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爸爸帶孩子不靠譜?這3位父親離異或喪妻,獨自拉扯女兒長大

https://www.zhihu.com/video/1114903267343376384https://www.zhihu.com/video/1114903293289246720

文/端木異

比起單親母親,單親父親是很少被談論起的群體。中國婦聯的調查顯示,67%的離婚有孩傢庭裡,6個男人中隻有1個最終負責撫養孩子,而不少男性會讓自己的父母或再婚妻子代為照顧孩子。

我們從征集到的采訪對象中拍攝瞭三個故事,主人公是三位單親爸爸,以及和他們一起生活的女兒。

陪著病床上的妻子撐過瞭最後時光,2016年,在北京一所中學教歷史的王嚴老師成瞭單親爸爸。他試著告訴女兒悠悠,“天上亮的星星就是媽媽,媽媽在看著你呢。”

但女兒回答:“你不要騙我,那就是星星,那不是人,人死瞭以後就沒瞭,沒有靈魂,沒有星星,媽媽也不會在天上看著我。”完全不像一個當時才5歲的孩子。當爸爸的隻好沉默瞭。

31歲的攝影師“臟爹”,帶著7歲的女兒石榴住在蘭州。

他曾經是個自由慣瞭隨心所欲的人,合租時認識瞭石榴的媽媽,糊裡糊塗就結瞭婚,在正月十六這天,有瞭女兒“石榴”。孩子一歲大的時候,妻子選擇離開瞭傢,留下瞭孩子整夜哭啼。

Nicko是個36歲的銀行職員,和妻子離婚後,帶著5歲的女兒Angel在上海生活瞭已經3年多。

他原來是拿過名次的業餘健美選手,但現在照顧孩子占用瞭很大一部分時間,身材大不如前,抱孩子時間久瞭,竟然還落下瞭腰椎間盤突出,睡覺翻身都疼。但女兒知道他腰疼,會主動抱著他,這個時候,他心裡的沮喪就少瞭很多。

妻子去世之後,王嚴夢見過她好幾次,但隻敢躲起來哭,怕被女兒看到。“重新回到生活的正軌”是他們設定的共同目標。

他和女兒一起療傷、成長、共處。女兒大瞭,他打算把傢裡重新裝修,特意讓裝修設計師把廚房做得和《深夜食堂》裡的一樣,凌亂又溫暖,“回傢無論多傷心,熱乎乎地吃完就好瞭”。他給女兒做飯,每天都要有肉、蛋、蔬菜、堅果。

他的衣服每天都是新的,一天一換洗,床單一周一換,隔三差五大掃除,再累也要把傢裡擦幹凈。

王嚴以這樣的方式來對抗妻子去世後的無常感。他不允許自己落魄、邋遢,這樣對不起去世的妻子,也不能給女兒留下好的童年記憶。

他也希望女兒是這樣的:“以後再遇到任何挫折,她也能把傢收拾利落瞭,給自己倒一杯溫暖的茶在那兒,然後化個妝再哭,哭完之後再把妝化好,把茶喝瞭,把杯子刷幹凈瞭。”

王嚴讓女兒跟著他去學拳擊。這是他在陪伴病重妻子時,養成的愛好,因為“無論如何都不能倒下”,拳擊讓他在最晦暗的日子裡解壓,也成功地支持瞭他身體健康沒有垮掉。

看著女兒有時軟弱哭泣,王嚴有點著急,他說:“你躲拳的時候不能往後躲,要往前躲,你就要迎著上,你就要扛下來那個生活的重擊。”這是他對勇氣的理解。

假如妻子沒有去世呢?王嚴想瞭一下,覺得拳擊可能離自己很遠,“沒準我還是當年那個回傢兩點一線打遊戲的宅男。”

臟爹剛開始當父親,對孩子的哭鬧不聞不問,傢裡隻有兩個人,他看著女兒,常常問自己為什麼20多歲,得一個人帶個孩子,陷入心酸中。

這樣散漫放任的態度徹底發生轉變,肇因於石榴兩歲時被意外燙傷。當時他在外接活,整天不在傢,突然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

石榴傷得很重,整隻手臂至今都留有傷痕。臟爹強烈地反省和自責,自己為什麼要去外面賺那個錢,為什麼不在傢看好她,為什麼燙的不是自己?那時候他意識到:“你原來覺得可能沒那麼重要的一個人,突然變得特別重要,她原來非常重要。”

三個月後石榴出院,臟爹推掉瞭工作,在傢呆著,那一年什麼都不幹,就陪女兒。

石榴現在已經7歲瞭,臟爹看著女兒,頭發紮起來的樣子像爸爸,放下來的時候像媽媽,石榴也喜歡爸爸的長頭發,不允許他剪掉。朋友勸他把孩子給父母養,自己去外面賺錢,他想想,還是不行。

攝影師的工作時間根據接的活來定,因此臟爹看起來更像一個主業是陪女兒,副業是賺錢的人,就這樣每天懶懶散散,永遠在石榴面前笑嘻嘻的。帶著她去鄉下玩,去山裡逛,去朋友的壽司店裡做客,再溜達去酒吧,他們就像一對一塊玩的好朋友。

Nicko每天過著朝九晚五的規律生活,為瞭多陪孩子,他一般選擇不加班,到點就走,而這顯然多少會影響到工作和晉升,“這對我來說可能是一種犧牲,但肯定是值得的。”

事實上,男人進入傳統角色分工後,在育兒上面臨的苦樂,和萬千媽媽都是同感。

不上班的時間,圍著孩子轉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熬出頭”。個人時間得靠擠。早上6點起床,比女兒提前1小時,可以擠出一點鍛煉時間。晚上10點女兒入睡,再擠一點時間喘口氣。上下班通勤是Nicko最喜歡的時段,即使是堵在車流之中,卻也是擁有完全屬於自己的時間,從每天忙碌的生活中放空。

當被問到又當爹又當媽的感受,Nicko覺得這不過是社會角色分工的一種偏見或思維定性:“就我來看,爸爸帶小孩和媽媽帶小孩,並沒有本質的區別,還是看你多用心,你用心瞭結果都是一樣的,都能帶好。”

過去的經歷讓他覺得,不一定非要勉強維持不健康的三口之傢,對小孩反而不好,父母不生活在一起瞭,但對孩子的愛還是沒有改變。

為什麼選擇做單親爸爸?Nicko說,這是個人取舍的問題,問問自己最重視的是什麼,答案就很簡單瞭。他在這個世界上,最重視的就是自己的女兒,把她的成長看做是最首要的事。

即使是不能有充足時間訓練身體,所有的安排圍繞著即將幼升小的女兒轉,他也甘願把自己的時間全都花在她身上。他甚至沒有想過,是否可能重組傢庭,讓自己變輕松一些,因為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瞭如何撫養這個女兒長大上。

當生活發生瞭這樣的變故,王嚴也曾去回想這一切有沒有什麼征兆,像他常常翻閱的歷史書卷上寫的,有沒有什麼氣候變化、天降異像?

但是改變一切的那一天,和往常沒有區別,變故發生之後,明天還是和今天一樣繼續到來,他和女兒的人生繼續向前,而他們會在一起迎接新的變化。

有一次,臟爹開玩笑地問女兒,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瞭會怎麼辦,石榴淡定得頭也不抬:“那我自殺。”他笑出聲來:“你爸爸都沒自殺,你自殺?”石榴一邊吃餅幹一邊說:“你走瞭,那我幹啥啊?”

而臟爹希望,即使自己不在瞭,石榴也能做自己,過自己人生,“不要像我一樣。”他強調瞭好幾次,接著說:“還有就是,永遠不要不愛我,就可以瞭。”

制作團隊簡介

赞(0)