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譽為第五大發明的中國帆,30個國傢正在使用,而我們卻面臨失傳

歡迎來到:自說自話的總裁

傳說,除瞭四大發明,中國還有一個被遺忘的第五大發明。

600年前,它出現在最古老是世界地圖當中;

200年前,它被雕刻在大英帝國的銀幣上面;

100年前,它轟動加州;

90年前,它又幫人類首次測定瞭赤道逆流……

而今天,我們卻根本不知道它的名字,它其實就叫做——中國帆。

西方人說,它至今依舊最高效、最實用風帆系統。

但在我們的海岸線上,卻再也看不見這種中國帆。

為什麼會這樣?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個故事。

1944年·緬甸叢林

時間回到1944年,緬甸的盟軍指揮部裡,一位特種兵教官正在打聽著一個中國海盜的故事。

他叫做哈斯勒(H.G.Hasler),是一位英國勛爵。

他問自己的中國同事,你們知道鄭一嫂嗎?100年前的中國海盜,聽說她的海盜船上,有一種非常先進的風帆,可以單人操控,隨時起降,隱蔽性極好。

中國同事們一個個搖頭,誰也沒聽說過鄭一嫂的名字,但哈勛爵為什麼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呢?

原來,兩年前,他曾經率領過一支盟軍敢死隊,計劃要在冰冷的海水中,用皮劃艇整整劃6個晝夜(145公裡),然後突破封鎖,炸毀港口裡的德國軍艦。

行動非常慘烈,五艘皮劃艇出發,三艘被德軍俘虜,一艘因為漏水而全員凍死,隻有哈勛爵和副官的那一艘順利完成瞭任務,其餘8名隊員全部犧牲。

雖然哈勒斯因此被授予騎士勛章(DSO),但他始終在想,那晚明明可以再快一點啊,尤其是後來,當他聽過鄭一嫂的故事以後,就更加無法原諒自己瞭。

原來,在行動結束後的一次戰術會議上,有一位美國同事拿出瞭一張照片,他說,這是停靠在美國加州的寧波號(Ning-Po),可能是屬於中國海盜鄭一嫂的戰艦,戰艦上裝備的風帆系統,非常實用,可以靠單人自由升降,風帆上還有龍骨,即使被劃破瞭,也不會失去動力……

這張照片,突然讓哈勛爵心頭一緊,對啊,小隊當時要是配備瞭這種折疊風帆,在夜間就可以使用風帆突進,結果一定會不一樣啊……

但是這種風帆究竟要如何安裝、如何使用呢?

哈勛爵趕緊地詢問這位美國同事,但美國人卻攤開手說,這恐怕還得去問中國人瞭。

哈勛爵恨不得立刻飛去中國,但現在是二戰,他還必須繼續作戰。

結果說來也巧,英軍在緬甸那邊突然戰事吃緊,哈勛爵被派往緬甸作戰,而在緬甸呢,協助英軍的恰好是中國部隊。

所以,哈勛爵滿心歡喜地詢問這些中國同事,但同事們的回答卻讓他涼瞭半截——誰也不知道鄭一嫂和寧波號,難道這是一種特殊的海盜裝備?

寧波號的身世

這天,一位來自南洋的中國校官來找哈勛爵,聽說你在尋找鄭一嫂和寧波號的故事?

哈勛爵兩眼發光,而那位中國校官卻笑著說,我的爺爺就是坐著你說的那種帆船從廣東來到南洋的,這種船,在廣東話裡面叫做䑸,最早被葡萄牙人翻譯成䑸克(junco)船,在你們英語當中,應該叫做戎克船(junk)。

你說的寧波號,在官方記錄上顯示,它誕生於1753年,是鄭成功麾下的一艘戰艦,但不知道怎麼,後來就被傳說成瞭鄭一嫂的海盜船

官方記錄上還顯示,這條船在1884年被一位英國商人運到香港,成為瞭一艘觀光船,又在1911年被美國人購買,開到瞭加利福尼亞的長灘展出。

你看到的加州照片,應該就是這個時候拍攝的,後來,聽說在1930年前後,美國人還用它從事過間諜活動,把聲吶裝安裝寧波號上,讓它去太平洋上偵查日本潛艇,它純木質結構,風帆動力,沒有引擎幹擾,所以特別適合當做聲吶平臺使用。

聽到這裡哈勛爵趕緊問,它還在美國嗎?

很可惜,前幾年剛剛被好萊塢當做道具燒瞭。

眼看著哈勛爵握緊瞭拳頭,中國校官又說,別擔心,有機會你去香港,你會發現維多利亞港裡還停著各種各樣的中國帆船,這不是什麼特殊的海盜裝備,是中國人從1000年前就開始使用的傳統帆船而已。

真希望這該死的戰爭早點結束啊,我帶你去中國看看帆船,你也要帶我去倫敦看看檔案,據我瞭解,在你們大英帝國的檔案館裡,還藏著有一艘比寧波號更傳奇的中國帆船,它叫做耆英號,排水量800噸,本來是為瞭鴉片戰爭而秘密趕制的一艘中國戰艦,但最後卻陰差陽錯的被你們英國人買下,成瞭一艘遠洋遊輪,在1846年的時候從香港出發,訪問過紐約和倫敦……

聽到這些故事,哈勛爵就像在做夢一樣,真希望戰爭早點結束啊,但真等到戰爭結束的時候,那位中國校官卻已經不在瞭,哈勛爵隻能一個人來到中國,又一個人返回英國,在中國的海岸線上,哈勛爵果然發現瞭一張又一張優美的風帆,而倫敦的檔案館裡,也果然保存著耆英號的歷史檔案……

耆英號

原來,耆英號的耆英是一個人名,全名叫做愛新覺羅·耆英,他正是當年鴉片戰爭以後,和英軍簽訂《南京條約》的大清國代表。

耆英秘密組織建造瞭這艘戰艦,設計瞭當時最先進的側舷前膛炮,在檔案館的銅版畫中,哈勛爵甚至發現,有一條耆英號的兄弟艦和英國戰艦同框,它竟然比英國戰艦還要大,而耆英號,又是這些兄弟艦當中最大的那一艘……

歷史圖片中的耆英號給人的沖擊力很大,檔案上也記載,它當年僅用瞭21天就從波士頓抵達英格蘭,這比當時的蒸汽郵輪還要快,耆英號駛入泰晤士河的時候,倫敦城萬人空巷,就連維多利亞女王和許多王室成員都前來參觀,船上還有一個自稱大清國五品文官的人以每人1先令的價格售賣門票。

接著,哈勛爵略帶顫抖地讀到瞭這樣一段記載,原來,耆英號從那以後就沒有離開過英國,它在柴郡的某個秘密船塢當中被拆解研究,圖紙至今都還在保存在海軍檔案館當中。

看到這裡哈勛爵虎軀一震,立刻趕往海軍檔案館,接著,皇傢海軍又專門為他成立瞭特種船舶部隊(SBS,Special Boat Section),調撥瞭大量的資金和人手過來。

於是,接下來的十多年時間當中,哈勛爵帶領著同事們把這些古代中國的船舶技術用英國方法全部復原瞭一遍……

到瞭1960年,哈勛爵解甲歸田,他又從一位特種兵變成瞭一名帆船運動員。

這年,在他的的倡議下,英國政府又舉辦瞭首屆單人大西洋船帆挑戰賽(STAR,Single-handed Trans-Atlantic Race),賽事規定,選手可以使用任何形式的帆船,從英國的普利茅斯到美國紐約,速度決勝,鹿死誰手?有請全世界的帆船愛好者前來挑戰。

奇怪的風帆

發令槍響,所有人卻看見哈勛爵揚起瞭一面誰也沒見過的奇怪風帆。

但很顯然,我們一眼就能認出來,這就是中國帆。

當時的媒體都在說,一位英國勛爵,在一艘維京船上,插上瞭一面中國風帆,這是一場行為藝術嗎?他這種兜不住風的硬帆真的可以橫跨大西洋嗎?

但是,48天後,哈勛爵第二個抵達紐約,他比第三名整整快瞭6天零12個小時。

獲得第一名的選手也是一位英國爵士,他當時采用瞭一艘長達12米的巨型帆船,哈勛爵的船隻有7.6米。

比賽結束後,中國帆一下子就火瞭,很多人來找哈勛爵討教如何改裝中國帆,後來,問的人多瞭,哈勛爵幹脆出版瞭一本教程,圖文並茂,非常實用。

再後來,英國的造船廠幹脆出瞭一款中式帆船,叫做太陽鳥32型(Sunbird32),賣得相當好。

接著,在比賽結束的第二年,1961年的時候,又發生瞭一件事兒,讓中國帆徹底火出瞭圈。

原來,這年哈勛爵和助手們正駕駛著小醜號(Jester)在尼斯湖上調查水怪,結果哪兒知道,旁邊還有另外一支調查隊,他們搞出瞭一個大新聞,說自己拍到瞭水怪照片。

觀眾們一下子被吸引瞭過來,而當所有人看向尼斯湖的時候呢,恰好,哈勛爵的小醜號上面,懸掛兩面鮮紅色的中國帆,西方觀眾們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風帆,再聯想到哈勛爵的特種兵故事,吃瓜群眾們都以為這是什麼秘密武器,一頓討論,反而讓哈勛爵下不瞭臺瞭,因為,他真的沒有在尼斯湖發現水怪啊。

但他借這個機會,又好好安利瞭一把自己的中國帆。

就這樣,無論是專業人士,還是普通大眾,中國帆的概念一下子就普及瞭。

於是,接下來的故事可想而知,西方人開始繼續深挖,果然,他們又發現瞭更多的線索和秘密……

這是鄭和船隊嗎?

一位退休的英國皇傢海軍(Gavin Menzies)又在檔案館裡,發現瞭一副古代地圖(Fra Mauro map),這是1450年左右威尼斯人繪制的世界地圖,以阿拉伯半島為中心。

大海上畫著各種各樣的帆船,有阿拉伯的三角帆、印度的十字帆,還有地中海的歐洲帆,和很多原本西方學者們不認識的奇怪大屁股帆船。

但是,這會兒已經有瞭哈勛爵的研究,這位皇傢海軍一眼就認出來,這不就是中式帆船嗎?

而且你仔細看,整張地圖裡面,各大海域當中,最多的就是這種中式帆船,這是什麼意思?

難道是說,600年前,中國帆船就已經開始縱橫七海?

尤其是地圖的最上角,在現在非洲好望角的地方,有一艘非常標準的中式帆船,船下面還寫著一行註釋,翻譯過來,它竟然是在說:

大約在1420年,一艘中國帆船橫跨瞭印度洋,來到好望角,向西繼續航行瞭40天,船行大約2000海裡後,它又在離開後的第70年返回瞭好望角。

1420年,好望角,這年,哥倫佈的爸爸都才兩歲啊,所以,究竟是誰駕駛著這條船從好望角繼續向西航行瞭40天呢?

這位皇傢海軍猜測,這可能是鄭和船隊的一條寶船吧,因為1420年左右,恰好是鄭和艦隊第六次下西洋的時間。

另外,哈勛爵破解出現的線索又顯示,中國帆船的制造技術一脈相承,靠師徒之間用密碼的暗語傳授,從出土文物來看,800多年都沒有太大的變化。

所以,如果1846年的耆英號能夠從香港到達倫敦,那沒理由,1420年的中國帆船無法繞過好望角。

這裡補充一點,所謂的密碼和暗語,其實是大量的廣東、福建和浙江沿海的大量方言和各種稀奇古怪的度量衡系統,我們知道,浙江福建那邊一個村子裡就可能有兩種完全互相聽不懂的方言,再加上中國技術都喜歡搞傢族秘傳,所以,這也是導致我們的帆船技術根本就沒有統一的標準和統一的圖紙檔案,而為中國帆船技術統一制圖,這其實就是哈勛爵他們當年主要研究的課題。

不扯遠瞭,話說回來,1420年中國帆船就抵達過好望角以西,這位皇傢海軍的猜想非常勁爆,但它究竟靠不靠譜呢?

1994年·南極中國帆

時間來到1994年,一艘中國帆船在南極洲的巨大冰山面前留下瞭這張照片。

船長叫做安妮·希爾(Annie Hill),她是一個從小就被哈勛爵迷得七葷八素的英國女孩兒。

20歲開始獨自航海,當年就用一張中國帆橫跨瞭大西洋,到瞭49歲的時候,她又把自己的中式帆船直接開到瞭南極洲,雖然難以置信,但這張帆船與冰山的合影卻正在向我們證明——兩個人,兩張帆,理論上,古代中國人也是可以航行到南極的……

後來,安妮·希爾還駕駛著這條中式帆船完成瞭環球航行,她出版過一本書叫做《窮遊大海》(Voyaging in a Small Income),她始終相信,中式帆是最高效、最可靠的帆裝,而且可以隻靠兩個瘦弱的女兒就輕松駕馭。

除此之外,安妮還提到,中式帆船可以裝載更多的貨物和輜重,比如這種運輸木材的帆船,運載能力相當誇張,自己在環球航行的時候,帆船裡裝滿瞭各種各樣的補給和傢當,事實證明,中式帆船非常適合長途跋涉。

安妮還提到,自己的環球靈感來源於一位叫做埃裡克(Eric De Bisschop)的法國前輩,他其實在哈勛爵之前,就已經瞭解到瞭中式帆船的優勢,1932年,他在中國定制瞭一艘排水量40噸的伏波號(Fou-Po)帆船,他準備駕駛著這艘帆船橫穿太平洋前往美國,但在途中被日軍俘虜,1年後,他又潛回廈門,重新定制瞭一艘更輕巧的伏波二號(Fou-Po II)。

這次,伏波二號從廈門南下,一頭就紮入太平洋,他在赤道上整整巡航瞭四個月,成為瞭第一個精準測定赤道逆流的航海傢,赤道逆流,這本來是一個幾百年來,讓所有人都捉摸不透的混亂洋流。

但是,經過埃裡克的長期觀察,他發現,赤道以北,逆流向東,赤道以南,逆流向西,還精準繪制人類首張赤道逆流曲線圖。

後來,埃裡克有一個非常形象的比喻——西方船是模仿魚類,兩頭小中間粗,而中國船是在學習水鳥,屁股大,前面輕,這是兩種完全不同的思路。

所以,說瞭這麼多,“水鳥”和“魚類”相比,到底有哪些優勢呢?

這裡不妨分享一位帆船愛好者的專業演講,2018年,他在演講當中又提到瞭這樣一些故事……

龜兔賽跑

愛好者老鄺(鄺向榮)說,“魚類”和“水鳥”競速,相當於一場龜兔賽跑。

1980年代,老鄺還是小鄺,20來歲,是香港皇傢遊艇會的成員,經常在維多利亞港裡玩兒帆船。

這天,他和朋友們駕駛著一條很高級的玻璃鋼西式帆船。

遠遠的看見一條非常破舊的中式帆船追瞭過來,小鄺一時興起,竟然想和這條破船比比速度。

恰好,一陣大風刮過來,小鄺他們西式軟帆兜滿瞭風,一下子就全速竄瞭出去,但是,不一會兒,風慢下來瞭,小鄺他們的船也跟著慢瞭下來,眼看著耷拉下來風帆,小鄺怎麼使勁兒都沒用,但身後那條破船,卻還在借著微風航行,慢慢的追上來,又一步步的超瞭過去……

這件事兒讓小鄺突然明白,港口裡那些破舊的中式硬帆原來這麼厲害啊,雖然兜不住風,但他可以利用各個方向的微風啊。

這就是所謂的,八面來風,中式硬帆,他可以自由改變迎風角度,哪怕是逆風,中國帆也能靠走Z字型緩緩前進。

大概30年以後,小鄺變成瞭老鄺,2011年,老鄺他們正在參加帆船比賽,繞香港島一圈,大傢都在最好的狀態上,船上掛著球帆,橫風很大,大傢都在聚精會神的操控著風帆,但突然,身後一條中式帆船追瞭上來,老鄺說,自己都還沒來得及拿出相機拍照,那條中式帆船就一溜煙的超瞭過去,還好這條船不是來比賽的。

第二天,老鄺在海港裡頭又看到瞭這條船,他就熱情的上去打招呼,結果老鄺發現,船裡隻有兩個人,是一對很老夫妻,老頭兒說,他倆就住在船上,是遠航經過香港的遊客,不好意思,昨天打擾到你們比賽瞭。

看到這裡,老鄺是真的服瞭,人傢老兩口,所有傢當都在船上,這是一條又重又沉的帆船啊,而且隻有兩名水手,這不就相當於,自己正在跑拉力賽,結果卻被一輛拖傢帶口的房車給超瞭嗎?

所以,從那以後,老鄺開始進一步結構中國帆,從結構和力學的角度從新審視。

然後,在演講中,老鄺又說瞭這樣一些研究心得:

1,方頂帆,本來西式帆一直是三角形,尖頂的,但最近十幾年,西方人也開始紛紛把尖頂改成方頂,因為,他們發現,上層風是更好的風,而中式方頂可以更好的利用這些上層風;

2,縱帆裝,縱帆裝這是指在船體的縱截面上,從船頭到船尾,連續安裝好幾面風帆,這樣除瞭可以更好的利用八面來風以外,其實還可以操控風帆組,讓重心在船身上前後移動,這種重心移動又可以很好的平衡離心力,這讓船隻在傾斜和過彎的時候,能跑得更快、更平穩;

3,獨立桅桿,懸掛中式帆隻需要一根獨立桅桿和兩個固定點,但懸掛西式帆,桅桿上需要十幾種附件和上百截鋼絲,這就導致西式桅桿很不穩定,經常就能看到這樣的畫面……

4,硬帆,西式帆是一面兜風的軟佈,中式帆是被很多根帆骨支撐起來的硬帆,所以,我們經常就能看到這樣的畫面,西式帆隻要破一點點小洞,再被狂風一撕扯,整個就完蛋瞭,而中式帆瞭,即使碎成瞭破佈條,它依舊不會完全失去動力……

5,縮帆,在海盜電影裡我們就可以感受到,如果遇到強風,那簡直是西式帆的噩夢,水手們必須冒著生命危險爬到桅桿上面去收帆,但中式帆有帆骨,可以像百葉穿一樣,用滑輪縮帆,隻需要一個人,一分鐘,風帆就可以立刻收起來,甚至還可以收一半,用這種縮帆模式航行;

6,軟翼帆,西方人為瞭追求帆船跑得比風更快,於是發明瞭翼帆,這種翼帆像飛機的機翼一樣,可以在航行產生壓力差,飛機就是靠這種壓力差飛起來的,所以,翼帆橫向利用這種壓力差,就可以跑得比風更快,但是,翼帆是一整塊機翼,無法收縮,所以,在大風中非常危險,經常會像這樣翻船。

那能不能發明一種可以收縮、調節的軟翼帆呢?西方人其實一直在尋找,但是,老鄺發現,把中式硬帆改裝成帶弧度的帆骨,這不就是可以自由伸縮的軟翼帆嗎?於是,老鄺還把這個發現專門申請瞭發明專利……

雖然說瞭這麼多優勢,但在演講的結尾,老鄺還是傷感的說,阿拉伯每年都有他們傳統三角帆的帆船比賽,阿拉伯土豪們更是為比賽一擲千金,他們就這樣保住瞭自己的帆船文化。

在荷蘭,他們不僅自己的傳統帆船比賽,還有帆船節,各種古董木帆船齊聚阿姆斯特丹,場面非常壯觀,荷蘭雖然是最早實施海運現代化的國傢,但他們並沒有像扔垃圾一樣扔掉自己的傳統帆船。

而我們呢?

中國帆、中國船,卻因為無法通過現代船舶檢測,已經全部被淘汰,如今你在中國海岸線上,再也看不到哪怕一艘傳統的中國木帆船……

老鄺又補充,我們還有10年時間,因為,古代的這些中國船舶技術全部是用一套秘傳系統傳承的,師徒相傳,沒有圖紙,沒有小樣,甚至連角度的概念都沒有,全憑老師傅們的想象和記憶,師徒合作,他們就能從腦海裡復刻出一條中國船。

但現在呢,腦袋裡還裝著這些傳統中國帆船的老師傅們都已經年近80,誰也不敢保證他們都能活到90歲。

註意,這是老鄺2018年的演講,到現在又已經過去瞭4年……

老鄺有一條自己設計的紅帆船,風帆上寫著:中國人開中國船,但事實上,為瞭通過檢驗,這條船是使用玻璃鋼復刻的傳統木船結構。

老鄺還有一個夢想,那就是終有一天,他要駕駛著自己的中國帆船,像安妮·希爾一樣,去南極,去環球,全程不停靠港口,全程隻使用風帆,他相信,這是古老的中國帆船,一定能做到的奇跡……

看著那些歷史檔案裡的優美塗裝,也許,精衛填海,這是一個上古就發生過的航海故事吧,但回到現實,一切都已經變成瞭神話……

最後一條木帆船

2004年,一個攝制組跑遍中國沿海,他們竟然在福建漳州的海岸線上遠遠的看到瞭一條優美的木帆船。

它像一隻潔白的的水鳥,正在東山灣當中捕魚。

攝制組趕緊聯系上船主,登上帆船,原來,它叫做金華興號,不知道多大年紀瞭,船主隻知道上一任船老𦨮(大),就出生在這條船上,而如今這位船老𦨮已經年過80……

這是一條廣船,攝制組隨行的專傢介紹,傳統中國木帆船大概可以分為四類:

第一,福建沿海制造的福船,善於遠洋航海和海上作戰,當年的耆英號就是這樣一艘福船,高大如樓。

*《兵錄·福船》高大如樓,底平深大;曠海深洋,回翔穩便;鬥頭高闊,裕於沖犁*

第二,浙江沿海的鳥船,船頭像鳥嘴一樣,結構和福船類似,但比福船小,更適合民用。

第三,廣東沿海的廣船,大小、結構和福船類似,但比福船更結實,使用鐵力木制造,比使用松木和杉木制造的福船更加經久耐用,在古代一條廣船的造價至少是同等大小福船的兩倍。

另外,西方人所謂的戎克船其實就是一種小型廣船的變種。

廣船還被葡萄牙人最先學走瞭,他們把自己的葡式帆船和廣船一結合,發明瞭老閘船(Lorcha),老閘船在當時的世界上非常受歡迎,很多西方商船都是老閘船,比如第二次鴉片戰爭的導火索,英國亞羅號就是一艘老閘船。

第四,北方沿海的沙船,頭小身肥,宋朝造型,適合在穩定巡航,載重量巨大,當年埃裡克的伏波二號就是一種采用沙船設計+鳥船內核的釣槽船。

聽完這些介紹,再看眼前的金華興號,真的有一種說不出的蒼傷感,專傢分析,這條船可能有小200歲瞭,是鴉片戰爭前後,在香港或者澳門建造的高級廣船。

現在,船長老湯一傢當它當做漁船使用,它已經很多年沒有出過東山灣瞭。

說話間,船上的水手開始緊急操帆,原來,現在內海的養殖漁網越來越多,這讓金華興號必須時刻保持警惕,及時避讓。

老湯說,早些年,這艘船就是一個大傢庭,一傢子30多口人全部住在船上,靠海吃海。

現在自己的那條小黑狗,就是在船上出生的,它從來沒有下過船,小黑很厲害,負責在船上幫水手監測障礙。

金華興號兩側加裝瞭兩根懸臂,就像水鳥的兩隻翅膀,它們被用來懸掛漁網。

金華興號全長28.5米,排水量200噸,船上沒有任何現代裝備,全靠風帆動力,船上唯一一臺電氣是老湯的收音機,用來收聽天氣預報。

這就是中國海岸上的最後一條木帆船,而看著它破舊的風帆,誰也想不到,等待它的將會是接下來的命運……

兩個月後……

攝制組發現金華興號僅僅兩個月以後,一場強臺風襲擊瞭東山灣,金華興號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這種臺風瞭,不過是破舊的主帆上再多加幾個補丁而已。

但是,當地的漁政部門卻不這麼想,他們認為,未安裝動力引擎的金華興號由於機動性不足,在即將到來的臺風季節是一個重大的安全隱患,船員們不能在留在船上,同時,漁政部門下達瞭限期自行拆毀的通知。

船長老湯舍不得金華興號,經過多方努力,攝制組最後幫老湯聯系上瞭一傢珠海的廣告公司,公司願意以18萬的價格購買金華興號,但條件必須是把金華興號開到珠海來交接。

金華興號真的能在即將到來的臺風季節中開出外海從福建漳州前往廣東珠海嗎?

攝制組更本不敢想象,而老湯默默的點瞭點頭。

於是,在10月的一個黎明前,全體船員祭拜媽祖,他們悄悄的把金華興號開向瞭外海,航程280海裡,在經過九天八夜的臺風旅程以後,金華興順利抵達珠海,唯一的損傷是那對懸臂,因為,在入港的時候,那對懸臂超限瞭,老湯不得不親手拆瞭這隻水鳥的雙翼……

後來,老湯上岸瞭,在東莞的一傢服裝廠裡印燙圖標,還考瞭摩托車駕照負責送貨。

原本在船上當水手的四個兒子也都不得不分傢各過各的,隻有那條小黑還跟著老湯。

老湯說,小黑上岸後就一直情緒低落,它每天都一動不動的躺在養蝦子的池塘旁邊,它暈陸地,那口小池塘能讓它稍微好點,但有一天,老湯去給小黑為食的時候發現,它已經悄悄的去世瞭……

除瞭上岸的船員們,那邊金華興號的命運又如何呢?

原來,廣告公司設想的展覽船方案一直無法落實,到瞭2008年的時候,有愛好者在珠海拍到瞭這樣一幕,金華興號已經沉入瞭水底……

這是中國最後一條傳統木帆船。

2019年,有愛好者在網絡上貼出瞭這樣一段影片,是1965年舟山帶魚豐收的宣傳片,我們誰也想不到,這會是影像記錄當中,最後一次中國帆船的大集會,短短50年而已,一切都恍如隔世。

在這段黑白影片的結尾,這位愛好者又貼瞭這樣一段影片,是現代工匠復刻的中國帆船,在影片裡,水手們僅僅利用風帆與船舵,輕巧的把船停靠到瞭岸邊。

也許,一切傳承都還在民間隱藏,就像當年偶然發現金華興號一樣,隻要我們關註,隻要我們去挖掘,還有更多的秘密和驚喜在某個角落裡,靜靜的等待著我們……

好瞭,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這裡,謝謝大傢。

最後夫人說,你太壞瞭,這裡隻說瞭中國帆,資料夾裡的中國船是準備在會員頻道裡單說嗎?

(完結)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