾滋病等,孕婦酗酒、吸食麻醉劑毒品或依賴安眠藥物,孕婦有嚴重營養不良、貧血、缺氧、尿毒癥、癲癇以及分娩時的胎兒顱腦損傷,早產與新生兒窒息等,都可能引起胎兒畸形或導致嚴重發育障礙、人格發展異常以及心理疾病。嬰兒時期的營養缺乏,流行性腦膜炎、白喉、百日咳、猩紅熱等傳染病以及病毒性腦炎的感染,藥物、食品或煤氣中毒、顱腦損傷等,都可能引起心理發育遲滯、人格發展異常與心理疾病。

另外,大腦的外傷,如因摔傷、碰傷或戰爭時的戰傷造成的腦震蕩、腦挫傷等也都可能導致心理障礙,,如意識障礙、遺忘癥、言語障礙和人格改變等。同時,某些嚴重的軀體疾病或生理機能障礙也可以成為心理障礙與精神失常的原因。例如內分泌機能障礙,最突出的如甲狀腺機能紊亂,機能亢進時可出現敏感、易怒、暴躁、情緒不穩和自制力減弱等心理異常表現;而在機能缺失時,在兒童期可引起智力發育遲滯,在成人期則可引起整個心理活動過程的遲鈍,不僅智力受損害,性格還會變得幼稚、保守和狹隘。

二、個人因素

人格特征:世界上沒有兩個人是完全相同的,這不僅指人的外表,更主要是指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人格特征。人格對人的心理健康有著非常明顯的影響,是造成心理障礙或精神失常的一個重要因素。

研究資料表明,各種精神疾病,特別是神經官能癥往往都有相應的特殊人格特征為其發病基礎。例如強迫性神經癥,其相應的特殊人格特征稱為強迫性人格,其具體表現是謹小慎微、求全責備、追求完美、自我克制、優柔寡斷、墨守成規、拘謹呆板、敏感多疑、心胸狹窄、事後易後悔、責任心過重和苛求自己等。

又如,與癔病相聯系的特殊人格特征是富於暗示性、情緒多變、容易激動、耽於幻想、以自我為中心和愛自我表現等。如果與癔病相聯系的人格特征越明顯,則隻要有較輕微的精神刺激因素即可致病;相反,與癔病相聯系的特殊人格特征越不明顯,則需要有較強烈的精神刺激因素的作用才能致病。

此外,精神分裂癥被認為是與孤僻離群、多疑敏感、情感內向、膽小怯懦、較愛幻想等特殊人格特征密切相關。

軀體的機能狀態:個體的軀體機能狀態是指個體發生心理疾病時所處的生理與心理狀態。

它本身不是發病原因,但是不良的機能狀態可能誘使疾病發生,例如饑餓、長途跋涉、日夜工作、分娩難產造成體力耗竭、睡眠缺乏、精神持續緊張的機能狀態,或酗酒、藥物依賴狀態下被削弱的機能狀態,均極可能誘發心理疾病。兒童期大腦發育尚未成熟的機能狀態;青春期內分泌系統功能變化,心理與生理功能急劇變化的機能狀態,女性經期、妊娠、分娩期因為內分泌功能變化,生理功能明顯改變的機能狀態;更年期性腺功能衰退、植物神經功能不穩定的機能狀態與老年期各種軀體機能逐漸衰退、防禦與代謝機能明顯削弱的機能狀態,都成為某些潛在的精神障礙開始顯現的時機,兒童神經癥、青年期的癔癥、經前期緊張與月經周期性精神病、產褥期精神病、更年期神經癥與精神病,老年性精神病等的發生,與不同性別、年齡的特殊機能狀態有關。

三、社會心理因素

傢庭因素:傢庭是每一個人走向社會的港口,傢庭環境是影響個體心理健康的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

個體早期與父母的關系以及父母對兒童的態度也是影響個體心理健康的重要因素,這種早期的母嬰依戀關系以至稍後的兒童與父母的親密程度對個體以後的人際關系和社會適應有著很大的影響。個體在早期若能與父母建立和保持良好的關系,對其以後的社會適應和人際關系有著積極的促進作用。

相反,如果兒童在早期不能與父母建立親密關系,或者早期與父母的分離等都會對他們以後的成長產生消極的影響。

傢庭環境影響的另一方面表現在父母對子女的態度和教養方式。隨著我國獨生子女傢庭的增加,人們逐漸重視父母的教養方式對子女的影響。

根據對神經癥病人父母教養方式的調查,發現神經癥病人的父母對他們的教養方式可以分為三種主要的類型:即冷漠型、嚴厲型以及過分保護型。在這樣的父母教養方式下成長起來的孩子們,其人格特征和人際關系方面都存在較多的問題,當面對復雜的社會環境時,容易出現各種各樣的適應障礙甚至出現神經癥。

國外很多學者對恐怖癥、強迫癥、焦慮癥和抑鬱癥四種神經癥個體早期傢庭關系的調査研究表明,這四種病人的父母與正常個體的父母相比,表現出較少的情感溫暖,較多的拒絕態度,或較多的過度保護。

總之,關於傢庭環境的大量研究資料說明,在個體的早期分展中,父母的愛、支持和鼓勵容易使個體建立起對初始接觸者的信任感和安全感。而這種信任感和安全感的建立保證瞭子女成年後與他人的順利交往。而兒童早期的這種信任感和安全感的缺乏會隨兒童的發展逐漸產生一種孤獨、無助的性格,難以與人相處,因而容易產生心理異常,特別是人際交往方面的障礙。

生活事件:生活事件指的是人們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社會生活的變動。

如結婚、升學、親人亡故等。生活事件是預測身體和心理健康的重要指標。

大量研究發現,即使是中等緊張水平的生活事件,如果持續發生,它們對個體抵抗力的影響就可以累加,因而對個體的心理健康影響很嚴重。如高血壓病、冠心病、糖尿病、類風濕性關節炎、胃腸潰瘍、癌癥、神經癥、事故、體育活動中的損傷,以及學習成績的下降都與生活事件的明顯增加有著密切的關系。

關於生活事件與心理緊張量之間的關系存在兩種說法:一種說法認為生活事件之間是相互獨立的,而且每一種事件所產生的心理緊張量是一定的。多個事件發生後所產生的心理緊張量等於每一個生活事件所引起的心理緊張量之和,當總和超出個體心理承受力時,就會產生心理疾病。另一種說法認為兩者之間並不是一種簡單的相加關系,而是一種冪函數的關系,即生活事件所引起的心理緊張可能存在一個最高點,當生活事件增加到一定程度後,再發生什麼生活事件也不會引起心理緊張量的增加。倒黴事太多,再增加一件不順心也就無所謂,即“死豬不怕開水燙”。

生活經驗和研究結果都說明,生活事件的增加會在一定程度上使個體遭受更大的心理緊張。而心理緊張水平的增加則會破壞個體的生理和心理平衡,從而對個體的軀體和心理健康產生不良影響。

性創傷:人既具有社會屬性,也具有生物屬性,性對於人來說自然是不可避免的。

據調查發現人類的性啟蒙大大早於性生理成熟,占相當比例的人從幼年、兒童時期就出現瞭性啟蒙。性啟蒙後,較表面化的性行為就相應出現,比如遊戲性性交,異性間及同性間相互觀察或觸摸等。對於他們中的一部分來說,這些早年的性經歷在他們成年以後仍遺留一些較嚴重的心理陰影,由此影響心理安寧和與他人的交往,甚至會影響到他們的婚姻生活,導致心理疾病。

部分心理疾病患者在幼年、少年及青年階段,由於種種意外曾遭受過某種性傷害。嚴重的性傷害給當事者後來的學習、生活、社交、自我發展,甚至個性造成相當程度的惡性影響,從而導致心理失常。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