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 鬼畜王蘭斯的多面性格及其成因

1.何為鬼畜

鬼畜一詞原本為佛教對六道中餓鬼道與畜生道之合稱。6世紀佛教傳入日本後,“鬼畜”一詞逐漸用作詛咒殘暴不仁、喪盡天良的惡徒,來生輪回作餓鬼畜生。(來自百科)

經典實用例證是日本二戰政治宣傳的“鬼畜米英”“鬼畜米帝”,該詞具體發源時間難以考證,本文也無考證必要。

中文wiki對鬼畜的解釋比較明確,由於內容限制無法直接引用。

因此,ACG圈語境下,鬼畜大部分情況是指在性方面的鬼畜,而非人格方面;但是由於人格方面的鬼畜才是其本來意義,所以為人行事乖張、殘暴也可以用鬼畜形容。其實做一個簡單的經驗推理,前者一定是後者的子集。

2.蘭斯系列與鬼畜的關系

蘭斯系列從創作之初,主人公蘭斯就與“鬼畜”聯系在瞭一起,蘭斯1 無論是89版、重制版還是動畫(裡番及刪減版),蘭斯性格的鬼畜體現在方方面面。最典型的體現是對待希露的態度,除瞭虐待戀,應該也沒有更好的形容詞來形容故事早期兩者之間的關系。

《鬼畜王蘭斯》漢化版加載界面,即蘭斯世界地圖

1996年,A社推出蘭斯系列外傳《鬼畜王蘭斯》(本文簡稱為鬼蘭),國內一直有謠傳“鬼蘭拯救瞭瀕臨破產的Alice”,這種說法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瞭鬼蘭在蘭斯系列中的重要性。以事後的眼光來看鬼蘭,它實際上是蘭斯系列提綱挈領的一部作品,主體故事情節與《蘭斯 決戰》(即蘭斯10,蘭斯系列的最終作,2018.2.23發售)大致相同,且從蘭斯5d到蘭斯10的所有登場的人物幾乎都能在鬼蘭中找到原人物或是原型。因此蘭斯的討論社群中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很多人在討論伊始,總要聲明討論內容不包括鬼蘭或僅限於鬼蘭。

以上對鬼蘭做瞭一個簡短的介紹。回到“鬼畜”一詞上,在眾多鬼畜向遊戲、動漫的人物中,蘭斯或許不是把鬼畜演繹到最極致的那位,但是一定是名頭最響的那一位。原因也無外乎《鬼畜王蘭斯》的大獲成功,所以蛭田昌人筆下的伊頭三兄弟雖也同是此間代表,不過但凡提到鬼畜,沒人能不首先想到蘭斯。

3.蘭斯性格的鬼畜面

16年萌百的 “蘭斯” 詞條給蘭斯的性格做出瞭這樣的總結(原文“萌點”):鬼畜轉傲嬌、強運。至今雖經過多次修改,這一項除瞭加瞭一個“劍士”,沒有其他改動。這至少說明,大部分人普遍能接受這一說法。

遮擋部分依次為:世界統帥、荒蕪之王(劃掉)、鬼畜轉

一直以來,討論虛擬人物,尤其是涉及到性格這種類似於設定一般的領域,大部分討論的結局往往是達成一致。什麼樣的一致呢——“作者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討論也沒什麼意義”。這是客觀事實,但是這個客觀事實無趣呆板,因為事實而放棄思考和想象是可悲的(本來小說文字就是思考和想象的產物)。

在這類問題中,還是有一些例外(可能這個論據不太嚴肅也不夠充分,但是我覺得很有趣),如“金庸十四部小說中人物的武功排名如何”,相關問題下的部分高票回答通過研究小說的字裡行間,使用瞭各種不等和相等關系來比較,給出瞭五花八門的排名——但是,很多排名的結果大體上是一致的。前十名掃地僧、達摩、黃裳、獨孤求敗、石破天、張無忌等人的提及率相當高。通過這個例子,我想證明的是:設定的討論是有趣的、言之有物的、甚至能討論出結果的。

隨便找瞭一個,感受一下

對蘭斯的性格的討論也是很多人津津樂道的話題。其中,有一個問題幾乎已經有瞭階段性的結論——“蘭斯性格的改變和什麼因素有關”:菲利斯的悲劇、希露被冰凍、莉賽特出生。

其實,這個討論已經默認瞭蘭斯性格改變的事實。“鬼畜轉傲嬌",簡短概括可能就是這樣。應該說,鬼畜作為蘭斯的招牌特點,“蘭斯之父”tada也可能有意要保留這個特質。蘭斯的每一代作品中,都幾乎會涉及到雷普和調教。所以,至少面上的鬼畜一直都存在,用“轉”可能也不太合適。如在蘭斯6中,自稱“女怪調教師”的洋蔥老師,以一人之力貢獻瞭43張CG。在蘭斯9中,蘭斯提及他與洋蔥還保持著聯系(洋蔥邀請蘭斯參加瞭調教展覽會)。

蘭斯系列調教第一人——洋蔥老師,來自《蘭斯 賽斯崩壞》(蘭6)

可以這麼說,蘭斯的性格設定是一個逐步擴充的過程。單純用故事本身的視角來分析,或許可以有兩種解釋:蘭斯在成長,蘭斯在不同的故事中逐漸展示瞭其他的性格,或者兩種情況兼而有之。

以蘭斯1、3、6為例,梳理一下蘭斯在這三部作品中的性格體現。

蘭斯1重制版:對待男性、動物毫不留情(腳踢勇者,腳踩小狗,對著不列顛小便),對美女以抱為目標並且藉此獲得瞭行動的動力,在與人競爭和戰鬥中不擇手段(卑鄙而非陰險)。 盡管如此,旅店板娘 崛川奈美對蘭斯有這樣的評價:“蘭斯先生是屬於有童心的那一類人呢。”

蘭斯3重制版:拖延癥(其實在1中已經有所提及,蘭斯作為冒險者,隻有在錢花光的時候才回去接任務,如此反復),熱衷於趁人之危、趁火打劫(蘭斯一直有做英雄要得到回報的信條,參考二代的奈伊烏倫,本作的見當加奈美),傲嬌孩子氣(在與瑪利亞觀點沖突時,蘭斯離開自由都市利薩斯聯軍,聯軍戰敗後還要去嘲諷一番),惡趣味or自卑(存疑,參考志津香和艾澤魯的劇情,似乎從此開始蘭斯對相貌俊美的男性極度抵制,自負和自卑是緊密聯系的說法不無道理),膽大(參見姬爾劇情)。 巴雷斯評價:“雖然有好色的問題,但是判斷和行動力都是頂級的。” 姬爾:“和那個人(蓋伊)很像。”(這一點在蘭斯10也得到瞭六代魔王蓋伊的女兒荷尼特的佐證)

蘭斯性格自卑面的例子之二

蘭斯6:對待醜男(巴頓躺槍)態度“尚可”(洛基);對傷害女性(尤其是和蘭斯關系密切的女性)的行為表示出無比的憤怒(參見阿貝魯特劇情);傲嬌(無誤,拒絕參與護衛二等市民隊伍,但時不時要去司令部偷窺,希露有過吐槽:“明明蘭斯大人很想幫助大傢,隻要大傢多求蘭斯大人一下,蘭斯大人就會同意的,哎呀,嗚,痛痛痛。”)

除瞭以上所列性格特點之外,蘭斯的強運、樂天的態度是貫穿始終的。單純看上面的性格內容,大量的負面特質中偶爾會穿插正負值得商榷的特質。但是,有這樣一個現象,蘭斯系列的愛好者中,大部分人都潛意識地認為蘭斯是一個正面角色,稱蘭斯為“吾王”,是因為樂天的態度和超強的執行力和戰鬥能力掩蓋瞭其他缺點嗎?至少不完全是。

有一個在知乎看到的回答,始終讓我念念不忘:

我覺得還應該補充一點,蘭斯世界相當一部分人物,大多還是主要角色,對蘭斯的評價相當正面,想必這也會影響玩傢對蘭斯的評價。

所以,首先,蘭斯絕不是一個好人,但蘭斯主觀沒有作惡的想法,可以視為他有一套強硬且自況的邏輯或價值體系,這導致瞭他行為的鬼畜(這個解釋靈感來自於《教父》中的柯裡昂)。蘭斯對待惡,看起來往往像是以更大的惡來制惡,參考莉亞、葉月、薩特拉和阿姆的劇情(這幾位也不能算絕對的惡)。

該片段 出自《蘭斯 賽斯崩壞》(蘭6)

簡單介紹一下上圖的劇情:蘭斯加入到賽斯抵抗組織冰炎後,冰炎的一名女兵對蘭斯的蟲使(在身體中飼養昆蟲來提升能力的種族)同伴 卡羅利亞 歧視對待,蘭斯因此說出上面的話。以這段話的內容來批評這名女兵當然沒什麼問題,問題在於,站在玩傢的立場,這段考語同樣甚至更加適用於蘭斯本人。從蘭斯的性格來推想,蘭斯自己應該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蘭斯自身的價值體系:天下漂亮的女人都應該被本大爺(俺樣)抱,本大爺是最強的,所以被本大爺抱很快樂,因此本大爺非但沒有錯,還帶給瞭她們幸福。這類發言在蘭斯身上很常見,尤其在別人對他的雷普行為產生質疑時(單純討論技巧的話,其實蘭斯是很糟糕的,這一點Japan南方部落首領阿瑪達在《戰國蘭斯》指出過;所以從結果上看,在戰蘭之前,蘭斯隻是單純的施暴者而已)。

4.蘭斯性格的轉變

而蘭斯的轉變又是從何談起呢?

首先,應該說這是一種趨勢,即鬼畜向作品日益趨冷的大環境。這從新世紀初Key社和型月(有人認為臟硯可以算作鬼畜人物,不過fsn主基調肯定離鬼畜相去甚遠)的崛起就可見一斑,這是創作者和受眾共同造就的趨勢。

《Clannad》,純愛的代表,Key社的巔峰,遊戲、動漫口碑雙高(ACG圈有雲:“Cl即人生”)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鬼畜向遊戲從此消失,而是逐步走向小眾、邊緣。例如,誕生於新世紀的聖少女三部曲,可以算作比較典型的鬼畜向遊戲,不過可能用“獵奇”來形容更加貼切。又如《大發明》這樣的遊戲,劇情雖然可以用鬼畜來概括,但是其本質還是一個劇情可有可無的拔作。在鬼畜向遊戲這個類別下,上個世紀90年代“東之Elf,西之Alice”的輝煌已經是不可復制的過往瞭。

09年到15年,重制後的蘭斯2、1、3,在劇情內容上做瞭很大收斂,tada在重制1代的愛麗絲之館中稱原版作品為“黑歷史”。

亂碼即tada

讓蘭斯獲得“純愛王”之名的是蘭斯系列第九作,即《蘭斯 赫爾曼革命》。這一作有一個很大的特點:女性數量十分有限。雖然蘭斯5d的女性同樣屈指可數,但是相比於5d,蘭斯9的故事更加宏大。說得誇張些,兩者文本量的關系好比歐亨利小說與《靜靜的頓河》的關系;且回過頭來看蘭斯5d,最大的作用就是讓利茲娜和科潘東兩個人登上蘭斯世界的舞臺而已。

巴頓·赫爾曼加冕,捏他於拿破侖加冕,《蘭斯 赫爾曼革命》(蘭9)的名場面很多

從蘭斯1到蘭斯9, 有立繪的女性人物數量在我的上一篇文章中有提到過,是245位。而蘭斯9登場的女性數量是12位,同樣是國傢革命/戰爭題材的蘭斯3、6、7,這個數字分別是26、38和45。

舉一個4年前我自己的例子。當時,我的高中同學曾向我推薦蘭斯,我在網上大概看瞭一下,最新的作品是蘭斯9。下載好、打開,第一幕劇情是巴頓派成員商議革命事務,第一印象:一頭霧水,第二印象:這個遊戲太硬核瞭。硬核在哪裡呢?一共出場瞭4個人物,巴頓、休伯特、弗裡克、漢蒂,男性比例高達75%(且當時認為漢蒂立繪很一般)。因此,不久後,我就把它卸載瞭。

後來又去接觸蘭斯7和蘭斯8,直到今年初才把蘭斯9補上。蘭斯9確實與其他成人遊戲頗為不同,在蘭斯系列的所有作品中,也可以說9代是最嚴肅和“純愛”的一作。

(涉及劇透)

在我看來,原因至少有以下三點:

A 新登場女性角色數量的限制:雖然數量是12。但實際上,貢獻CG的隻有9位,有專屬路線的隻有3位(專屬路線共有7條)。

B 這一作著力描寫瞭蘭斯的幾位男性同伴和“敵人”:如巴頓、休伯特、弗裡克、皮坦、利克、勞力士、列遼科夫、阿裡斯托雷斯等等,休伯特不知火斬殺鬥神、列遼科夫之死、阿裡斯托雷斯之死、弗裡克與MM路恩的恩怨、利克死神無雙,無論是CG還是文本,都讓人印象深刻,並且頗為催淚/燃。

死神無雙

C 這一作主要女性的個人線路HE都頗為溫馨,而且很多劇情已經明示瞭蘭斯開始關心別人,在意周圍人的感受,尤其是與自己產生羈絆的同伴(不論男女)。

在上一部分中提到,蘭斯性格改變的原因,大部分人認為與以下三點相關:菲利斯的悲劇、希露被冰凍、莉賽特出生,具體劇情我就不再展開介紹瞭。蘭斯因為菲利斯而改變瞭對待女性強暴蠻橫的態度,因為希露而學會珍惜所擁有的一切,女兒莉賽特的出生讓他感覺到瞭責任。

除此之外,我認為還需要補充烏魯澤與香姬的影響。

在蘭斯9 基爾蒂線路的劇情中,蘭斯有這樣的內心獨白“不是一開始認識的庸脂俗粉瞭”。這是一個重要的信息,蘭斯開始嘗試用品質德行去評價女性瞭,而且用到瞭“庸脂俗粉”這樣的詞。如果對蘭斯前期行為有一定瞭解的話,我相信你能理解這四個字對我的沖擊有多大。

在蘭斯共六年的主要冒險生涯中,他遇到的女性各有特點,她們大多都有自己的愛好、追求以及或大或小的理想。在這其中,有幾位女性非常出眾,烏魯澤和香姬可以說是這樣的女性的代表——通過堅強的意志戰勝瞭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並且卓有能力的一類女性。如果說,香姬還可以用年齡問題來解釋的話,蘭斯對烏魯澤的態度則幾乎無法用別的說法來解釋。蘭斯尊重甚至有些敬重烏魯澤,在蘭斯10中,依然如此。

蘭斯10中的蘭斯,很好地承接瞭九代的行事風格,從護送法皇庫魯庫和賽斯魔人退治2中利茲娜的劇情來看,此時的蘭斯做瞭九代之前幾乎不會做的事情(具體內容此處略過,敘述起來頗為麻煩)。至此,他對女伴、朋友的保護以及安慰,已經可以說是挺身而出、不辟斧鉞的英雄壯舉瞭(蘭斯10,A線路結局中,有明確的“英雄蘭斯”的提法)。

5.成為純愛王?

正如前文提到的,蘭斯成為“純愛王”可能受制於大環境。也有人認為蘭斯的性格改變與“蘭斯之父”tada(蘭斯的原型本來隻是tada傢中一隻狂妄自大、貪心懶惰且好色的貓)的心境改變有關,從22歲(1989年)一直參與開發到52歲(2019年),30年的時光,大部分都投入到瞭《蘭斯》系列和同一世界觀下的《鬥神都市》系列的開發中。按照一般經驗來推理,tada對蘭斯這個角色,應該是抱有相當多正面感情的(而且據說蘭斯形象的創作意圖之一是諷刺主流勇者和英雄故事中主人公的呆板形象,可以認為巴特、阿利歐斯和拉克都是此類形象)。

tada本人 及其在遊戲內的形象“哈尼”

客觀地說,蘭斯在變好無疑是比蘭斯一如既往地鬼畜來得更符合一般規律也更具有積極意義(而且蘭斯的這種“變好”也並非是洗心革面)。事實上,蘭斯的女兒莉賽特(出自蘭斯8)的人氣在玩傢中一直相當高。所以,毫無疑問,這種改變,玩傢是可以接受,而且可能也是樂於接受的。蘭斯因“鬼畜王”聞名,卻最終以“純愛王”謝幕,這部“英雄蘭斯”的史詩迎來結局也頗令人感慨。

其實這部史詩也不得不迎來結局瞭。

換一個角度來看待蘭斯的改變,其實也像是一個蘭斯被蘭斯世界接納同化的過程。

蘭斯有一個就算談不上悲慘也很陰鬱的童年:兒童時期被人送到一個陌生的村子,寄人籬下,小學畢業後被迫給村長傢做工;幾年後,因為對村子中女性的侵犯而被趕出村子。

如果非要給蘭斯性格的成因找一個環境因素,這段經歷無疑對他性格的形成產生瞭重要的影響。如果說蘭斯的性格不是天生或其他原因造就的話,那麼可以認為是扭曲的經歷造成瞭扭曲的性格。

而正是這種扭曲的性格,讓蘭斯在尋找小光、利薩斯陷落等事件中攻無不克。蘭斯3中,蘭斯率領的聯軍與米涅芭的赫爾曼軍隊交戰時采取瞭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手段,米涅芭認為自己處在蘭斯的位置上也會采取相同的方法。米涅芭是何許人,也不必我多說。可以說,蘭斯前幾作的趣味很大部分正在於蘭斯的鬼畜,你猜不到蘭斯會做什麼、說什麼,縱使手段再卑鄙、離譜,玩傢依然看得很舒暢。因此,此時的蘭斯,從劇情上沒有改變的理由;從現實角度考慮,玩傢的反響也很好。

“扣no蘭斯噠!”——應該指出,蘭斯“鬼畜”的特殊性,也和他鬼畜中搞怪的部分有關——言行出格而荒誕。在擔當主角的同時也擔任瞭部分搞笑役和吐槽役,看官們對這樣的角色總是很寬容的(比如,娘口森賽)

不過值得註意的一點是:在蘭斯系列中,鬼畜的人物絕不止蘭斯一人。比如蘭斯1 莉亞、蘭斯2 受到菲魯之戒影響的魔女們、蘭斯3 赫爾曼同性戀將軍蘭德斯塔以及漢達松隊長、蘭斯5d 給利茲娜帶來不幸的所有人、蘭斯6 阿魯貝特、娜姬、帕裴依·薩巴,到蘭斯9的宰相史提瑟和經濟長官巴修,不勝枚舉,都可以歸結為鬼畜道。而他們中的大部分,在鬼畜的狀態下又都可以歸結為反派。隱藏的矛盾就在這裡——蘭斯認為自己是英雄,但是他漸漸發現自己所打倒的“壞蛋”在和自己做著類似的事情。

正如崛川奈美所言,蘭斯是富有童心的人。我在上一部分中提到,蘭斯可能具有強大且可以自況的邏輯或價值體系。另一種可能則是:蘭斯像赤子一樣,根本沒有價值觀和是非觀,一切判斷取決於直覺。蘭斯冒險的過程,也是一個蘭斯從自私、自我到心理上認同並最終實踐蘭斯世界道德體系的過程。這兩種可能性大概也並非完全不相容。

蘭斯清楚地認識到自己是做過惡的。

《蘭斯 決戰》希露食券劇情:蘭斯認為自己做過壞事,可能會下地獄吧

於是,我們可以得出近乎這樣的結論:排除《鬼畜王蘭斯》的蘭斯全系列作品,“鬼畜王”和蘭斯可能是沒有關系的,蘭斯能意識到鬼畜並非是自己期望的性格,或許蘭斯本性純愛(笑)。

我曾經一度認為蘭斯的改變可以用向現實妥協來概括,正如孫悟空證道鬥戰勝佛那樣(吳承恩筆下的孫悟空和蘭斯還是有很多相似之處的)。現在再評價的話,這個解釋雖然可取,但是不如我前面的解釋合理。

6.純愛王身後

在蘭斯世界,有“才能限界”這樣的一個設定:蘭斯世界的人類可以通過戰鬥獲取經驗值,經驗值足夠提升等級的話,戰鬥能力就會隨著等級的提升而提升;但是,每個人的等級上限是天生給定的。其中也會有一些例外,比如蘭斯沒有等級上限,與蘭斯發生關系也有幾率提升等級上限,星級神也可以提升人類的等級上限(參見蘭斯6 洛基的經歷),一些特殊的道具也可以有限地提高等級上限(參見蘭斯8 科潘東)。

蘭斯雖沒有等級上限,但是因為怠惰的性格,等級忽高忽低,每次冒險之初都幾乎要從零開始(為存檔不繼承找到瞭一個合理的借口)。所以,沒有等級上限這件事,其實對蘭斯沒有任何實際意義(除瞭與姬爾的戰鬥)。

但是,與此同時,蘭斯世界的很多人都受到瞭“才能限界”規則的束縛。最典型的人物要算在蘭斯1 中出場的尤蘭·幻影(上限27級):曾經一度無敵的尤蘭幻影劍,隨著劇情的推進,不單非但不無敵瞭,且處處碰壁。尤蘭本人也淡出瞭蘭斯系列的主要劇情。

《蘭斯 利薩斯的陷落》(蘭3) 被米涅芭擊潰的尤蘭

這一設定在蘭斯8 強調得較為明顯。蘭斯在劇情前期就被卡拉女王詛咒,詛咒的內容是:隻能抱等級不低於35的女性 。 於是,這一作需要做很多非戰鬥必要的練級,才能回收特定人物的CG(如莉亞、科潘東)。

成為“純愛王”之後的蘭斯,非但有13位“命運之女”,在蘭10第二部的劇情中,更有14個孩子(包括娜姬和志津香)。除瞭基露蒂·夏普的孩子沒有明確提及外,其餘13個孩子,無一例外地,沒有等級上限。

蘭斯世界才能限界排名(來自wiki)

從這份表格中,我們可以看出:1.除瞭蘭斯的孩子,表上的人物都是蘭斯世界中的強者(米涅芭的弟弟是很可惜瞭);2.表格其餘人的才能限界的順序也和戰鬥能力強度的順序大體一致。

最近的“後浪”大概就是指這樣的孩子吧:繼承瞭父親的才能限界,母親不是一國之主就是天賦異稟的人物(見當加奈美:???)。就算蘭斯成為瞭被世人厭棄的魔王,就算蘭斯身後,也可以預見的是:隻要蘭斯世界還能發展下去,“蘭斯”將以一個傢族的形式持續對世界產生重要影響(第一部正史結局 蘭斯的孩子有一百多人)。這類似於不可逆轉的階級固化,能力在基因上得到瞭確認。 在這個前提下,蘭斯世界各地出現的“反蘭斯”行動也就不足為奇瞭。應該說,如果沒有這樣的思潮才是怪事。

所以,蘭斯的故事也不得不到此為止瞭(tada可能也考慮到瞭這一點,有意為之),故事繼續下去,就變成瞭歐洲王室戰爭或者是信長包圍網一樣的故事瞭。《蘭斯 決戰 第二部》,正如A社宣佈的那樣,宣告著蘭斯系列的完結。

7.寫在最後

a.《蘭斯 決戰》絕對無愧於批評空間中位數99分的評分,它如果有什麼不完滿,也隻能歸結為沒有做、來不及做、沒錢做瞭,而不是做不好、做不出來(哈尼吼)。

b.接觸蘭斯系列的時間不算長,戰蘭貼吧的大觸們發攻略帖的時候,我可能還在解一元二次方程。而且,很多劇情因為卡關或者未觸發等原因有所遺漏,所以可能文中表述也會有錯誤或者不準確的地方,還請指正。

c.最後一部分內容可能會有些爭議,《蘭斯 決戰 第二部》,就我個人而言,無法徹底脫離現實來看待(請不要用“阿虛說過‘在虛構的故事中追求真實感的人腦袋一定有問題’”來反駁)。

賽爾(蘭斯與庫魯庫之子/女)在冒險之初遇到的哈尼長田君(正面角色),在知道賽爾的媽媽是法皇前後,態度都有很大不同。自這一劇情後,我就沒有再玩瞭。歡樂歸歡樂,但是我有這樣的感覺——第二部是“蘭二代”的故事,蘭斯世界在圍繞著這個傢族轉動。按理說,蘭斯在冒險的過程中,世界也可以認為是圍繞著蘭斯轉動,這其中的區別在哪裡呢——可能還是白手起傢和天之驕子的區別而已。我酸瞭。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